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庄亲王府二三事

    ( )    庄亲王府的大阿哥弘普的福晋袁翠袖在怀有孕之际,因为借住在府上的汪家之人的算计,被汪小弟撞倒在地,早产。腹中本是龙凤胎,最终却只得小女儿存活,长子连这个世界都还没见上一面,便胎死腹中。庄亲王府上下,为了不让袁翠袖伤心,便隐瞒了她其实是怀有龙凤胎的事实,因而,袁翠袖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她其实是怀了龙凤胎。

    金川战役结束后,连夜赶回的弘普见到自家粉雕玉琢的小女儿很是欢喜,却不想从自家额娘庄亲王府福晋柳佳氏满儿口中得知了所有的真相,特别在知道汪家之人竟然丝毫不知悔改、甚至变本加厉还在算计着自己的妻子的事后,几发狂。

    汪夫人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一心想要解救出因为贪污受贿被流放到黑龙江的丈夫,满脑子想着怎么靠着自己的长女汪映蓝搭上王公贵族,好替丈夫脱罪,最好再连升两级,这样自私的汪夫人丝毫不觉得自己靠卖女儿获得荣华富贵有什么错误,丝毫不觉得让自己的儿子故意撞倒袁翠袖有什么不对。而神冷若冰霜,样貌绝美的汪映蓝只因为自己的自尊问题就出了这么个策略,对于收留了自己一家的袁翠袖没有丝毫感激不说,反而心思毒辣。汪小弟在撞完人后,甚至还觉得此事好玩。

    这样的一家人不惩罚,实在难平心头之恨。

    曾经从算命先生那里得知汪映蓝这个高傲美貌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的女人会上这个世界上最无又最至的男子的弘普,和满儿合计着让汪映蓝这个女人尝一尝什么叫□而不得的滋味。本来两人都以为这个最无又最至的男子是庄亲王禄,最后却发现汪映蓝对庄亲王没有丝毫特殊的反应。然后,才想起府上的四阿哥弘昱,虽然不清楚他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至的男子,不过他却是比之庄亲王禄还要冷酷上十分的无之人。

    今年二十岁的弘昱,打从出生开始,就没说过半个字,连阿玛、额娘都不肯叫,只会大眼瞪小眼,跟个哑巴似的,也不搭理任何人,好像这世上只他一个人。想让他做什么,还得先跟他卯起来没死活地打上一场;伺候他的人更辛苦,他不吱声,下面的人都得费尽心力去猜测他的心思,一个不小心拗了他的意思,他就一巴掌甩得你晕天黑地。他不在意任何人,唯一能让他感兴趣的只有六件事:看书、写字、画画、吹笛、练武和沉思。

    在庄亲王禄和弘昱干了一架后,着弘昱答应留在府中吹笛、沉思,而不是跑到西山去。而一切也果然如弘普的猜测,汪映蓝这个自认为高雅脱俗、美丽绝尘的女人在第一次听到弘昱透明纯净的笛音后,就将满腔丝系在了弘昱上,即使被满儿警告外人不得擅自闯进王府内府,还是不听警告,一次次地像个偷儿似地摸进内府,看着在王府后花园的沁水湖畔吹笛、沉思的弘昱。一地深陷进无妄的恋中。

    原本府中众人只是想着让汪映蓝跌个大大的跟头,报复汪映蓝,让汪映蓝知道什么是痛苦,什么是无望,渐渐地,为自家儿子,一直担心自家绝的儿子弘昱这辈子可能就没有办法娶妻生子的满儿最先发现了弘昱的不对劲。

    偶尔在弘昱的笛声中竟然会听出几分焦躁孤寂之感,整个人虽然还是犹如冰山一般冷清,仔细观察却还是能够察觉出隐隐的变化。

    在弘普携带着在自己的辛勤耕耘下再次怀有孕的妻子袁翠袖,故意从贝子府到隔壁的庄亲王府蹭饭,顺便让自己的妻子看看其实她一直认为很可怕,比庄亲王还要严酷上三分的弘昱其实也没怎么可怕,甚至可以用幼稚二字来形容。

    在饭桌上,每每弘昱想要吃什么,方夹起就会被半路围截,平常这个时候,弘昱顶多也就是着抢他的菜的家伙将一整盘的菜全部吃下去,或是将整盘菜从某人的头上倒下去。这一次,弘昱也是将围截了他的菜的弘昶倒了满都是,不过,动作却不复以往慢条斯理的优雅,反而隐隐带出了些许的躁动不快,这样的绪让众人都觉察出了弘昱的不对劲。然后在弘昱吃完饭,打算离席之际,满儿拉着弘昱的马褂,一脸可怜兮兮地要求弘昱喊一声额娘给她听听,如若是往常,弘昱定是会先和满儿大眼瞪小眼半天,见没有什么效果,才会慢条斯理地解开马褂,如果满儿还是想要玩下去,又抓着弘昱的长衫,他也会无动于衷地解开长衫,直至内衫也会毫不犹豫地褪下,甚至满儿如果抓着他的胳膊的话,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举起手劈断自己的胳膊。

    可是,今天,在满儿抓着他的马褂的时候,弘昱竟是连和满儿大眼瞪小眼都懒得瞪,竟是直接刷的一声将马褂撕开,然后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运起轻功翩然离开。

    这下子,大家都发觉了弘昱的不对劲。

    “额娘,这还是我认识的四哥吗?”双儿双眸闪了闪,真怀疑自己刚才是眼花了。

    “弘昱不会是鬼上了,我们什么时候见过弘昱这么,这么焦躁的样子!天,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弘昱变脸的样子了。”弘普显然没有想到,本来只是带着自家娘子来看看弘昱幼稚的样子,却瞧到了这么一幕好戏。虽然弘昱那张万年冰山脸还是那样子,可是周那股子隐隐地躁动焦躁感却是都感受到了的。

    满儿愣愣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她的手没这么脏!再怎么样,她也是生了这臭小子的娘!不过,弘昱确实是越来越不对劲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最近有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老爷子,弘昱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满儿虽然问的是自家老爷子庄亲王禄,却也没真的奢望从他口里得知什么,自己的这个夫君,如若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怕是连孩子的死活都懒得管的,就更别提现在弘昱只是小小的有了其他的绪波动。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