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皓祯VS赛娅

    ( )    比试比试,总归是有输有赢的,而关系到大清朝和西藏之间的比试,这输赢问题就成了国体问题。在小燕子和赛娅声嘶力竭地为己方呐喊的时候,珞琳这好动地孩子也忍不住从座位上蹿了起来。不过,立马就被雁姬给制止住了!

    “额娘,你看人家还珠格格都为我们大清国威在呐喊助威,为什么……”后面的那传话在雁姬严厉的眼神下收了回去,不过看她委委屈屈的样子,大眼睛里满满的不满就可以知道她的小心思了。虽然在雁姬的强权政策下不再有进一步的举动,却还是不满雁姬对自己的阻拦。不由得看了看一旁的云悠悠,希望能找到一个阵营的。

    说实话,其实云悠悠虽然觉得小燕子和赛娅两人又蹦又跳的样子,有些闹腾,却也没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对。毕竟,上一辈子看电视的时候,什么篮球比赛之类的,那些啦啦队们可是比小燕子还闹腾的。只是,她的子偏静,却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就是了。

    柳满儿看着两个小辈不解的眼神,再看看四周坐着的一干福晋格格们,心底叹息一声。若是放在当年她刚和禄结婚的时候,怕也是会不理解雁姬的举动。只是,到底是几个孩子的额娘了,又因为和十三嫂,十七弟妹他们关系亲密的缘故,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或多或少还是有所了解的。

    “珞琳,你额娘这么做是为你好。你看看这周围的福晋格格们,有哪一个是如那两位那般跳脱的。虽说为大清纳威鼓气是件好事,可这个时候,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有些事还是谨慎些为妙。”

    毕竟是公众场合,有些话不好说得太直白,只能隐晦地提点一二。

    云悠悠听了也只是似懂非懂,模模糊糊地觉得这样的大型社交场合,正是各家福晋查看各府小姐品的时候,如果珞琳真的做出如还珠格格那般的举动,怕是会在社交圈中有什么不好的风评,以后嫁人什么的,都会有些问题的。毕竟,并不是每一个夫家都如庄亲王府这般的宽厚,更多的时候,是需要考虑很多的因素的。想到这里,云悠悠的小手一伸,扣住弘昱的大手,水汪汪的双眸里是满满的庆幸。

    云悠悠愣神的空挡,不知道雁姬附耳在珞琳耳畔说了些什么,只见珞琳双颊酡红地垂下了双眸,一双小手更是扭成了麻花状,看得云悠悠直称奇。毕竟认识珞琳这么久,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珞琳这么一副女儿家的羞涩样。

    “是骥远!”雁姬的声音里带着几许激动。毕竟,自从将骥远送到军营后,已经大半个月没有见过面了。这让从小看顾着骥远的雁姬有些小小的不习惯。即使知道这样是为了孩子好,还是难以免去一个母亲的挂怀。

    听了雁姬的话,珞琳压下了羞赧,将目光投注到比试场上,看到晒黑了不少,背脊得直直的哥哥,有一些陌生,更多的却是骄傲。这样子风姿拔俊秀的少年郎,是她珞琳的亲哥哥!心底在为自家哥哥加油,双眸更是熠熠生辉。

    可惜的是,骥远最终还是输在了西藏武士的手中。这样的结果让珞琳很是失望,忍不住对雁姬说道:“哥哥是不是生病了,以哥哥的本事,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落败了!”

    雁姬附耳在珞琳耳畔念叨了几句,珞琳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怪不得,我就说哥哥的本事大着呢,怎么会输给这个西藏武士。原来是这样啊!”

    西藏王巴勒奔此次带着小女儿赛娅前来大清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替赛娅选个夫婿,以此缔结大清和西藏的长久友谊。西藏不像大清,男尊女卑,在西藏女子的地位崇高。巴勒奔素来宠赛娅这个女儿,赛娅极有可能接下巴勒奔的位子。这样一来,赛娅的夫婿自然不能太弱,也需让赛娅看得过去。不过,西藏一女多夫的习俗却也让大部分大清男子畏惧。摆明了这次大清和西藏的联姻,这被选中的男子,就像古时和亲的所谓的“公主”一样,不但要千里迢迢地远离国土,甚至还有极有可能和多个男子分享同一个妻子。这样子的况,如何受得了!

