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挑拨离间

    乾隆本想将救出五阿哥等人的行动交给庄亲王禄,可偏生禄手头又有其他要紧的事要做,便将此事交给了弘融。因着这件事,乾隆也想起了远在广州的弘普,他本就属意弘普接禄的班,这一次弘普因为琼古和琼玉的原因躲到广州去,也好长一段时间了,再加上太后也快从五台山回来了。脑子里转着这些的乾隆将事吩咐下去后,又处理了奏章,便翻了令妃的牌子,只是,想了想这令妃很有可能因为福尔康他们的事,对自己哭哭啼啼的,又顿了顿动作。复而想到前阵子皇后跟自己提了兰馨的婚事,转了个念头,便往坤宁宫前去。

    另一头弘融接到这个任务,苦笑了一下,还是带着人去和天地会的人接了头。天知道他们庄亲王府上下是最不愿意接和天地会有关的任务了。特别是这一次的事,还是玉弘明牵的头。这玉弘明的娘亲玉含烟怎么就同意了这么一茬子事呢。要知道在京城闹出这些事,很大的可能就是将事交给他们庄亲王府的人办的。本来如果阿玛和大哥在的话,自然是他们的事,现在倒好。阿玛是有事,大哥则是带着媳妇儿在广州逍遥,倒是苦了他!

    弘融赶到天地会的人提出的地点时,看到了五阿哥、赛娅公主等人都被捆绑得严严实实的,而且还被点了哑,这从几人见到弘融后,想要说些什么,表达什么,却只能作出面部表便可看出来。几人上都带着伤痕,可见这几没少吃苦头。

    “派一个能做主的出来!”玉弘明在清兵派来的人中看到了弘融,双眸一闪,就想到了弘昱和云悠悠。他虽然知道不能拿弘昱如何,可不做些什么,让他不好过,报了汪映蓝的仇,他心底到底是不甘心的。现在在这里见到弘融,倒是可以通过弘融知道弘昱和云悠悠的下落。这些子,天地会的人来报,这两人并没有在庄亲王府。他又实在抽不出人手来调查两人的下落。现在有人送上门来给消息了,他自然会好好利用。

    弘融虽然是第一次见玉弘明,却也知道以自己和大哥、四弟五分像的容颜,还有庄亲王府出产的标准的大眼睛、小嘴巴,娃娃脸,这玉弘明定是认出了他的份,才会这么说。他怕是有什么私密的话要跟自己说。可这玉弘明也太大胆了!竟然在这样的况下想着谈些私密话!

    弘融心底虽然在抱怨,却还是冷着张脸,呵退了旁之人,孤上前。

    “你为什么探听弘昱的消息?”弘融眯了眯双眸,开始认真起来,对于五阿哥等人的死活,弘融其实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庄亲王府的人似乎骨子里都继承了禄的绝,对于不被自家人放在心上之人,总是很难上心。本来他对于玉弘明做什么的,都无所谓。可若是他将事牵到了弘昱上,他可就不会这么想了。

    想起四弟弘昱杀了汪映蓝,而面前的玉弘明又对汪映蓝一片深的事,弘融的眉头皱了皱。如果这玉弘明真的是为了汪映蓝要找弘昱报仇的话,那就只能说是自找死路!

    当听到玉弘明竟然用手头的人质作威胁要他说出弘昱他们的下落后,弘融唇角的弧度突然翘了起来:“在我告知你弘昱的下落之前,我必须先提醒你一句,惹怒弘昱的下场,可是会死的哦!”

    弘融的话音方落,玉弘明就想起了汪映蓝的死状,那拦腰一斩,偏生没让人就这么轻易地死去,反而要在死前,还有平常等待死亡的惊恐!看着自己被活生生地分割成两半,那样的滋味,那样的惊恐,从汪映蓝那因为惊惧、疼痛、恐怖而睁大的双眸,扭曲得不再美丽的五官就可以看出来!只要一想到那个景,即使手上也沾了很多人命的玉弘明也不不寒而栗!

