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归来

    云悠悠有四个月孕大的时候,千盼万盼的夫君大人总算是回来了。望着明显消瘦了不少,本来就有些竹竿的子更是细瘦得不行的弘昱,还有那张可的娃娃脸也因为沾染了风霜而凭空多出几分成熟意味。云悠悠心底别提有多心疼了。柳满儿他们也都是识趣的,在这样的时刻,自然不会去打扰云悠悠,将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了这小两口。

    云悠悠着个肚子,亲自服侍弘昱洗漱,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发现弘昱上有些小伤口的时候,双眸一下子就红了,忍不住双手揽着弘昱的肩膀,带着哭音地一声声地叫着:“夫君,夫君……”

    弘昱的强大,云悠悠是知道的,从那一次比试台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熬得过弘昱几招就看出来了。可这样强大的弘昱却还是受了伤,到底是遇到了怎么样的况,才会让自家强大的夫君受伤。只要一想到弘昱被很多人围攻的画面,云悠悠的绪就有些不受控制。这几个月的担惊受怕,惶恐不安,思念憔悴,以及看到弘昱上伤痕的心痛,在这一刻通通爆发出来。

    弘昱有些无措地揽过云悠悠的子,大手轻缓而有节奏地徐徐地拍着云悠悠的背脊,没有说一句安慰解释的话,却让云悠悠的绪慢慢地缓解下来。从弘昱的怀里出来,看到自己的衣衫被水浸湿的模样,忍不住羞赧地红了两颊。头一低,却看到自家夫君大人精神熠熠的|望中心,一下子整个人都像煮熟的虾子般从头红到了脚。

    片刻的羞赧后,云悠悠也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咬了咬贝齿,小手就开始慢慢地解开自己的衣衫。弘昱看到云悠悠的动作,双手展开靠在浴桶里,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云悠悠的举动。那眼中的灼都快将人生生地给吞噬了!

    送上门的香喷喷的烤,哪里有不吃的道理,更何况是在了好几个月的况下,若不是顾忌着云悠悠此刻肚子里的小家伙,这一晚,云悠悠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云悠悠没有去问弘昱他这次的任务到底如何,也没有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将自己的作息全部交给了弘昱。每天早早地起,做些清淡的米粥,小菜,看着弘昱一滴不剩地全部吃下去。然后,就陪着弘昱一起吹笛、弹琴,写字,画画。中午则亲自督促厨房做些弘昱吃的菜,说到底她这样的大肚子,也实在是不适合真的太过劳累。吃完午饭,两人会偶尔散散步,或是一起看一会儿书,然后就会去午睡。睡醒后,云悠悠会在庭院里的架子下看着自家夫君一遍遍地练着武,神色里满是幸福的迷醉。

    这样的子其实和弘昱没有在家的时候,也没有相差太多,可是多了一个人陪在边的感觉,却相差了太多。有些幸福的滋味,只是一个回眸时目光的接触。

    这样的子过了小半个月,摸着弘昱的腰肢,感到长了些,粉扑扑的娃娃脸也透出健康粉嫩的色泽,云悠悠的心才算是真的放下。

    等云悠悠发现珞琳已经好久没有来找她的时候,才想起来向二嫂兰馨打听珞琳的消息,却从她那里得知了原来是珞琳的阿玛“马鹞子”努达海快要回京了。所以这阵子珞琳都在帮着自家额娘雁姬打理家务。

    一得知这个消息,云悠悠就想起了被自己忽略的一些事。这一次努达海的班师回朝,带回来的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起码对于将军府上下,特别是雁姬母子而言不是好消息。云悠悠心底着急,想要做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她难道能够阻止努达海和新月格格相恋?又或是阻止努达海在金銮上提出要带新月格格回府住的提议?这些明显都是不切实际的。可是,她又不能明着提醒雁姬母子,她总不能说她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他们的故事。这也太过荒唐了!

