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有喜了!

    云悠悠和弘昱回到庄亲王府的时候,有关富察贝勒府的事早已经尘埃落定。从珞琳叽叽喳喳的言语中,知道了自己离开后发生的事,倒是让云悠悠吃了好大一个惊。毕竟,在云悠悠模糊的印象中,虽然知道白吟霜和富察皓祯的份迟早会爆发开来,可印象中,那是在一个公主下嫁之后才发生的事。却没有料到,会是在这个时候就闹开了。

    对于福晋倩柔和混淆了皇室血统的富察皓祯被下斩立决,而富察贝勒则是除去贝勒爵位,被贬为贫民,那个怀有孕的白吟霜自然也就跟着成了贫民一事,云悠悠还是有几分感慨。

    “你都不知道,那白吟霜知道了自己才是嫡亲的王府格格,却因为富察皓祯和自己额娘倩柔的缘故而被夺去了所有的荣华富贵后,那脸色白的,气得差点小产不说,还差点就当着圣驾的面,就上去揍人!”珞琳说了大半天的话,口都有些干了,喝了杯茶,才接着说道,“不过,那富察皓祯也是个缺根筋的,都已经罪证确凿了,还在那里叫嚣着什么骗人,他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觉得这世界上除了他的话,其他人说得都是假话。若不是他当着圣驾的面呵斥,还动手打了御前侍卫,怕也不会就这么快地被定了斩立决。”

    云悠悠看珞琳说得那个眉飞色舞的样子,顺手又递了一杯茶过去:“那么,那个富察皓祯和倩柔福晋已经被问斩了吗?”

    珞琳摇了摇头,接过那杯茶咕噜咕噜地喝完后,张着双眸,手舞足蹈地说道:“那到还没有,不过也快了,最近整个京城都在传这件事,连皇上新封的两个格格,又将两个格格赐婚的消息都没能比得上这出狸猫换太子的戏码呢。我估摸着,真的等到问斩的时候,肯定全京城的人都会跑过去看。毕竟,这出戏码,怎么看都像是唱戏的里面才有的。”

    “新封的格格是怎么回事?”云悠悠思及那自家夫君大开杀戒的时候,她好像有看到五阿哥等人的样子,想到自家夫君杀人的模样被人给看到,云悠悠不知道为何,心底很不舒服。

    珞琳本人就是个容易被转移话题的,听到云悠悠这么一问,随手拿过茶几上的糕点吃了一个,就说道:“具体况我也不清楚,明明前阵子还在传什么真假格格的事,突然一下子宫里就传出了皇上除了原来的那个还珠格格之外,还把还珠格格边的一个叫紫薇的宫女封为明珠格格,又将这个明珠格格许配给了大学士府的福尔康。啊,对了,那个跳脱的还珠格格竟然被指给了五阿哥,真不知道那位是怎么想的,这配对还真够奇怪的。”

    听了珞琳的话,云悠悠抿了口茶水,现在似乎有关还珠格格的剧都还是按照她的记忆中的那样进行着。除了那个像是不定时炸弹的赛娅公主之外,其他都还是如常,这一点不知为何让云悠悠松了口气。

    “那白吟霜和富察贝勒他们怎么样了?”得到了想知道的消息,云悠悠再次将话题导回了珞琳感兴趣的方向。

    “听说他们从贝勒府搬出去之后,搬到了一个小胡同,条件不太好的样子,那富察贝勒基本都不出门,都是他从前的侧福晋翩翩和庶子皓祥在打理家事。最近听说那白吟霜闹得厉害,几次差点小产。”说到这里的时候,珞琳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地笑了笑,“幸好当初大哥没有把这个女人带回去,这女人闹得周围的街坊都受不了,按照她这样闹的程度,说不定什么时候,孩子就真的没有了。”

    “说到你大哥,他怎么样了?我记得上回福晋还说要替骥远物色对象的,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入了福晋的脸。”其实云悠悠刚才是想开口问珞琳有没有对象了的,不过,转念想到珞琳到底是女孩子,恐怕对于这些问题会羞涩得不肯回答,干脆就问了骥远的事。了解了富察府邸的事后,云悠悠的心没有丝毫波澜,其实从上一辈子开始,她就养成了这样的心。不过,上一辈子是因为心脏病的缘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可这也间接养成了她对于自己不在乎的人和事那种凉薄的心态。

    在云悠悠看来,只要她在乎的家人朋友没有事,其他人的事,跟她就没有丝毫干系。这样的心也是她能够从弘昱杀人的影中很快走出来,并且一下子就认识到前后两次弘昱动了杀心,手上染了人命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的最重要的原因。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虽然带着几分凉薄,对于云悠悠这样对自己在乎的人异乎寻常的心软的绵软子而言,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起码,对于她和弘昱的感,对于他们夫妻两的相处就是一件好事。

