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庙会

    ( )    硕亲王府内一片闹腾,福晋倩柔拿着手帕擦拭着眼角,可这眼泪却还是扑愣愣地往外掉。

    “哭哭哭,就知道哭!如果知道这一次比试相当于变相的‘和亲’,我又怎么会让皓祯出着风头!你的姐姐怎么就不知道将这消息通知你一声,好让我们做好准备。”硕亲王有些气急败坏地吼道。这样的话语又何尝不是迁怒!满朝文武绝大半都知道了这一点,却没有人通知他们硕亲王府!今圣上找他隐约提起赛娅公主对皓祯的喜,他本以为皓祯能够尚得公主,对以后的前程会有所帮助。哪料到皇帝竟然说什么,让皓祯随那个赛娅公主回西藏的话!皓祯是硕亲王府唯一的嫡长子,如何能够随那个什么蛮族公主回去!

    因为这样他特意打听了一番,知道了西藏那边一女多夫的风俗,更是气得直咬牙!不行,他绝对不能让皓祯去和亲!

    “什么赛娅公主,我才不要娶她!阿玛,额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皓祯刚刚从白吟霜那里回来,早在那和骥远对峙之后,他就已经在外面租了个四合院,安排了白吟霜和白父住在那里。他都已经和白父保证定会明媒正娶地将吟霜引进硕亲王府!前头他才刚刚信誓旦旦地发下了誓言,这头就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塞娅公主的事,他如何受得了!只是,他到底是清楚自己和吟霜之间的份差距,在这个当口也不好贸贸然地将白吟霜的事提出来,免得适得其反。

    倩柔见到自己用女儿换来的儿子,想着如果皓祯真的随那个西藏公主去了西藏,可如何是好。难道她要在失去女儿的同时又失去这个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吗?

    硕亲王府这边的闹腾自然传到了乾隆耳中,到底是一个亲王,而且皓祯也却是硕亲王府唯一的嫡子,有些事也确实不好做得过分了。一个人选突然浮现,那和皓祯同样出彩的福伦家的福尔康。这倒是个好人选。相信福伦会很乐意为大清效劳的。

    就此敲定了五阿哥、福尔康和伏尔泰三人成为赛娅在京期间陪伴人员。

    京城的庙会从来都是最闹不过的,来来往往的特色小吃,杂耍,包准让你玩得很高兴,吃得很HAPPY!

    一大早珞琳就到庄亲王府找云悠悠一起出去玩,这一点让云悠悠有些不知道该笑还是该说些什么,特别是在弘昱差点发飙将那个对庄亲王府越来越熟之后,就直接跑到他们院落来上门就是一阵咋咋呼呼的。害得弘昱直接一上来就将某个咋咋呼呼的家伙丢了出去,然后,又干脆利落地关上房门,对着还坐在沿,衣衫凌乱的云悠悠放了会儿冷气。谁叫云悠悠已经说过不能对珞琳太过分,要不然这样子的女孩,他早就收拾了!偏偏这个叫珞琳的女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被他丢过不知道几回了,每次却还是这样子闹闹兴高采烈地往他们院落跑!明明其他人只要看到他的冷脸,被他丢过一次,就听取教训了的!

    不由得又想起他和云悠悠初相识时的景,那是的云悠悠也是这样子傻乎乎的。若不是念着这点,又有云悠悠的在旁维护,他就不会遇到现在这种大清早地想要和自家娘子好好在暖被窝里睡个觉都不行!

    云悠悠理了理自己的衣衫,拍了拍酡红的双颊,笑着依偎了上去:“夫君,今有庙会,昨儿个我就答应珞琳陪她一起去的。说起来,我和夫君还没有一起逛过庙会呢!”

    见弘昱还是冷着脸没什么反应,云悠悠眼珠子一转,笑着道:“这庙会人这么多,听说上一次还有人被踩伤了。我和珞琳两个女孩子,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

    见弘昱眸光波动一二,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云悠悠高兴地踮起脚尖,送上香吻一个。然后,便熟练地拿起衣架上昨晚就搭配好的衣服,先服侍自家夫君大人,让他穿戴好。自己再打理好着装,才吩咐在外面的下人进来。等二人洗漱完毕,又吃了点早点垫了肚子,已经有大半个时辰过去了。看着珞琳那副急切的样子,却因为被点了哑而说不出话来,只能指手画脚,又因为畏惧着弘昱而只能小幅度地给云悠悠打手势的可模样,这小夫妻两人妻却还是优哉游哉甜甜蜜蜜地吃着早餐。最后,珞琳干脆放弃,也拿起早点吃了起来。她一大早起来,就跑了过来,都还没吃早餐的说!

