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醒来

    ( )    云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脑袋一阵阵地生疼,好像有人同时拿着很多根针在狠狠地扎着他的脑袋似地。那样细细密密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痛苦地呻|吟出声。

    “娘子。”

    恍惚中听到弘昱的叫唤,云悠悠只觉得一阵委屈涌上心头,好疼,真的好疼!努力试图睁开眼睛的云悠悠,只觉得平时轻而易举的一个动作,放在现在竟然成了如此困难的事,眼皮似有千斤重,无论云悠悠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睁开。而她的这番举动更是刺激了胀痛的脑袋,好疼……

    也许是察觉到云悠悠的痛意,两只大手以一种舒缓的有节奏的频率轻轻地按压着云悠悠的脑袋,缓缓地纾解着云悠悠的疼痛,看到云悠悠缓缓舒展开的眉头,弘昱暗沉的黑眸才算是露出了几许微光,周萦绕的低气压也缓缓地上升。

    等到云悠悠觉得脑仁不再一阵一阵地抽疼后,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只是因为昏迷太久的缘故,陡然接触光亮,眼睛有些不适地再度微微眯起,甚至有淡淡的水雾浮起。眨掉水雾,云悠悠才看清了自家夫君的样子。还是那张冷冽的娃娃脸,还是那大眼睛小嘴唇,只是不知为何,落入云悠悠眼底,却无端感受到了弘昱的焦躁狂怒还有几许因为她的醒来而产生的安心。

    “夫君……”张口艰难地吐出二字,喉间的紧致感让她说话变得很困难。但是看到弘昱因为自己简单的二字而舒缓了眉眼,就忍不住再次开口,“夫君。”

    这一声里却带出了撒意味。

    “弘昱,弟妹现在这样,我们还是赶紧回去让大夫看看况比较好。”早在弘昱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云悠悠上的时候,弘普就已经让玉弘明先走了。而这玉弘明对汪映蓝倒也算是有有义,临走前竟然也将汪映蓝断成两半的尸给带走了。

    在弘昱的视线轻飘飘地擦过自己的时候,弘普下意识地停止了背脊,真是的,他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直到弘昱抱着云悠悠一个纵,几个跳跃离开了此地,弘普才松了口气,而背脊处竟然一片冷汗。他这个四弟啊!失控起来的时候,真是比阿玛还要恐怖,特别是在边连个灭火器都没有的时候!

    云悠悠不得不承认自家夫君大人的怀抱很温暖,很舒服,所以,她又睡了过去。等到她再次睁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白胡子大夫在给自己把脉。大夫诊断结束之后,云悠悠脑袋还有些昏,没有听清楚具体的诊断,只是感觉到弘昱周的气压似乎有些低,低得云悠悠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夫君……”

    听到云悠悠的低喃,弘昱才算是收起周的冷冽,只是一想到云悠悠有可能因为摄入迷药过多而就此一睡不起,弘昱就有杀人的冲动。可是,看着躺在上,面容惨白,带着些怯意的云悠悠,却只能将这杀气生生地收起。

    云悠悠在弘昱在边坐下的时候,伸手握住弘昱的手,以一种缓慢的节奏轻轻地拍着。这个时候,她也想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这是被绑架了。不过和其他的票不同,她这一次被绑架,却是从头昏迷到尾。即使如此,看到弘昱如今的表现,云悠悠也可以感受到弘昱的心

    换位思考,如果是弘昱陡然失踪,她怕是会疯了!

    “夫君,我在,我一直都在。”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是低低地呢喃着这些话语。

    休养了大半个月,云悠悠才被弘昱放行,许出门。说是出门,以云悠悠半宅女的子,也不会想到要出门。只是,弘昱和她的语言课程却因此而停止了半个月。而当云悠悠和弘昱提起要去教堂进行下一轮的学习的时候,弘昱这家伙竟然还闹别扭了!竟然拒绝了!略一想想,云悠悠便大致猜到这是弘昱在生气呢。她不就是在教堂的时候被人掳了去吗?至于这样迁怒吗。

    “夫君,你不打算学英语和西班牙语了?”云悠悠狗腿地削了个苹果递给弘昱,眨巴着双眸,摸了摸这段时间的休养似乎肥了不少的下巴。

    唧唧地把一个苹果给啃完,弘昱才慢条斯理地点了个头,然后又拿起刚才放到一边的书册重新看了起来。

    被弘昱的这一举动给郁闷到的云悠悠,嘟了嘟小嘴:“夫君,半途而废可不是好习惯。”

    只见弘昱懒懒地放下书册,看了一眼云悠悠,才慢慢地说了一句:“会了!”

