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西藏土司进京

    ( )    “哥哥他简直就是个大傻瓜,蠢蛋!明明白吟霜那个女人就是个见异思迁,想着攀高枝的女人!见到份地位比他高的贝勒爷就立马投怀送抱,这么明显的事,他都看不出来。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呢!我和额娘好说歹说,将事的好歹分析给他听。结果你知道他听了之后是怎么回答的吗?”珞琳气呼呼地鼓着脸,本就大的双眸更是因为气愤而瞪得越加大了。许是因为说了一长串话的缘故,有些口干舌燥,狠狠地灌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将双眸落在云悠悠上,希望能够得到好友的支持。

    云悠悠看着珞琳生气的模样,下意识地将放在一边水果盘上的苹果递给珞琳,以前她生气的时候,总是喜欢啃些水果,通常一个苹果下肚,肚子里的气也就消了。而珞琳原本是希望听到云悠悠同仇敌忾的响应的,结果面前却出现了个大大的苹果,下意识地接了过来,倒了声谢,然后就啦一声咬了一口。一下子倒也真的没有那么生气了。

    “你哥他怎么说了?”云悠悠见珞琳那么傻愣愣地接过苹果,还真的就这么啃了一口,差点就笑出声来。幸好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连忙问了个问题。

    珞琳虽然觉得云悠悠有一瞬间唇角的弧度很诡异,不过很快就被云悠悠的这个问题给转移了注意力,忍不住又唧唧地啃了好几口苹果,才让口快要炸开的怒气能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他,他竟然说什么,既然白姑娘是因为他的份地位不如皓祯贝勒的缘故才选择了那个贝勒,那他就努力往上爬,爬到让白姑娘看得到的地位!气死我了!这家伙有没有脑子的啊,这不是摆明送上门去给人践踏吗!那个白吟霜都说不喜欢他了,都选择那个皓祯贝勒了,他还傻乎乎地一头冲上去!这个世界每其他女人了,就一头撞死在白吟霜那颗歪脖子树上!”

    云悠悠有些惊讶地睁大了双眸,她还真不知道珞琳骂起人来能够这么损的,抱怨着抱怨着,那一串串脏话竟然都不带重复的。她以后是不是该收敛点,别在逗弄珞琳了,免得逗弄狠了,被她用一连串的脏话给损一遍。

    这个小心思也只是一闪而过,云悠悠就被珞琳话语里的中心给弄得皱了皱眉头,这感的事其实是不好多说什么的。只是,就像珞琳说的,白吟霜这样明显就没有将心放在骥远上的女人,攀附权势以至于可以在转的时候,完全忘记前阶段骥远的付出的女人,真的值得骥远这样傻乎乎地一头撞上去,不回头吗?

    “福晋怎么说?”

    珞琳抱怨着抱怨着竟是将手头的苹果都给吃完了,手一伸竟然又向云悠悠要起了苹果。在云悠悠又递了一个苹果过去后,珞琳才有些气馁地将整个子都颓废地靠在椅子上,慢慢地说道:“额娘竟然也说要顺着哥的意思,他想要往上爬,就给他机会。阿玛现在出门在外有些事帮不上忙,竟说要麻烦你们帮个忙,让骥远到军营里历练历练。真不知道额娘是怎么想的。”

    听了珞琳的话,云悠悠也顺手拿过一个苹果啃了起来:“虽然我也不是很明白,不过,福晋是骥远的母亲,世界上的母亲总归都是为自己的孩子好的。福晋这样做总归是有她的道理的。”

    “还是悠悠好,知道相信我这个额娘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哪像我的孩子,竟然连自己额娘都不相信。”雁姬笑着走了进来,对着珞琳有些苦瓜脸的样子看都不看一眼,反而笑着状似欣慰地拍了拍云悠悠的肩膀。

    “好了,这不是珞琳还小,想不清楚这里面的关键吗?”柳满儿随后进来,偷偷对珞琳眨了眨双眸,让珞琳悄悄松了口气。

    经过雁姬和柳满儿的解释,两人才知道,原来雁姬是打着在军营这个大熔炉里,历练历练骥远的孩子气,到了军营,有人管着,虽说会苦了点,却也能让骥远长大一点。

    骥远被送到军营去不久,西藏王巴勒奔携公主赛娅进京,一时街头巷尾都在传递着这消息。不过,这一次西藏土司晋见,却带着精壮武士,实在是有示威的味道。竟然还向大清皇帝提出了比武的提议。

    这比武吗,总是需要些观众的,本来这一场比试,云悠悠是不感兴趣的,有这时间去看这些男人逞凶斗勇的,她还不如和自家夫君一起练练字,或是给弘昱做一衣服呢。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骥远竟然也在比试人员当中,被珞琳和雁姬这么一邀请,再加上闹的柳满儿一撺掇,云悠悠也就成了观众中的一员。也不知道柳满儿到底跟弘昱说了什么,最后,弘昱竟然也出席了这样场的场合。

    不过,无论云悠悠怎么追问,柳满儿都是笑得一副贼兮兮的,什么都不愿意对她说。她去问弘昱,别说回答了,甚至连个表都没有。有一点云悠悠还是确定的,那就是弘昱有什么事决定不说的话,无论她撒还是怎么样,他是铁定不会泄露一丝一毫的。嘛,算了,不说就不说吗!

