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信任

    “夫君……”云悠悠睁着大大的双眸,看着弘昱那张冰山脸,看着这张仿佛永远不会有所变化的娃娃脸,心莫名地安定下来。小手柔顺地攀上弘昱的腰肢,在他的怀里仰起头,满心满眼地全是信任安宁幸福。

    偏偏在这样安宁的气氛下,弘昱却敲了敲云悠悠的脑袋,这一下,还不轻,让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云悠悠一下子痛呼出声!

    “夫君,你这是做什么!”自嫁给弘昱后,虽然没有过多的言谈间的交流,可这么多年的相处,只要弘昱一个眼神,一个轻微的小动作,云悠悠就能够辨别出他的意思。这段时光,弘昱有多么宠她,她还不清楚吗?远的不说,就是近那次军营的比试,何尝不是为了她!否则,以弘昱的子,如何会去做那等子出风头的事。可,如此宠溺于她的弘昱,怎得突然如此打了她一下。

    等着解释的云悠悠,嘟了嘟小嘴,一副小女儿的做派,却不想弘昱竟然就这么转到一旁,拿起书看了起来。云悠悠在原地呆了片刻,见弘昱竟是真的认真地看起书来了。跺了跺脚,一步一步地慢慢移到弘昱旁,半蹲□子,仰起小脸,小手抓着弘昱的袖摆,轻轻扯了扯,晃了晃,这个动作持续了好一会儿,弘昱才放下手中的书册,将目光投到云悠悠脸上。

    “夫君,悠悠错了嘛,悠悠以后绝对不会怀疑自家夫君的。悠悠知道,夫君最厉害了!”想了这么久,云悠悠哪里有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不过是因为她在得知赛娅向乾隆皇帝要求弘昱娶她的消息时,心底慌乱,没有给予弘昱信任罢了。

    许是看了云悠悠故意扮可怜的小模样,弘昱长臂一伸,将云悠悠搂进怀里,大手很是自然地掐了掐云悠悠肥嘟嘟的小脸蛋,看她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却又因为顾忌自己方才的生气,而不敢说些什么的样子,心倒是好了不少。

    另一头的庄亲王禄则是面对乾隆皇帝心底皱了皱眉头,对于弘昱娶赛娅,甚至跟赛娅回西藏,他都不会皱一个眉头,可只要一想到府里那个女人,会因为弘昱的事,而跟自己闹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甚至包袱款款地就离家出走的事禄就头疼。因此,只能面无表地表示了拒绝。好不容易柳满儿这阵子安分了点,他可不愿意又因为这件事,府里闹翻天。

    乾隆会对禄这么一说,其实还是想要看看自己的这个十六叔变脸的样子,姑且不论弘昱的武力值,就是这西藏一方,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竟然想要谁娶他们公主,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指来指去的,他们到底将大清当成了什么,可以任他们予取予求的存在吗?

    不过,这件事倒也不是没好处,庄亲王的年岁到底大了,而他属意的合适接班人弘普现在还滞留在广州,他们庄亲王府上下都不是好相与的,如果能够借这件事拿捏一二,只要掌握好分寸,其中的好处也是有的。起码,那些暗地里的事交代下去执行效率会高上许多。另外,这西藏的气焰,正好也可以借着此事打压打压!

    禄回到家中见到满儿,自然又是一阵闹腾!

    另一头,巴勒奔在皇帝那里受了些气,回来对着等着消息的女儿就是一通发不出去的脾气:“女儿啊,你看上什么人不好,怎么就看上了庄亲王府的四阿哥!”

    乾隆皇帝的意思很明白,无非是警告他们西藏不要因为大清给了三分颜色,就开起了染坊!巴勒奔何尝不明白,在他有意让赛娅继承西藏的况下,自然是不可能让赛娅留在这紫城中成为这偌大皇城里的一个侧福晋。而乾隆皇帝一开始表现的意图也很明显,西藏和大清能够联姻自然是好事,却也不好太过分。起码,现在赛娅挑了一个亲王府已经有了嫡福晋的阿哥作为和亲对象,特别是这个庄亲王府在京城位置极为特殊的况下,就更是不行了!

    “不过是个赋闲在家的阿哥,为什么不行?”赛娅自那军营见到弘昱后,回来的这些子,满心满眼全是弘昱的影,她一定要得到他!

