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老夫人的算盘

    对于雁姬的决定,柳满儿为朋友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却在对上雁姬坚毅的眼神后,选择了支持。今晚的事闹得如此沸沸扬扬,又是打伤人,又是请大夫的,再加上最后骥远和珞琳与努达海之间的怒吼,努达海不顾还躺在上昏迷的雁姬冲冲离去,一步不回的况……这一切只要有心人稍加打听,便能知道这其中的猫腻。那么,努达海为了即将入住将军府的新月格格不惜殴打发妻的事肯定会传出去。而老夫人那边知道这个消息后,肯定会做出一些反应。

    按照他们对老夫人的理解,她是个势力,一切以将军府的利益为优先,又极为重视手中的权势,按照雁姬的说法,这满府的下人的卖契全都在老夫人手中,到时候老夫人真的要做什么,雁姬她怕是根本反抗不了什么。现在雁姬既然决定为了珞琳和骥远而留在将军府,她柳满儿为好友自然要为她做些什么。

    云悠悠站在柳满儿后,看着自家额娘和这个将军府的老夫人你来我往,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大大咧咧,似乎没心没肺样的柳满儿也有这样圆滑自如的一面。看着那老夫人在自家额娘的几番言语之下连连做下保证,保证绝对会善待雁姬、珞琳和骥远,又说了会好好训一训努达海。到了这个地步,却是柳满儿所能为雁姬做的全部了。待柳满儿和老夫人谈判完毕,云悠悠突然想到了什么,上前一步对老夫人说道:“老夫人,我和珞琳一见如故,平常总是叫珞琳到王府来陪我,还请老夫人见谅。”

    “哪里,哪里,珞琳这丫头平时就闹腾得很,自从和福晋你交了朋友后,就安静了很多。这是好事啊。”

    柳满儿和云悠悠都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没有多加耽搁,就先回了府。不过,云悠悠在看到自家额娘忙着在那里物色骥远和珞琳的对象的时候,也跟着想要参和进去凑个闹。可惜的是,当她兴致冲冲的跟着柳满儿讨论,甚至还拉了兰馨过来的时候,自家夫君大人就把她给抓回去了。

    哪里知道弘昱找她竟然是为了,他再次接到圣旨,要他去回部探看回族的况,只因为他们一族刚刚向当今圣上递了折子要求上京晋见。骤然得知这个消息,云悠悠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小手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如今已经五个多月的孕的云悠悠,肚子已经大的有些像个小西瓜了,有时候能够感到小家伙在肚子里闹腾的欢乐劲。可,她的弘昱不过才刚刚回来,怎么就又要出门了呢!

    回部?一想到这个词眼,云悠悠就立刻想到了什么,大概是还珠格格的第二部的剧即将展开了。前阵子听到太后从五台山回来,那一对民间格格闹出的好戏,可是在这个圈子里传开了,又是好一阵的话题。那个时候,云悠悠根本就没有在意。结果现在却要因为那个回部的族长带着自家那个天生含有香气的女儿进京而导致自家夫君再次离京。这样的结果让云悠悠的心实在好不到哪里去。

    另一边珞琳家的事本来就让云悠悠的心底不高兴了,现在又遇上了这样糟心的事。偏偏当今皇上的旨意根本就不好违背。这个时候云悠悠对这个历史上出了名的好大喜功的皇帝,实在是没有好感。

    虽然心底有着很多的不甘愿,云悠悠却不能多说什么,精心地准备茶点,菜,好好地犒劳一下自家夫君,免得他明天出发后,在外面风餐露宿的。又收拾了行囊,这一整天云悠悠都尽量让自己带着笑容,陪在弘昱侧。而另一头的柳满儿他们也得知了这个消息,晚饭的时候也没有派人来他们的院落打扰他们。只是,各自心底对这个乾隆皇帝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以至于这般频繁地派任务给弘昱的事,都有些隐隐的不好的预感。而与此同时,刚刚回京的弘普就被太后给叫进了宫门,话里话外都是让他娶琼古和琼玉的意思。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诸事不利。

