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处斩皓祯

    “悠悠,你又在想你相公了?”珞琳看着一曲奏闭后,就双眸有些涣散地盯着古琴,神带着几许思念的云悠悠,出口说道。珞琳不清楚弘昱到底是有什么公差,才会在云悠悠怀孕孕的现在突然离开京城,不过在自家额娘叮嘱了此事不宜打探后,就闭上了嘴巴。经过这些子雁姬的调教,珞琳对于这些弯弯绕绕之事也有了些了解,也清楚有关那位的事,他们这些家庭是不好打探的。

    云悠悠回过神,冲着珞琳笑了笑,从前,都是她抚琴,弘昱吹笛,如今琴声依旧,笛声却不能相伴,一时之间总是让云悠悠有些恍然。那自家夫君突然接到圣旨之后,云悠悠心底就有着隐隐的不好的预感,却没有想到会是皇上突然派了任务给弘昱。照理说,为妻子看到自家夫君功成名就,受到皇帝重视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云悠悠却不这样觉得。她太清楚弘昱的子,知道他不愿意受这些的束缚,可如今却要被迫接受这些。

    那柳满儿找自己谈了一下午的心,将她和公公禄之间的事挑了些关键点讲给云悠悠听。云悠悠总结之后,发现了几点。其一,在男人为了公务奔波的时候,女子不该在背后给他添乱,曾经的柳满儿不就是因为禄竟然因为公务,在她刚刚生产完之后就匆匆离开,而闹了一次离家出走,结果那一次却让禄受了致命的创伤。这样的事加起来零零总总也有四五次,次数一多,柳满儿也就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关键。想要让禄平平安安地回来,她最该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不要让自己成为敌人牵扯他的靶子。其二,弘昱一的功夫尽得禄真传,想要尽得弘昱之,伤害弘昱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所以,为妻子,她无需太过担心,所该做的就是,安安心心地养胎,生个大胖小子。

    经过这一番谈话,云悠悠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是肯定不会像柳满儿那样经常闹离家出走的,她本来子就静,若不是在弘昱侧也不会那般叽叽喳喳,像是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题似地。再加上有珞琳这个朋友,兰馨这个嫂子,以及柳满儿这个有趣的婆婆,她的小子自然会过得舒心。只是,让她不要担心弘昱的安危,这一点却又谈何容易。更何况,云悠悠隐隐明白,弘昱之所以会答应当今圣上的旨意,去调查什么天地会,怕其中缘由大半都是因为她!

    弘昱的子,这些年看下来,云悠悠不说了解个十成十,七七八八总是有的。就像柳满儿说的那样,弘昱的眼底根本就连她这个生他养他的额娘都没有,又怎么会将本就没有什么干系的皇帝放在眼底。从头到尾,让弘昱最在乎的就是她——云悠悠。怕是这个乾隆皇帝就是用的她来威胁的自家夫君。这个猜测在她一次不经心地旁敲侧击之下,也从柳满儿那里得到了证实。

    清楚了这些,让云悠悠的心底很不好过,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弘昱的累赘,会成为迫弘昱,让弘昱做一些不喜欢之事的筹码!

    这些心底的烦忧压在心头,不曾被云悠悠展露丝毫。她这样的心一定不能让边的人知道,若是边的人透露了口风,让弘昱知道的话,怕又会让自家夫君担心。所以,她尽量活得开心一点,每天的生活作息也都很规律。早上起来洗漱完毕后,先去给柳满儿请安,然后和柳满儿一起用完早膳,就回到自己院落。先做一会儿针线活,给肚子里的孩子绣一些小肚兜等贴衣物,或是给弘昱做一些外衫。做完针线活,再练一会儿的字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午饭是在自己的小院落解决的,都是些滋补的,对孕夫有益的东西。午饭后,在自己的小院落里散一会儿步,就去午睡。小憩之后,醒来就弹弹琴,读些诗词,念念一些小故事,算是给腹中的孩子进行胎教,这样一下午的时间也就过去了。晚餐是全家人一起用的,这个时候弘融和兰馨他们总是会说些让人高兴的话。用完晚饭,回到自己的院落,洗漱一下,再让丫鬟念一些诗歌散文,就准备就寝了。

    每天的生活作息大致如此,偶尔珞琳来找她,就会两人一起嬉闹一阵,偶尔也会出去一起逛个街,买一些首饰。今天,珞琳又来找她,看得出来,珞琳是不想看她一个人太寂寞。

    “夫君都已经出去大半个月了,我是有些想念。”

