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要挟

    ( )    云悠悠没有料到,这一次五阿哥等人拜访,竟然是要拿她的姐姐和姐夫来威胁她!旁敲侧击地将云悠悠的姐夫秦博在福伦府邸当幕僚一事提了出来,言谈之间提及了两家之间的亲昵。而这种半是拉扯关系,半是威胁的语气,实在是让云悠悠很不爽!

    云悠悠是个很护短的人,除了父母之外,从小将她拉扯大,对她好得不得了的姐姐云木棉是她的软肋,也是她的逆鳞。龙有逆鳞,触者必死!而现在面对福尔康一副他们家会重用秦博的面孔,云悠悠突然觉得一阵反胃!该死的,她真是太幸福了,竟然忘记了姐夫那个书呆子是福家幕僚的事

    以秦博的子,除非福家有负于他,他那士为知己者死的子绝对不会离开福家的!毕竟福伦对秦博有知遇之恩!

    因为这一点,云悠悠甚至不能立马和福尔康等人撕破脸,只因为她要顾忌自家姐姐在夫家的况。虽然知道秦博不是那等迁怒的人,云悠悠却也明白,如果自己在这里给了福尔康等人难看。福尔康回到家中,自然会敲打秦博,秦博心底不舒服,自家大姐心底肯定也不会好过。

    而云悠悠这一小小的转变,看在福尔康等人眼底,自然是件好事,言谈之间也若了不少。他们却不知道云悠悠却是从此刻开始正视对他们有了反感。

    送走了五阿哥等人,云悠悠开始盘算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秦博脱离福家的控制。

    得知了云悠悠的烦恼,弘普出了个主意。凡是读书人总是希望能够有功名在的,而秦博这样的仕途不顺的人,如果有机会能够谋个一官半职的,肯定是愿意的。而以庄亲王府的权势,从中牵线,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可是姐夫子执拗,如果知道是我们从中帮忙,怕是心底骄傲不愿意接受帮忙。而且,我担心以姐夫那耿直的个,当官也容易因为子而出什么差错。”云悠悠想着自家姐夫那老顽固的书呆子子,心底也很是无奈。

    “这一点你放心,我派人会将所有事都安排好的。只是要安排得不露痕迹,可能需要点时间,这段时间,恐怕五阿哥他们上门,你还得做一些面子功夫。”弘普想了想这样回道,“至于你姐夫的子,如果下放到外面,做个地方的县令却是适宜的。不用牵扯进复杂的人事里,子执拗些,清傲些,倒也没什么大碍。”

    云悠悠点了点头,也知道这些事的安排需要些时间,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先不和自家姐姐通气,以自家姐姐的子,怕是会在事前透露消息。到时候福家拦人什么的就麻烦了!

    只是,在安排妥当之前,云悠悠却不得不打起精神去应付福尔康等人。说实话,云悠悠对于五阿哥和还珠格格等人的勤快串门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不就是当今圣上去木兰秋猎了,他们没人约束,行动就比较自由了点,干嘛没事往外跑得这么勤快,而且十次里起码有五次是往他们庄亲王府跑的!云悠悠真的想说,他们不熟,一点都不熟,能不能别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这边汪映蓝的事还没有想好妥帖的法子,那边的小燕子等人又瞎蹦跶,云悠悠表示,这样的生活一点都不好玩!

    而在此时,黄希尧因为高恒在其父管辖范围内大肆放肆而来寻求弘普的帮忙,正在弘普犹豫之际,传来皇上行围于巴颜沟时,蒙古诸王恭进筵宴,琼古格格与琼玉格格恰好随行,然后就一直跟在太后边,打算跟太后一起回京来。这琼古格格和琼玉格格从小心系于弘普,一直致力于嫁给弘普。偏生弘普心中只有袁翠袖一人,怎么可能愿意娶两个不喜欢的女人回来,心底真是百般不愿。本来这件事就足以促使弘普离京,顺便帮助黄希尧解决困难。想不到后来又传来一个消息,玉弘明进京寻找汪映蓝的消息,真是火上添油!让事变得越发乱了起来。

    这玉弘明是天地会二龙头玉含烟的宝贝儿子,天地会总巡察。其父亲是康熙第八子,因着种种原因,他被隐瞒了这些世。毕竟,他的母亲是反清复明组织的头目,而偏生他的父亲是大清朝的皇子。这样的份着实尴尬,所以凡是知道玉弘明世之人都选择缄口不言。

    这玉弘明和弘普的关系正好是堂哥堂弟的关系,也算是有所血缘关系,此刻玉弘明因为心底慕汪映蓝的缘故前来京城寻找汪映蓝的下落,此刻正在外城寻找,一旦找不着,多半会硬闯入内城里来。届时,如果发现了自己的世,那就糟糕了!

