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白吟霜

    ( )    在广州过了一个闹闹的年后,云悠悠和弘昱便先行一步准备离开广州,回家去。毕竟翠袖的大肚子,眼看着就要生了,出行着实是不方便的。再加上往后两家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翠袖想要见见自己的家人,也是件难事,以及生了孩子之后的调理事项等,都使得弘普一家不得不留在广州好一段时间。

    这一回回京城,云悠悠和弘昱是坐的船。

    云悠悠喜欢新鲜的事物,喜欢蔚蓝色的大海,坐船回去自然成了最好的选择。只是,云悠悠却没有料到,她竟然会晕船!在港口上船的时候,看着港口一艘艘大船,忙碌的人群,云悠悠还觉得很新鲜,很好玩,却没想到航行不过短短一段时间,云悠悠就只是在船头欣赏了一下远处宽阔的海面,对着飘散的白云,兴奋地蹦跶了两下。结果就这么倒下去了。

    感受着船的微微上下浮动,云悠悠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飘,总有种呕吐感,偏偏肚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在房间里休息了片刻,还是这么难受,看着云悠悠泪汪汪可怜巴巴的模样,弘昱当机立断地抱着自家娘子进了空间。

    闻到空间里熟悉的气息,脚踏实地,不再微微地上下浮动后,云悠悠觉得整个人就舒坦多了。

    所以,整个航程,云悠悠就是在空间里过了,中间为了不引人耳目,弘昱会出去几趟,拿一些食物,却是不让人进房间的。

    对于弘昱和云悠悠的归来,弘普早就托人先行一步寄了信回去。不过,弘昱和云悠悠回府的时候,禄还在上朝,而柳满儿则是去窜门子了。倒是云悠悠在听到湘绣说二嫂生了个大胖小子的事后,心底一阵波动,说起来,她已经满十五岁了。可仔细想想十五岁这个年纪还是小了点。再一次地,云悠悠哀叹,她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再长大点呢!

    当弘普他们的信件从广州传来,说是翠袖在佛诞那天生了个健健康康的大胖小子后,云悠悠的一些小心思被柳满儿给看到,竟然拉着云悠悠的手,上下打量了一下,才笑着说道:“不急,我们家悠悠还小呢。”

    这一番话躁得云悠悠躲回了房间。

    早在云悠悠他们离京之前,对于云悠悠的姐夫秦博的去处就有了安排,放到下面地方去当个父母官,因为一切事都安排得滴水不漏,秦博这个执拗的书生倒是没有起什么疑。在妻子云木棉提出要带着云家二老同行的时候,也欣然同意。只是云家二老又怎么愿意麻烦大女儿一家,他们都是知道秦博的子的,小两口的子过得也有些紧巴巴,若不是当初云木棉出嫁时的嫁妆丰厚,这两口子还不知道要怎么过子呢。毕竟秦博这人心怀坦,常常救济他人,总想着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多帮上一些人也是好的。这样的秦博当了父母官,别说捞油水了,怕是要连自己的家底都要垫上去的。

    这样的况下,云家二老自然是不愿意给大女儿添麻烦的。再加上两人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这么久,让他们离开这里,实在是舍不得。最后就是云木棉把云悠悠的话翻出来了,云家二老也是摇了摇头。最后,实在没办法,云木棉也只能由着二老,只是,心底想着等自己和夫君在地方上安顿好了,想法子多回来看看。而在两人准备走马上任之前,云母将云木棉叫到家中,递了个包裹给她,里面是一沓的银票。云木棉和云悠悠都是云家二老的心头,他们自然是希望两个女儿都过得好一点的。秦博的子在那里,这样的子自然是好的,只是有时候子就难免过得有些紧巴巴的,所以,要给云木棉准备些调度用的私房钱。

    云家二老的这一个节过得有些寂寥,两个女儿都出嫁了,又都不在京城。因而云悠悠在得知二老没有随大姐夫他们一起上任的时候,就整理了广州那边带来的特产,准备回去陪陪自家父母一段时间。

