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弘昱•弘昱

    ( )    云家二老终归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不是因为柳满儿、弘昱等人的舌灿如花,也不是因为被庄亲王府的名号所吸引和震慑,只因为自家女儿的坚持。

    悠悠这孩子,从小就乖巧,听话,子却执拗得很,认定了一件事,那是几头牛都拉不回来了的。这孩子既然认定了弘昱,本来想让她不去喜欢就是难事,更何况现在人家还这么郑重地上门来提亲,不但庄亲王和福晋亲自来,连一干子女也都亲自前来。这让本就一心扑在弘昱上的悠悠如何回头。

    自家从小疼得如珠如宝的闺女为了那个臭小子,竟然跪下来求他们,他们又怎么能不答应呢!罢了,罢了,儿大不由娘,既然这样子,便随了悠悠的心思又如何。云家二老心底是真的有些伤心的,苦心养大的女儿竟然这么不体谅他们的苦衷,这高门大户本就难以过好子,又何况是庄亲王府这样的人家,只是,看着悠悠哭肿的双眸,还有那个臭小子,以堂堂贝勒之尊,竟然顺应自家女儿的意思同样跪在地上求他们两老同意这桩婚事。

    看在这小子对自家女儿还算听话的份上,就同意了!

    这一切却是都发生在满儿等人被云家二老以考虑一两天为由请出了家门之后的。云家二老送走了贵客后,就匆匆回到了女儿的闺房。结果就发现了弘昱这小子,一阵兵荒马乱后,看着自家女儿左右为难,明明子骨还不舒服,正生着病呢,却因为他们和这臭小子的缘故,而哭肿了双眸,他们又如何能不心软。

    既然答应结亲,那么“说媒定亲、换帖纳彩、回奉、送彩礼”这些过程也该走起来了。毕竟弘昱这小子在自家闺女卧病在这些天总是肆无忌惮地呆在悠悠的房间,他们夫妻两就是想赶也赶不走。再加上庄亲王府一家子来自己家里提亲的事早就在乡里乡亲之间传开了。为了他们女儿的闺誉,还是趁早将一切都定下。两家人有来有往也好有个根据。

    而在云百农和云母两人决定下这些,同意两家结亲之后。云家长女秦氏木棉,从婆家赶回家中。自从自家宝贝妹妹生病后,她就一直挂念着家里,一直关心家中的消息。因而一得知庄亲王府到家中向小妹提亲,并且自家爹娘还有同意的倾向后,连忙赶了回来。

    云木棉的丈夫秦博是个秀才,颇有才学,却考运不佳,屡试不第。所幸受大学士福伦的赏识,当了福家的幕僚。因着自家夫君的缘故,云木棉对于满人的一些礼仪规范也有所了解。虽然当今圣上一直提倡什么满汉一家亲,但是真的让一个贝勒娶一个汉人做嫡福晋却也是无稽之谈。清楚这一切的云木棉便认为是弘昱,是庄亲王府一家子欺瞒了家人,冲冲赶来说明况。

    云百农一听大女儿的话,也觉得自家上当受骗了。的确,这皇亲贵族,堂堂一个贝勒肯定是由皇家指婚的,哪里是说成亲就能成亲的。因而,等到柳满儿按照程序正正式式地请了媒婆,又全家老少都出动,摆明了给足云家面子的况下,上门来提亲,却发现云家二老都铁青着脸,脸色真的不能称之为好。

    等到了解到是什么况后,柳满儿笑着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子,连忙将事解释清楚。他们全家上下的婚嫁那都是得了圣旨可以自由婚配的。至于云悠悠的汉人份,她早在那天初次来拜访的时候也都解释过了,以庄亲王府,或者说以禄的威势那还不是说解决就能解救的。然后,又诚心诚意地表达了他们绝对没有任何欺瞒的意思,悠悠嫁过去绝对是嫡福晋,还是唯一的。

