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云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城少主 书名:龙鳞九剑
    “查清楚了么?”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在大中响起,大很宽广,宽的只能用恢弘大气来形容,一般只有皇宫才能这么恢宏,而这里就是皇宫,准确的来说是西晋皇朝的皇宫,而这座大便是整个大晋皇朝最高权力的象征之地———镇天,大中站着一个人,同时也跪着一个人,站着的便是当朝天子司马衷,另一个则是他自己的大内护卫。

    “回陛下,已经查清楚了,那杜家的确是在灭吴大战的时候得到一本无名武功秘籍,据说此秘籍种注明,只要练成此功法,便是天下第一,一统武林,只要臻至大成之境,便可破碎虚空。”另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在大中响起。

    “什么?你说什么?破…..破碎…..破碎虚空?”听到这里,原来的那道声音再也没有之前冷静,没有之前的威严了,激动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堂堂的皇帝陛下再也没有了平的皇帝者风范了。

    是的,站在大之上的龙袍中年人就是当今大晋皇朝的第二任皇帝司马衷,晋朝开国皇帝司马炎之子,而下跪着的是他的一个金牌护卫,名叫周兴,晋朝的皇帝护卫分为金牌护卫和银牌护卫以及铜牌护卫,当然,传说司马衷还有四大贴护卫,被称为天,地,玄,黄。天护卫是四大护卫之首。

    “是的陛下”周兴那冰冷的声音又响起了。

    “你确定?真…..真的…真的破碎虚空?”司马衷仍然还是处在激动,一本能个让人在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武道高度的秘籍,一本能够让人破出这个世界的神圣秘籍,怎么能不让人激动?

    “不知道的,我也不确定,毕竟只是传说,我们也没有见过秘籍”周兴依然用无丝毫感的声音回道。

    “不确定?”司马衷狐疑的问道。

    “是的,我们查了好久都没有查到秘籍的藏匿之处,杜家人做的真的是太隐秘了。”周兴道。

    司马衷在上沉吟了一会,忽然,他抬起了头,对着周兴说道:“你先回去吧,记住不得对任何人说起此事。”

    “是,属下告退。”周兴当即说道,转便出了大

    当周兴一出大,司马衷便向虚空喊道:“他应该不再适合存在这个世界了,黄,你去,同党也一个不得放过”,

    “是”当即从空中闪出一条人影追出了大,他便是司马衷的四大贴护卫之一——黄,四大贴护卫都是当今上上的绝顶高手,四人各有所长,若是相互配合,便是当今天下第一人轩辕王轩辕戚辉都无法战胜其十回合。

    随后,他又淡淡向空中说道:“天,你带领地,玄,二人速速与黄会合,立即赶往东越镇东大将军府,所到之处鸡犬不留,明我便昭告天下,一以叛国谋反之罪镇压镇东大将军府,偶等务必带回那本无名秘籍。”

    “是,陛下,我等便是粉碎骨也要将东西带回来见陛下。”空中又传来三道寒气森然的声音。

    “嗯,你们立即行动,不得有误,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东越。”司马衷平淡说道。他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没有了之前的激动,完全恢复了往的王者风范。

    “是,陛下,属下告退。”三人又恭敬的答道。

    看着这三个人出去,司马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险的笑容,用森然的口气喃喃说道:“杜预,虽然你是我父皇的得力干将,为我大晋皇朝立下赫赫战功,但是你得了不该得的东西,这便是你该死的原因,呵呵呵……..”。

    ……………………………………………………………………………………..

