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小包子出生了!

    虽说乾隆将晴儿婚事的最终决定权交给了老佛爷,可偏生这老佛爷因着前阵子刺客的事,受了刺激,子骨一直不好,就这么卧病在,晴儿也一直在病前尽心尽力地伺候着。对于皇帝交给自己的名单,老佛爷实在是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探查,又想着自己的儿子到底是皇帝,对这些外臣总是多一些了解的,因而也就彻底地将晴儿的婚事的最终决定权交给了皇帝,同时又让皇后在一边把把关。想着借此机会正好也让他们夫妻感和缓和缓。

    这乾隆想来想去,最后便将这晴格格指给了纯亲王府的多隆为嫡福晋。

    如此一来,这偌大的皇宫,近期就要举办两场盛大的婚宴,一个是皇后边的公主,一个是太后的心头宝,两边都疏忽不得,倒是颇为忙碌起来。而这一忙碌,也就越发没有人去关注淑房斋的动静了。

    时间就这么晃晃悠悠地一晃而过,难得乾隆因为兰馨公主和晴格格出嫁的缘故,心爆好而没有找他们庄亲王府的麻烦,当然这里面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王府暗地里使的一些功夫起了作用。总之就是弘昱难得可以陪在云悠悠的边,会在云悠悠因为怀孕而腿胀疼的厉害的时候给她按摩一二,会在云悠悠想要弹琴的时候与之相和,总之一切都很美好,很平静。就在这样平静的子里,时间就到了一年一度的重大节节。而赶在年关前,远赴大理去看望外公的弘昶和双儿也回了府中。弘普也赶了回来,大家倒是过了一个团圆年。

    云悠悠着个大肚子,加上怀孕后越发嗜睡的习惯,就在吃完饭后,回去小憩,靠着弘昱的子,摸着自己的肚子,感受着小家伙的闹腾劲,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闹闹地过着这个年,在正月十五这一天,云悠悠本想帮忙一起做个汤圆什么的,却不想还没等她大展手,肚子就开始不对劲了。

    云悠悠这一辈子虽然方出生的时候因为家里条件不好的缘故,稍微吃了些苦头,却因为老来得女的缘故,深得云家二老的宠,没有吃过什么苦头。后来靠着空间的帮忙,家里的条件得到改善后,就更是千宠万宠。嫁给弘昱后,又被弘昱宠得无法无天的,哪里受过半点疼痛。偏生她这个人是最怕疼的,前世子不好总是免不了要挂针什么的,就是扎个针眼,云悠悠都觉得疼。更何况是这等生产的大疼。加上又是头胎,年岁又只是十六刚过,勘勘跨入十七的大门,这生产的痛苦真是让云悠悠恨不得将肚子里的孩子狠揍一顿。

    足足生了将近四五个时辰,才在傍晚时分诞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云悠悠强撑着子骨,睁开眼看了一眼让自己疼了许久的儿子一眼,见到这一眼看过去实在称不上好看,皱巴巴一团的小子的时候,心却意外地柔软起来,这就是自己的儿子啊,自己和弘昱的儿子!这样的想法,让云悠悠在生产时那些想要胖揍一顿的想法一下子烟消云散。只觉得有这么一个宝贝家伙,真是让她做什么都愿意的了。

    实在是累的狠了,在弘昱不顾稳婆的阻拦,冲了进来坐在侧,虽然面色依然清冷,却难掩黑眸深处的焦灼,大手握住自己的小手的时候,总归是撑不住了,就这么睡了过去。

    云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可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却是和自己睡前保持了一个姿势的弘昱,还是那样侧坐的角度,还是这样清清冷冷的娃娃脸,还是这样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这都是什么时辰了,你不会就这么坐着?有用过饭了吗?”

    弘昱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回答的,只是黑眸专注地盯着云悠悠,那样的专注,甚至让云悠悠有种自己要被融化掉了的错觉。不由得红了两颊,露出一副小女儿的态。

    湘绣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小姐和姑爷两人相对而视,一副温脉脉偏又生出无限暧昧的景,忍不住会心一笑:“福晋,贝勒爷,请用膳。”

    云悠悠对于被湘绣撞到自己和弘昱暧昧的景已经很淡定了,而且她也知道这个丫头素来就是个有心的,总是能够把握好分寸,再加上子又稳,不是个嚼舌根的,所以,只是淡淡一笑,就示意湘绣将东西摆好:“夫君,你先去用膳,我这边有湘绣伺候着就好。”

    看着弘昱淡定地起,看那样子似乎有些子做久了,麻了的感觉。云悠悠眨了眨双眸,再看过去,又是那副样子,也就只当自己是刚刚睡醒有些眼花。在湘绣的伺候下,吃了饭,有了精神后,云悠悠也就有心思去管自己历经千辛万苦生下的宝贝儿子了:“湘绣,小阿哥呢?”

