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不再傻帽的骥远

    赛娅使了小计策让五阿哥等人同意带她参观参观离京最近的军营,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激将法还是很管用的。而赛娅的表现也就像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子家,只是因为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而突然想要去看看这大清的军营和他们西藏的武士训练之间的区别。

    等到了军营自然就注意到了这漫天的闹,原本半路想起了让一个西藏公主去大清军营探看不当的五阿哥,正愁找不到什么借口打消这位公主的主意,见到此幕,计上心头:“赛娅公主,我看如今的景似乎不适合赛娅公主参与。我记得有个地方的景色很好,不如我们移步,去踏青可好?”

    见到了五阿哥使的眼色,福尔泰虽然还是有些糊涂,却也知道这个时候是万不能逆了五阿哥的意思的,便也跟着加入了劝说的行列:“就是,这些大男人们赤着胳膊的,怕是污了公主尊贵的眼睛。不如去看看那些好山好水,心也愉快。”

    福尔康倒是隐隐知道了他们此行的不当,明了了五阿哥永琪的意图,自然也是加入了劝说的行列。

    只是也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赛娅却像是没有听到永琪等人的话语似地,不停地往前冲:“风景有什么好看的,那些山啊水的,还不如我们西藏的漠漠草原来得好看。至于赤着胳膊什么的,那有什么,比试就是要这样才尽兴。你们快点啊,不快点就看不到精彩的了。”

    等到几人靠近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弘昱一个人干净利落地将一个个勇敢地冲上比试台,却又快速地被踢下台的场景。武功到了一定境地,讲究的就不是华丽,回归到最朴素,最原始的招式,反而是一种极致。无疑,弘昱就达到了这一点。有时候,如若不是为了让一旁观看,露出兴奋地眼神,用力地喊着加油的云悠悠可以看到,怕是众人连弘昱是怎么动作的都看不清楚。也因为如此,台下的人隐隐似乎也看出了几许轨迹来。这弘昱似乎是在使什么剑招!

    赛娅一开始并没有将台上的弘昱将那那个让她心底忌惮,且抢了她看重的蝴蝶簪的女子旁的男子。反而心底大为震惊,虽然清楚那西藏武士和大清士兵之间的比试双方都有隐藏一些实力。却没有料到大清竟然有如此武技出众之辈!台上的弘昱给人一种入万人之中如入无人之境的气势。

    等到这场一面倒的比试结束,台上的弘昱一个飞纵就回到了满眼冒红星的云悠悠边,对着云悠悠涨红的双颊,崇拜的眼神,以快得让人看不清的速度迅速地捏了一下云悠悠粉嫩嫩的双颊一下。在众人眼底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四阿哥弘昱还是一副冷脸地背着双手站在那里的淡然样子。就连云悠悠自己都没看清楚动作,只是脸颊上微疼的感觉却还是让云悠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弘昱也学着柳满儿那样喜欢时不时地捏捏她的脸蛋,明明她的脸蛋都已经有婴儿肥了,再捏下去岂不是要成大饼脸了!对这个举动抗议很多次的结果,却还是无效。所以,即使没有看清楚弘昱的动作,云悠悠还是知道自家夫君大人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忍不住瞪大了双眸,嘟了嘟小嘴!却在听到满场的欢呼,以及珞琳夸张的惊叹后,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嘛,算了,不就是被掐了一下吗!她的夫君大人可是很厉害的哎!

    脑袋里满满的都是自家夫君大人的英姿的云悠悠,不过瞪了一下眼睛,就又笑眯了双眸,唇角的弧度更是扬了又扬!

    而在另一边的赛娅在看到这一幕后,才意识到前一刻让她心醉神迷的英姿竟然是那那个让她心生畏惧之人!看到云悠悠对着弘昱羞红着双颊的模样,放在侧的手不由得握紧!真是碍眼!那个女人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辈,凭什么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那人边享受着那人带来的荣耀!明明是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赛娅公主,这比试也看完了,不如我们先回去。”说起来,五阿哥心底是有些松了口气的,毕竟若不是四叔弘昱的出面,真让赛娅公主摸了些军营的猫腻,可就不好交代了。而弘昱的这么一出,则会让西藏心生忌惮,不敢动了什么不改动的心思。不过,这些士兵是不是太弱了,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弘昱给打败了?

