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混乱的早晨

    ( )    “孩子他爹,孩子他爹……”云母一大早起来,来女儿房间打算看看云悠悠的况,打开门却发现自家女儿的房间内有一个少年,就这么坐在自家女人的畔,那手竟然还牵着自家女儿的手,慌乱之下忍不住就高声喊了起来。只是,才喊了两声,就发现自己出不了声了,吓得云母脸都白了,天哪,这不会是什么妖怪!

    云父听到自家婆娘有些惨白的呼喊,以为自家女儿出了什么问题,手上还拿着扫帚就匆匆忙忙赶过来,就看到自家婆娘张着嘴,一张脸惨白地瘫软在地上的样子,赶紧过去将她扶起来。却见自家婆娘的手直直地指着屋内,顺着手指的方向往女儿的闺房里面看去。顿时气血上涌,好啊,当他云家好欺负啊!竟然敢偷偷摸摸地摸进自家女儿的闺房!抄起刚才因为紧张妻子而放在一边的扫帚就冲了进去,一扫帚就回过去:“你这臭小子,好大的胆子!你你你……我打死你这小子!”

    只可惜,云父拿着扫帚才跨过门槛,整个人就维持着向前冲的姿势被定在了那里,想要开口也说不出话来。瘫软在地上的云母见到自家丈夫这个样子,自己又无法出声,想着还躺在上的女儿,不知道哪里生出的力气,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夺过云父拿在书中的扫帚就要冲过去打人,谁知道那坐在自家女儿前的少年只是手在半空中挥了挥,拿在手上的扫帚就断成了两三截,而她自己也跟着自家丈夫那样被定在了那里。

    这般大的动向,让熟睡的云悠悠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方才她似乎听到了自家爹娘的声音?眨了眨双眸,意识慢慢清醒的云悠悠,看到端坐在前,姿停止如松柏的弘昱,先是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眸,然后似是想起了昨晚的一切,小脸缓缓地爬上漂亮的粉色,粉色慢慢晕染开来,甚至连脖子都带出了淡淡的粉意,嘴里忍不住轻轻地,轻轻地叫道:“竹子哥哥。”

    虽然弘昱还是没有开口说话,但是握着云悠悠小手的大手却紧了紧。这样的回应让云悠悠忍不住乐得眯了双眸,露出傻兮兮的笑容。这孩子,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房中伫立地两尊大佛,自家的爹娘被弘昱这小子点了呆立在那里,心底还担心着这孩子的安危,结果这家伙倒好,看到弘昱就光顾着脸红了。

    等到云悠悠发现屋内的气氛不对,一转头,看到自家父母维持着怪异的姿势,伫立在那里,特别是自家母亲的手里还握着一小节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再看到掉在地上的三截扫帚的残肢,眨了眨双眸,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竹子哥哥,这是我爹娘!你赶紧解!”

    说着,便挣扎着起,幸好昨晚因为见到弘昱的缘故,放下心结,好好地睡了一觉,整个人也精神了很多。只是,云悠悠才坐直了子,方要下便被弘昱给拦住了,云悠悠对于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的反应是红了脸颊,然后,马上抬起头,水灵灵的双眸直直地盯着弘昱黝黑寒冷透着一股子凌烈的双眸:“竹子哥哥,我……”

    可惜的是,还没等云悠悠把话给说完,因为云悠悠的话语,弘昱早在云悠悠起前就解开了云父云母的道,所以这两老人在看到弘昱的爪子竟然放在自家宝贝女儿的香肩上的反应是,直接凑了上来,就要拉着弘昱的衣袖,让他松开手:“你这臭小子,赶紧给我松开,松开,你听到没有!”

    这样急促带着尖锐的话语自然而然地打断了云悠悠的话语,而在云家二老上前有所动作之前,一向不喜欢他人碰触的弘昱便一个反手,将先行一步来到前的云父给掀翻了!

    “爹!”

    “孩子他爹!”

    云悠悠惊恐的眼神,颤抖的子,还有一声惊叫后惨白的脸色,让边的弘昱有了反应,只见他一个快速地移步就抓住了原本呈抛物线运动,快要重重摔在地上的云父。只是,这个抓,还真是抓了,竟然就这么拎着云百农的后衣领,在让云百农的双脚着地后,就松开了手,也不管对方有没有站稳,直接让云百农双脚颤了颤,软倒在地上。而他自己倒好,直接回到了云悠悠的边做好,连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云家二老。

    云悠悠拍了拍口,只觉得心脏还在快速的跳动,那频率高的吓人。她不由得懊恼,怎么就忘了提醒自家爹娘呢。弘昱最不喜欢有人碰触、接近了。自己刚认识他那会儿,可是摔出经验来了的。

    不过,迟钝的云悠悠经过方才那么一茬子惊吓,连忙反应过来,对着自家爹娘说道:“爹,娘,这就是我常说的竹子哥哥,他没有恶意的。”

    云悠悠不说还好,一说面前这位冷冰冰的少年郎就是害得自家女儿神不守舍两个多月,又重病在的罪魁祸首,两老真是恨不得痛扁这家伙一顿。可是想起方才的种种,武力值上的差距,让两人有了犹疑。可是看着这家伙这么明目张胆地坐在自家女儿的上,这火气啊,真是怎么降都降不下来!

    “你这臭小子,害得我家悠悠生病,现在又跑过来假好心,你不是不声不响消失了两个多月了吗?又跑出来做什么。怎么,害得悠悠生病还不够,还想要了我家闺女的命不成。”云百农从地上起来,脸色铁青。

    可惜的是,无论云百农说什么,弘昱连个反应都没给他,自始自终双眸都看着云悠悠的脸颊,只是在听到云悠悠是因为自己而生病的时候,双眸有了些许的绪起伏。

    云悠悠忍不住按了按额角,她本就在生病,刚才又一惊一诧的,现在听到自家老爹的呵斥声,只觉得脑袋一阵一阵的疼,脸色也不由得变得惨白。

    “孩子他爹,你先别说了,悠悠似乎不舒服。”云母看着自家女儿脸色不对劲,连忙扯了扯云百农的衣袖,可是看着弘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位年轻人,我家闺女是大姑娘了,这姑娘家的闺房你这么个大小子是不适合呆的。传了出去,我家闺女还怎么嫁人……”

    嫁人?

    云悠悠要嫁人?

    一想到这个可能弘昱就忍不住浑放冷气,使得室内温度直线下降,也让云母的话说到一半就忍不住住了嘴,这年轻人明明张了一张可的娃娃脸,偏偏现在脸上的神让人忍不住直战栗。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