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乾隆

    吃了点空间出品的水果,喝了点灵泉,云悠悠精气神都恢复了不少,靠在弘昱的肩头,摸着自己的小腹,云悠悠眨了眨双眸,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怀孕了!有个小生命藏在了她的肚子里,这是她和弘昱的孩子!

    她云悠悠和弘昱的孩子!

    一想到这一点,云悠悠就觉得满心温暖,唇角的笑就一直都没有断过:“弘昱,夫君,弘昱,夫君……”

    一遍遍地叫着弘昱的名字,似乎这样就能够表达自己满心的欢喜,闻着弘昱上的温暖气息,云悠悠这就是自己一生的依靠,而在她的肚子里正孕育着他们的结晶。以前一直觉得什么啊,什么的结晶之类的言辞很老土,可真到了自己有了孕之后,才发现这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言辞来形容这生命的延续都不过分,反而还嫌弃言语的有限,无法形容这美好的感觉。

    “夫君,我要吃桂花糕!”

    “夫君,我要喝果汁,要葡萄口味的!”

    “夫君,我想秋千!”

    “什么,不行!”望着空间内的秋千架,可怜兮兮地眨巴着双眸,最后还是在弘昱那双冷冽的没有丝毫动摇的眼神下败下阵来,嘟了嘟小嘴,妥协地说道:“好嘛,不玩就不玩,那夫君你背着我,从山脚爬到山上!”

    看到弘昱蹲□子,好方便自己爬上背的样子,云悠悠笑眯了双眸,小手一伸勾住弘昱的脖子,小脸蹭了蹭弘昱宽厚的背脊,晃着两只脚,满心欢快:“夫君,快一点,快一点!”

    “等等,慢一点,夫君,那边的野花好漂亮,我们去把它摘过来!”

    “夫君,帮我把这些野花编成花环!”

    “夫君,你好笨哦!连编个花环都不会,瞧我的!”

    弘昱无奈地放下手中被他蹂躏得不成样子的花束,对着云悠悠那张含着嗔笑的笑脸,完全没有办法。干脆将那花束扔到一旁,直接看着云悠悠低头认真编着花环的侧脸,双眸有一瞬间的柔和。

    “夫君,你看,我编好了!好看吗?”

    看到弘昱点了点头,云悠悠笑得更是见牙不见眼的,将花环递给弘昱,脖子一低。弘昱看到递到眼前的花环,顺势接了过来,往云悠悠头上一带。云悠悠从随的小袋子里拿出一面小镜子,说起来这面小镜子还是去广州的时候,从一个洋人那里买来的呢。看到小镜子里映照出自己带着花环的样子,云悠悠得瑟地一笑:“夫君,我好看吗?”

    “好看。”

    本没有指望听到弘昱的回答的云悠悠,突然听到自家夫君的声音,有些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眸,然后,笑容一点一点地蔓延开,一把抱住自家夫君的脖子,云悠悠的声音里带出了几许自然而然的撒:“夫君最好了,夫君最帅了!”

    弘昱有些好笑地看着前一刻还在自己怀中撒,下一刻就这么呼呼睡了过去的云悠悠,小心地抱起云悠悠,出了空间,将云悠悠编织的花环从她的头上拿下,放到了边的矮凳上,又小心地解开云悠悠的衣衫,好让她睡得舒服一点。又拿了温毛巾替云悠悠拭了拭脸。最后自己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才脱去外袍,搂着云悠悠睡了过去。

    一觉到天亮,又是个平安夜。

    “圣旨?皇上找夫君有什么事?”成婚以来,云悠悠算是知道什么叫做闲散的宗室了,像自家夫君这样,什么都不做地,闲在家里的这种就是了。可为什么皇上会突然找自家夫君这种闲散宗室呢?

    “老爷子,这上面的怎么会突然想到弘昱?”就是柳满儿也有着同样的疑惑。因为所有人里头,只有弘昱习得了老爷子十成十的本事,一开始乾隆皇帝不是没有想过要利用弘昱做事的。只是,弘昱的子,就是他们这做阿玛额娘的都指使不了,乾隆皇帝也是想明白了这点,干脆也不找弘昱说事了。可这回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又找弘昱进宫?