    五天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东越,镇东大将军府,深夜。

    一个中年人急冲冲的向大院中央走去,走得很急,显然是有很重要的大事要发生的前奏,终于在一座房门前停下来,伸手去敲门。

    “嘟嘟嘟嘟’”敲门的声音响起了,男人口中还焦急地说道:“爹爹快开门呀,十万火急呀。”

    “吱呀”门忽然开了,房中同时传来一道严厉的呵斥声:“什么事?看你还有一点家主的风范?什么事都这么急急忙忙的,你让失望了。”

    “孩儿错了,还请爹爹责罚,不过孩儿确实有十万火急之事要禀报,还请爹爹先容孩儿速速说来再行责罚不迟,请爹爹明鉴。””中年男人立刻焦急地说道。

    “好吧,你先说是什么事,”老人说道,

    “是,父亲,刚刚我们接到消息,我们的那件事不知为何,竟然传到了司马衷的耳朵里了他“现在正派了四大贴护卫前来,并且下的命令的鸡犬不留,还请爹爹定夺。”中年男人满脸焦急的说道,显然他心中对这四大护卫是十分恐惧的。

    “什么?此事当真?你是从哪里的来的消息?可靠吗?”老人听到儿子的叙述,腾的就站起来了,一连串的问了几个问题,这充分的显示出来了老人的恐惧,四大护卫别人不知道,可是他堂堂的镇东大将军还是知道的,那可是绝对的高手呀,而且是四大高手一起来,谁能不恐惧,而且还是带着“鸡犬不留”的命令来的。

    没错,这个已经老得不能再老的老人就是堂堂的镇东大将军,自从那次灭吴大战中得到那本秘籍之后,他便不再轻易出门了,而是一直都在研究那本秘籍,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却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现在还把消息泄露出去了,为自己的家族找来这灭顶之灾,他心中真的很不甘呀。而旁边的中年男人就是他的儿子杜翔,也就是当今的杜家家主,他虽然中人,但是却也是个聪明之人,平时做事是有些风风火火,但现在他却不敢乱吭声了,因为他知道现在已经是杜家生死存亡的时刻了。

    “是,父亲,这是原件,还请您过目。”说着便递上一张纸条给杜预,这纸条乃是飞鸽传书的样子,只见在那纸上写着“快逃,帝已知秘,四大护卫亲至,鸡犬不留,快逃。”

    杜预看着这张字条脸色变了数遍,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慢慢的抬起头,对着杜翔说:“尽快组织组内精英弟子离开东越,走得越远越好,快,一刻都不容耽误。”

    “是,父亲,我这就去办。”说着,杜翔便转离开,可是刚刚走到门他又停了下来,狐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那你呢,亲大人,你不是想留下来等死吧,”

    “尽管去办你的事,不用管我,我自己有分寸”杜预严厉地说道。

    “不行,父亲,你不能这么做,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说完这个他也不走了,径直站在那里不动了,杜预见状立刻就急了,对着杜翔吼道,“你个逆子,难道你要成为杜家的罪人吗?现在你是杜家掌舵,你义弟也是个愣头青,你要是不带着大家走出困境,那么大家都得死,杜家也完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杜家的传承香火,他们要的是那本书,而书又在我的上,所以我必须留下,这样你们才有更多的机会逃走,快去吧孩子”

    “不,我不能丢下您不管,这一向都不是我杜家的作风,要死大家一起死了吧。”杜翔低声的歇斯底的吼道。

    “你个逆子,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我们杜家的传承就落到你的上了,你背负着整个杜家东山再起的命运,知道吗?”杜预也歇斯底里喝道。

    泪水止不住的从杜翔的两颊流了下来,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就这么流泪了,然后默默的转向外走去,刚刚走到门口,一本书飞了过来,杜预的声音响起:“这是原本,我这只是手抄本,而且还没有心法,你以后务必传承下去,即使死你也要把这本剑诀传下去,记住,一定要传下去,即使死。。。。。。。。”

    他反手一看,书的封面很简单,只有四个大字《龙鳞九剑》,书的纸质很好,因为那纸张都发黄,可是书本却无丝毫损坏。他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眼泪流的更多了,把书往怀里一放,默默的走出了房间,只是当他走出房间后,房里却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出了房间后,杜翔还在流泪,心也很沉重,但脚下速度却不慢的,刚刚走到一个拐弯处,便一头长进了一个丫鬟的怀里,杜翔本就心不好,虽然平时也不是乖张之人,但现在正是风尖浪口之上,心不好,本需要一个发泄的当口,这么一个满怀,杜翔便立刻老羞成怒,开口便吼道:“大胆奴才,怎么这般莽撞?”

