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珞琳

    ( )    多隆其实觉得自己遇到的这件事,还憋屈的。他不就是让一个卖唱的女的到自己包间唱个小曲吗?这穿着一白,表可怜兮兮的女人在下大厅的时候不就唱着欢的吗?让她来自己包间唱个小曲,还有丰厚的打赏,这女的还一副自己委屈得不行的样子,哭得那个委屈,还闹出这般大动静,把威武大将军府的珞琳和骥远都给招惹过来了。结果这珞琳一上来就护着那姓白的,仿佛他做了多么天怒人怨的事似地,那骥远更是一副要为美人护驾,找他打一架的架势。

    打架!

    谁怕谁啊!没见他每次出门都带着一帮子下人打手的,他多隆难道还怕打架不成!

    不过,他就是打个架,怎么就撞上了庄亲王府的人呢!

    虽然说,他多隆就是个纨绔子弟,吃喝玩乐什么的样样精通,但是让他做个什么学问,练个武什么的,那就不行了。可好歹他是有眼力见的。庄亲王府那一溜出来,标准的娃娃脸,大眼睛,小嘴巴,那标志,就算面前的这位实在是看着眼生。可那副模样和庄亲王像了个十成十,一样的冷面娃娃脸。略一猜想,多隆也就知道面前的这位八成就是庄亲王府那个传言中尽得庄亲王的真传,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四阿哥弘昱了!

    这样的人,多隆可是不敢得罪的。所以在开口调戏了几句珞琳后,一注意到珞琳和白吟霜面前的这尊大佛后,多隆就赶紧夹紧尾巴做人。一招手让自己的那一帮子手下住手,笑得有几分小心翼翼地恭谨地站在一边,却是不敢多话。有一点多隆还是清楚的,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可多隆让自己的手下停止了动作,另一边的骥远可不干了。骥远可不知道多隆停手的原因,只当他是怕了自己,对自己的手从来都很有自信的骥远立马得意洋洋眉飞色舞地冲着多隆说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多隆,你赶紧给这位姑娘道歉。”

    道歉,又是道歉!这兄妹两人还真不愧是兄妹,逮到人就让人道歉,还真有几分正义大使的感觉了。

    云悠悠看着这一团闹,眼珠子转了转,却瞥到白吟霜微闪的双眸,皱了皱眉头,没放在心上。目光一转,看到人群之外靠近梯口处昏迷的一个老人家,那人畔还放着一把二胡。这人不是刚才上时看到的和这个白姑娘一起的老人吗?这一打量,让悄悄关注着弘昱的多隆看个正着,顺着云悠悠的目光看过去,自然也看到了白父。心底一紧,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却听到云悠悠状似无意的一句话。

    “不知道昏倒的那位老人家和白姑娘是什么关系,刚才上的时候还看到那人替白姑娘伴奏。怎么现在老人家昏倒在地上,也不见白姑娘担心。”

    云悠悠这话一出,多隆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笑声立马被白吟霜的一阵悲吟给掩饰过去了。只见白吟霜像是变戏法似地,眼眶中立马盈满了泪水,像是遇到了多么不幸的事似地,扑到了白父边,两只手搭在白父上,那慌张柔弱不可胜衣的样子,还真带出了几分脆弱的美感。

    这个时候的珞琳张了张嘴,早就忘了方才和云悠悠的争执,只是,觉得云悠悠说的那句话好像哪里怪怪的,再看跪在白父边哭得好不凄惨的白吟霜,心底总有几分疙瘩。就像云悠悠说的,如果白吟霜真的像她刚才对她和哥哥说的那样,是和白父相依为命讨生活,白父是她最重要的亲人的话。为什么会直到云悠悠提起白父的时候,才注意到白父昏迷在地?

    至于骥远,这一会儿倒是站在白吟霜侧,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面上一派着急,哪里还顾得上让多隆给白吟霜道歉的事。双模着急地给自家妹妹珞琳使眼色,却见珞琳呆呆地在那里,对着白吟霜露出奇怪的表。无法,骥远只能柔声说道:“白姑娘,你父亲只是昏了过去,没有什么大碍的。你别伤心。”

    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恰好,白吟霜子巧妙地一转,刚好偎进了骥远半蹲下来的子,头一撇,刚好靠到了骥远的肩头,低低地哭了起来。而白吟霜这么一来,骥远整个子都僵在了那里,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两只手撑在那里,更是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

