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二男争一女

    ( )    龙源内,一片混乱!

    等到云悠悠他们一行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桌椅散架,整个酒像是被拆了的样子。而在龙源的四周聚集了一大群指指点点的人,在龙源内,则又是一场小型风暴。骥远和皓祯两两对峙地站在两边,只是,靠在皓祯怀里的白吟霜成了两人争夺的胜负关键。从皓祯眉眼间难掩的意气风发和得意可以看出他的高兴,毕竟这摆明了两男争一女的画面,得胜者是他皓祯。而从骥远放在侧握成拳头状的双手,以及脸上因为愤怒而凸起的青筋都可以看出他的失败。

    “骥远,白姑娘她不喜欢你,你以后还是不要再来打扰白姑娘的生活了。”皓祯护着侧的白吟霜,动作很是轻柔,不过看向骥远的眼神却是充满了一股子高高在上的自得。哪个男子骨子里没有电大男子主义,更何况是皓祯这个从小被大家夸赞着宠上天的人,现在不但得到了一个如冬天寒梅一般清丽女子的崇拜喜,还能将她从不喜欢的人手中拯救出来,自然又是另一番得意。

    “白姑娘,一切真的只是我自作多吗?”骥远自然可以冲上去揍皓祯一顿,可是,看着柔柔弱弱地依靠着皓祯的白吟霜,骥远只觉得心底在滴血。那一,他将白吟霜从多隆那小子手底救出来,又替她忙前忙后找大夫给她爹看病的时候,这个白吟霜不就是这样用柔柔的如秋水一般的双眸看着他的吗?在这样的眼神下,真的让骥远有种拥有了全世界的满足感。可为什么,不过是几天的时间,自从那白吟霜遇到了这个耍着一把扇子的皓祯后,一切都变了!

    “白姑娘,你别怕,一切都有我在呢。”皓祯一见白吟霜带着几分小心的秋水双眸扫向自己,立马拍了拍脯,笑得一脸温柔又充满保护意味地说道。

    像是得了多大的鼓励似地,白吟霜带着几分怯怯的羞涩看向骥远,柔柔地说道:“吟霜很是感激公子多来的仗义,只是感的事却是强求不得的,吟霜只能辜负公子的心意了。”

    站在人群外的珞琳听到这句话首先就受不了了,冲了进去,拉着骥远就要往外走,嘴里嚷嚷着:“哥,我们走!这样的女人,见异思迁,逮着一个男的就往他怀里靠!亏得我们当初还看她可怜,帮她出头,结果就是个白眼狼!”

    “珞琳,你放手!我要和白姑娘说清楚!一定是皓祯这个家伙仗着贝勒的份威胁白姑娘。白姑娘肯定是不得已才这样的!”骥远到底是个大男人,他若是存心不想走,珞琳一个姑娘家的又怎么可能拉得动。

    不过,他这番话一出口,让站在门口的云悠悠一行人都皱了皱眉头,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犯呢!早就从云悠悠那里知道了那龙源发生的事,又看了现在的这么一幕,柳满儿和雁姬他们还有哪里不明白的。雁姬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家儿子,这丢人丢大发了,看这事闹得,歉意地冲着柳满儿他们点了点头,立马走了进去,沉声看着骥远,呵斥道:“骥远,你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听你妹妹的话,我们回家!”

    骥远看到雁姬出现,还是有几分心虚的,只是看到靠在皓祯怀里的白吟霜,心底到底还是不甘心。偏偏这个时候,白吟霜见了雁姬,竟然说了一句:“这位夫人,这些子多亏了骥远公子的照顾,只是吟霜绝非公子所言是被迫的,吟霜对公子的恩感激不尽,却也见不得公子误会皓祯。皓祯只是,只是帮衬着吟霜。”

    “哥,你醒醒!现在你还看不清楚吗?这女人是看上人家贝勒份了!又瞧不上你了,你没听人家一口一个皓祯的,却叫着你公子公子的!”珞琳气得直跳脚,恨不得淋一盆冷水到骥远头上,让他清醒清醒,不要被人一个柔柔弱弱的眼神就给牵着到处走!

    柳满儿看着骥远似乎还要再说些什么,看着自家好友雁姬眼底的几分愁苦,想着这样的事不好闹大,若是让骥远再说下去,于将军府面子上不好看。便拍了拍儿子弘融的肩膀,示意他上前敲昏骥远,直接打包带走!