    云百农闲暇时喜欢喝上两口杯中物,母亲何美芳则是对一些糕点有独钟。只是两老都是过惯苦子的,即使家里条件好了,他们在自己喜欢的事物上也总是舍不得花钱,倒是给云悠悠姐妹两的总是最好的。所以,在前往云家之前,云悠悠拉着自家夫君一起,先去酒肆要了十几坛的好酒。说到酒,王府里自然是有好酒的,只是,怎么说呢,对于一些上好的酒云百农反而是喝不习惯,他就喜欢一家连个名字都没有的酒肆的酒。又给母亲买了些好吃的糕点。买了这两样东西后,竟已是大中午了。云悠悠的肚子也有些饿了。

    刚好旁边有家酒,看着人来人往的,生意还不错的样子,云悠悠看了眼弘昱,征询了一下自家夫君的意见,便决定先进去饱餐一顿再说。走近酒,看到上书“龙源”三字的酒,云悠悠只是觉得这名字像是在哪里看过,也没有多想,和掌柜地咬了个上的包间,便上了。

    上的时候,看到一大厅处,一个着白衣的女子在那里唱着小调,在她后一个老者拉着二胡,这景和脑海中的某些画面有一瞬间的重合,很快就消散了。

    上了包间,点了饭菜,两人不过才吃了几口,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动。云悠悠皱了皱眉头,想着也许是有人喝酒喝多了在发酒疯,没有理会,继续吃自己的。当门“啪”得一声重响传来,明显是有重物撞击在门扉上的样子,云悠悠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了看面无表,却气压低沉的弘昱,想了想,还是决定起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况。

    在云悠悠有所动作的时候,弘昱一个眼神止住了弘昱的动作,自己起,打开包间的门,说时迟那时快,在弘昱打开包间门的瞬间,一道白色的影飞来,按照弘昱的脾,自然是连眼都不眨地,直接一巴掌将袭过来的白色物体给扇飞了。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同心,白姑娘这么可怜,她被人打飞,你不服也就算了,竟然还把人给打飞!”一道尖锐的女声在嘈杂的混乱中还是显得很突出。

    听到这声音,云悠悠起走到门口站到自家夫君边,看着门外的景。只见在小小的走道上,一行人混战成一团,而在她面前不远处,一个白衣女子面带惊慌,脸色惨白,一副柔弱不胜衣的样子半坐在地上。在她的边,则是一个瞪着双眸,面露不愤的女子。而刚才那番指责的话语就是出自愤愤不平女子之口。

    珞琳见弘昱和云悠悠竟然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站在那里,连个道歉都没有,扶着白吟霜从地上起来,气势汹汹地走到弘昱和云悠悠面前,用手指着弘昱,凶巴巴地说道:“道歉!你必须向白姑娘道歉!”

    弘昱自然是不可能道歉的,甚至对珞琳这样用手指着的动作很不高兴。云悠悠连忙靠向弘昱,暗中扯了扯弘昱,转向面前两人说道:“这位白姑娘,我家夫君不喜人靠近,所以在你被人甩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不轨之徒,条件反地就将你甩了出去。实在是抱歉,你可有受什么伤,要不要请个大夫看一看。”

    白吟霜双眸闪了闪,看着云悠悠边的弘昱,只觉得危险,仿佛她回答不好,就会有生命危险一般。

    “那肯定是要看看大夫的,幸好你知趣,知道怎么做,若是白姑娘有个什么不好的,你们可是有责任的。”对于云悠悠的这番话,珞琳还算是满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对劲。为什么被云悠悠这么一说,好像她有些无理取闹了呢?

    还没等珞琳细想,一道让珞琳气得牙痒痒的声音响起:“大夫,什么大夫!怎么珞琳大小姐要请大夫给你大哥看看吗?”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jomitsui亲的地雷,O(∩_∩)O谢谢

    大家中秋快乐!

    那个临时接到电话,今天还要去上个班,所以,这章字数比平时少了点,大家不要见怪啊!

    总之,节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