第七十九章:病逝

    自从福尔康死去,福家一家上下流放的流放,发配的发配,竟就这么一下子没落了。而在整个京城都沉浸在接二连三的喜事之中的时候,曾经闹腾的淑房斋却反常地安静了下来。这段子对于小燕子而言简直既快压抑得疯了。可是,在紫薇浑浑噩噩,越发认不出人来之后,她仗义的子让她不可能丢下紫薇不顾。这段子她一直看着紫薇,再加上整个皇宫接二连三的好事,她被永琪和令妃娘娘一而再地警告后,也知道这阵子她若是闹出个什么事来,很有可能就像尔康那样莫名其妙地就没了!

    小燕子是真的怕了,想起那乾隆皇帝的眼神,这个往在她眼中再仁慈不过的皇阿玛,圆了她心中对爹爹的梦想的帝王,竟然用那样冷的眼神看着被分成了两段的福尔康,那眼神竟是透着那样浓重的杀意。小燕子甚至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如果再多说几句话,自己也会落得跟福尔康一样的下场。在知道福家上下的下场后,小燕子就更是吓得不敢踏出淑房斋了。

    在皇宫的喜宴办完后,小燕子这阵子看着皇后边的兰馨公主嫁人了,看着老佛爷边的晴格格嫁人了,听说还有个什么新月格格的也嫁人了,就是那个有过几面之缘的珞琳也出嫁了,莫名地,小燕子就想到了自己和永琪之间的关系。她竟也有了想要嫁人的想法。虽然这样的念头只是时不时地闪现。也许是太过孤单寂寞了,因为害怕自己会像福尔康那样无缘无故地就掉了脑袋,她不敢在乾隆面前再肆无忌惮地说着那些玩笑话,心底总是存着敬畏,连带着让她觉得跨出淑房斋都很危险。而曾经闹闹的淑房斋,那个由她,有紫薇,有永琪,有福尔康、福尔泰的淑房斋,现在也只剩下了她和永琪,还有半个紫薇。

    现在整里双目无神,嘴里喃喃地念着“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紫薇,早已不是那个周灵秀,双眸明亮,出口成章的紫薇了。偌大的皇宫,除了永琪,她竟是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即使和明月彩霞、小桌子小凳子他们赌博的子也没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皇阿玛很少来淑房斋的缘故,还是因为什么,小燕子总觉的曾经底她很可亲,很可敬的明月彩霞他们,对着自己的时候总有些怪怪的。那样的眼神,让小燕子想到曾经她还不是格格,还只是一个为了生计而要在街头卖艺的孤儿时的景,就是那样带着些高高在上的施舍和鄙夷的眼神。

    她小燕子虽然大大咧咧,却不代表没个眼力见,这样的眼神看得多了,自然就对明月彩霞他们疏远了很多。其实小燕子还可以和金锁交流的。可是金锁的眼底除了她家小姐,还是只有她家小姐。根本分不出心神来看顾小燕子的绪。

    这样的孤单和不安全感,让小燕子产生了想要成亲的念头,也就不奇怪了。特别是在永琪最近忙得不可开交,来淑房斋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之后。所以,这一次,看到抽空赶过来的永琪的时候,小燕子莫名其妙地就拉着永琪的袖子说了一句:“我们成亲!”

    永琪看着小燕子消瘦的脸庞,曾经让他倾心的灵动的无畏的双眸,此刻竟然带出了愁绪茫然和孤寂无依,一时满心心疼起来,将小燕子抱在怀里,一声声地满是真意切的对不起。然后,在小燕子再次提出成亲的提议后,就牢牢地牵着小燕子的手,笑着点了点头,竟就这么拉着小燕子往御书房走去。看那架势,竟是要直接跟乾隆说他们两人要成亲的决定!

    乾隆皇帝最近心不错的,毕竟这一桩接着一桩的喜事,让整个皇宫都洋溢着喜气洋洋,连带着前阵子刺杀带出来的晦气都被冲散了。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因而乾隆在听到了永琪和小燕子的请求后,想着永琪的岁数也确实到了边有个侧福晋的时候了。正好趁着这阵子喜事多,一起办了也好。

    也不知道是因为迎娶侧福晋的礼仪程序较之嫡福晋的迎娶简便了很多,还是因为礼部的人揣摩了老佛爷皇后这边的意思,或是纯粹就对这个半路冒出来的野丫头侧福晋不满,总之,这小燕子和永琪的婚事,竟是用了最快的时间,匆匆忙忙地就成了!因着是侧福晋的缘故,这新嫁娘也不能穿正红大红的颜色的衣服,这让一向最喜欢跳脱的红色的小燕子心有不满。第一次知道了当初那个惩罚的意味,可到底还是因为要嫁给永琪的缘故,而没有多想。