    凡是受到消息的子弟都被打了招呼,让他们不要表现得太过出彩,免得一个不小心中了奖,到时候是该哭还是该笑,都无法改变这被和亲的命运。雁姬的丈夫努达海出征在外,她又因为种种原因被排斥在交际圈外,本来是不知道这个消息的。甚至本来按照雁姬的想法,也是希望自家儿子能够在这场比试上出彩,赢得圣上的关注,从而能够平步青云。若不是好友柳满儿那里探听到这一点,怕就铸成了大错。

    骥远是将军府唯一的子嗣,若是因为自己的一个不慎而要远“嫁”西藏,那可就真是个大罪过了。

    一得知这个消息,雁姬就送了消息给骥远,把这里面的事轻重缓急说了个清楚,又收到了骥远的明确恢复,才算是放下了半颗心。现在看到了比试结果,虽说这样一来,少了个在皇上面前表现的机会,但是机会什么的以后总会有的,若是因为在这里表现太出色,成了那个又蹦又跳的赛娅的夫婿,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不知道是大家都知道了西藏的风俗,知道了此次比试的背后目的,故意藏拙,还是大清的士兵真的就比不上西藏的武士,比试场上,竟出现了一面倒的景。这让乾隆皇帝的面上很不好看。要知道这位皇帝最是好大喜功,要面子得很,现在这景,不是摆明了打他的脸吗?因而在小燕子撺掇着尔康上台给这些西藏武士好看的时候,也没有多说什么。虽然,他隐隐觉得小燕子和尔康等人关系好得很,甚至动了心思将小燕子许给尔康,不过,现在这况,自然还是自己的面子比较重要。如果赛娅真的看上了尔康,他再给小燕子找个更好的便是了!

    偏生在尔康跳上比试台的同一时刻,另一道影也飞上了比试台,并且,这两人口中都同时说着愿同西藏武士请教一二的话语。同样的风神俊秀,同样的自信灼灼,这样两道影顿时引起了人群的一阵哗然。而乾隆则是笑着大声说了:“好好好!”

    三个好字极大地显现了乾隆的自傲,谁说他大清五人,这不就是人吗?而且一下子还是两个人!

    这两人正是福尔康以及皓祯!

    福尔康表面上似乎是因为小燕子的劝说才登台,但他又何尝不是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一展自己的才华。至于皓祯一面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并衷于成为众人的焦点,另一面则是因为硕亲王的嘱托,希望皓祯能够借助这个机会入了乾隆的眼。由此可见硕亲王府的不得人心,否则怎么大家都商量着避开这场比试,偏偏硕亲王却在那里鼓励着皓祯借这个机会出头。

    西藏王巴勒奔和赛娅的视线一相触,都从对方眼底看出了战意。于是西藏这边也出了一人,这比试台上便出现了二对二的局面。要说这福尔康和皓祯也真是有几分本事的,将这西藏武士打得落花流水,看两人脸上的那股子得意,赛娅在皓祯又将己方的一个武士打败后,直接跳上了比试台,鞭子一舞,就冲着皓祯甩去!

    这赛娅的确是舞得一手好鞭子,只是她为巴勒奔的女儿,边的人即是和她比试,多多少少存了几分忍让的心思,本事实力在女子中自然是佼佼者,放到这比试台上,却是略逊一筹的。所以几个招式比划下来,当皓祯一把夺过了赛娅手中的辫子后,赛娅虽然心底很是火大,却也知道自己在这样的场合下气急败坏的话,就是失了西藏的面子。干脆爽朗一笑,冲着乾隆皇帝大声地认了输!同时,眼珠子一转,忘了一眼双手握拳,表达着承让的意思的皓祯,唇角一勾,飞回到了巴勒奔边。让自己的脸上漂上两朵红云,一副羞赧状地在巴勒奔耳畔说道:“看来大清的确是卧虎藏龙,这一战便算是我们输了。”

    巴勒奔不动声色地对赛娅点了点头,然后,又大笑着对乾隆说道:“小女儿不懂事,真是失礼了!”

    乾隆这回里子面子都有了,对于巴勒奔的话自然是不以为意。将这父女两的互动看在眼底,看了看还在比试台上的福尔康和皓祯,着重看了一眼皓祯,想着方才赛娅的脸色,双眸眯了眯。这皓祯是硕亲王的嫡长子,而且是唯一的嫡子,真的让他跟着赛娅回西藏的话,似乎有些不好办呢!

    脑子里思忖着这些,乾隆嘴上已经对福尔康和皓祯做了封赏,以此看来,在不抽风的时候,乾隆还算是一个好帝王的。

    作者有话要说:实在是太卡了,更新了好久。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