    一行人准备妥当出门了之后,一看到那些琳琅满目的小东西,珞琳就牵着云悠悠的手像进了大海的小鱼,这里看看,那里瞄瞄,很是如鱼得水。说起来,云悠悠本是没有怎么逛过庙会的,现在看到这些新鲜的小玩意,玩得也着实开心。再加上边有心的夫君,有相知相交的好友,心自然就更好了。偶尔回头就能看到自家夫君冷着一张脸,在自己回眸的时候,总能够捕捉到弘昱的视线。而这样一个冷之人,却为了她手上提着一大串的东西,小吃啊,首饰啊,小物品之类的东西。这样子的弘昱,怎能让她不呢!

    “悠悠,你看,那个蝴蝶簪子好漂亮!”

    听到珞琳的惊呼,云悠悠侧过头看向对面摊子上的那根蝴蝶簪,银质的材料,翩飞的蝴蝶,看着倒是既朴素又灵动,很合云悠悠的胃口。看到云悠悠露出满意的光芒,珞琳笑得得意地拉着云悠悠往对面的摊子走去:“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当珞琳的手伸向那根银簪子的时候,另一手也同时伸向了这只蝴蝶簪,随之而来的一声呵:“这根簪子多少钱,我要了!”

    珞琳一听这声音,眼疾手快地率先将簪子抢到手,从荷包里拿出碎银子直接丢在摊主面前,嚷道:“这簪子我要了,这些钱不用找了!”

    这可是她要送给悠悠的礼物,怎么能让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程咬金给破坏了!

    云悠悠有些好笑地看着珞琳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将蝴蝶簪拿到手,顺势就插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还得意洋洋地冲自己吐了吐舌头。一副旗开得胜的高兴样。

    赛娅见状哪里能忍受得了珞琳这般挑衅,直接冲着后拎着一堆东西的五阿哥等人吼道:“我要拿簪子,给我比这个摇头多十倍的银子,今天我要定着簪子了!”

    如果是其他人,永琪他们自然是会如了赛娅的意,十倍的价钱就十倍的价钱,只要让这小祖宗高兴了,他们也算是交了差事。可偏偏这赛娅公主要的银簪子正插在云悠悠的头上,永琪只能苦笑地对云悠悠和弘昱叫道:“四叔,四婶,你们也出来逛庙会啊!”

    丝毫不提关于簪子的事,这庄亲王府上下宠妻那是出了名的,不像努达海所在的将军府,他们还能背后议论议论,这庄亲王府的事,他们却是连多谈都不行的。万一一个不慎被冷面王爷给听到了,那可不是小事。

    赛娅从来不是愚笨之人,看永琪这一番作态,自然清楚了这里面的猫腻。可她的子,她想要的东西那是一定要夺到手的。既然五阿哥他们摆明了无能为力,她就只能自己上了:“这簪子可是我先说要的!你们大清不是素来自称礼仪之邦,怎么却干上了这等子事。”

    云悠悠冲着珞琳摇了摇头,她自然是看出来了珞琳这家伙这一次这么冲动可是为了自己,而且这簪子她也确实很喜欢,因着这两点也没道理她在一旁干站着,让珞琳维护自己的道理:“赛娅公主,这簪子是你我同时看中的,虽说是你先说了要买,可也没见你给银子。珞琳既然已经付了银子,那就是银货两讫的买卖,这簪子自然也就是归我们所有。为何到了你口中却成了不入流的事。还是说是因为西藏和我们大清的习俗不同,连这对人对事的看法也是有着很大的差异的。”

    赛娅眯了眯双眸,看现在的况自己压根就是孤立无援的,五阿哥他们不帮忙,她一个人又能成得了什么事,这口气只能先咽下了!呵了一声,就气势汹汹地转走人了。心底却是把云悠悠、珞琳还有站在云悠悠畔一直没有说话去给了她极大的威迫感的弘昱给记在了心底。这一次若不是从弘昱上感到了威胁,她一定不会这么简单地说放弃就放弃的!

    “哇塞,悠悠,原来你这么厉害的啊!看你把那西藏公主说得哑口无言的样子,真是帅呆了!”跟着云悠悠久了,有些云悠悠偶尔脱口而出的现代话语,也学了一二的珞琳,这一回倒是来了个现学现卖!

    不过,经过这么一出,大家的玩也就淡了下来,便准备回府了。只是,云悠悠却没有料到,她当做很平淡的一件事,却让赛娅记恨上了,进而引发了一连串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是不是很卡,不只是我回评回不上,大家连个留言都懒得留了?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