    如果云悠悠知道不过是来看个比试,就又被还珠格格他们给缠上了!云悠悠真的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成了他们的朋友了呢?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已经有将近大半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可是,面对小燕子兴致勃勃地说着他们几人南巡时遇到的趣事的高兴样,云悠悠能够说些什么。只是想着珞琳那家伙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说说去方便方便吗,都方便到哪里去了!弄得她现在是进退不得!

    “听说紫薇姑娘为救圣驾,一度生命有危?”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云悠悠自然是比较喜欢和紫薇聊天的。毕竟,再怎么样,紫薇说话还是有理有据的。除了因为小燕子这个结拜姊妹以及她和尔康的,几度疯狂行动之外,这个女子总是温温婉婉,犹如一滩静幽的潭水,清雅可人。

    “能为圣上做一些事,是紫薇的福气。而且,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大碍了。”紫薇双眸氤氲着柔和的光芒,回忆起那一段圣上亲自给她喂药的子,自是一派满足。更何况,为子女能够为生父亲挡一刀,是她的福气。想着最近圣上赏赐的珠宝首饰,还有令妃的厚,紫薇就觉得没有什么事能够比这样更幸福了。

    云悠悠看着紫薇的脸色,看她幸福的表,心底一阵叹息,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似乎就是在西藏土司晋见的时候,真假格格事件爆发,紫薇和小燕子一行人受了牢狱之灾。不过,祸兮福之所倚,不也是因为这么一出牢狱之灾,才让皇帝承认了紫薇的份,又为他们两人指定了婚事。

    这闹闹的一长串事,还真是一阵鸡飞狗跳,这样想来,云悠悠突然觉得自己和弘昱之间的感,还真是顺顺当当。她的父母到底最是疼她不过,又怎么舍得她不开心。而柳满儿这个婆婆又是格爽朗之辈,对她这个儿媳妇好得不得了。最主要的是,她和弘昱之间……呜呜,摇了摇头,将自己脑海里的旖旎思念摇去。偷偷打量了一下不远处望着天空沉思的弘昱,脸上的躁红仍旧不曾消褪。

    “紫薇姑娘的气色也好了很多,看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察觉到紫薇带着几分打量的视线,云悠悠连忙开口说道。

    “紫薇的伤,现在是好了点,那是你没有看到当时的况,那刀就插在口,太医说拔了刀之后,紫薇若是醒不过来,很有可能就这么去了。当时我们真是吓死了!”小燕子手舞足蹈地试图展现当时的况,大大的双眸中倒是真的满是惊险,似乎又想起了当景,“不过,我们紫薇到底是有福星保佑的!”

    “悠悠,悠悠,对不起啊,我刚刚迷路了,你等了很久了。”珞琳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让云悠悠松了口气。她还真是担心珞琳在这偌大的皇宫迷路什么的。现在听到珞琳这么有精气神的声音,倒是松了口气。

    “悠悠,这是你朋友?”看着小燕子好奇地打量着珞琳的样子,云悠悠心底一紧,珞琳已经够好动了,如果被小燕子一带……那后果一想就让人忍不住担心。所以,当机立断地,云悠悠叫了声站在不远处的弘昱,看着弘昱走过来,小燕子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的样子,云悠悠赞了一声,这步棋走对了。许是那一段小燕子他们经常串门,被弘昱丢出去丢怕了的缘故,对于弘昱,小燕子这个无法无天地倒是有几分害怕。

    趁着这个机会,云悠悠对小燕子和紫薇道了声别,在两人没反应过来之前,就离开了此处,往比武的场地走去。

    “悠悠,他们是谁啊?怎么看你的样子,似乎有些避着他们?”珞琳虽然子坦率,做事有些大大咧咧,却也是个有眼力见的。更何况,这段子她跟在雁姬边学习管家之道,多多少少长进了不少。再加上她和云悠悠又这么熟了,自然看得出云悠悠避着紫薇他们的举动。

    在云悠悠介绍了那是还珠格格后,珞琳倒是有几分明白了为什么云悠悠会避着他们,这还珠格格闯祸的事迹,在宫外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而她的这个朋友云悠悠却是最讨厌麻烦事的,说得好听点是知足常乐,求个安安稳稳,说得难听点就是懒,懒得去应付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