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赐婚

    乾隆虽然有些色令智昏,不过,那也是在没有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和生命安全的况下,当有人触及了这条底线的时候,一切就都不一样了。虽然令妃很俏,很柔美,那语还羞的模样很可人,梨花带雨的样子也很让人怜惜,但是当令妃试图提及福家的事的时候,乾隆就失去了耐。无论福尔康到底有没有参与到这一次的刺杀时间里面。那些刺客能够混进皇宫,福尔康都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虽然他已经被弘昱给一剑腰斩了,可是福家还在那里蹦跶呢。只要一想到自己对福家如此重视,结果这福伦竟然生出了福尔康这么一个好儿子。乾隆心口的火气就不停地往外涌。

    该说令妃不愧是令妃吗?在发现自己惯用的招数,今完全失效后,令妃便清楚地认识到了恐怕福家的这颗棋子她是不好用了。迅速认清这个事实的令妃,立马转换了原先定下的计划,并且为自己想好了最好的退的方法。务必要让自己从这次事件的影响中摘出来。当令妃不再为福家伸冤,甚至话里话外全都是对他这个皇帝的关心的时候,乾隆自然是满心舒坦的。再加上令妃在上的确是个妖精,所以,乾隆虽然也有怀疑过令妃,不过,立马就被脑海里根深蒂固的善良可人的形象所代替。

    令妃这边决定对福家的事偃旗息鼓了,可不代表淑房斋那边也要安静下来。小燕子见紫薇一比一消瘦,甚至连她和金锁都认不出来,整天就痴痴傻傻地坐在那里嘴里叫着尔康的名字,那模样,实在是让小燕子不忍心。见太医根本就无法让紫薇清醒过来。这心底的火气就忍不住越来越大。而在偶尔有一天得知了在尔康死去之后,乾隆皇帝竟然还对福家斩尽杀绝之后,就闹腾开来了。不顾五阿哥永琪的阻拦,硬是闯进了御书房,对着乾隆就是一阵阵小燕子式的特有的胡搅蛮缠。

    所幸,永琪即使赶到,连忙拉住了小燕子,看到乾隆那张黑得吓人的脸,连忙就跪了下来:“皇阿玛,小燕子只是一时忧心紫薇,才会有如此之举。再加上福伦及其福晋对小燕子一向和善,如今突然得知了福家的消息,才会如此莽撞。还请皇阿玛恕罪。”

    小燕子到底还是珍惜自己脖子上的脑袋的,刚才会不顾一切地闯进来,一则是因为真的担心紫薇这个姐妹,另一则则是因为乾隆对她的宠,让她颇有几分不知道天高地厚,才敢做出如此污泥犯上之举,竟然敢指着皇帝的鼻子劈头就是一通指责。不过,现在被永琪这么一搅和,又看到永琪拼命地给自己使眼色,以及乾隆那张黑脸,忍不住脖子一缩,也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事。可是只要一想到紫薇,还有福家的况,小燕子虽然心底有些惧怕,还是忍不住大着胆子说道:“皇阿玛,尔康绝对不是刺客,他向来最是崇拜您了的,怎么会刺杀你呢。更何况,您又许了他和紫薇的婚事,这样的况下,尔康怎么可能去刺杀你。肯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这样的。现在尔康才刚刚死了,紫薇为了尔康都不认识我了,你又要要了福家那些人的脑袋。皇阿玛,你真的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皇阿玛吗?您不是最善良,最仁慈的吗?”

    也不知道是因为危机时刻的突然爆发,还是因为和紫薇相处久了,小燕子在察觉到乾隆的危险眼神后,脱口而出的话里竟然也满是调理,甚至隐隐地还带有几分紫薇的影子。

    “皇阿玛,小燕子说得对,尔康绝非那等会做出忤逆犯上之举之人,福家更是对皇阿玛忠心耿耿,其心可表,皇阿玛,还请您三思啊!”永琪给小燕子使了个眼色,在小燕子也跪了下来后,复又说了这番话。对于这两宫中的忙乱,永琪真的有些忙乱疲惫甚至不知所措。在西藏那边出来消息福尔泰已然离开人世的消息后,不想才过了不久,福尔康也就这么死在了弘昱的手中。世事变化,明明前不久他们几个还那样鲜衣怒马,一起去南巡,一起说说笑笑,可转眼间却已经物是人非。这些变化,让永琪的心境慢慢地发生了些变化,隐隐地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在心口蔓延开。