    会了?

    什么会了?

    被弘昱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给蒙到了的云悠悠,愣神了片刻。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会了!你怎么就学会了!难道你又趁着我睡觉的时候去偷学了?”

    弘昱没有回答云悠悠的问题,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又拿起书重新看了起来。

    这人也太天才了!这就学会了!虽然云悠悠也知道学习语言,在掌握了基础的音标,语法规则后,后续的更多是一种积累,阅读量、词汇的积累,可是,丫的,这才多长时间啊,怎么就会了呢!

    絮絮叨叨的云悠悠的声音最后淹没在唇舌相碰中,云悠悠忍不住瞪大了双眸,她家的夫君大人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招了!想到最近弘普总是在弘昱边出没,云悠悠忍不住黑线,她就知道,她家纯良的夫君肯定是被大哥给带坏的!

    不过,这些小小的想法也迅速地被淹没了,毕竟弘昱可容不得云悠悠分心。结果等云悠悠被吃干抹净,小憩片刻后,才想起来了事的起源,忍不住张开小口在弘昱的肩膀处咬了一口。

    “夫君,你学坏了!”

    云悠悠这只纯良的小绵羊却不知道,一个女人,特别是那啥之后浑散发着慵懒的气息,白皙的皮肤更是粉嫩嫩的人的女人,在咬了男人一口,还声说着“你坏”,那无疑是在向男人发出无声的,还是散发着浓烈的女荷尔蒙的邀请!

    所以,被邀请了的弘昱,不客气地再次开动了!

    有时候,云悠悠都会觉得自己的随空间,是不是为了他们那啥后,有个可以方便沐浴的地方。毕竟,自从小时候利用空间种些瓜果蔬菜发家致富后,家人担心被其他人发现空间的存在,对她造成不利,就轻易不动用空间这个财富。结果,很多时候,空间就成了一个储物空间。而在云悠悠和弘昱成婚之后,则是又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用途——澡堂!

    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弘昱,结果弘昱的表现却让云悠悠睁大了双眸!

    弘昱笑了?笑了!

    虽然只是上扬那么一眯眯细小的弧度,可那也是上扬,是笑的弧度啊!

    上帝,佛祖,她竟然有见到自家夫君笑的时候!

    好,我们的云悠悠同学有些语无伦次加癫狂了。

    “夫君,快过年了,我想爹娘了。”没有和弘昱纠结去教堂找神父学外语的问题,懒懒地在温泉里泡澡,将头靠在弘昱的肩头,说着思念的话语。

    云悠悠本来就没指望自家少言的夫君会对自己说些什么劝慰的话,而且,她说这番话也只不过是一时绪涌上来。只是,当自己的子陡然整个人偎进弘昱的怀中,然后有一只大手在自己的背部以一种缓慢地频率轻轻地拍打的时候,云悠悠不争气地窝在弘昱的肩头哭了!呜呜,都是夫君啦!她本来吐吐牢就没事了,谁叫他又这么,这么贴心地来了个这么举动!呜呜,她才不是哭鬼呢,她只是,只是一时控制不住绪嘛!

    云悠悠就这么哭着哭着,睡过去了。弘昱驾轻就熟地用放在一侧的大毛巾将自家娘子上的水珠擦干净,当然,过程之中,吃些豆腐什么的也是再说难免的。擦干净水珠后,拿起自家娘子亲手缝制的睡衣给她换上,自己也收拾干净后,就抱着云悠悠出了空间。盖好被子,自是一夜好眠!

    好家伙,这两人竟然就这么耳鬓厮磨地磨了一整天,说起来,两人成亲也好一段时间了,怎么就还这么亲密呢!

    最后,弘昱还是被云悠悠给磨得去了教堂一次,而在看到教堂后面的花园一片狼藉,而造成这一切的竟然是自家看着高挑瘦弱如竹竿的夫君后,云悠悠惊讶得将以前常常称呼的“竹子哥哥”又冒了出来。

    “神父,你确定这是我家夫君的杰作?”云悠悠被弘昱一瞪,连忙将竹子哥哥什么的称呼给收了回去。真是的,她叫着“竹子哥哥”也有好几年了,怎么一成亲,就不让叫了!

    赵钱神父对着云悠悠那张经过这阵子小养,圆润了不少的脸庞,看着她脸上的那股子不敢置信,心底那个纠结的。站在云悠悠边的那尊大神若有似乎的视线下,赵钱神父只觉得自己若是说错一个字就很有可能跟眼前的花园一样给开了个大坑,还无处可伸冤!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要去做兼|职,所以这一章是通过存稿箱发送的,明天应该还是下午左右的时间更新的。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