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玉弘明

    ( )    抵达徐州,找到高斌,替黄希尧解决了高斌的儿子高恒在开封寻欢作乐,让黄希尧的父亲为难的事之后。弘普一行人就同黄希尧分道扬镳,往广州赶去。为了躲开玉弘明,一行人放弃了水路,用马车赶路,却不想还是被玉弘明给赶上了。

    于是,一路上就出现了奇怪的况。

    汪映蓝总是掀起马车的布帘,张望另一辆马车上的弘昱,使得原本喜欢掀起布帘看看马车外的风景的云悠悠气闷得停止了这一活动,毕竟,再怎么放下对汪映蓝的不在意,被汪映蓝这么偷窥自家夫君,心底总是不舒服的。另一边玉弘明骑着马时不时地在汪映蓝掀开车帘的时候挡住了汪映蓝眺望的视线,迫得汪映蓝放下布帘。

    路上在客栈停靠的时候,大家默契地选择在各自的房间里吃饭,当然这个大家,指的自然是云悠悠夫妻和弘普夫妻了。

    “弟妹,玉堂弟如果来找弘昱麻烦,恐怕要麻烦你劝着点弘昱,不要下重手,把人给打死了。”弘普先是给袁翠袖挑了鱼刺,放到袁翠袖碗底,然后才说了这番话。不过他这个大哥当着弘昱这个四弟的面说这番话的时候,却是眼神看都不看弘昱一眼,反倒是一脸诚恳地看着云悠悠。

    云悠悠对弘普那张和自家夫君很相似的娃娃脸做出如此丰富的表一事,一直都是觉得很好玩的,毕竟,自家夫君的子就是那样了,想要看到弘昱那张脸上出现丰富的表,几乎是零可能的事。同时,云悠悠也知道自家夫君忽略一个人的时候,真的可以忽略的很彻底。但是,即使知道这些,面对弘普这样子的请托,云悠悠还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如果玉堂哥真的因为汪映蓝而来找夫君的麻烦,我总不能让夫君打不还手。”和弘普夫妻不同,云悠悠正在致力于把虾壳给拨了,递给弘昱吃。对于弘昱的那种大男子主义的做派,这些年下来,云悠悠是早就清楚了的。而在成亲之后,弘昱的这种做派更是大大地展露无疑。

    云悠悠知道自己的子,从小就是被父母宠着长大的,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伺候人的事更是从来没做过的。可是,自从和弘昱相识之后,似乎在一些生活小细节上迁就弘昱的子就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很自然的习惯。像是替弘昱剥掉虾壳,早上替弘昱穿衣服之类的事做得也越发地顺手熟练起来。

    看着弘昱穿着她一针一线缝出来的衣衫,衣食住行都在她的安排下妥妥当当,云悠悠就觉得有种满足感。从前的云悠悠根本无法想象,有一天她会成为这样的贤妻良母。额,好,现在还只是贤妻。

    “我没说让弘昱不还手,只是让弘昱下手的时候控制点,不要太没节制。”弘普笑着学着云悠悠的样子,剥了个虾给袁翠袖,看着自家娘子的大肚子,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就满是欢愉。若不是琼古和琼玉,还有玉弘明的事撞在一起,他可舍不得翠袖就这样和他上路。

    “夫君,玉公子真的会为了蓝姐姐的事而和四弟大打出手吗?虽然蓝姐姐好像很喜欢四弟的样子,可是四弟已经有四弟妹了啊。”袁翠袖略带着困惑地望着弘普,又转头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地看了看云悠悠和弘昱。

    云悠悠展颜一笑,倒是一派大方:“大嫂,我知道汪映蓝喜欢我家夫君,谁叫我家夫君这么出色呢!”如果放在桌下的手能够不要掐着弘昱的腰肢狠狠地拧了那么一下,这话会更有说服力的。

    一顿饭下来,倒也算是闹。当然,说话的基本上是弘普和云悠悠两人,偶尔袁翠袖会插几句话,而弘昱从始至终,即使中场的时候被突发小脾气的云悠悠给拧了一下,也还是一派如故地照样吃着饭,只因为弘昱清楚得很,云悠悠那一下子也不过是一小会儿的小脾气,根本就没想要得到他什么回应。至于自己成为了这场晚饭的话题主角一事,他很是淡然。反正只要最后事不找到他头上就行。至于什么汪映蓝,什么玉弘明的,不好意思,压根不知道是谁,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是,几人都没有料到,饭局才刚刚结束,云悠悠和弘昱才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打开门就看到门神一样守在门口的汪映蓝和汪夫人,以及守在汪映蓝边像是守护神的玉弘明。

