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牛逼的弘昱

    硕亲王福晋见皓祯每次都带着着急期待的神色出门,又带着喜不自的神深夜归来,哪里会看不出这里面的猫腻。让人跟着去探查,便知道了皓祯在外面金屋藏之事。在倩柔看来,虽然最近乾隆皇帝并没有再提让皓祯去和亲的意思,可是不怕万一,只怕一万,若是有个什么意外的,她后悔都来不及。

    因此,一个主意就在脑海中成了形!如果让皓祯先娶了亲,那个什么赛娅公主的也就应该不会再这么死皮赖脸都要自家的儿子了。其实这样的想法有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家儿子不知不觉就已经长成了玉树临风的少年郎,让皓祯娶妻生子,儿孙满堂的想法自然是早就有了的。只是,一直没有物色到合适的对象。

    在传了让皓祯娶西藏公主的消息后,倩柔更是托着自家姐姐打听过有没有哪家的女儿愿意嫁给皓祯的。按照倩柔的意思,如果皓祯都已经有了福晋了,那个蛮族公主总不至于还非要皓祯不可。可惜的是,大家好像都看出了皓祯被那个什么赛娅看重要和亲的事,纷纷托辞说什么自家女儿言行不足以配得上硕亲王府的贝勒,气得倩柔好几天吃不下饭。

    现在,看皓祯的样子是有了意中人了的,如果这姑娘的家世还算清白,就先给皓祯娶个侧福晋又如何。只是,打听到的消息却是被皓祯金屋藏的女子竟然是个歌女。这份就实在是有些低了!做侧福晋的话也有些不当。可是,若是只是给皓祯娶个小妾,倩柔又怕有个万一。想来想去,倩柔将自家的想法告诉了硕亲王。这硕亲王也是个糊涂的,对于皓祯这个唯一的嫡子看得也是极重的,竟也同意了倩柔的提议。只是,这白吟霜的份问题,倒也真是个问题。

    夫妻两将这件事一合议,就干脆将事告诉给了皓祯,找他商量商量。皓祯闻言,自然是大为欣喜的,能够将白吟霜明媒正娶都迎进门,自然是再好不过的。而且,就算自家阿玛和额娘不找自己商量这件事,他怕是也要忍不住开口将事捅破了。只因为白吟霜此时此刻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当皓祯将白吟霜怀孕的事一说,硕亲王和倩柔两人自然是满脸欣喜,都想着赶紧将白吟霜娶进门,他们可舍不得自家宝贝孙子流落在外。这样一来,连两人在意的份问题,也不计较了。合计着找个干净的院落买下来给白家父女,这样一来,表面上起码这白吟霜算是良家妇女。

    就这样前前后后不过十几天的功夫,硕亲王府就将白吟霜娶进了门!

    成亲第二天,硕亲王就带着皓祯进宫向乾隆皇帝告罪!来了个先斩后奏!

    乾隆看着跪在地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哭诉着,什么不忍心看到自家孙儿流落在外,所以就山做主张给皓祯娶了侧福晋。简直就是话!当他是白痴吗?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本来他还顾念着硕亲王府劳苦功高,皓祯又的的确确是硕亲王唯一的嫡子,还特意安排了福尔康和福尔泰陪着赛娅公主。结果这硕亲王府倒好!竟然给了玩了这么一手,简直就是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底!还真是将自己当做一回事啊!

    这硕亲王府瞒着圣上连夜娶了侧福晋,而且这个侧福晋还是个有孕的消息,一天时间就传遍了整个京城!同时,乾隆盛怒,将硕亲王爷削了爵位,从堂堂亲王变成了满大街都是的贝勒的消息更是让很多人笑倒胃痛。一时之间,硕亲王府,不,应该说贝勒府成为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

    这老子抖成了贝勒,儿子自然也就降了一级,成了贝子。话说新出炉的贝勒爷富察明硕心底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他本以为皇上再怎么震怒也就是罚个俸禄之类的,却没想到临到头,他却还丢了这亲王的爵位!回头看到皓祯竟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整天就是和那个白吟霜亲亲我我,弹琴唱歌的浪样子。突然觉得还不如将这儿子送去和亲算了!