    “回福晋,小阿哥在静安阁,由秦嬷嬷和李嬷嬷照看着,又有梅香和兰秀两个丫头在那里守夜,奴婢刚过来的时候还去看过,小阿哥正睡的香呢。”湘绣谈起这小阿哥的时候,眉眼间俱是柔柔的光彩,“福晋,小阿哥的模样和贝勒爷真像,不过那眉毛秀气的很,和小姐很像。”

    云悠悠心底痒痒的,真想现在就看看那小家伙,抱抱那小家伙,可听到湘绣说宝贝儿子已经睡了,又有这么多人守着,也就只能按下心中的念头。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看到弘昱那边已经放下了筷子,这个时候一双清冷的圆溜溜的瞳眸正看着自己。熟知弘昱子的云悠悠,一看弘昱这表,就知道他定是心底有些不高兴了。让湘绣收拾了东西下去之后,云悠悠笑着用软糯的声音甜甜地叫了一声:“夫君!”

    看到弘昱又回到侧坐下后,小手握着弘昱的大手,试探地问道:“夫君,你不高兴吗?难道是因为我们的宝贝儿子?”

    见弘昱微微眯了眯双眸,虽然那弧度很细小,却还是让云悠悠给看了出来,垂眸一想,想到弘昱可能是因为自己生儿子的时候受了太多的苦,而迁怒到宝贝儿子上,不由得轻笑出声:“夫君,那是我们的孩子啊,是我云悠悠和你新觉罗•弘昱的孩子啊!虽然这小子是让我吃了些苦头,可是只要想到他是我和夫君的孩子,我便觉得受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

    云悠悠见弘昱微皱的眉头松开了之后,心底偷偷松了口气,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一出生就得罪了自家阿玛。虽然看过自家公公庄亲王禄和一杆子女的相处后,云悠悠也觉得让自家夫君和自家儿子亲近是件不怎么可能的事。怕是未来自己也要如婆婆柳满儿那般从中调节了。

    说实话,云悠悠心底是有些高兴的,虽然觉得有些不应该。可是知道弘昱的心底眼底有的只是自己一人,能够让弘昱开口的也只是自己,只有自己对于弘昱才是最特殊的这一点,让云悠悠心底那种属于女儿家的虚荣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不过,在未来云悠悠为了自家夫君和孩子们,从中斡旋的时候,就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了。也是在那个时候,云悠悠才明白柳满儿是多么不容易。

    “夫君,你也守了一天了,我们歇了。”虽然云悠悠刚刚睡醒,还不想睡,不过,一想到弘昱就这样坐在自己的侧守了半夜,就觉得满心心疼。这人,怎么就不知道心疼一下自己呢!

    云悠悠是知道在这个古代,这孕妇刚生产完毕,这产房是不能够让男人随便进出的,貌似好像还要有这么一个月的坐月子的时间,自家的夫君大人都不能进来的。可现在弘昱却坐在这里守着自己,陪着自己。虽然知道弘昱对于外在的事物规矩大多都不放在眼底,也知道庄亲王府上下都知道自家夫君的子,也不可能强制地制住弘昱,更知道这里面柳满儿怕是出了不少力。即使知道这么多,心底还是暖暖的。古往今来,怕是每一个女人在生儿育女后,总是希望能够有一个坚强的臂膀可以让你依靠的。

    熄了灯火,黑暗中,云悠悠的小手被弘昱的大手包着,明明没有什么睡意,却还是在这样温馨的气氛中悄然睡去。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转过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弘昱晶亮的双眸。这样近距离地打量着自家的夫君大人。看着他滑嫩的肌肤,大大的双模,嫣红的小嘴,组合在一张万年不变的娃娃脸上,因为睡觉的缘故,头发有些散乱,脸颊上还有些粉嫩的睡痕,那小模样,真是别提有多么可了。

    此此景,让云悠悠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话:“夫君大人,你真可!”

    在感觉到弘昱周直线下降的冷气后,云悠悠故作瑟缩地缩了缩肩膀,嘟了嘟小嘴,可怜兮兮地说道:“夫君,我冷!”

    看到弘昱虽然还是冷着那张娃娃脸,周温度却回升了不少后,不由得笑出声来,清脆的笑声绵延不绝,而她侧的弘昱,却只是冷着脸,突然伸出手,捏了一把云悠悠的两颊。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