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别苑趣事

    ( )    即使一路上因为汪映蓝和玉弘明的存在,多多少少添了不少的堵,一行人还是顺顺利利地抵达了广州。迅速找到位于南城商业区的汪海布庄,将汪映蓝一家给干净利落地丢给汪夫人的大哥,便赶着两辆马车迅速离开。至于玉弘明自然是跟着汪映蓝的,而汪映蓝即使想要跟着弘昱,她一介弱质女流又如何凭一己之力追得上疾驰而去的弘昱一行人。

    终于摆脱了汪映蓝等人,云悠悠心底松了口气,实在是受不了汪映蓝那一副瞧不起她,一副她怎么都配不上弘昱,天大地大只有她才是最适合弘昱的幽怨模样。

    很快的,马车出了西门,越过西关来到荔枝湾畔的别苑,那儿早就有人来大肆整理过,他们只要决定住哪座厢房就可以了。这荔枝湾的别苑却是当年禄带着满儿等人准备乘船离开大清,离开雍正的控制时暂居的所在,也算是有些历史了。这些年也一直都有专人打扫。所以一行人来到此处,落脚倒也算方便。

    袁翠袖兴致匆匆地选择了靠近湖边的厢房,弘普在一旁紧张地警告袁翠袖不许玩水。云悠悠看着这对闹的夫妻,也开始挑选起自己和弘昱的房间来。最后挑了一间布置清雅的屋子。挑完屋子,又简单地用过晚膳,大家也都累了,便早早地回了房间。

    云悠悠想着广州这边盛产的荔枝,口水有些泛滥。云悠悠本就是个喜欢吃各式水果的,自己空间还有一座小山坡种满了各色果树。可惜的是,荔枝的苗在北方难找,也就没有种,这一回到了广州,自然是要准备一番的。

    兴奋的云悠悠拉着弘昱在空间的温泉跑了个澡,洗去一的疲乏后,就拉着弘昱逛了逛新出现的那几座山峰。看着几座光秃秃的山峰,云悠悠在觉得工程浩大的同时,又透着一股子兴奋劲,忍不住就开始规划起来。计划着这里该种些什么,那里又该种些什么,扯着弘昱就这逛逛,那逛逛的。这个时候,弘昱会轻功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每当云悠悠兴致上来,想要转移阵地的时候,只要弘昱抱着云悠悠,几个起落,就能到达目的地,然后,按照云悠悠的意思,在地上用内劲刻上几个字,作为标志,以便提醒自己这里是要种什么的。说到底南方物种丰富,各式花木种子也不少,再加上广州属于贸易港口城市,对外的接口,一些外来的物种也比较容易获得。

    “夫君,我们什么时候去港口码头看看,如果能够碰到外国来朝的商人,也可以看看他们手中有没有什么新物种的种子。”自从有了空间后,云悠悠同学对于种子啊,种田啊之类的有了别样的好,总是希望能够尽可能多的增加空间内动植物的种类。

    见弘昱眼带包容地点了点头,云悠悠同学笑得一脸灿烂地踮起脚尖在自家夫君大人的小嘴上印下一吻,然后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似地飞奔而去,狂奔了一阵,停下脚步,准备回头看的时候,一个急刹车没注意就撞到了一个强有力的怀抱。抬头,对上弘昱清冷双眸里透出的几分笑意,不满地嘟了嘟嘴,粉拳一握,敲了敲弘昱的膛:“就知道欺负人家不会武功!这个时候,你应该用走的,而不是动轻功,知道吗?”

    见弘昱眼底流露出几分淡淡的委屈,虽然那抹委屈的光芒只是一闪而过,却还是被一直盯着弘昱的云悠悠给抓个正着。云悠悠忍不住小脸一红,她知道弘昱这是在表达他压根没动用轻功的意思:“就算你没用轻功,也不能跑,你不知道你比我高,跑得比较快吗?为夫君,自然应该让让我这个娘子的。以后我如果用跑的,你顶多只能用走的,知道吗!”

    面对云悠悠的强词夺理,弘昱眸底的笑意更浓,仿佛在说,他刚才其实就是在用走的。也就是说,无论云悠悠怎么用尽全力跑,其实弘昱就这么轻松地走了几步,很快地就追上了。读懂了这个意思的云悠悠同学,恼羞成怒地将头埋在弘昱的怀里,同时小手就着弘昱腰肢的部位,狠狠地拧了几下。真是的,都说了要让让她了,还这么,这么揭人短。她不就是矮了点,跑得慢了点吗!

