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刺杀

    御书房内,乾隆皇帝看了弘昱呈上来的密报,知道回部只是因为近年来受到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再加上族内难以维持生计的缘故,才决定讨好大清朝,才有了这一次希望能够进京的奏折,眉宇间便满是自得的神色,果然在他统治之下的大清朝真是众望所归。既然这回部如此识相,他自然也不会亏待就是了。

    挥了挥手便让弘昱下去了,毕竟这个家伙死活都吐不出来一个字,一张冰山脸比他阿玛还要冷上三分,如非必要乾隆才没那个心去看弘昱这张死人脸。最近朝堂上一片宁静,又没有什么大事的乾隆便也将心思放到了自己的儿女上。如今小燕子还在关闭,对于这个闹腾的小燕子,乾隆真是喜的很的,可又对她屡教不改的种种习头疼得很。想着正好趁着这一个月的时间,让她好好反省反省,便也没想着去淑房斋看看。

    因着那在老佛爷那里看到了兰馨的缘故,才想起了这个在小燕子来之前一直很得她宠的女儿。又思及皇后曾经找她谈过的关于这位兰馨公主的婚事问题。以及老佛爷边的晴儿的终大事等等,乾隆发现自己又有事可以做了。正好趁着给这两位找个合适的对象的时候,考察一下大清青年才俊的德行才能。

    兴致勃勃的乾隆,面对感兴趣的话题事物总是特别地有行动力,这不,那边厢的柳满儿和雁姬,才刚刚谈了有关这位兰馨公主的品行相貌等等况,思忖着找个子进宫中和皇后探探口风,考察一下这位兰馨公主的品貌。却不想这一切都还没有真的行动开来,这个皇帝就突然召集了朝中文武家庭中的青年才俊,要来个名为小聚,实为考察未来女婿的宴会。

    虽然说行动赶不上变化,不过这将军府的独苗苗骥远却也是在这一次的宴会名单上的,雁姬虽然没有近距离地观察过那位兰馨公主,却也从一些主妇口中知道过这位兰馨公主的确是个可人的人儿。再加上好友柳满儿的保证,在骥远从军中回到将军府的时候,便交待了一二让骥远这一次尽量表现得突出一些。

    许是乾隆皇帝真的不想看到庄亲王府的人太过闲着,这不,弘昱才回到府中休养了几天,刚刚陪在自家娘子边好好温存了一两,这个乾隆皇帝就又交待下来了任务,竟是让他担当起宴会当天的护卫一责。明明这皇宫内外,各司其职,这皇帝边的人更是都有个定例的。更何况不过是个考察未来皇帝女婿的宴会,如何就需要安排弘昱去当什么护卫的。不要说弘昱不满意了,就是庄亲王府上下也都是雾里看花,分辨不清这里面的猫腻。

    不论是不是乾隆就是看不爽庄亲王府的人太闲,还是对于庄亲王府突然对皇后一族,或者说突然对十二阿哥的看重让他不爽了,总之时间晃悠晃悠的就到了宴会当天。而弘昱就算是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满,也还是冷着一张脸,就这么来到了宴会所举办的地点,老老实实地当起了所谓的护卫,其实若不是弘昱的存在感太强,周的冷气又太过冷冽,就弘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的架势,还像布景板的。

    这次的宴会,不但邀请了各个家族中尚未娶亲的青年才俊,还将这些青年才俊家中的命妇也叫了过来。这宴会一边是皇帝亲自招待考察这些男子的才华品行能力,一边则是由皇后组织,老佛爷压阵,从各个命妇的言谈举止之间看一看这个家族是否适合让他们的心尖子下嫁。虽说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公主下嫁自然也有公主府,不用去伺候什么公婆,可到底嫁出去的女儿就像这泼出去的水,还是要和这婆家处得好才开心的。所以,这皇帝和皇后、老佛爷他们各自分工倒也明确。

    雁姬对于这样的安排倒是很高兴的,她也总算是得了个近的距离观察了一下这位兰馨公主,容貌端庄秀丽,举止大方,双眸明亮,一笑就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带出一股子甜美。为公主,却不骄不躁,待人接物有理有据,面对众多命妇的试探问话,都能回答得得体有礼。越看雁姬就越满意,可是他满意可不行啊,看着周围几家命妇的神,雁姬便知道,大家对这位教养在皇后边的兰馨公主也是很满意的。不由得心底暗暗着急。雁姬心底清楚,以将军府的况,想要得到这位兰馨公主的亲睐,或者说得到皇后和皇帝的亲睐,怕是不容易的。只能希望自家儿子能够得到乾隆皇帝的赏识,而皇后娘娘也会因为柳满儿在中间的牵线搭桥的关系,而对他们家骥远多加考虑。

