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成亲

    ( )    他们这就成亲了?

    云悠悠头戴凤冠,着霞帔和八幅绣花罗裙,脚穿红缎绣花鞋,一副喜庆洋洋的新嫁娘装扮,坐在楠木垂花拔步大上,耳边还回着喜乐的声音。白嫩嫩的小手在衣服下纠葛来纠葛去,她只觉得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她竟然就这么嫁人了!

    仿佛昨才换完庚帖,纳完彩,今她就匆匆忙忙地嫁入了庄亲王府,和弘昱成为夫妻。这一整天,云悠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脑海里晕乎乎的,只记得进入新房时弘昱那双温暖的大手,仿佛只要被这双手牵着,什么都不用怕,什么都不用担心。

    她和弘昱就这么拜过堂,成了亲,从此她就是为人|妻了?!

    脑海里乱七八糟的云悠悠不由得想着昨晚娘亲牵着她的手念叨的话语,心底一时酸楚,忍不住双眸浮上浅浅的水雾。这个反应迟钝的家伙,竟然在拜过堂成了亲之后才有了这新嫁娘多愁善感的离愁反应。昨晚云母何美芳一遍遍地嘱咐着她为人妇的道理的时候,她还满脑子的兴奋,甚至连丁点从此嫁为人妇,就要离开家,离开爹娘的伤感都没有。

    结果到了这个时候,坐在新房中了,反而想东想西的,想到了这些。试问,天下间有哪个新娘子会如此不着调,在出嫁前满脑子都是要和弘昱成亲的兴奋,结果坐在喜上的时候,没有半点新嫁娘的羞涩喜悦紧张,反而在这里多愁善感!

    这个迷糊蛋啊!

    等到弘昱着大红喜服推开房门进来,用秤杆揭开新娘盖头,看到的就是自家的新婚妻子泪眼婆娑的样子。即使在这样的大喜子里还是万年如一的冰山脸的样子的弘昱,见状整张脸越发地“冻”人心魄。虽然一张冰块脸让人望而生畏,弘昱的动作却很是轻柔,眼底点点担忧的光芒也落入伤感的新娘子眼中。所以,在弘昱用手轻轻地拭去滚落的泪珠,一双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的时候,迟钝的云悠悠总算是不迟钝地反应过来,羞赧袭上心头,染红了双颊,配着因为方才的落泪而越发水灵的双眸,以及经过这段子的调养养回来的婴儿肥的清秀脸蛋,倒也别有一番清秀可人的魅力。

    可惜的是,偏偏有人大煞风景,不让这对新婚夫妻好好享受这温的时刻,以柳满儿为首,弘普、双儿、弘融等人助阵的闹房人员带着看好戏捉弄人的气势进了新房。一见云悠悠那副刚刚哭过的样子,立马起哄似地闹了起来。

    “悠悠,我的好儿媳,是不是弘昱这小子欺负你了。怎么哭了呢,大喜的子,跟额娘说,额娘帮你教训弘昱。”柳满儿初见云悠悠脸上的泪痕时,心底还在担心不会是这孩子后悔嫁给自家的木头儿子了。不过发现云悠悠眼底漾的甜蜜幸福,还有唇角勾起的弧度后,就立马反应过来,合着,这是小夫妻两的|趣啊|趣!

    “就是,弟妹,你放心,有什么委屈尽管告诉大伯。”弘普脸上那是个阳光灿烂啊,等了多少年了,总算是可以从自家这个冷漠得可以的弟弟上体会体会作为大哥的威严了!弘昱啊弘昱,你小子也有今天啊!

    “还有我,还有我。四嫂,我们都是女孩子,你有什么体己话,受了什么委屈地都可以跟我说。”双儿也不甘落后地加入奚落大军!

    眼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损着自家夫君,云悠悠这孩子,心底着急啊。明明是自己不着调,竟然在新婚之夜想着娘家而掉金豆子,结果却害得弘昱的家人误会。这可如何是好。想要解释,可偏偏每次她一张口,一屋子的人立马就接口,让她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越想越着急的云悠悠忍不住揪着弘昱的衣服下摆,装过头急切地看着自家的冷面夫君。

    按照云悠悠的意思,自然是希望弘昱能帮着她解释解释的,却不想弘昱的反应是直接一掌将这些个闹洞房,存了看好戏心思的,都给掀出了屋子。然后干净利落地将门关好!