    只是再怎么生气,到底是自己儿子,只能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只是,如果富察明硕知道这只是他们硕亲王府败落的开端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另一头早就忘了有富察皓祯这么一号人物的赛娅,因着偌大京城都在议论曾经的硕亲王府,现在的贝勒府的事迹的缘故,又想起了富察皓祯这么一号人物。这不是她当时选定的药带回去的夫婿人选吗?赛娅是何等聪明之人,一联想自然也就想清楚了这当中的猫腻。好家伙,竟然敢嫌弃她!为了避开她,还特意冒着大不敬的罪匆匆忙忙娶了个侧福晋回家!越想越气的赛娅,自然是不会这么简单都就刚过下了早就面子的富察皓祯的。

    派了畔之人去探听有关富察皓祯的一切,同时将贝勒府的事也详尽都了解一二,她总会找到贝勒府的把柄!既然他们让她赛娅成了全京城的笑话,成为了人们口中避之唯恐不及的母老虎,她就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只是被削了爵位,怎么足够!

    白吟霜嫁给富察皓祯的消息传播开来之后,珞琳一度担心自家那个一根筋的哥哥会做出什么傻事来。还特意找到柳满儿麻烦她帮个忙,让她可以和自家哥哥骥远见上一面。末了,怕自己一个不当说错话,还特意拉上了云悠悠。有了云悠悠,自然少不了弘昱的随行。

    进了军营,远远地就看到一大批人围在一起,呐喊声吆喝声都更是大老远都就听到了。走近一看,才知道他们是在比试。三人边自然是有人陪同的,见云悠悠几人对比试感兴趣,特意引了他们上了看台,可以让他们看个清楚。这比试可不像前阵子在皇宫看到的那几场水分很多的比试,在这里血的汉子,呐喊助威的,让云悠悠有种自己是在看前世电视里的篮球比赛的错觉。

    “悠悠,他们好厉害啊!”珞琳激动地又蹦又跳,云悠悠也跟着点了点头,其实她根本就看不懂这些比试,可是感受着周围的气氛,就觉得珞琳说得很有道理。

    而她这么一点头,有人就不满意了。云悠悠觉得脖子一寒,抬头一看变看到了自家夫君眼底明显的蔑视,自然是知道自家夫君大人又不知道在吃哪门子的醋了!连忙笑着附耳在弘昱耳畔说道:“自然是夫君最厉害了!不过是夫君不屑于去跟这些人比试罢了,若是夫君去,肯定不出三招就把他们给打趴下了!”

    这话明显就是有哄的味道的,看到弘昱满意都点了点头,云悠悠才放心地松了口气。可惜的是,她的这番话却被陪同他们的人员给听到了。说到底练武之人耳聪目明的,虽然云悠悠说得很小声,却还是落入了人耳中。

    “既然贝勒爷如此厉害不如下场露两手!我还真想看看贝勒爷是怎么不出三招就把人给打趴下的!”一听就是个极有集体荣誉感的,竟然将云悠悠的话当了真!

    云悠悠刚想解释一二,谁知道她刚张了张嘴,自己面前竟然一下子连个人影都没有了。这个变故让云悠悠到嘴的话一下子吞了回去。直到珞琳惊讶地喊道:“悠悠,悠悠,四阿哥他,他在比试台上了唉!”

    顺着珞琳的话语看去,果然,笔都冷着一张脸站在那里的不就是自家的夫君吗大概是因为弘昱的面孔陌生,又充满了小孩子的缘故,他这突然一出现,一下子让满场陷入了寂静。甚至有人还起哄地闹着,让弘昱下台,免得被打得惨了要回去哭着找阿玛额娘的。这一番变故之下,云悠悠也没有注意到陪同他们的人员跟人大了个手势。然后,在看到这个手势后,原本都起哄者闹着让弘昱下台的人都停了下来,很多人都摩拳擦掌地准备给弘昱好看。什么叫做年轻气盛,什么叫做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算是见识到了。就这么个娃娃,看着唇红齿白的,竟然敢叫嚣着不出三招就把他们都打趴下!当他们全军营都是软脚虾啊!

    云悠悠原本还很担心弘昱会输了很美面子,又想着他这惹了众怒,被大家知道他们一行人是来找骥远的,会不会给骥远惹麻烦。结果,她看到了什么!她那个明明就瘦的跟竹竿有得一拼,挑食挑的厉害,又不说话,就喜欢放冷气吓人的夫君,竟然真的不出三招,甚至连两招都不到,就这么随随便便都一踢就将人给一下子踢下了比试台!她不会是眼花了!原来,她的夫君是这么厉害,这么彪悍,这么牛的一个人物啊!

    “悠悠,四阿哥真帅!帅呆了!你竟然都不告诉我,原来你夫君这么厉害!”

    珞琳大小姐,不是她不告诉,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夫君大人这么厉害,好不!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去西塘玩,回来还早就会更新,如果回来迟了,恐怕就没了。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