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夫君……

    玉弘明睁大了双眸,满眼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当年名动京城的廉亲王竟然是他的生父亲,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二十几年来,他一直都以反清复明为己任,将满清鞑子当做自己的敌人,结果,现在却告诉他,他的生父亲不仅是个满人,还是个亲王!

    笑话,他玉弘明的人生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弘融看着眼神凌乱,举止癫狂的玉弘明,眸底闪过一丝不忍,他们都听过额娘的经历,知道柳满儿年少时因为满汉份的缘故,受过多少苦,遭过多少罪,现在看到玉弘明如此,倒是有些可怜他。与其让他如此,倒不如一剑给他个干脆!

    只是,他的剑方动,手腕处却一振,手中的佩剑竟然掉落在地,与此同时,眼前一闪,一道白色影掠过,抓住癫狂的玉弘明就往远处飞掠而去。这一番变故让弘融有些呆愣,他还真没料到这样的时刻还能冒出个程咬金。

    看到弘昱白色的影紧追其后,弘融咬了咬牙,提起内劲也追了上去,至于他们后的五阿哥等人,弘融想着怎么着,他们也应该能够找到回去的路的。

    一路追过去,到了一地,弘融就发现了不对劲,看着同样停了下来的弘昱,弘融面上带上了慎重。前面扯着玉弘明的影停了下来,是个气质高雅,容颜秀美的女子,不过年岁倒是有些大:“是玉含烟!弘昱,我们这一次还是先退回去。弟妹这样昏着,还是先回去看看大夫的为好。”

    看着还在弘昱怀中昏睡的云悠悠,弘融心底嫉妒地想着,这丫的,武功水平似乎又见长了,这一路竟然还这么平稳地抱着云悠悠,一点事都没有。

    “二阿哥,四阿哥,犬子莽撞,含烟会好好教训教训的,替我向王爷和福晋问好,我们就不奉陪了,先告辞。”玉含烟摇摇一俯,做了个礼,就又带着玉弘明飞奔离去。在玉含烟后,又从两边树丛冒出几道影紧随其后。果然,刚才他们的感觉没错,此地设有了埋伏。

    弘融看着弘昱眸底的寒冰,周冒出的冷冽之气,悄悄地向旁边移了移,心底再次哀叹自己当初的错误决定,他压根就不该告诉玉弘明这些的。想着自己已经将玉弘明的世告诉了玉弘明,这又是一笔糊涂账。若是被自家阿玛和额娘知道了自己做了什么,绝对会很惨很惨的!

    “弘昱,我们……”弘融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弘昱抱着云悠悠头也不回地往西山的方向飞奔而去!丫的,再怎么样,他也是二哥,竟然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底。念叨归念叨,弘融也运起轻功往方才天地会的据点而去。弘融心底还是放心弘昱的能力的,只要云悠悠没事,自家的这个四弟也出不了什么幺蛾子。反倒是他,要去看看那五阿哥等人到底怎么样了,还有那一批被腰斩的家伙,也要处理处理。哎,他就是个苦命的,到处善后,还没什么好果子吃。

    弘融这一去倒是去对了。这五阿哥等人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后,重新获得自由后。竟然还想着就此一去不复还,将那因为半路被截而破坏掉的浪迹天涯的计划继续进行下去。而已经恢复过来的赛娅在听到几人的讨论后,嗤笑出声:“亏我还以为你们几人是个聪明的,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我听说你们中原有句话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再怎么逃,只要皇上有心,你们又能逃到哪里去!而且,你们连劫狱的事都做出来了,这等大罪的况下,在你们被天地会的人挟持的时候,皇上还派了人来救你们,这证明大清皇帝对你们这皇子格格的宠幸,你们倒好,竟然还在这里想着浪迹天涯!”

    也不知道是因为一场血腥的杀戮,让赛娅被傲气和迷失的理智又回笼,还是因为在弘昱之外的事上,赛娅本来就有着清醒的认识。对这件事的分析上面,赛娅的确说得头头是道。若不是念着这几大家都被抓的份上,赛娅怕是连这些话都懒得说。当然,这里面也不乏赛娅的小小私心。说到底,她初来乍到,这个荒郊野外的,对于赛娅而言实在是陌生得很,如若没有永琪他们带路,她要回去,路上也不知道又会出什么岔子。

    “赛娅说得对,皇上这么仁慈,这一次我们出了问题,就立马派人来救我们出去。我们不能就这样走掉。”紫薇半靠着金锁,压下心底的恶心感,双眸含着期望地说道。

    小燕子大眼睛转啊转的,看大家的神色,心底有些紧张:“可要是皇阿玛还是要我的脑袋,那该怎么办?”

