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进宫

    ( )    第二天早上,早早地起,带着浅浅的生涩的迹象给弘昱穿好衣服,自己也大致整理妥当,才让丫鬟进来伺候洗漱。因为昨儿个皇宫传来皇后的懿旨,要见见弘昱的福晋,所以,云悠悠一大早就穿着端庄的旗袍,带着头,脚踩花盆底鞋,化了淡妆,整个人在迷糊之外多了几分明艳大方。果然是人靠衣装的最佳写照啊!

    因为是第一次进宫的缘故,云悠悠这孩子很是兴奋,兴奋过头的结果就是脑袋越发成了浆糊,两只小手也止不住地牵着弘昱,嘴巴也开始喋喋不休起来,当然,到底说了什么,其实云悠悠本人也是不清楚的。不过,这种兴奋,在弘昱持续的低气压下,总算是缓了过来。看到弘昱冷着张娃娃脸,背脊得直直地坐在那里,云悠悠就觉得获得了一种安定心的力量。不由得也学着弘昱的样子,端正了坐姿,将背脊得直直的。这样才比较有夫妻相嘛!

    许是把该紧张的都紧张玩了,或者是在弘昱的强大气场之下,其他的一切外在因素都不足以影响到云悠悠,又或者是天然呆属再次爆发,总之,等到任云落和弘昱一起到皇后所在的坤宁宫请安的时候,云悠悠竟然都很平静。

    皇后年约四十上下,眉眼间带着母仪天下的威仪,只是棱角过于分明,显出几分不近人的冷漠高贵,黑眸中的光芒也太过炽烈,显得过于刚正不阿。不过,皇后这个样子倒是很合乎云悠悠记忆中皇后的样子,知道这是个讲规矩,心肠其实不坏的皇后,就是因为过于刚正不阿而屡屡被人作弄,失了圣宠。

    因为知道只要自己规矩做足了,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云悠悠也就更加放松了。果然,皇后也就是照例问了一些寻常话,只是,言谈之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个皇后对于庄亲王府上下忌惮颇深的样子。特别是对她的公公庄亲王禄,更是有些害怕的惶恐。甚至连带的,对于在冰山指数上比庄亲王还要厉害上三分的弘昱也带了几分战栗。对于这样的况,云悠悠有些莫名。原本她还在担心会因为自己的汉人份,而受到刁难,却没想到事还是很顺利的。

    特别是在请安请到一半,弘普也带着他的福晋袁翠袖过来之后,云悠悠就更觉得松了口气。

    出了坤宁宫,弘普有些好笑地看着云悠悠松下来的表,看她美目灵动,左顾右盼,打量着四周的好奇样子,一只手紧紧地被弘昱这小子握在手里,间或,一个人对着弘昱自言自语一下,明明一点都没有得到回应,却还是能自得其乐。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是这个叫做云悠悠的,并不漂亮,甚至并不聪慧,还有些糊涂的小迷糊鬼打动了他的四弟。

    “四弟和四弟妹的感真好。”袁翠袖顺着自家夫君的目光看过去,看到她有些惊惧的四阿哥弘昱因为云悠悠的话语而放柔的眸光,不由得感慨道。

    “娘子这么说,是在嫉妒吗?明明我和娘子的感才是最好的!”说完还可怜兮兮地眨巴眨巴双眸,一副被嫌弃,很伤心很伤心的作怪样子。

    看得袁翠袖不由得失笑出声:“夫君,你都是二十有八的人了,还这么,这么孩子气!明明都是一个孩子的爹了,还这么卖小!”

    “我这叫天生丽质难自弃!娘子不就喜欢夫君我这样吗?怎么娘子现在开始嫌弃我了吗?”

    云悠悠的注意力逐渐被这对活宝夫妻给吸引了,有些羡慕地看着他们之间的斗嘴,不由得感慨大哥对大嫂真好。如果,弘昱也能多和她说说话就好了。这个念头不过一闪而过,感到握着自己小手的大手一紧,回头看到弘昱眸中的宠溺的时候,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都一消而散了。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盘菜,无疑,大哥和大嫂之间闹活泼的气氛,大哥对大嫂言辞间的呵护都让她很羡慕。可是,这一切不是她的弘昱,她的夫君……

    夫君……

    云悠悠本来就不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会羡慕弘普和袁翠袖之间的互动,只是一种人之常,她心底清楚的很,什么对她才是最重要的。即使弘昱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云悠悠却知道自己选择的男子是着她的,有一些不需要用言辞去表达,只是一个眼神便能让人心醉神迷。好,云悠悠承认自己方才有那么一瞬间有些小小的矫了一下!

    想得入神的云悠悠在一个假山的转弯口,因为没有注意差点撞到了人,所幸在那个捧着茶水的小宫女将茶水撒到她上之前,她的亲亲夫君大人就率先一道剑气过去,又一个转将她护到了后。

    “悠悠,你没事?”袁翠袖着个大肚子,连忙拉着弘普过来看况。

    而那个小宫女也有些慌张地抬起头,看着况,眉目间沾染上了着急自责的神色,衬着那张美丽若紫薇花的容颜越发地楚楚可怜。

    “真是对不起,对不起!”将手中端茶水的东西放到地上,连忙拿着丝帕想要做些什么。偏偏这一切动作在那个明明张着一张可的娃娃脸,表鸷难看得可以的男人的目光下,化为了僵硬。一种被人扼住脖子,无法呼吸的惶恐从心底升起,这个男人耗可怕!

    云悠悠看到袁翠袖着急的样子,连忙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还跳了跳表示自己一点事都没有,见袁翠袖收起慌张的神色,才小小地松了口气。天,孕妇什么的,最大了!不知道从哪里听过,怀孕的人要保持心愉悦,生出来的宝宝才会可。她可不要成为那个害小宝贝长得不好看的罪魁祸首。

    安抚完袁翠袖,一抬头便看到自家夫君那张鸷冷冽的脸,心不由得一阵,不由得喃喃喊出声来:“夫君……”

    似乎因为云悠悠的这一声呼唤,让弘昱的表和缓了很多。云悠悠也松了口气,这才想起那个撞了自己的宫女,结果一抬头就看到那张梨花带雨,满是惊恐的秀美容颜,皱了皱眉,这个人有些眼熟。不过,不管眼不眼熟,这样子惊恐地看着弘昱,仿佛弘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的表,还真不是普通的碍眼啊!

    她的弘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这样的表,实在是让人厌恶得紧!

    明明弘昱什么都没做,就露出这样讨人厌的表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