    目睹了这一幕的珞琳,觉得白吟霜这个女人更可疑了。虽然,看着哭得惨兮兮的白吟霜,珞琳还是觉得有些可怜。

    “白姑娘,这位公子说得有道理,你还是先把你的父亲送回房,躺好比较好。已经有人去请大夫了,你这样哭,不但帮不上忙,还伤子。”云悠悠其实是有些佩服白吟霜那连哭泣都能哭得很美丽的样子的。要知道她自己每次哭的时候,都是眼泪鼻涕一把的,那样子,别提多丑了。所以,她都不怎么哭的,本来她就不算顶漂亮了,再一哭,就更不好看了。

    “对的,白姑娘,你还是快点从我哥哥怀里出来。这大庭广众的,你这样子,别人还以为我哥哥欺负了你呢!”这话一出,珞琳自己都吓了一跳。可仔细想想,可不是这个理吗?而且这白吟霜在自家老父昏迷的时候,不是想着第一时间去救治,反而在她哥哥怀里哭得那么伤心,总是很奇怪的。

    方才珞琳也看到了,多隆在看到昏迷的白父后,第一时间就让人去请了大夫,本来还派了两人准备将白父抬到房间去的。只是因为白吟霜扑在白父边,后来又多了个骥远,才没有行动的。因为看到了这一幕,珞琳突然觉得这个多隆好像也没她想的那么坏吗。

    最后,因为白吟霜的坚持,不让多隆的人碰她家的老爹,骥远立马拍着脯将白父给背到了龙源后面的客房。看到父女两人居住的简陋的客房,骥远大手一挥,连忙将自己上的银子递给因为这一番闹腾而跟过来的掌柜的。给这父女两人换了个上房。这自然又是一番折腾。折腾完,大夫也到了。

    这白父倒是没磕着碰着,只是受了惊,开了些收惊药,也就没什么事了。

    等大夫一走,云悠悠留下药钱,算是方才弘昱将人家大姑娘拍飞的压惊钱,便和白吟霜道了别。她倒是没有想过难得出来逛个街,都能遇到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事。他们这一准备走,多隆干脆也留了钱意思意思,拔腿准备走人。而珞琳看着含脉脉地和自家兄长对望的白吟霜,浑都觉得不对劲,拉着骥远,也准备走人。可是骥远却说什么,白父未醒,白姑娘一个人忙不过来之类的,竟是让她先回去!

    打小到大,珞琳都没有见过自家哥哥这么忽略过自己的话。明明是在和她说话,眼神却不停地满是怜惜地看着白吟霜,这个样子,让珞琳有些气结!一气之下,干脆跟在云悠悠他们后,走了!

    看着笑得一脸甜蜜地走在前面的云悠悠,珞琳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上前半带着扭捏地说道:“刚才真是对不起了,我脾气有些急,态度可能有些不太好。我是大将军府的珞琳,你可以叫我珞琳。”

    珞琳的子倒是直接,好像在她的眼底,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方才她认定了甩飞人的云悠悠和弘昱不是好人,脾气就很冲,就认为两人是坏人。而现在觉得云悠悠这人不错,说话直接,眼神看着也很诚恳,笑起来的样子也很温暖,便觉得自己刚刚做事有些冲。道歉起来也不拖泥带水。

    云悠悠望着面前眼神直率的珞琳,笑着自我介绍起来:“珞琳,是吗?我叫云悠悠,这是我的夫君弘昱。”

    云悠悠前世今生两世,都没有个知己闺蜜,没有要好的女||朋友,看着面前前一刻还嚣张地要求道歉,像个凶猛的小老虎的珞琳。现在这么一副半带着几许羞赧的道歉的样子,就像老虎拔了牙,变成乖顺的小猫的样子。这前后变化还是很大的,却可以看出珞琳子的爽朗,对珞琳倒是多了几分好感。

    “悠悠,你都已经成亲了啊!可是,你看起来好小。”

    珞琳这孩子自己十七八岁的还没嫁人,就觉得悠悠这么十四五岁的样子就嫁人小了。其实在这个年代十四五岁成亲什么的还是很正常的事的。

    “我成亲都半年多了。而且,我也不小了,都十五岁了。”

    好,在关于小不小的问题上面,云悠悠还是很较真的!毕竟,她一直希望自己大点,再大点,特别是在家里有两人都生了大胖小子之后。

    “还说你不小,我都十八岁了,还没嫁人呢!”

    云悠悠有些黑线地看着面前前一刻还坦坦,理直气壮地说着没嫁人的珞琳,下一刻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羞红了双颊。突然觉得自己老是被强调太小的这件事,也没什么可懊恼的了。

    这孩子,怎么感觉比她还白呢!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