    这边女眷席上虽然多有试探,言谈之间却是浅笑吟吟的,很是井然有序。

    不过另一边的乾隆皇帝可不是个安分的主,在考校了一众男儿的文采后,乾隆皇帝便笑着说摆架御花园,同时向边的人示意,心底很是期待大清男儿能够展现出各自的风采,想着自己出的主意,就越发地得意起来,嘴角的笑也就越发地灿烂了。

    等到了事先安排好的地点,在乾隆皇帝的一个示意下,他事先安排好的关于刺杀的戏码便上演了。当一黑衣的刺客冒出来的时候,一众所谓的青年才俊的反应真的是各不相同,或是吓得直接找个僻静处躲了起来,或是慌得根本不知道作何反应,直接腿脚一软就栽在了地上,或有人则是目露深思,却什么都没有举动。

    骥远这阵子不但武功见长,见识也开了不少,他清楚得很,这皇宫被守卫得固若精汤,这刺客单枪匹马地根本就不可能闯进这御花园,又看这乾隆皇帝虽然面露几分慌张,眼底却是带着几许看好戏的神采,立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虽然按照骥远的本意,是不愿意做那等枪打出头鸟的事的。可是转念一想雁姬的嘱咐,又想到这几回到家中见到那对狗男女将好好的府邸弄得如此乌烟瘴气,真是恨不得能够早点带着额娘、妹妹出了那将军府。心念一闪,便做出了反应。

    在这个刺客出现的刹那,弘昱就可以将这个刺客给拿下,可是想到昨晚自家娘子的殷切嘱咐,还是等了等,在见到骥远出马后,干脆还是站在那里当起了布景板。以弘昱的本事,自然一眼就看出自小习武,最近又在军队得到了历练的骥远更胜一筹。

    只是两厢打斗不停的时候,突然听到御花园另一头一阵惊呼,看那地点,却是一应女眷摆宴之所,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周围突然又冒出一大批着黑衣的刺客,这群人一看就是练家子,竟是直接扑向了乾隆皇帝所在的方向。这批刺客明显和方才与骥远对打的人存在着质的区别,一招一式都是直接取人命的,周杀气凛冽。弘昱见状,迅速飞上前,众人根本就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动作的,只是,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之前,那些前一刻还气势汹汹的黑衣刺客,却全都已经上半和下半分离,上半掉在地上,脸上虽然蒙着黑布,眼睛大睁还能还能看出里面的不敢置信!

    一时间好好的御花园血腥四溅,花花绿绿的大肠流了满地,甚至还有一些不能接受自己就这么上下分截的家伙,还在那里试图将自己的上半和下半捡起来靠在一起,完全忘了自己是来做刺杀这项伟大的事业的。不是说这群人不是合格的死士,实在是任何人怕都无法接受自己前一刻还好好地,甚至快要突破重围,将皇帝老儿给绞杀了,可下一刻自己却成了被绞杀的,还是如此出乎意料的方式。

    当然,为了一了百了,免了麻烦,那位可怜地扮演了刺客的假刺客君也就成了这群大军中的一员了。

    那假刺客怕是最无法接受自己陡然间份转换,甚至要小命丧失的存在了。一把将自己脸上的黑布拿下,对着皇帝就在那里喊道:“皇上,救我!救我!”

    这一声很是突兀的喊救命声,将一众沉浸在血腥杀戮中的人惊醒,大家定睛一看,想不到这个带头的刺客竟然是明珠格格的未来额驸,大学士府的长子福尔康,这一下子的冲击,倒是淡了不少众人心底对这满地半截半截正在哀号之人的刺激。一时间各种幸灾乐祸在心头飘着。看福尔康这个架势,又想到前后刺客的不同,有心之人自然猜出了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就算猜到了又如何,就算福尔康这个刺客是假扮的又如何,现在皇宫大范围出现刺客是事实,而福尔康命不久矣也是事实!

    至于乾隆皇帝,虽然死在他御笔亲书之下的人不知凡几,可是真的见到面前的血腥杀戮场面,最不能适应的也正是从小养尊处优,享受着这世界繁华的乾隆皇帝。耳边响起的这一声声哀号,更是让乾隆心底直反胃。现在又哪里听得进去福尔康的求饶,为了让自己好过,乾隆皇帝直接对边那些同样呆愣在那里的侍卫下达了指令,直接给这些刺客一个痛快,毕竟看到那些人忙着将肠子什么地装回肚子里的画面实在是太恶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