    永琪见小燕子害怕的样子,心底刚刚起的一点心思又收了回去。倒是一旁的紫薇拉过小燕子的手说道:“小燕子,你忘了当初我替皇上挡了一刀的时候,皇上曾经答应过我,会饶了你一命的。而且,皇上这么喜欢你,一直说你是他的开心果,又怎么会舍得要你的脑袋。”

    “紫薇说得没错,皇阿玛一向仁慈,我们这么一走,定会伤了他的心,辜负了他的心意。他肯派人来救我们,就是还将我们放在心上。小燕子,我们回去好不好?”这些人当中,要说和乾隆皇帝感最好的,自然是永琪。所以紫薇这么一说,他便也加入了劝说的大军。

    至于福尔康和福尔泰,他们自然也是不希望丢下年迈的父母的,能够留在京城自然是再好不过。

    所以,当弘融赶回来的时候,正好听他们商议完毕,决定回去,干脆就担起了护送的职责。只是,永琪他们见到弘融后,表都有些奇怪。虽然说方才那单方面的虐杀里,并没有弘融的份。可只要一想到做出拦腰一斩之事的是弘融的弟弟弘昱,再一想有关庄亲王府的种种传闻,那种不自在感就强烈涌现出来。

    紫薇更是直接又干呕了起来!金锁虽然也很不舒服,却拼命地压抑自己,照顾着紫薇,担心地在一旁不停地叫着:“小姐。”

    弘融也不去管几人眼底的那种惊恐戒惧,只要将这几个人送回去,他就算完成了任务。以后,他才不要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方才,他只是在一边听了一会儿,就被这群人给麻得鸡皮疙瘩满地了。虽然,他本人在和自家福晋兰馨恩恩,亲亲我我的时候,也够麻的,不过那不是有句话叫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弘融的况就差不多,自己甜蜜的时候自然就不觉得有些话恶心。

    另一头,弘昱抱着云悠悠往云家赶,半路上,云悠悠就醒了过来,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被弘昱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里,忍不住红了两颊。可脑海里那惊鸿一瞥的人间地狱又浮现,让云悠悠忍不住一阵反胃,干呕起来。

    因着云悠悠的这一番动静,弘昱停了下来,就近找了棵大树,将云悠悠小心地放在地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云悠悠却可以感觉到弘昱传递过来的那种关心。看着弘昱那双还透着三分冷清的黑眸,云悠悠歉意地扯了个微笑。即使心底明白,若不是那些人惹了弘昱,以自家夫君的子是绝对不会动手的,这里面担心自己的下落的因素恐怕又占了大半因素。也知道无论杀人的手段如何,杀人就是杀人,没有什么残不残忍的。

    可心底再明白,对于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真实的血腥杀戮场面的云悠悠而言,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都需要有个接受的过程。

    “夫君……”撒地叫着弘昱,将自己的小脑袋埋在弘昱的怀里,闻着弘昱上干净的气息,云悠悠慢慢平静下来,“我们回去,爹娘他们一定担心我们了。”

    弘昱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云悠悠,久久,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抱起云悠悠往家里赶。云家二老守在门口,一直担心地眺望,着实是弘昱方才的神太过吓人了。再加上女儿莫名其妙的失踪,心底担心地不行。可他们两人又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帮忙,只能在家里焦急地等着。

    云悠悠为了安二老的心,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如往常一般吃了晚饭,就和弘昱一起回了房间。只是一回房,刚才硬着自己吃下去的东西就全都吐了出来。弘昱看着云悠悠的样子,眉头皱了皱,眼底透出焦急。

    云悠悠不想自己这样的,可又实在是没有办法,看着弘昱皱起的眉头,心底也很难过,她不想看到弘昱这样的。最后干脆抓着弘昱的衣袖,两人一起闪进了空间。不知道是因为空间的环境太好,还是空间的私密让云悠悠放心,进了空间后,云悠悠明显恢复了不少。

    喝了点空间出品的泉水,又吃了几颗草莓,云悠悠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一点,精神也恢复了不少。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