    禄只是看了一眼柳满儿,却没有回答什么,倒是一旁的弘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回答道:“上一次营救五阿哥、还珠格格、赛娅公主的时候,弘昱动了手。那些人回去有可能对那位说了些什么。”

    柳满儿陪着云悠悠,看着她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要说起来,自家老爷子进宫面圣什么的,那都是家常便饭,不知道有多少回了。可这回看到云悠悠紧张的样子,也不由得跟着担心起来。

    “悠悠,放心,应该就只是问一问的事。”

    这边几个女人在那里担心这担心那的,另一厢的弘昱很是不愿地跟着禄等人进了宫,若不是禄和他打了一架,而他因为年岁的缘故,即使再怎么努力,在武力值上面总是输了禄一成,他才不会答应去什么皇宫。说来说去,在弘昱心中最重要的始终是云悠悠一人而已,而云悠悠现在又怀了孕,让他这个本来就不挪窝的人,去什么皇宫,自然也就让弘昱不爽了。不过,弘昱再怎么不爽,在外人看来还是一副冰山脸,倒是真的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了。

    乾隆望着和禄那张几十年如一的冰山脸有的一拼的弘昱,突然觉得自己胃疼,这一家子怎么都是这么一副德行!若不是从永琪那里知道了弘昱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又知道了弘昱的超大杀伤力,乾隆也不会让弘昱进宫。以前,他拿弘昱没辙,是因为弘昱天不怕地不怕,可现在有了云悠悠这个弱点,一切自然就不一样了。

    “天地会的势力竟然还没有根除,胆敢在京城绑架皇子公主,这件事的影响太恶劣了。弘昱,你既然能够将天地会的人全都收拾利落了,那么继续追查天地会的事就交给你了。”

    乾隆皇帝剑弘昱一点反应都没有,竟也不生气,反而慢条斯理地紧跟着说了一句话:“听说四福晋怀有孕了,为人夫,保护妻子,给自己的子女提供荣耀,可是为丈夫的责任啊。你说是不是呢,弘昱?”

    乾隆本有更多的话要说,可是看着弘昱那张冷冽如霜花的瞳眸里映出的杀气,明智地就只说了这些,不过,乾隆相信,弘昱也应该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了。

    “皇上,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就好,本来一开始就是我负责调查这件事的。四弟他怕是不能胜任这个任务。”弘融下意识地说了这番话,天知道站在弘昱边最近的他,在感受到弘昱那一刻的杀意的时候,差点就退开一步,想要离弘昱远一点了。

    “弘融!皇上,弘昱会接下这个任务的,容臣等先行告退。”想不到禄却直接答应了下来。

    “皇叔不用这么着急,朕的寿辰也快要到了,弘普这一出去就是大半年的,也该回来了。”乾隆见禄这么快就答应了下来,笑得很是高兴,甚至心底对于自己能够制衡住庄亲王府上下的事,很是自豪。这种事,大概连先皇都不曾做到,甚至是连玛法都不曾做到的事。一想到这点,乾隆就忍不住一再地压制庄亲王府,想让他们全部成为自己统治下的工具。

    “弘普会尽快赶回来的。”

    出了御书房,往宫外走的时候,一行三人碰到了来御书房找乾隆的永琪等人。原本笑得很是灿烂,还手舞足蹈的小燕子,却在看到弘昱后,立马手脚僵硬地立在那里,脸色更是变得惨白。通行的紫薇、金锁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们一看到弘昱就忍不住想起当初的那一抹血腥画面,那种想要反胃的冲动怎么压都压不下来。而永琪、福尔康、福尔泰几人的面色也不好看,虽然不像小燕子、紫薇那般反应有些夸张,眼底却是藏着敬畏。看弘昱的眼神就像看到了恶魔。

    几人匆匆地打了个照面,就急急往御书房走去,那样子,就好像避弘昱如鬼神一般。

    “皇阿玛,你找庄亲王他们来是有什么事吗?”永琪一进御书房看到乾隆面色红润,眉宇间带着几许得意的模样,又想到刚才面色沉地离开的庄亲王府上下,才有此一问。

    “天地会的那些叛逆竟然敢公然绑架皇子皇孙,还敢威胁朕!如此叛逆之徒,自然该绳之以法!我让弘昱负责处理这件事。”乾隆一想到有人敢骑到自己脖子上撒野,乾隆就一肚子火,“好了,不提这些!永琪,你皇祖母快回来了,你也做做准备。”

    “皇祖母快从五台山回来了吗?永琪会好好准备的。”五阿哥接了话茬。

    一行人从御书房出来,小燕子因为受到弘昱的惊吓的缘故,在御书房中都没有说话,乾隆见平常叽叽喳喳的小燕子一副腌哒哒的模样,还以为她是因为前阵子被绑架的缘故,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便让他们先行回去,好好休息。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