    “四阿哥!”痴痴的叫唤,连汪映蓝自己都觉得她已经将所有的骄傲和尊严都放下,丢到一边,只求弘昱能够认认真真地看她一眼。

    而在汪映蓝这么一说之后,玉弘明就目露几分打量警惕之色地看着弘昱,见到弘昱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汪映蓝,反而满心满眼都是边的云悠悠的样子,心底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感应。既觉得轻松,又有几分不满。

    汪映蓝喜欢弘昱的事即使是个瞎子也看得出来,在这样的况下,如果弘昱对汪映蓝也有意思,他自然就没有任何一点机会了。可是,看到弘昱一副完全没把汪映蓝这么个大美人放在眼底的样子,心底又有些不舒服。弘昱这样的表现,好像是在讽刺看上了汪映蓝的他是多么没眼光似地。

    弘普在屋内见弘昱和云悠悠堵在门口没出去,便猜到了门外的况,先让香萍和香月服侍袁翠袖休息,他可不希望门外的吵闹影响到翠袖,也不希望让汪家的人和翠袖碰面。

    “弟妹,你不是说旅途劳累,要回去休息了吗?”

    云悠悠的视线和弘普略带几分无奈的视线相触,微不可查地眨了眨眼:“是有些累了。大哥,我看你有很多客人要招待,就先不打扰了。”

    说完,就干脆利落地拉着弘昱的手,往他们的房间走去。

    可惜的是,他们想走,有些人却不愿意这么简单地让他们走开。玉弘明横跨一步,拦在弘昱面前,双眸挑衅地看着弘昱,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弘昱一巴掌给甩开了,猝不及防之下,玉弘明就这么怔怔地被击飞,撞到了门柱子上!

    由于太过吃惊,在云悠悠迅速拉着弘昱回到他们房间之前,玉弘明都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反应过来。玉弘明自小天资过人,自认在武学一道上极有天赋,虽然输给了弘普,却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弘昱这个一看就只有十四五岁,甚至更小的少年。只是,他竟然就这么被弘昱给一巴掌扇飞了,这样的打击,实在是有些……

    弘普见状干脆上前拍了拍玉弘明的肩膀,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道:“连我都打不过他,你竟然敢上前拦人,该说你勇气可嘉吗?”

    说完也不管玉弘明瞪大的眼睛里的不可置信,转,让何伦泰他们拦住汪家一家人,干脆利落地关门,上了门闩,一下子,世界清静了!他才懒得去理会汪夫人的打算,也懒得管汪映蓝在弘昱他们门口的痴痴守候,至于玉弘明这个堂弟,他已经仁至义尽地提醒过他,轻易不要去招惹弘昱了。真出了什么事,也没办法。不管,有云悠悠在,玉弘明若是真的不张眼地去招惹了,应该也不至于出人命?

    门外的汪夫人面对何伦泰这个大个子沉默的容颜,打了一个寒颤,先败退了。这一路上,她想尽了办法想要靠近袁翠袖,,好让自己的丈夫从黑龙江回来,最好能够官升三级。可惜的是,原本很好骗很心软的袁翠袖,这一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让下人跟个门神似地守着,一点都不给她靠近的机会。

    眼神一转看到已经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玉弘明守在汪映蓝边,痴痴地站在弘昱他们的房门口,当起了两尊门神,眼珠子一转,把主意打到了玉弘明上。可惜的是,玉弘明也不是善茬,对于汪夫人开的空头支票噗嗤一笑,根本懒得理会。以汪映蓝的聪慧和心,又岂是那等能够受得了汪夫人摆布之人。甚至,汪映蓝本人是很看不起汪夫人这个生养了她的母亲的,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弘昱,汪映蓝就没看得上眼其他人。

    想到这一点,玉弘明的双眸一时晦暗如深。

    “他有明媒正娶的妻子了,并且深他的妻子,你根本没有一点机会!”

    看着汪映蓝形状完美的侧脸,玉弘明终是难以忍受地开口说了上面这番话。

    而汪映蓝在听了这番话后,甚至连眼角的一个余光都懒得施舍给玉弘明,只是声音透着一股子清冷地说道:“我不喜欢你,你也一点机会都没有!”

    顿了顿,清冷的声音里带出了几分冷:“云悠悠那个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四阿哥!”

    “难道你就配得上吗?”玉弘明这句话却带着几分怒意。

    “我配不上吗?”汪映蓝将目光从闭的门扉转过来,对上玉弘明灼人的视线,清冷双眸里带出几分自傲和讽刺,仿佛在说:如果我配不上的话,你又为什么痴痴地喜欢我?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