    所以,弘普迅速做下了决定,带着怀孕的娘子袁翠袖一起南下去往岳父所在的广州。正好袁翠袖的妹妹生了个儿子,弘普便以此事作为理由告诉袁翠袖准备三天,便离开京城。而为了让汪映蓝一家也跟着离开京城,吸引开玉弘明的注意力,免得玉弘明闯进内城发现自己的世,进而引发一连串的麻烦。弘普找到弘昱以及云悠悠,跟他们说了这件事。弘普心底其实是有些庆幸现在弘昱有了个能够制的住他的老婆,这件事若是放在以前,没有阿玛禄和弘昱打一架,并且把弘昱打得吐血,踩在他的口告诉他必须这么做,怕是不能成功的。而现在有了云悠悠,事也好办多了,只要能够说服云悠悠,云悠悠都跟他们走了,这弘昱难道还怕他们不跟着来吗。

    对于云悠悠而言,离开京城,既能够帮到弘普的忙,又能够暂时避开纠缠不清,越来越把她当做他们一个阵营,表现出自来熟的小燕子等人,避开这些麻烦。也能够趁此机会好好地看看这大好山河,毕竟前世的云悠悠就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双脚去丈量这片大地,却因为体因素而不得不受到限制。

    虽然,同行的还有汪映蓝这么个惹人心里不舒服的存在,这一点令人有点小小的不爽。

    看到弘普匆匆忙忙地离开的影,云悠悠回头抱着弘昱的腰肢,将自己的小脑袋埋在弘昱的口,微微合着双眸,幸福地喟叹:“夫君,谢谢!”

    刚才弘普来问他们是否能够同行的时候,云悠悠的第一个反应是睁大了双眸,双眸里满是兴奋的色彩,第二反应才是转过头来看看弘昱的意思。而弘昱明显是看出了她的心思的,所以,云悠悠看到的只是一派的宠溺和同意。高兴过头的某人也就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回头想想,云悠悠自然知道了弘昱对自己的迁就。云悠悠清楚,事实上,弘昱并不是个喜欢去陌生的地方的人,也不喜欢有太大的变动。就好像他喜欢看书、写字、画画、沉思、练功、吹笛这六件事,就雷打不动地喜欢一样。而现在弘昱却愿意陪着自己,顺着她的心愿去其他地方走走看看,这里面对自己的包容可见一二。

    正在云悠悠感动得稀里糊涂的时候,弘昱低头在云悠悠的耳畔低声说了句什么,只见云悠悠开始从耳廓处慢慢地晕染开一片红晕,羞涩地点了点头,而弘昱的唇角意思上扬了几个弧度。

    因为三天后就要启程离开,时间有点紧凑,有很多东西需要准备。云悠悠便也忙开了。首先,要离开京城一段时间,必然是需要先和自家父母报备的。毕竟是要去广州这么远的地方,几个月不能回京,总得让云家二老清楚他们的状况,免得担心。另外,自家姐姐和姐夫的事也得有个妥当的人安排才好。所幸的是,弘普说,他已经将事都安排下去了。

    云悠悠想了想,趁着她和弘昱都没在京的时候,如果能够安排妥当姐夫秦博的差事,将秦博调离京城,离开福家的掌控,也不容易引起他人的怀疑,安全指数也更高一点。只是,这样一来,她离家在外,姐姐又要跟着姐夫去其他地方上任,两个女儿都没在边,自家父母两人怕是会有些寂寞。

    云悠悠想了想,还是决定,提前和姐姐云木棉通个气,最好到时候上任的时候,自家姐姐能够带着父母一起去,等她回了京城,再去接父母回来。毕竟,秦家只有秦博一人,可以说秦博是个孤儿,想来,没有父母的秦博也是乐意赡养云家二老的。毕竟从以前秦博上门对云家二老的态度看,也是个孝顺的。

    云木棉在得知了云悠悠因为她的缘故而伤,为自己的夫君另谋出路一事后,心底又是气又是恼,狠狠地瞪了一眼云悠悠,觉得她这是没把自己当姐姐看待,自己在那里担惊受怕。可是,说到底,云木棉也清楚云悠悠从头到尾的安排都很合理。以她的夫君的子绝对会如云悠悠所思虑的那般,轻易不肯离开福家的。特别是在最近福家渐重用秦博的现在。本来云木棉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最近福家的夫人总是这么殷勤地来找她聊天,原来却是打的她的妹妹的主意!

    云家的人都有一个优良传统——护短,云木棉自然是护着云悠悠这个宝贝妹子的,因而在明白了福家的意图后,就对福家存了戒惕,像云悠悠保证,在事安排妥当之前,绝对不会漏了马脚。也保证届时走马上路时,会带上云家二老,会服侍好二老。

    同时殷殷嘱咐云悠悠,出门在外,要小心,又叮嘱云悠悠,为人妻者,要顺着夫君的意思,要出嫁从夫,不要再像小时候那样使小子。这一回弘昱能够迁就着云悠悠想要到处看看的心思,她却不能够因此而盲目提一些要求。毕竟,一个人对你好,你也要回报相应的回去,彼此对等地交流感,这夫妻生活才能长长久久。云木棉是清楚自家妹妹的子的,从小就渴望着能够看看这山山水水的,所以,这一回云悠悠一说要去广州,云木棉就知道,这里面八成是云悠悠的主意,才有了上面那一番叮嘱思量。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完毕!

    看着偶这么用功地二更的份上,大家留评要积极啊!

    握拳,强烈要求撒花!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