    珞琳张了张嘴,劝了几句后,干脆就岔开话题,讲起了京中的新鲜事,聊着聊着就提到了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前硕亲王府,后来的富察贝勒府的事。这福晋倩柔和混淆了皇室血统的富察皓祯都别判了斩立决,就在三天前行了刑。

    那一天观刑之人,还真的能称得上是人上人海。珞琳因为之前自家哥哥和那个白吟霜有些瓜葛的缘故,正好那天骥远又得了假期,便拉着骥远壮胆,两人一起去了刑场。这一去,还真让珞琳看到了一场好戏。

    那富察皓祯被送上了邢台,还在那里不停地大声嘶吼着,说什么他是冤枉的,他绝对是皇室血脉,血统高贵,绝非民的份。在看到福晋倩柔也被一起压倒邢台上后,在那里不停地指责福晋倩柔为何说这些假话,说什么他明明是嫡亲的王府阿哥,怎么就不明不白地成了个来历不明的杂种!而另一头的福晋倩柔对于富察皓祯的声声质问,却是半点反应都没有,一张脸上带着几许认命的意味,跳出了生死。

    如果说这些都是开胃小菜的话,那么这样别开生面地行刑仪式的确让周围围观的人看得很过瘾。这等狸猫换太子的戏码,从来都是戏文里的好戏,如今真的被搬到生活中,自然引起了大部分人的好奇和注意力。再加上富察皓祯如此卖力的表现,还真是让人看得津津有味。

    当富察皓祯注意到倩柔的反应后,脸色有一阵的灰败,不由得转移了视线,却发现了人群中一白衣的白吟霜,脸上的表有一瞬间的挣扎,那种恋与憎恨交织的神,出现在脸上,显得有几分狰狞。不过,很快地,像是想到了什么,富察皓祯很快地就平静了下来,然后朝着白吟霜地方向吼道:“吟霜,我的吟霜,你快来告诉大家,我是冤枉的。我是王府嫡亲的贝勒,你是我的侧福晋,根本不存在什么掉包。对不对,吟霜,我的梅花仙子,你还有肚子里的孩子都可以为我做这个证明的,是不是?”

    吼得忘的富察皓祯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白吟霜因为他的这番话而皱了皱眉头,整个子也柔若无骨地靠向了一旁的一个着大肚腩的男人,嘴里还在小声地辩解着什么:“爷,你不要听这个该死的民的胡话,我早就不是他的侧福晋了,更没有什么和他的孩子,爷,你应该清楚的很,吟霜的整个人都是你的。”

    被白吟霜称呼为爷的男子,伸出手揽住了白吟霜的纤腰,心底藏着几分得意,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总是带着几分低下。对于白吟霜这个被穿过的破鞋,这男子自然是看不上眼的,只是如果白吟霜的份曾是王府格格的话,那就不一样了。男子的家里有着闲钱,可想要娶个王府格格,那根本就是痴人做梦的事,现在收了白吟霜,虽然说白吟霜现在也不过是个平民,但毕竟曾经有过格格的份,再加上白吟霜那副柔若无骨的样子,也的确是很合乎男人的口味,收了白吟霜对于他而言,不过是多费些银两罢了,而他最不缺的就是钱!

    听着耳畔白吟霜的那些甜腻的话,感受着手中那不盈一握的轻盈腰肢,男子有着几分得意。

    而停止了咆哮的富察皓祯也看到了这么一出,顿时眼底冒起了火,开始大骂起白吟霜,什么不守妇道,什么万人骑的婊|子之类的,要怎么难听就怎么难听的话就骂了出口。而白吟霜也不是吃素的,立马定了回去,而且句句都直直地戳向富察皓祯的伤口。

    “你这个该死的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杂种,若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流落到市井之中,靠卖唱为生,若不是你抢走了属于我的荣华富贵,我怎么会沦落到现今这个地步。你这个小偷,不要脸的杂种,抢了别人东西,还能够在这里像只狗一样的咆哮,真是让人恶心!”

    讲到刑场之上,富察皓祯和被一位富商包养的白吟霜之间的对骂,珞琳顿了顿,喝了杯水,才接着说道:“你都不知道,看到这一幕之后,哥哥的脸色有多么精彩。他肯定是没有想到他曾经一见钟的女子竟然是这么一副德行。整个就是个当街叫骂的泼妇,哪里还有初见面时的那种柔弱不风的感觉。可惜的是,行刑的时间到了,两人吵到一半,差点都能打起来的时候,那倩柔和富察皓祯就都被处斩了。若是时间再多一点的话,场面肯定更好玩。”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