    有些关心则乱的云悠悠,再加上为孕妇的绪化,导致她整个人都透出焦躁。在弘昱按住她的双肩,黑眸沉沉地望着自己的时候,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控。将自己的脑袋埋进夫君的肩膀,云悠悠的声音里带着几许无措:“夫君……”

    稳定了绪后,云悠悠才想起在这个世界她不是孤单一人的,她有她的夫君,她的夫君给予了她全盘的信任,连忙将印象中残存的有关新月格格的故事说了一遍。其实云悠悠记的真的不多,也就记得努达海这个年纪都可以当那个新月格格的爹的男人,在给予了正式也就是雁姬二十几年的独宠,甚至和雁姬育有珞琳和骥远这对子女后,突然宣告自己恋了。原来他所以为的和雁姬的相不过是他的错觉,他和那个新月格格的恋才是真。然后为了这份两人弄得死去活来的,最后不但得雁姬众叛亲离,被自己的子女背叛指责,甚至还和新月格格两人死在了一起。

    云悠悠将记忆中的故事讲出来后,突然意识到了一点,现在的骥远和珞琳不会还站在那个新月格格边,指责雁姬!应该不会!说实话,如果珞琳真的如原著那般的话,云悠悠实在是有些吃不消的。不是说云悠悠不相信真,她和自家夫君之间,以及柳满儿和弘昱、弘普和袁翠袖之间存在的都是。甚至云悠悠也承认远在皇宫的紫薇和福尔康,五阿哥和小燕子之间也是存在着意的。只是,这个努达海和新月格格之间的恋,却让云悠悠无法接受!

    努达海是真的新月吗?不是因为新月年轻美貌,带着全部的依赖,再加上份的高贵,完全满足了努达海那大男子的虚荣心吗?不是因为为他生儿育女,持家务的雁姬已经年老色衰,不复年轻时的美艳?而这个新月,说她是有恋父结也好,说她是因为在绝境遇到努达海进而整个心迷醉也好。这样的恋总归是带着一种虚幻的。甚至在云悠悠看来,如若原著里面不是最后安排两人死做了一堆,他们的结局真的能完美吗?他们之间差了整整好几轮的年纪是明显的沟壑,当一个已经垂垂老矣,一个还是年轻貌美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还能存在吗?

    好,云悠悠承认,因为先认识了雁姬,先认识了珞琳,将他们纳入了自己的保护圈,将他们当成了自己人,所以在看待努达海和新月的问题上,云悠悠就不自觉地带上了偏激的色泽。不过,那又如何,人都是护短的,保护自己在乎的人,那又有什么不对。起码现在云悠悠就想要保护雁姬和珞琳不受这件事的伤害。

    可问题上,她到底能做些什么呢?

    这边云悠悠和弘昱还没有商量好对策,外边就传来一阵闹的喧哗,出去一看,却是出门许久的弘普和袁翠袖,带着他们的小儿子回来了!

    弘普一回来,这个家就闹了起来,本就是开朗的子,再加上那张笑的娃娃脸,说着沿途的趣事,整个客厅一下子都是欢声笑语。特别是看到弘普和他的女儿咏佩之间的互动,看到咏佩挥舞着小拳头,张嘴咬了一口弘普后,大家都笑作了一团。

    高高兴兴地吃完了一顿团圆饭后,云悠悠因为怀孕的缘故,这个时间点已经有些疲惫了,便准备回房休息,却不想弘普竟然拦住了她,说是有话要和她说。

    “大哥?有什么事吗?”云悠悠是真的疑惑,这弘普这副模样到底是要跟她说什么。看着被弘普同样留在了客厅的其他人,似乎刚才弘普着重叫的是她、兰馨还有额娘柳满儿?有什么事要专程对他们三人说吗?

    柳满儿也好奇地看着自家好玩的大儿子,看到弘普和袁翠袖回来,柳满儿自然是满心高兴的。特别是看到了弘普的小孩子后,这个原本以为无缘的孩子又回来了,怎么能不高兴呢。

    “额娘,兰馨,悠悠,听说你们和将军府的雁姬福晋,珞琳小姐来往密切,关系亲近?”弘普虽然用的是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得到了三人的首肯后,才继续说道,“那么,你们也应该知道这将军府的努达海快要班师回朝的事了。”

    “死小子,还跟我们卖起关子来了,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别绕什么弯子!”柳满儿首先对弘普这样子的说话方式表示了不满。

    弘普见状连忙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一下他进京前看到的事。而柳满儿等人听到弘普说道,那个努达海竟然公然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也就是此次荆州之事的遗孤,一个还带着父丧母丧的格格亲亲我我,举止亲密,共乘一骑的事后,一个个的脸色都不好看起来。柳满儿更是将手中的茶盏种种地放在桌子上!

    而云悠悠则悄悄地松了口气,突然觉得说不定连上天都看不过去雁姬母子的命运,才会作此安排。相信提前有了了解的雁姬和珞琳,还有骥远,应该会做出及时的反应。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