    赛娅眯着双眸再看了一眼弘昱和云悠悠并肩而立的影,点了点头,头也不会的转离开。在她的后永琪、福尔康、福尔泰三人面上的神色都不好看。

    而此时的云悠悠却不知道自己的夫君被人给惦记上了,甚至因为这场惦记而起了不小的波澜。

    见到骥远的时候,看到骥远对着一脸冷色的弘昱那股子崇拜劲,云悠悠和珞琳都觉得有些好笑。要知道他们前一次见面的时候,骥远对着弘昱的这张冷脸可是忌讳得很,总觉得弘昱这是在瞧不起人,因而对弘昱的态度总带着这么几分阳怪气的。说到底,骥远从小受到努达海的调|教,再加上他确实也武艺,所以在一众士兵中还是出挑的。要不然当也轮不到骥远去参加和西藏武士的对打。

    可看了今的比试之后,骥远却是心服口服。对于有实力的人,冷漠一点那都不是什么怪事,更何况还是弘昱这般年少有为之辈。

    “有机会我们打一场!”刚才在比试台下,他自然是跃跃试,可也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上去了指不定怎么败的呢!若不是顾忌着自个儿在妹妹珞琳面前的形象问题,他肯定是要试一试的。

    见弘昱连个眼神都不施舍给自己,骥远也不恼,决定加倍努力,等到自己更上一层了,自然会让弘昱正眼看着自己,和自己打一架!这样的动力之下,骥远靠着自己的努力,慢慢往上爬,比之自己的父亲努达海还要更上一层。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暂且莫谈。

    且说珞琳小心翼翼地将白吟霜嫁给富察皓祯的消息告诉给骥远后,就带着几分小心的神色看着自家哥哥,生怕他会想不开。脑海里更是勾画了很多种骥远绪失控的况,她又该怎么开口安慰的话语。结果,她的好哥哥听了这个消息后,竟然只是眉毛挑了一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嫁给富察皓祯的不是那个曾经让他不惜和母亲妹妹争吵的心女子,只是一个无关紧要之辈。

    骥远看着珞琳吃惊的模样,心底有些好笑,又有些惭愧,想起当初自己的莽撞给额娘和妹妹造成的麻烦,甚至伤了他们两人的心,就有些为自己当时的脑子不清醒而懊恼。自从来到军营后,一大堆爷们,谈的话题自然是百无忌,平训练也很是辛苦,这难得的假期,自然是要好好放松放松。而这放松的场所自然是青楚馆,美人美酒佳肴,自然是人生一大乐事。

    见得多了,看得多了,骥远也就明白了自己当初是有多忙傻,竟然看不出来白吟霜的本质,不过是个攀龙附凤,一心想着荣华富贵的女人罢了。这样矫的,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女子哪里有青里摆明了就是卖赚恩客荷包里的钱的|女们来得直白可

    只是,虽然想明白了,骥远哪里好意思和自家额娘还有妹妹说自己逛青的事,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说。不过,骥远也明白,这烟花之地,不是个好地方,去了几次之后,自然也就淡了下来。经历了男女之间的事,骥远也就明白了自家额娘摆在房中的那几个滴滴的女子的作用。也许是看过了自家额娘和阿玛之间的鹣鲽深,也许是玩够了的缘故,总之骥远一下子便收了心,一心想要练好自己的武功,学好兵法,像自家的阿玛一样出人头地。男人嘛,建功立业的想法总是不缺的,在心无旁骛之下,进步的自然也就快了。

    云悠悠看骥远的神确实是放下了,可是珞琳却一副纠结地不可思议的样子,总是逮着骥远问个一二三的,最后都弄得骥远有些不耐烦了。便笑着插了话:“天色不早了,珞琳,再不回去,福晋可是要担心你了。”

    感激地冲云悠悠点了点头,骥远也在旁附和道:“就是,女孩子家的,赶紧回去。四阿哥,四福晋,还要劳烦你们送一送珞琳。”

    珞琳也知道自己问得好像有些离谱,而且天色确实不早了,便点了点头,却拒绝了云悠悠和弘昱的相送:“我这么大的人了,哪里会走丢,你们就放心好了。”

    云悠悠也不和珞琳争辩,只是一路跟着珞琳,将她一个女孩子家的先送到将军府,才转和自家夫君一起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