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路遇赛娅

    云悠悠望着拦在自己面前的赛娅,沉眉思索了片刻,还是拍了拍拦在自己面前的珞琳的肩膀,答应了赛娅要求单独谈谈的要求。她也没有料到不过是和珞琳出来随便逛逛,就会遇到赛娅还有五阿哥等一行人。按照云悠悠模糊的印象,似乎这个时候应该是尔泰出动美男计,让赛娅心动的时候。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有太多已经超出了云悠悠印象中的剧,所以,云悠悠也不是很肯定这个时候赛娅和永琪、福尔康、福尔泰、小燕子、紫薇等人一起出现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毕竟,这个赛娅可是在之前还表明喜欢自家夫君的。

    虽然对于赛娅提出要单独聊聊的事有些奇怪,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

    珞琳步步跟在云悠悠边,小心地看着赛娅,心底对于这个西藏公主还真的是不放心。而两耳在听到后几人的私语后,更是有些不满:“悠悠,我们出来已经有一阵了,还是早些回去比较好,免得满儿福晋他们担心。”

    “珞琳,你放心,现在时间还早,我相信赛娅公主要谈的事应该不会太麻烦,是吗?”云悠悠转头对着赛娅说道。

    一行人浩浩地往附近的龙源走去,因为赛娅要和云悠悠谈一些私密的话题,自然要找个包厢,在他们的后,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燕子扯着永琪的衣袖,神间带着几许慌张,而紫薇则是带着几许言又止地看着云悠悠的背影。若不是赛娅先行提出了要和云悠悠交谈一番,她怕是也会提出这个要求的。在紫薇看来,云悠悠的子绵软和善,配上弘昱那等穷凶极恶之徒,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虽然云悠悠已经和弘昱成婚了,可她总是不愿意看到云悠悠有这么一个杀人如麻,杀人手段更是残忍至极的夫君。

    云悠悠可不知道她后这一群人因为她的夫君而对她产生的那种或同,或害怕的绪,一脸镇定地到了龙源,要了两个包间,一个用来她和赛娅谈话,一个则是留给剩下的这一群浩浩的人。

    “不知道赛娅公主要跟我谈什么?”云悠悠很是镇定地落座,还给自己倒了杯茶,润了润嗓子,如今她怀有孕,有些不太能受累,不过是逛了一会儿的街,就双腿酸疼了。

    “那天的景,你看到了吗?”赛娅一直观察着云悠悠的脸色,见她眉目安详,神态平和,心底不知道为何有些生闷气。那一见到弘昱那拦腰一斩之后,即使心底对于弘昱还残存着喜欢,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再去那么肆无忌惮地上门要求弘昱娶她,并且随她回西藏了。只因为,只是在心底想一想要见弘昱,赛娅都有种自己会被拦腰一斩的错觉。这样的惊恐害怕,让她在那次绑架事件之后,再也不曾踏足庄亲王府一步。又不想因为自己一个人无聊而憋闷着,就干脆和五阿哥永琪,还珠格格小燕子等人玩在一起。今会在街上遇到云悠悠,也着实是个意外。本来赛娅也没有要和云悠悠私谈的打算,可在云悠悠拿着一个小摊贩卖的虎头鞋,笑得一脸柔和的时候,那种很碍眼,很不舒服的感觉就袭了上来,让她做出了也让云悠悠不舒服,恶心一番的打算。

    云悠悠抬眸看着赛娅,见她眉目间带出几分恶意的探寻,又想起那一那半截半截的子,心却开始变得波澜不惊。云悠悠从来不是那等会因为执着于某一件事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其影响之辈。既然已经想开了,放下了,就不会再受其牵制。说她凉薄也好,说她伪善也罢,她既然已经选择了完全站在自家夫君弘昱的一侧,自然也不会再让自己去动那些无谓的恻隐之心,这样只会给自己和弘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在柳满儿讲述了她和禄之间的那些起起伏伏的故事后,就更加让云悠悠下定了决心。

    没有去回答赛娅的问题,云悠悠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就算是回应,拿起茶盏,又啜饮了一口,拿起差点慢慢地开始吃起来。这样淡然的模样落在赛娅眼底,无疑就是挑衅!