    珞琳得知云悠悠的夫君又离京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后了。这几天她自己因为那个新月格格,还有雁姬的伤势的缘故,也着实忙得焦头烂额。雁姬有伤在,自然是不能持家务的。可偏偏努达海已经向当今圣上求了圣旨,要接新月格格和其弟弟入住将军府。无论心底对这个抢了自家阿玛,还有脸直接登堂入室进门居住的女人有多么的不满。珞琳却不能失了相应的礼数。若不是前阵子已经跟着雁姬学习管家之道,又有哥哥骥远的从旁协助,遇到问题的时候,也能去问一下雁姬到底要怎么办,珞琳是真的有把自己劈成两半的冲动。由此,珞琳也越发地理解了这些年自家额娘一直心这心那的辛苦。就是骥远也是深有体会。而在越发体会雁姬的辛劳的同时,对努达海那不闻不问雁姬的伤势,好像和雁姬摊牌后,连个敷衍都懒得给的姿态,珞琳的心底阵阵发寒。

    当一切准备妥当,迎了新月格格一行人进府的当天,看到一白衣,双眸犹如小鹿斑比,一副弱柳扶风姿态的新月的时候,兄妹两人真的有种看到当那个龙源内卖唱的白吟霜的感觉。虽然他们曾经远远地看到过这个新月格格窝在努达海怀里的样子,却到底没有如今这般清晰。

    在这个新月格格笑得一脸温婉羞怯地试图拉过自己的手,要求跟自己做朋友的时候,珞琳真的有种浑鸡皮疙瘩都起来的冲动。若不是雁姬多来的教导,珞琳真的有直接将这个伪善的明明抢了人家阿玛,却还在那里像只无辜的白兔一样说着什么教朋友啊,说什么不要因为她格格的份而多加介怀的话的女人,给一刀劈了!

    珞琳倒退一步,微垂着头,一个优雅的行李,避开了新月伸过来的手,口中则冷淡又不失礼数地回道:“格格份高贵,珞琳可高攀不上格格这样高贵的朋友,格格这样说,实在是折杀珞琳了。”

    这珞琳的话音方落,那新月就一脸受到伤害的表,脸上那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落在男人眼底,着实能够引起人的保护。这不,他们的好阿玛不就一脸心疼地揽过新月的肩膀,抬眼就怒斥其她来了吗。

    “珞琳,你这是什么态度,还不快给新月道歉。新月既然说要跟你做朋友,你们又年龄相近,新月初来乍到,边又没有个可谈心的朋友,你不好好跟新月说话,还做出这么一副姿态,是什么意思。雁姬到底是这么教育你的,让你变得如此无礼!”

    “努达海,没关系的,珞琳大概只是因为我们初次见面的缘故,才这样。真的没关系的,其实你能跟皇上求了圣旨让我们姐弟住进将军府,我就已经很感激很感激了。”新月格格你受这句话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一脸感动地看着努达海,整个子更是半边都窝进了努达海的怀里。你到底有没有看到这满屋子的人都在盯着你们两个。哦,对了,差点忘了,你可是能够在浩浩行伍的军队中,还能够坦然自若地和努达海共骑一马的奇葩啊!

    两个亲亲我我,你一言我一语,眼底就只有对方的存在的家伙,却没有注意到大厅中一众下人眼底的那副了然和鄙视。其实,那天努达海为了这个新月格格殴打了雁姬的消息早就在府中传开了。只是,因为努达海这二十几年来做的门面功夫实在是太好,大家都有些不敢置信,现在真的看到了努达海和新月的模样,大家对这个留言倒是信了八分。

    老夫人望着似乎对自家儿子一往深的新月,虽然嫌弃这新月子单薄了一点,似乎是不好生养的样子,不过对于新月的份却是很满意的。自从努达海的份不停往上升之后,对于雁姬这个霸占了自家儿子二十几年,都不肯给儿子纳妾,以便添子添孙的儿媳妇,老夫人心底其实是很不高兴的。现在好不容易自家儿子开窍了,领回来的又是个份高贵的格格。老夫人心底别提有多高兴了。甚至若不是前阵子庄亲王的福晋刚刚了她一回。她都想让努达海直接将雁姬休了,娶这个新月格格进门。这不但是光耀了将军府的门楣,也是体现老夫人自己一种权威,对这个将军府的完全掌握的一种姿态。

    眼角扫到孙子孙女眼底的愤怒,而在察觉到骥远有往前冲,被珞琳拉了一下的形式后,老夫人咳嗽了几声,眼角扫了一下努达海和新月靠的过近的子。虽然对这个即将成为儿媳妇的新月很满意。不过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孙子和儿子闹起来。而且,虽说雁姬的份不够高,但是她现在攀上了庄亲王府,自然不可同而语。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