    交流完了私事,两人又一本正经地将此次交换人质的条件讲清楚,才分开来行动。天地会这一次不要靠五阿哥等人将被抓捕的同伴救出,又提了其他的要求。毕竟,他们手头的筹码实在是高,堂堂大清皇子和西藏公主,要求的价码自然也就高了!因为玉弘明要求的事里有些是弘融做不了主的,这一次的交换也就没有成功,约定了另外的时间和地点。

    玉弘明带着人又退回了据点,着人看好五阿哥等人后,就往西山的方向前往。

    玉弘明赶到云家的时候,正巧遇上了云悠悠独自一人在自己的院落里绣花。云悠悠陡然见前一片黑,抬头看到玉弘明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尖叫,毕竟她已经有过一次被玉弘明绑走的经历,第二反应自然是躲进空间。可惜的是,玉弘明压根没给云悠悠这个机会,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点了她的昏。然后像抗麻袋一样被抗走了。

    云悠悠醒过来的时候,是在西山之上,周围的景色太熟悉,给了云悠悠一种安定感。知道玉弘明并没有将自己带远,云悠悠也松了口气:“好久不见,玉公子。”

    玉弘明打量着醒来后,快速就恢复冷静的云悠悠,倒是有些压抑,印象中这个女人似乎就是笑得一脸纯良,以弘昱为天的样子。想不到离了弘昱,被他带到这里,却不显慌乱。玉弘明哪里知道,这是云悠悠做好了有什么不对劲就立马钻进空间的准备。方才在自家院落之所以慢了一拍,不过是因为许久不曾见过玉弘明,陡然见他出现,太过吃惊,乃至慢了一拍罢了。自安全有了保障,云悠悠自然也就有那个底气和玉弘明说话。

    云悠悠见玉弘明不说话,只是以一种打量的,带着莫测的眼神看着自己,凝眸沉思,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知道玉公子三番两次地将我掳来,所为何事?”上一次自己被玉弘明带走的事的后续,她始终都没有得知。因为大家都瞒着自己不说,再加上弘昱的坚持,云悠悠也就将这件事给放下了。现在又见到玉弘明,再加上这一次她又是被玉弘明给掳来的,便有了这么一问。

    听到云悠悠的提问,玉弘明脸上滑过狐疑,随后又是一阵了然:“怎么,他们没有跟你说我上一次掳你的理由吗?”见云悠悠摇了摇头,玉弘明唇角的弧度越发地诡异了,“那么,他们也没有跟你说,在你被我抓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听到玉弘明这么一说,云悠悠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狐疑地看了一眼笑得诡异的玉弘明,抿了抿唇:“玉公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缓缓地将当初在广州发生的事告诉云悠悠,着重描绘了弘昱腰斩汪映蓝的残忍,这个过程中,玉弘明一直在观察云悠悠的表,他倒要看看这个一看就心软的女子,在知道自己的夫君竟然凶残如此的时候,会是怎么样惊恐的表!如果云悠悠因此和弘昱生了嫌隙,玉弘明心底会觉得好过很多。起码,自己和汪映蓝从此天地两隔,他弘昱也别想和云悠悠好过。虽然,从头至尾,汪映蓝都没有将他玉弘明放在眼底过。

    云悠悠被玉弘明描述得那个画面弄得一阵反胃,想到花花绿绿的大肠小肠流了一地的画面,那血淋淋的上□分离的画面,云悠悠只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滚!偏生按照玉弘明所说的,用如此残忍的办法杀人的竟然是自己的夫君,这让云悠悠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怎么可能!心底在说着不敢置信,可想到自家夫君清冷的子,还有那高绝的武艺,又觉得那是真的。

    抬眸的时候,看到玉弘明狰狞的幸灾乐祸的脸庞,云悠悠突然有些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特意将自己绑来说这一番话!为的不过是让他们夫妻失和罢了!

    “我已经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你是要自己下山呢,还是我送你下去。”玉弘明望着云悠悠惨白的脸色,心突然好了起来。

    望了望天际的晚霞,云悠悠明明知道自己再不回去,家里怕是要闹翻天了,却还是摇了摇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玉弘明听了云悠悠的话后,却更加满意了,他出来也有不短的时间了,也该回去了。云悠悠想,最好越想乱子越大才好!

    玉弘明消失后,云悠悠就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望着微红的天际,夕阳西下,晕染着大地,这片景色好美。这些天,云悠悠也曾和弘昱一起欣赏过出,共赏过夕阳。想到这些,心底的那些恶心感也慢慢地淡了下来。从空间中拿出古琴,云悠悠开始漫无边际地弹着曲调,脑海里一幕幕,全是自己和弘昱相处的画面。细细想来,弘昱之所以会那么做,无非是为了她!说来说去,能够让弘昱动手的,起绪波动的,就像柳满儿所言,除了她云悠悠,还能有谁!虽然自家夫君杀人的手段确实残忍了一点,可其他杀人手段不残忍的人,不也杀了人!自来到这个时空,她不就清楚在这个封建时代,人命如草菅的道理吗?

    她的夫君,也不过是为了她才动的手!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