    于是,世界清静了,布置得喜气洋洋的新房内就只剩下了新郎和新娘两人!

    在新房门口呈现叠罗汉状态的庄亲王府一干人,在庄亲王禄的一个一提溜,再往旁边一扔的帮助下,站稳了子,拍了拍衣服,将灰尘拍掉。几人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立马反应过来去拍新房的大门。

    “好你个弘昱小子,利用完人就把我们给摔在一边了!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哎呀,我这个当额娘的怎么这么命苦啊,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又忙里忙外地帮忙把媳妇娶进门。结果你这个不孝子竟然敢把我这个娘扔出去!”

    满儿的这番话听着真是让人有种声泪俱下的感觉,不由得觉得这儿子真是欠扁。可是,你如果看到柳满儿脸上那因为兴奋而睁大的丹凤眸,以及因为说得高兴处而翘起的唇角,嫣红的双颊,又会另作他想了。这摆明了就是以欺负儿子,看儿子变脸为乐趣啊!

    屋内的云悠悠听到门外柳满儿的哭诉,不由得扯了扯弘昱的衣袖,想要表达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她虽然觉得柳满儿的话,很让人同的样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云悠悠这里面有些弯弯绕绕的事

    “弘昱……”

    额,刚刚开口叫了冷面男的名字,就被弘昱那“冻”人心扉的视线给弄得把后面的话给吞了回去。一见弘昱这表,云悠悠就很有经验地知道,她肯定是哪里让自家夫君大人不满意了。难道是因为她方才哭了的缘故?呜呜,果然娘亲说得对,她就是太迷糊了,才会在新婚第一天就做了让自家夫君不高兴的事

    决定知错就改,好好道歉的云悠悠刚刚开口叫了弘昱的名字,便发觉自家夫君大人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难道不是想听自己道歉?

    貌似她以前做过更不着调的事,弘昱好像也都没什么反应的来着。那么,就不是为了她哭的事喽。可是,还有什么事能让弘昱不高兴?难道是……

    想到了一个可能的云悠悠张了张口,试探地开口,可是,在开口前红晕就忍不住爬上了脸颊,水灵灵的双眸也浮上赧然,两只小手绞成了麻花状,终于,鼓足了勇气,小小声,小小声地叫道:“夫君。”

    一下子暖花开,寒冰消融,觉得自己从寒冷的冬季跳到了百花开发的暖的云悠悠知道自己猜对了。看着弘昱还是面无表的脸庞,她却能够感到他心底愉悦。唇角也不由扯开,笑得好不灿烂。

    气氛如此良好,如果没有门口的聒噪的话,就更美好了!

    于是,弘昱在让云悠悠在上坐好,就骤然打开房门,屋外一下子陷入寂静。等到柳满儿意识到自己的策略成功,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弘昱就有先见之明地隔空点,让柳满儿说不出话来。与此同时,黑眸对上黑眸,同样的冷峻,相似的五官。

    门外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着弘昱和禄之间属于父子的交流。

    片刻后,禄将柳满儿扛起任凭柳满儿在那里拳打脚踢,依依呀呀的,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禄和柳满儿一走,看到弘昱那张冷脸,弘普、双儿、弘融等人自然是立马撤退了!他们又不上傻瓜,能够压制得住弘昱的阿玛都走了,他们留着不是等着挨揍吗!

    很好!

    弘昱的双眸中有一瞬间滑过满意的光彩,干净利落地关好房门,回过,看到坐在喜上的新娘子,端着两杯酒来到前,将其中一杯递给云悠悠。两人喝了交杯酒,因为酒意而双颊嫣红,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的云悠悠。看着弘昱的样子,忍不住伸手勾画着他的眉眼,然后一遍一遍地叫着:“夫君、夫君、夫君……”

    直到她的夫君解开她的衣衫,毫不犹豫地将她吃干抹净,饱食一顿,她还是用破碎的声音低吟着“夫君”。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