    “你既然看到了,不觉得恶心吗?不觉得想吐吗?不觉得你的夫君是个彻头彻尾的魔鬼吗?他简直就是个杀人如麻的恶魔!竟然就这么一剑下去,生生将人劈成两半!”说着说着,赛娅仿佛又回忆起了当初亲眼所见的画面,双眸开始有些涣散,举止带出几许失控,连说话的音量都不由得提高了几个分贝。

    云悠悠皱了皱眉头,心底的怒火开始一点点地堆叠,在她的心底,除了父母双亲之外,自家夫君大人就是最重要的,是最不容人碰触的存在,可是这个赛娅竟然如此说她的弘昱!只是面前的赛娅的模样,实在是有些失控,想了想,云悠悠将手中的茶盏“哐啷”一声狠狠地砸在地上,制造这样的声响,一则是引起隔壁包间的珞琳的注意,另一则自然是希望能够让理智似乎有些失控的赛娅回过神。

    不得不说云悠悠的这个处理还是蛮恰当的,在隔壁的珞琳一听到这边的声响,就坐不住了,立马离开包间,跑过来敲了敲门,大声问着里面的况:“悠悠,悠悠,你没事吗?发生什么事了?”

    云悠悠见赛娅因为自己这突然的举措,以及门外珞琳的探寻而平息了脸上有些扭曲的表,带上了几许浅笑的样子,心安了下来,先是出声安抚了门外有些着急的珞琳:“珞琳,我没事,只是茶杯打翻了。”

    “你们快谈好了,我在门口等你。”珞琳听到云悠悠的声音先是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要知道云悠悠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早知道她今天就不拉云悠悠出来了。

    云悠悠虽然看不到珞琳的表,却还是能够想得起珞琳担心的模样,而且她本人也不想再和赛娅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只是,有些问题还是要跟这个赛娅说清楚的,她的夫君不容他人随意侮辱!

    “夫君她很好,我不希望再听到这样的话!”

    赛娅的神暗了暗,抿了抿唇,还是紧追不舍地问道:“那样的男人,你为什么还能这样去维护?为什么……”

    到了最后,似乎不是为了询问云悠悠,反而是在自问,赛娅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云悠悠可以这样毫不保留地去喜欢弘昱。明明她还是能够感受到心中对弘昱的那种心动,还是会在想起那一比试台上弘昱的影时怦然心动,可这些心动,这些喜欢在脑海里那拦腰一斩的画面闪过的时候,就会破碎掉。赛娅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追问什么,也许她只是想要找一种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感受,也许她只是想要看看云悠悠脸上那种痛苦挣扎的表。可惜的是,云悠悠让她失望了!

    “她是我的夫君,是我的孩子的阿玛。”云悠悠看到赛娅如此况,最后还是给了如此解释。其实一切本就如此简单,只因为是彼此相连,不可分割的存在,才会如此坚定地选择站在其侧。

    云悠悠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不过简简单单一句表明心意的话,竟然会引得赛娅如此大的反应。

    “孩子?”

    云悠悠在赛娅的视线扫向自己的小腹的时候,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立马就出声让门外的珞琳进来。不得不说,云悠悠的这个反应很是及时。珞琳推门而入,和五阿哥等人一起鱼贯涌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赛娅的手触到云悠悠肩膀的一幕,立马飞跑了过去,恰恰扶住了被赛娅一把推开的云悠悠。

    “你在做什么!”珞琳一边小心地扶着云悠悠,一边怒目瞪着赛娅。心更是跳个不停,幸好幸好,若不是她反应快,悠悠若真出了什么问题,她真是万死难以辞其咎!悠悠现在可是双子啊!

    “赛娅,你这是在做什么?”永琪是紧跟着珞琳进来的,自然也看到了赛娅推云悠悠的那一幕,因而也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赛娅。

    赛娅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会做出如此反应,她不是蠢人,自然知道在她和云悠悠独处的时候,云悠悠出了什么事,她肯定逃不了责任。可偏偏看到云悠悠抚着肚子,坚定中带着幸福的笑容时,鬼使神差地就做出了那等推人的举动。回过神来的赛娅立即扬起笑容歉然笑道:“悠悠,你没事,我看你不舒服,就想着扶你一把。”

    永琪听了赛娅的话,才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在他的印象中 ,赛娅的子和小燕子很像,都是大大咧咧,子爽朗,又善良之辈,因而,在最初看到赛娅那推人的动作后,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听了解释后,永琪就自然而然地站在了赛娅侧,丝毫没觉得赛娅有撒谎的可能。

    珞琳怎么可能会去相信赛娅的话,她可是亲眼看到赛娅的动作的,这要真的被推倒了,悠悠的后可就是桌子,磕到桌子的话,那后果,真是不敢设想!可刚要和赛娅呛声,就感到云悠悠拉了拉自己,见云悠悠对自己摇了摇头,才嘟着嘴,冷着脸对几人说了告辞!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