    弘昱对于云悠悠同学像个麻花一样在自己怀里扭成一团的反应,是双眸一暗,大手很是业务熟练地探进了云悠悠同学因为洗了澡,只穿了一件白色中衣的衣领内,轻轻地攀上了没有任何阻碍的山峰,用力一按的结果是让云悠悠整个人从背脊处升起一股子酥麻,软软地靠着弘昱。同时小脑袋一抬,双眸含着水雾,带着几分薄嗔地瞪了一眼弘昱。

    因为路上赶路辛苦的原因,弘昱同学忍了一路,即使偶尔擦枪走火,也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最后,还是她见不得弘昱辛苦,用小手替他解决了几次。两人的体因为紧贴着的缘故,云悠悠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弘昱的紧绷,虽然对于某人的偷袭有点小小的不满,却又因为心疼弘昱一路上的隐忍而主动踮起了脚尖,将自己送进了饿得狠了的狼口。

    一夜色弥漫的结果,就是云悠悠和弘昱都起迟了。当然,主因还在于云悠悠贪恋弘昱温暖的体温,整个人都蜷缩在弘昱温暖的怀抱里,导致弘昱即使醒了,也陪着云悠悠再睡了一回。

    等两人起的时候,已经是上三竿了。直接将早餐和午餐一起解决了。饭桌上,面对弘普打趣的目光,云悠悠还是忍不住红了脸颊。本来按照昨天的计划,今天是要到港口和附近的商铺逛一逛,看看有没有什么特产的,可以她现在的体力,这项活动,明显要拖延到明天才能进行了。

    所幸,几人来广州,本来就没有什么硬的任务,时间也很是充裕,逛街什么的也就不急在一时了。

    吃完午饭,闲来无事,云悠悠便拉着弘昱逛起了这座别苑。这一逛,还真让他们发现了一处好地方。在小树林找到了一个树屋,书屋里摆了张小,坐落在绿树之上,别有一番趣。在弘昱的帮助下,飞上了枝桠,进了树屋。云悠悠觉得此地真是幽会的绝佳场所。这一点还真让云悠悠该猜对了,想当初柳满儿和禄在这别苑的时候,最喜欢呆的地方就有着树屋,自然在这树屋到底发生了什么旖旎香艳之事,大家猜猜也就心知肚明了。

    不过,我们的云悠悠同学现在腰肢还因为昨晚的剧烈运动而酸胀,自然是不可能有其他什么想法。反而兴致勃勃地从空间内拿出了古琴摆上,看到弘昱也拿起别在腰间的竹笛,心神一静,雀跃的双眸也沉淀了下来,十指轻弹,起了个简单的调子。一时间以这间小树屋为中心,琴声伴着笛声,相互纠缠着,缠绵悱恻,意绵绵。

    第二天,因为休整了一天的缘故,云悠悠的精气神都恢复得很好,便拉着弘昱准备出门。来到港口,看着一艘艘排开的船只,忙碌的人群,还有夹杂在黑发黑眸的黄种人中间的那些五官立体,发色各异的外国人,云悠悠总有种自己在看大戏的感觉。摇了摇头,将那种被排斥在这个时空之外的诡异感觉排走,对着弘昱流露几分关怀的黑眸淡淡一笑,示意自己没事。她可是云悠悠,云家二老的宝贝女儿,新觉罗弘昱的福晋,是在这个时空扎根立足的女子,不再是前世那个病弱之人。想通这些,握紧弘昱的大手,眉眼间带出几分轻松。

    重新整顿好精神的云悠悠,着生疏了不少的英语,和那些也只会一两句常用汉语的外国友人交流起来,试图从他们那里找到一些新鲜好玩的玩意儿。

    一整天下来,云悠悠逛得很是开心,淘到了很多新鲜好玩的物事,将一些南方特有的作物的种子也收集了一番,又在杏花吃了茶点。

    玩得太过开怀的云悠悠却没有注意到弘昱眸底一闪而过的深思。等到后来云悠悠发现弘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在看英文原版书还有西班牙文的书后,一番询问下来,才知道是受了她今天与人交谈,他却不知其意的刺激!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无论是云悠悠,还是弘昱都没有料到,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刺激学的语言,竟然会在后来的子里大有作为,才让他们在背井离乡,远渡重洋的子里没有了语言的障碍,轻松了不少。

    回到别苑,发现多了一个大夫,再看到弘普双眸晶亮,一片喜悦的样子,云悠悠看了弘普那高兴得没边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什么好事,让你乐成这样!”

    原来,今天弘普在他们出门后,去了一趟光孝寺,在那里遇到了受算命先生所托等候在那的胡大夫,将胡大夫带回别苑,给怀六甲的袁翠袖诊了脉,指着袁翠袖的肚子说了一句:“既然有缘,走了也会回来,该你的就是你的!”

    却是告诉弘普,那个早丧的长子,又回来了,等着笑给他这个阿玛看,哭给他这个阿玛听。

    失而复得才让弘普笑得透出几分傻气!

    云悠悠闻言,也透出几分欢喜,对于这个大哥,还有袁翠袖这个大嫂,她是很喜欢的。如今遗憾得以弥补,自然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