    想到福尔康和福家等人平里的举动,乾隆心底有些动摇。不过,帝王心底永远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只要有一丝一毫福尔康勾结刺客的可能,乾隆心底都不会放过福家。甚至在这一刻,看到自己一向重视的儿子永琪为了福家求的时候,想到福尔康一向和永琪走的近,他一直有些怀疑福尔康为什么要勾结刺客刺杀自己的目的,也隐隐有了个想法。难道是为了杀了自己,好趁机让永琪上位?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就被永琪和小燕子诚挚的表给抹去了。可是有些想法有些念头就像是一颗种子,一旦埋下就会找到机会生根发芽,直至破土而出。

    对于乾隆坚决不放过福家的决定,小燕子和永琪心底都有些怨气,可永琪心底到底是清楚一个帝王的心思的,知道再纠缠下去,怕是他们都会受到牵连,毕竟在御书房的时候,有一刻,永琪甚至感到了乾隆对自己的杀意。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却让永琪一下子警醒起来。这些年太过顺风顺水的子,竟是让他忘记了儿时的记忆。曾经的他也不是如现在这般受到太后宠,皇帝喜的,曾经的他也不过是诸多皇子中的一位,在那样的子里,明里暗里受到的多少暗算,他竟然都忘记了!

    福尔康和小燕子相比,一个已经是死人,而另一个是永琪心头的宝。即使是为了小燕子,永琪也不会让他们在这件事里面越陷越深。所以,这一阵子,永琪就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能让小燕子出去闹腾。自己更是一有空就往淑房斋跑,跟小燕子说这里面的轻重缓急。而小燕子在明白了再纠缠下去就会掉脑袋后,也对此事保持了沉默。

    一时之间,淑房斋内,一个已经疯魔了的病弱格格,一个担心会掉脑袋的小燕子,还有一个心思明暗不定的五阿哥,倒也意外的安静和谐起来。

    而在淑房斋安静的同时,乾隆皇帝整顿皇宫安全防卫体系的同时,也想起了被他放到脑后的有关兰馨公主和晴格格的婚事。那一将军府的骥远表现突出,勇于营救圣驾,很得乾隆欢心,再加上皇后那边传来希望将兰馨公主下嫁给骥远的消息后,乾隆想了想,便觉得这两人合适。所以,在刺杀事件之后的半个月后,一道圣旨就到了将军府。

    一时之间,将军府内,各人有各人的思绪。老夫人自然是高兴得很,直觉地认为将军府将从此光耀门楣,能够让公主下嫁,那是多大的荣耀,一时因为自家儿子和新月格格以及雁姬之间的矛盾而闹得满府沉的不愉悦都散去了。整里都是笑呵呵的。至于努达海则是心底有些高兴,又有些落寞。高兴自然是因为儿子终于到了成婚的年龄,可又因为骥远最近总是因为新月的缘故和他叫阵,再加上骥远的未来福晋竟然是位公主,还是养在皇后边的公主,深得皇帝喜欢的公主,这样的认知,让努达海有些心底不是滋味。再来,则是那位新月格格,一直以来,她在这将军府中的地位都是最高的,所以,即使她动不动就哭泣,动不动就对人下跪,说着谦卑的话语,好表现自己的识大体,可心底总是对自己的份感到骄傲的。可现在一下子府内就要来了一个份比自己还高的。这样子,就让新月心底有些不是滋味了。

    当然,对于雁姬而言,自然是再高些不过的。如今儿子的婚事有了着落,自然心底的一颗大石放下了半颗,等到将儿子的婚事办完了,再为女儿觅得一门好婚事,她也就可以放心地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越来越让她失望的将军府了!

    至于骥远这个当事人,老实说,他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公主真的是一点都不清楚,不过看自家额娘满意的样子,又从珞琳口中知道了一些关于那位兰馨公主的况,倒也真的对这桩婚姻多了几许期待。最重要的是,公主下嫁,案例自然会建立公主府的,如此的话,他到时候肯定是要搬出去的。如果那位兰馨公主真的如珞琳所说的那般知书识礼,子好的话,自己跟这兰馨公主提一提,到时候接额娘和妹妹过去,自然也是成的。如今,骥远看着雁姬一地被努达海和新月气得不行的样子,就恨不得早点带母亲和妹妹离开这个牢笼一样的家。

    乾隆安排好了兰馨公主的婚事后,又给晴格格挑了几个合适的对象,因为知道这个晴儿是太后的心头宝,乾隆还是将最后的决定权交到了太后的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