    巴勒奔望着似乎有些疯魔了的赛娅,皱了皱眉头,想着自己是不是太过宠于赛娅了,才会让她养成如此这般的子。明明在那个皓祯贝勒的事上就处理得很得当,却在这个莫名冒出来的四阿哥上,出了岔子。

    “这大清皇帝总不能总是如此出尔反尔。上一次那个皓祯贝勒的事,让我们西藏出了好大的糗,我们都还没找人算账呢。现在又如此拒绝!难道我堂堂西藏公主还配不上一个王爷府的贝勒吗?”赛娅心急着想要得到想要的,却没有注意到自家父王脸上的神色。

    “够了,赛娅!是我太宠你了吗?竟分不清这里面的道理!那皓祯贝勒说好听点也是亲王府的贝勒,却不过是外姓的王爷。而且人际关系处理得很成问题,否则这偌大皇城的人都知道我们西藏此次进京的联姻实质,为何他们硕亲王府却半点风声都不知?这样的皓祯贝勒即使入赘到我们西藏也翻不起什么波浪,乾隆皇帝自然就同意了。只是没有料到硕亲王府会使了这么一招。而这庄亲王府,王爷禄是当今皇上的亲叔叔,深受皇帝器重,就看这禄独排众议娶了个汉人为妻,却能够让偌大京城不敢为此事议论半分,甚至他们庄亲王府上下的婚事都是自主的,就可以看出这庄亲王府的不二般来。这样的况下,你还认为你没有做错什么吗?贸贸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跑到乾隆皇帝面前说这些!”巴勒奔的这段话说得如此透彻,为的不过是让赛娅明白这当中的厉害,可见他心底最疼的还是这个最小的女儿。

    赛娅面色惨白,说来说去,无非是因为西藏再怎么自恃厉害,到底还要仰仗着大清!他们可以提要求,却不能太过分!

    巴勒奔的脸色缓和了下来,看赛娅的脸色,也知道她清楚了这里面的厉害。自己的这个女儿,他还是清楚的,虽任骄纵,却能够分得清轻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可是,女儿真的好喜欢那四阿哥!”赛娅脑袋靠在巴勒奔肩膀上,那小模样,让素来疼宠赛娅的巴勒奔不由得心疼。

    “罢了,我再去探探皇上的口风。”

    乾隆皇帝面对巴勒奔的再次试探,倒是觉得有些意思,笑着道:“赛娅公主若是肯为弘昱的侧福晋,朕当机下旨。”

    见巴勒奔那一脸不愿的样子,乾隆沉眸暗道:“若赛娅能说服弘昱娶她,并且愿意随赛娅去西藏,朕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乾隆皇帝这么一说,巴勒奔哪里还会不知趣地处在那里。更何况,他也知道最近乾隆皇帝因为真假格格一事,已经很是头疼。虽然,他觉得这乾隆皇帝连个私生女的事都闹得如此大有些不靠谱,却也知道这些事他不好多参与。

    不过,这番乾隆戏言的话,却让云悠悠和弘昱,乃至庄亲王府好一阵困扰!

    自从巴勒奔那里得了乾隆的话,赛娅就每天都往庄亲王府跑,好歹是西藏的公主,柳满儿他们也不好拒之门外。

    只是,这赛娅每次来都扬着个鞭子,把府里搅得天翻地覆的,实在是让人无语。

    云悠悠和柳满儿、兰馨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底看到了疲惫和无奈,这个赛娅啊,到底要闹腾到什么时候!

    “云悠悠,你给我出来,今天我一定要和你好好比试比试!四阿哥武功如此高绝,你这个做福晋的却这么柔柔弱弱的,怎么配得上四阿哥!”想要让弘昱随她回西藏,自然是要从两方面下手,首先要让这个云悠悠认识到,她这样的低汉女的份,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是配不上弘昱的。另一则自然是要从弘昱那里下手。只是,每次她靠近弘昱侧半米范围内,都无一例外地被踢飞了。她就是想要让弘昱知道自己的好也没机会。赛娅从来得意于自己的武艺,偏偏自己最得意的地方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却成了最没用的东西。她根本连弘昱的衣服边都碰不到。从头到尾,在弘昱的眼底都不曾有过她赛娅的影!

    没办法之下,赛娅就找上了云悠悠!赛娅还记得那她叫嚣着要找云悠悠比试,结果这家伙倒好,伶牙利嘴的,还气得她个半死。最后也没动手成!即使每次她到云悠悠侧,也都无一例外地被弘昱给丢了出去!

    就连赛娅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这样子往庄亲王府跑,被弘昱扔的子,过得有意思吗?她赛娅明明可以选个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如何要这般作践自己!偏生每起来洗漱完毕,双脚就不听使唤地往这庄亲王府跑!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