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吃醋的弘昱

    ( )    云悠悠还真是没有料到那个美得清丽脱俗的女子竟然是这样一个人!看似冰清玉洁,实则藏在骨子里的是骄傲自满,甚至盲目自大自傲,不惜牺牲他人的幸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云悠悠想着弘普的那个早夭的儿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狠毒,明明因为袁翠袖的善良收留才得以在这个京城有个落脚之地,免除了颠沛流离的悲苦,却恩将仇报,拿一个怀着孩儿的孕妇当做筹码在算计!

    太可怕了!那个女人!

    明白了前后因果,云悠悠自然对弘昱的失踪两个月的事释怀了。而且,说起来她和弘昱之间也算是因祸得福。若不是这两个月的离别,她恐怕还对自己的感懵懵懂懂,不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沉默的,会吹奏好听的笛曲的男子。同时,云悠悠也清楚,弘昱这人怕也是在这两个月的分别中明白了她的好的!虽然,这几年的相处,让弘昱在对自己的容忍上一点一点都降低底线,但,若不是这两个月的分别,恐怕效果也没这么好。这还真是应了那句古话“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额娘,我能做些什么呢?”

    听到自家儿媳妇的这句问话,柳满儿笑弯了眉眼:“好,好,好,果然是我们庄亲王府的媳妇!”

    语罢,招招手,示意云悠悠过去,悄悄私语了几句,眉眼间透着几分狡黠,几分算计。云悠悠听着,先是困惑都皱了皱眉头,继而双眸一亮,点了点头,唇角也跟着勾出几分调皮的笑意。等婆媳两人商讨完毕的时候,庄亲王禄已经下了朝,回到府中,来找自家的福晋了。而弘昱也拉着自家的媳妇往自家的房间走去。

    等回到房中,弘昱不过是一个眼神,一个挥手的动作,一干下人立马退得干干净净,那动作,那速度,真是又快又整齐,整个过程更是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可见是多么地训练有素!

    云悠悠见状,先是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在看到弘昱眼中流露出的淡淡的不满,甚至还有那么点委屈的时候,震惊都睁大了眼睛!天哪,老天爷啊,她有没有看错,委屈!揉了揉眼睛,见弘昱的黑眸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云悠悠拍了拍脯,吸了好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跳。她肯定是看错了!

    不过,有一点倒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弘昱肯定是有什么不满,生气了!可是,她没有做什么让弘昱生气的事啊。皱着眉头,云悠悠认真都会想,因为想到了什么,双眸忍不住一亮,继而嘴角忍不住裂开大大的笑容:“我说,夫君大人,你不会是在吃额娘的醋?”

    看见弘昱眸中一闪而过的恼怒,云悠悠笑得越发大声了,甚至笑着笑着,忍不住一只手抓着弘昱的衣襟,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状,轻轻都打着弘昱的膛。

    “呜呜……”

    不久嚣张的笑声被淹没,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呻|吟声,暧昧的语调奏起一首欢歌。谁让云悠悠同学这么不知好歹,不知收敛,硬是要在老虎头上搔痒,这不是摆明了等着被吃掉吗。再加上先前某人在马车上的许诺,所以,被吃干抹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仅着淡粉色肚兜,浑□的云悠悠同学,喘着气,趴在自家夫君大人的臂弯里,小脸羞红一片。呜呜,她以后都不敢取笑自家夫君大人了,要是每次都来这么一招,吃亏的肯定是她自己。这样的赔本买卖还是少做的比较好。

    暗地里下着决定的云悠悠,小手握成拳头,双眸晶晶亮的样子,映衬着酡红的双颊,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看得某人忍不住始于大增,却碍于妻的年龄而不得不收敛。只是黑眸中压抑的东西,等到某一天解的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可怜的云悠悠同学却还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不过,这样的乐天倒也算是一件好事,起码不用时时刻刻担忧哪一天要应付某人挤压的|望,而劳累过度!这也算是一种福气?

    “夫君,你认识汪映蓝吗?”

    看到自家夫君眼底的漠然以及一抹快得让人看不清的淡淡疑惑,云悠悠扯开双唇,笑得一脸腻歪,忍不住整个人往前一凑,在弘昱的小嘴上印下一个浅吻:”夫君,你真好!“

    自此,云悠悠可以完全确定,以自家夫君的子,压根就没有将汪映蓝这个女人放在眼底,恐怕每次这个女人从自家夫君面前飘过都被当成了背景,没有在弘昱的脑海中存留过哪怕一秒的时间。就是下午她和额娘柳满儿商讨有关汪映蓝的狠毒的时候,弘昱也没有将注意力分给这个他们提及的女人,相反,那个时候的弘昱恐怕还在不满,她和柳满儿的过于亲近。

    直觉地,云悠悠就是这么觉得的!很奇怪,她好像就是能够这么自然地感应到弘昱的绪,而云悠悠很相信自家的绪。就像她每一天都能够更加深刻都感受到弘昱对她的呵护和占有,那种想要将彼此连为一个整体的占有。明明应该感到害怕的,毕竟这样的执着,甚至已经带上了几分疯狂的偏执和执拗。可是,云悠悠的心底却是觉得那么都幸福,那种幸福得想要哭泣的感觉如此明显。这种被一个人全心地护着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明白了弘昱对汪映蓝的无感后,云悠悠也就放下了汪映蓝这个话题,她可不希望是因为自己多次提到过这个名字的缘故,才让自家夫君大人对这个女人留下印象。云悠悠弘昱,所以,越发明白惩罚一个女人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意识到,她喜欢的人,甚至连她是谁都不知道这个事实!

    她还真是有些期待呢!如果让汪映蓝知道,从头至尾,弘昱的脑海里都没有她这么个人存在。甚至下午的那一下子,将她扇飞撞得头破血流的画面也没有在弘昱的脑海中停留哪怕一秒钟。

    事恐怕会变得很好玩!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要求撒花……⊙﹏⊙b汗,这一次没打错字了,可不是撒谎了!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