    云悠悠知道永琪和小燕子这么快就成了亲的消息后,有些惊讶地睁大了双眸,不过后来想想,这个世界早就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了,也就没有细想。反正她只要逗弄逗弄自家一白嫩的小包子,和自家夫君大人弹琴、画画,过着琴瑟和鸣的生活。闲暇的时候看看自家新上任的三嫂和三哥之间的趣事,小子倒是过得越发地美满起来了。

    说起来这个三哥也是个好玩的,云悠悠原本以为大哥弘普已经是个活宝了,却没想到这个三哥也是个逗趣的。时不时地总是逗弄逗弄珞琳,非要把珞琳的急脾气出来,哄着张脸,追着他满院子地打起来,他才肯罢休。后来云悠悠才从自家额娘柳满儿那里清楚了自家这位三哥的恶趣味。原来这三哥就是想要看自家福晋这又气又恼的俏模样,才老是这么作弄珞琳。只是可怜了珞琳,老是被三哥戏弄。不过,后来啊,云悠悠也算是看明白了,这小两口,合着,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整个就是夫妻两人的趣啊趣!

    只是,这乾隆闲下来之后,又闲着没事干,开始变着法子的给弘普派事了。再加上太后她老人家忙完了边的晴格格的婚事之后,也想起了琼古和琼玉这一对姐妹花,也忙着召见弘普进宫要将这对姐妹花赐给弘普。面对这么一个况,弘普所幸装起了病,躲在自己府中就不出门了。

    只是,这病着,病着,假病竟成了真病,弘普旧病复发,卧病不起,就是宫里的老太医见了也毫无法子。这乾隆皇帝还特意来府中看了一下弘普的况,见到原本一张娃娃脸别提有多讨喜,看着又多么欺骗世人的弘普,竟然一下子老了几十岁,面容枯瘦的样子,差点让乾隆认不出躺在病上的是弘普。

    这下子乾隆也算是知道了,这弘普并没有装病,回宫后,更是下了命令让太医尽心诊治,要用到什么好的药材尽管从宫中拿。而另一边的琼古和琼玉也来看过弘普,还没和弘普说上几句话,看到弘普如今的样子,两个人都满是不可置信,心底更是后悔的不行。他们错了吗?难道让弘普娶他们就是这么为难的事吗?连带着太后老人家心底也存了愧疚。

    只是,无论多少珍贵的药材送进去,弘普的子却一比一还要恶劣。云悠悠看着满府愁绪的样子,心底也是担心着急的不行。看到袁翠袖为了照顾弘普整个人憔悴的不行的样子,双眸就不由的暗了暗。看到他们夫妻如此,云悠悠心底也跟着红了眼眶。想要帮忙做一些什么,甚至将空间中的泉水给弘普喝,可是却一点成效都没有。

    病了许久,弘普还是没有撑过去,竟然就这么去了。而袁翠袖,对弘普一往深,竟然也跟着弘普去了!一时之间,整个府内哀伤一片。

    云悠悠看着柳满儿失去了长子长媳,还要办起两人的丧事,整个人憔悴的不行。只能强打起精神,用空间内的药材,蔬菜炖了些药膳,免得柳满儿的子受不住。珞琳也会过来帮忙,看着珞琳红肿的双眸,云悠悠心底有些怅然若失。虽然因为弘普他们已经分出府去住的缘故,他们几人和袁翠袖这个大嫂的感并没有如彼此那般深厚。可无论是袁翠袖还是大哥弘普,都是极好的人,现在却这样子没了,无论是云悠悠,还是珞琳,心底都难受的紧。

    丧礼结束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乾隆皇帝心虚,还是真的体谅庄亲王府的丧亲之痛,又或是因为回族即将进京的事太过忙碌,竟然都没有给弘融、弘昶、弘昱他们安排差事,甚至庄亲王禄也得了空闲可以在家多多陪陪柳满儿。

    这一晚,云悠悠将永逸哄睡过去后,交给娘好生照看,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自家夫君已经坐在那里看书了。就上前去依偎在弘昱侧,握着弘昱的手,闻着弘昱的气息,焦灼的心开始慢慢地安定下来。云悠悠承认自己是真的怕了,她第一次觉得世事无常。她简直无法想象,如果自己的夫君也如弘普那样突然旧疾复发,就这样去了。她该怎么办。她怕是也会如袁翠袖那般选择跟着大哥一起去了。即使知道边还有永逸,还要去照顾永逸。可她还是无法面对没有弘昱的子。只是想象,就让云悠悠觉得那样的子是人间地狱。

    “夫君,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一直,一直……”

    我们会如诗经中所言的那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对吗?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