    弘融在禄的几个儿子中,功夫自然是算不上顶厉害的,不过,那也是相对于弘昱那样的天才来说的,对付起一般人,那还不简单。所以,干净利落地完成了柳满儿交代的任务。

    让弘昱将骥远扛回了将军府,柳满儿等人都没有多留,说到底这是人家的家务事,更何况,家丑不可外扬,已经让他们看到了尴尬的一幕,后来的事他们也不好参和。拍了拍雁姬的肩膀,柳满儿没说什么,就带着儿子女儿媳妇往回走。临走前,云悠悠安慰了一句珞琳一句,看今天的事把珞琳给气的。

    这么一茬子风流韵事在京城自然是广为传播的,而引得将军府的儿子和一个贝勒爷大打出手的白吟霜也成为了街头巷尾传闻的对象。这件事的主角白吟霜被传得神乎其神,只道是个极漂亮极魅惑的女子,一时之间踏入龙源看白氏父女歌唱的客人那真是络绎不绝。倒是让龙源的老板心底安慰了不少。毕竟自从白氏父女来了之后,他这个龙源经常陷入混乱,这桌椅更新换代的频率更是史无前例地高。现在客流量高了起来,自然是件高兴的事,只是希望别再出现什么幺蛾子了!

    云悠悠可没有空去管外面的那些传言,她正在小心地伺候着自家夫君大人呢!下午出去的事,没有通知一声弘昱,再加上耽误的时间一久,云悠悠回府的时候,弘昱已经练完武,回到了书房。通常这个时候,云悠悠都是准备妥当了差点,磨好了墨在书房等着了的,结果今天不是出了意外状况吗?

    等到云悠悠和柳满儿他们一起回府的时候,这下好了,弘昱生气了!而弘昱生气,也不骂人,就是这么冷冷地坐在那里,拿着一本书在看着,任凭你在旁边小声地解释,怎么都不理你!

    吃饭的时候,柳满儿他们也看出了这一对小两口的问题。柳满儿偷偷地打了个眼色给云悠悠,云悠悠却只能给她一个苦笑。这让她怎么说!难道说弘昱小子犯了,生气了!虽然一直都清楚弘昱的占有重,不喜欢有事排在他前头。可之前知道归知道,云悠悠一直没体验过弘昱生气的样子。这下好了,倒是知道了弘昱生气是什么模样的,不过是把对付旁人的那一冷漠到了她的上罢了。

    已经习惯了自己对于弘昱而言是独一无二的特别存在的云悠悠,习惯了弘昱对自己的特殊态度,突然被这么一视同仁地对待,心底还真是不好受!可是,回来之后,她都已经说了一箩筐的好话了,弘昱却连理都不理自己!

    小心翼翼地把鱼刺都给挑了,又殷切地剥好了虾,放到弘昱的怀里。只要弘昱的眼神一到哪盘菜,就立马殷勤地将菜夹给弘昱。你说她容易吗,这么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呜呜,她以后绝对不敢再这么不通知一声就往外跑了啦!

    柳满儿他们一看,相互望望,都笑了出来。实在是云悠悠的表太逗了,那么一副委屈小心的样子,乌溜溜的大眼睛转啊转的,小心殷勤的谨慎出现在那张带着婴儿肥的脸蛋上,怎么看怎么逗!

    不过,取笑归取笑,柳满儿还是状似无意地对兰馨说道:“下午的景还真是着急,这陡然来人说雁姬的儿子和人打架了,看雁姬和珞琳那担心的样子,我们也跟着慌了手脚,就这么急急匆匆地出了门。幸好雁姬的孩子没出什么事。”

    兰馨哪里有不明白自家额娘的意思的,笑着附和了柳满儿:“就是,那一下子,我们几个女人,心底都怕着呢。幸好弘融从府外回来,有个男人陪着,我们也就安心了许多。不过,因为事紧急,倒是忘了跟四弟留个话,就这么把他媳妇给带出去了。”

    云悠悠感激地冲着柳满儿和兰馨点了点头,夹了一片牛到弘昱碗里,眨巴着双眸,可怜巴巴地说道:“夫君,真的真的没有下次了!下午,我真的是一时太慌了,忘记了的!”

    云悠悠啊云悠悠,你还真是好拐,下午若不是柳满儿一句话打消了你去请弘昱的意图,现在哪来这么一出戏啊。结果柳满儿一句话就让你对她感激起来了。还真是拐的一个娃啊!

    一顿饭下来,弘昱还是没有什么表示,云悠悠在和弘昱回自己院落的时候,时不时地抬眸偷偷打量一眼弘昱,那么一副小心的模样,真是有够小媳妇的。细心地伺候了弘昱洗漱,又颇有几分狗腿殷勤地给他按摩,最后连色\都使上了!

    一夜筋疲力尽,才算是让自家的夫君大人消了气!

    直到凌晨才入睡的云悠悠,入睡前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弘昱他不会就是为了能有这么个福利,对她为所为,才摆了这么久的谱的!

    作者有话要说:握拳,弘昱啊,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呢,你这是不是腹黑呢!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