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提亲进行曲

    ( )    云母只觉得一切都晕乎乎的,这都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就和面前这个一高贵袅娜的旗装的女人成了亲家了呢?

    看看自家老伴,发现他正正襟危坐地坐在那里,连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视线扫到坐在自家老伴旁边一藏青色长袍外罩天青色马褂的冷面男子,云母也忍不住坐直了子,对于边自称柳满儿的女人的话语也是半听不懂的。

    云母明明记得早上的闹剧过后,自己和自家老伴都没有将那个少年的话语当真,连自家女儿在那里拼命地保证说什么竹子哥哥会来提亲什么的,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小孩子家家的,大抵也就是随便说说。这婚姻大事又岂同于儿戏。哪家的父母会因为儿子要娶亲就立马过来提亲的。而且,云母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个弘昱不是个好归宿。长得面嫩也就算了,还摆着个棺材脸,这不是让自家女儿看他脸色吗。她和老伴放在手心疼的宝贝女儿,半点都舍不得她受点委屈,又哪里愿意嫁给那么个不知尊老幼的混小子。

    只要一想到那少年将自家老伴一掌挥开的景,就心有余悸,虽然事后自家闺女拼命地解释说什么他就是这个个,其实不是故意什么的。什么不是故意的,哪里有这样的人,在人家女儿的房里,还这么嚣张,还敢这么对待自家老伴。武力值又这么强悍,按照他的脾,岂不是自家女儿有什么惹到他的地方,就危险了。轻轻地这么一挥,她的女儿不就要重伤。这样的人家,她怎么放心。

    云母和云父一合计,都觉得自家女儿心心念念的不是个良配。

    谁知道还没等两老合计出让女儿对那少年死心的办法,不过刚吃了午饭,就有丫头来报说是有客人来访,还说什么是来提亲的!

    提亲!

    得了,这两个字一下子点燃了云百农的一肚子火气,像个炸药包似地气势汹汹地就去了前院,让家丁开了门,刚想破口大骂,就被门口一溜串的长袍麻瓜,旗装丽影给震慑住了!哎呦,这是哪家的皇宫贵族跑到他们这小门小户地。

    正所谓官不与民斗,云百农这些年发迹得快,还是和内城的一些人家有些联系的。毕竟云家出产的瓜果蔬菜,那个质量实在是上乘的,供应瓜果蔬菜的过程中,也锻炼了一下云百农的眼力,看到门口一行人的穿着打扮,心底那是咚咚咚地挑了下。看这架势,可不好惹啊!哪里还有方才的半点气势。

    云母一见自家老伴被震慑住了,她一个妇道人家的自然也不敢多说,总不能将这么一帮明显就是大官贵族的给拦在门外。只能和云百农一起将柳满儿、禄一行人迎了进来。心底则是直打鼓。

    而等到一明艳旗装打扮的柳满儿笑着对云母和云父说了自己的意图后,两老的脑袋里那就真的成了一团浆糊,天哪,庄亲王府的四阿哥要跟自家女儿结亲?!这都是什么事啊!他们小门小户地可攀不上这些皇亲贵族之家,再说了,满人和汉人哪里能这么简单结合的,份差距不说,光是那些子规矩就够吓死人了的。他们家女儿如果真的嫁过去,那不是要受苦受累!

    这些话当着柳满儿笑眯眯的脸庞,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这要是万一把他们惹急了,真要强抢那可怎么办,这些年,他们又不是没听过内城的那些皇亲贵族强取豪夺的事。本来云母还指望着自家老伴能够出场救救急。可是,看着云百农在禄的冷面下半点招架之力都没有,连个正眼都不敢和对方正视,这可怎么办啊!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让自家悠悠嫁过去受苦,一咬牙,偷偷地狠狠地拧了自己大腿一把,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云母张嘴就说道:“福晋,我们家悠悠还小,配不上四阿哥,这门亲事还是算了。”

    一时之间原本闹闹的大厅陷入了死寂……

    柳满儿的双眸和自家儿子女儿的视线一碰,都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满意,这户人家好,不卖女求荣,不会因为他们庄亲王府的名头而担惊害怕或者是想着攀附权贵,心底想着的都是自家的女儿。撇开这些,能够在自家老爷子的威势下保持这份魄力就是个好样的。能有这样护女儿的心思,那么,这样的人家教养出来的女儿自然也不会坏到哪里去。而且柳满儿也是相信自家儿子的眼光的,弘昱那小子虽然拽了一点、任了一点,从出生到现在始终都不肯开口这一点有点可恶之外,其他方面却都是好的。

    不过,说到弘昱,这小子又死哪里去了,明明是和他们一起过来的,怎么这会儿功夫就不见人影了。和弘普、双儿等人视线一触,表示了一下疑问,见他们也是一副糊涂的样子,然后看到自家老爷子的视线往后院看过去。满儿便知道自家的小子干什么去了。合着,他们这么一大帮子父母兄弟姐妹在前面给他提亲,忙死忙活的,而他则跑到后面偷香窃玉去了!

    这死小子,等儿媳妇娶回来了之后,看她不联合着儿媳妇好好整整这小子,真是皮痒了!

    “咳咳,额娘,你是不是有话要跟云伯母说一声。”弘普看着自家额娘又有些不着调地跑神了,连忙出声提醒。

    柳满儿瞪了一眼弘普,转过头又是一脸地笑嫣如花:“亲家母啊,你不用担心,你家女儿嫁给我们家弘昱,一定会让你们家女儿幸幸福福的。保证只有你女儿这么一个妻子,在家里都是你女儿做主,若是弘昱欺负她,我们一定会帮媳妇出头的……”

    “对对对,云伯母,你放心,我们庄亲王府的儿女都是一夫一妻制的,你看看我大哥他就只有翠袖一个媳妇,我二哥也就只有兰馨一个媳妇。所以,将悠悠姐嫁给四哥,绝对会幸福的。”双儿见满儿说着说着又忍不住调凯起弘昱,连忙插话说道,她可是很期待这个四嫂的,真想看看自家四哥被吃得死死的样子,可不能让自家额娘一个不着调个毁了。自家额娘这些年真是越来越玩了,哪有还没把媳妇娶进门就说什么欺负不欺负的话的。

    “就是,亲家母,你放心。只要你愿意让悠悠嫁给我们家弘昱,什么事都别担心。你是不是担心悠悠的汉人份啊。这点也好解决,你不知道。我原本也是个汉人,姓柳。可我还是嫁给我家老爷子做了福晋,上了皇家的玉蝶,不过改了个姓氏柳佳氏。”满儿被自家女儿和儿子瞪了一眼后,连忙笑着说道,反正等媳妇娶进来了,想要看弘昱的笑话,那还不简单。

    说起这件事,柳满儿不由得有些感慨又有些幸福地看着自家端坐在那里的老爷子,看着他冷峻的眉眼,还有那张几十年也不见改变的可娃娃脸,不由得满眼放柔。想当初她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在嫁给了金禄好一段子后,才发现自己竟然被骗了,不但自己的丈夫不是汉人,还是皇家的阿哥,而她的姓氏也被改成了柳佳氏。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