    这么一番解释下来,云家二老自然有所松动。甚至庄稼人的朴实憨厚在知道自己误会了对方后展现的淋漓尽致,因着这一点点不好意思,后面的核对生成八字、人品、属相的礼仪过程也走得很顺利。而弘昱和云悠悠的八字一合,得出的结论是“天作之合”,这样一来,也让云家二老真的放下心来。而柳满儿等人自然也是乐呵得不行。

    说媒定亲之后,自然是换帖纳彩。不过这换帖要选择个吉,三后恰好是个好子,双方便约定届时将这程序走个一遍。

    无疑,这些事办起来还是有些琐碎忙乱的,而这些忙乱却越发显出了弘昱和云悠悠的悠闲来,这几天一直卧病在养病的云悠悠,真是被家人还有弘昱给管怕了,不就是有点发烧感冒,竟然就把她当做了易碎的娃娃。忍不住眨巴眨巴大大的眼睛,摸着这段子又有点养回来的小脸蛋,好不容易瘦下去,这么一补八成又补回来了。

    可惜她的这招扮可怜卖萌的招数在生病的时候一点都不见效,不要说云父云母了,云悠悠一摆出这样的神,弘昱周的温度就会直线下降,弄得云悠悠连个求想要出去走走的话都说不出口。

    虽然这样被关在房子里,好像很可怜的样子,但是有心人都能看得出来云悠悠的高兴。自从云家二老同意了这桩婚事后,即使是在故意扮可怜的时候,那水眸中都漾着欢愉的涟漪,唇角也保持着微微上扬的弧度。

    云悠悠笑弯了双眸,偷偷弯了弯头,靠在弘昱的肩上。靠着靠着又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认真吹笛的弘昱,看着他浓密的剑眉,大大的眼睛,还有那小小的红唇,真的好小哦。不过,明明看着就是和她差不多大,最多也就是十四五岁,就是说他十三岁怕是也有人信的,可是这家伙竟然都二十岁了,想想真是不可思议。不过,想到弘昱的额娘和阿玛,又觉得弘昱这样不是奇怪的事了。毕竟柳满儿和禄实在是太年轻了,就是说他们是弘昱的哥哥和嫂嫂怕是都有人信的。

    “弘昱……”

    笛声没有停止,甚至连表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子也是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而云悠悠一声一声的“弘昱”也没有断。

    想起父母同意两家的婚事,决定定亲之后,在她喊了一声“竹子哥哥”后,却得到了弘昱的一记冷眼,周的温度更是直线下降,一开始她还有些茫然,却在看清了清澈中带着几分寒冽的双眸中的坚持后,恍然大悟。

    云悠悠知道弘昱不喜欢说话,或者说他觉得说话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能不开口就不开口绝对是他所奉行的准则。云悠悠喜欢弘昱,自然就不愿意让弘昱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所以即使知道他会说话,却也不会勉强他开口。反正过去的五年时光,早就让云悠悠锻炼了一“察言观色”的本领,当然这个本领仅限于弘昱。

    只要是弘昱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够明白他的想法。而弘昱的这个眼神,让云悠悠明白,他这是想让她叫他的名字呢。

    张了张口,明明在两个多月等待的子里,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低喃过“弘昱”这个名字,真到了要开口说出来的时候,却又发现卡在了那里。一想到喊着面前男子的名讳,心底就忍不住有种羞蔓延开来。

    “弘……弘昱”

    结结巴巴不说,声音更是轻的比蚊子的声音还要低上三分,头更是低低地垂下,露出的一段颈项也因为羞赧染上漂亮的粉色。

    过了半晌,云悠悠拾揣好自己的心绪,偷偷地抬头,不料一对上弘昱的双眸。明明还是那双澄澈凛冽的双眸,云悠悠却从其中看到了点点的欢愉,即使这抹愉悦淡得让人几乎看不出来。

    心,忍不住一松!

    原来,他却是听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