    “额娘心底好像是有了人选,不过一切还是要等阿玛回来再做决定。”珞琳心底也很好奇未来大嫂的人选的,可是自家额娘的口风很紧,就是不肯告诉自己。前几次哥哥回家,向她打听自家额娘的心思,她都回答不出来,真是逊毙了!还被哥哥给嘲笑了,可偏偏自家额娘下了决定后,那是无论她怎么软磨硬破都不能改变的。

    “听你的口气,福晋对于骥远的妻子是有了人选了。那不知道我们的珞琳,以后的如意郎君,福晋心底有没有那个底了。”

    云悠悠话音一落,珞琳就笑闹着起作势要打云悠悠的样子,云悠悠哪里会坐在原地等着珞琳来打,像个孩童似地竟在这庭院中和珞琳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只是跑着跑着,云悠悠突然觉得肚子有些不对劲,停了下来,捂着肚子,头上冒出了冷汗。

    珞琳原本以为云悠悠是跑不动了,可一靠近就发现了不对劲:‘悠悠,你这是怎么了?”

    云悠悠想要回答,却只觉得肚子疼得厉害,只能捂着肚子半蹲在那里,心底不由得喊着弘昱的名字。也许是福灵心至,也许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在珞琳慌乱地叫着来人啊,伺候在一旁的丫鬟被珞琳派去叫大夫的时候,弘昱的影如闪电般出现,小心地抱起云悠悠,将她抱到上放好,又输了些内力试图调养一下云悠悠紊乱的内息。

    珞琳看着云悠悠惨白的脸色,着急地跺了跺脚,心底不停地自责,若不是她和云悠悠闹腾,悠悠就不会出事了。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柳满儿他们,一时之间屋子里挤了很多人。弘昱嫌弃他们太过闹腾,一个个地将人都丢了出去,将房间里的人清空后,弘昱突然想到了空间之内的灵泉的神奇之处,意念一转,手中陡然出现一个装了灵泉水的茶盏,小心地将云悠悠扶起来,喂她喝了点水,见云悠悠原本惨白的脸色,似乎有所好转的样子,心微微一松。

    休息了这么一会儿,又加上灵泉之水和弘昱内里的调养,云悠悠已经好过了很多,也有力气说话了,小手回握着弘昱的大手,轻轻地摇了摇头:“夫君,别担心,我没事。”

    弘昱沉沉地望了一眼云悠悠,没有说什么,却让云悠悠心一紧,这一眼里所包含的担忧,还有那秋后算帐的意思,让云悠悠立马露出了那种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笑容。其实,云悠悠的子骨一向很好的,毕竟从小就吃空间出品的瓜果蔬菜,云悠悠的底子好得很。她自己也觉得奇怪,不就是和珞琳笑闹了一会儿,怎么就会突然肚子疼得厉害呢。

    难道是太久没有剧烈运动的缘故?

    那么,她要不要增加一个运动单子,自家夫君的武功这么厉害,她不会武功也就算了,子底子总不能太差。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外面一阵乱,却是大夫来了。柳满儿他们自然要跟着进来,可惜弘昱这个门神不放行。最后还是柳满儿让禄出面,才算是获得了一起进去看个究竟的许可。不过,虽然放了柳满儿和禄进房间,其他人还是被拦在了门外。他和悠悠都不是喜欢闹的人,特别是现在悠悠正不舒服呢,这么多人,不是存心给悠悠添堵吗!

    “大夫,我儿媳怎么样了怎么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不舒服了呢?”柳满儿在大夫把完脉之后,连忙问道。这一回弘昱倒是没有说什么,他同样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恭喜王爷,恭喜福晋,恭喜四阿哥,四福晋这是有喜了。”那大夫把完脉后,慢悠悠地起,躬向弘昱等人道喜。

    “有喜了?!那弘昱这是要当阿玛了!”柳满儿先是呆了呆,然后转头看向已经迅速坐到了头,小心地扶着云悠悠的弘昱,喊出了这句话。她的这个冰块儿子,竟然要做阿玛了!

    云悠悠摸着自己的小腹,有些不敢置信,抬头和弘昱的黑眸相碰:“夫君,我们要当阿玛、额娘了!”

    多么不可思议,有个小生命已经在孕育。

    “大夫,方才悠悠肚子疼得厉害,会影响到孩子吗?”

    “福晋请放心,四福晋的子很健康,只要小心调养就无大碍,只是怀孕最初的这几个月还是要小心些,不宜有剧烈运动。”

    大夫开了安胎药,又说了些要注意的事项,就高高兴兴地领着大大的赏金走了。而柳满儿和禄他们也给云悠悠和弘昱让出了空间,让他们小两口自己乐呵去。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