    那丫鬟抬头一看,看到是老爷,立刻便吓得不轻,忙喊道:“老爷饶命呀,奴婢不是故意的,是夫人和二她们。。。。。。”

    “夫人和弟妹怎么了,快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杜翔听到丫鬟说道夫人和他义弟之妻,以为有什么事,所以不等她说完便抢先说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夫人和二夫人都要生了。。。”丫鬟因为害怕结结巴巴的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要。。。。要生了?你是说两位夫人要生了?”当听到丫鬟说夫人要生了,他激动的都不能自已了,他太激动了,夫妻结婚二十年了,直到去年才有怀孕的迹象,现在终于要上了,能不激动吗?是假的,等了那么久了终于有爸爸做了,当然要激动咯,老来得子是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呀。义弟李杰龙夫妇也是结婚十多年前年才上孩子,可是这孩子一怀就是三年整,整整三年了,都快赶上哪吒了,现在终于要出生了,大家原来都好担心这个小家伙呢,没想到这小家伙也要出生了,怎能不让人激动?

    “嗯,是的,了”丫鬟说道,

    “快说,具体什么时候临盆”杜翔道。

    “就在今晚”丫鬟回道。

    “走,带我去看看,快,快带我去看看,”杜翔激动的说道。刚走出三步路他就停住了,因为他想到了现在的处境,刚刚的兴奋之已然消失,换来的是满脸愁容,难道:“怎么早不生晚不生,偏偏这个时候生呢,生的真不是时候呀!”

    这一生轻轻地呢喃还是被丫鬟听到了的,丫鬟感到奇怪,刚刚老爷都还激动的不行了,怎么现在却这样呢,她想破脑袋都找不到答案。

    杜翔呢喃了一句之后,又对着丫鬟道:“你快去照顾两位夫人,万万不得有事,快去”。

    “是,奴婢这就去。”说着便转走了。

    待丫鬟走后,他向空中吩咐了一句:“老曾头,通知家中所有宾客和可靠将领到会客厅来,说我有急事相商。立刻去,越快越好。”

    “是”,空中只传来了这一声便没有声音了,过了一会又向空中喊道:“老于,你召集所有杜家子弟到偏厅来集合,越快越好”

    “是,老爷。”空中又传来一声脆响。

    。。。。。。。。。。。。。。。。。。。。。。。。。。。。。。。。。。。。。。。。。。。。。。。。。。。。。。。。。。。。。。。。。。。。。。。。

    会客厅,依稀陆陆续续来了50几个人,都是气势不凡之人,坐在首座的便是家主杜翔,杜翔看人都来齐了,轻轻咳了两声,开口说道:“诸位,深夜召集各位,是在抱歉。”

    “没什么的,家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等万死不辞。”只见一个莽汉朗声说道。

    “对,我等万死不辞。”台下一片的附和声,这些都是杜家多年来的老家底,是绝对忠诚的家将,各个都是高手,没有一个是简单的,简直是杜家这么多年来高手如云。

    “居然诸位这么爽快,那我也不兜圈子了,我想问下诸位,这么多年来,自打你们跟了我杜家以后,我杜家可从亏待过你们?”杜翔淡淡的发问,但是语气中却透漏出一种淡淡的杀伐之意,也就是熟话说的“杀气”。

    “没有,家主待我等恩重如山,我们愿誓死为杜家效劳。”众人齐声说道,

    杜翔知道他所要的效果达到了,便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这么忠心,那我就直说无妨了,如今我独家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希望打家一起度过难关,一起来面对,如果有哪位不愿意的现在就可以退出,别到时候后悔了,这个难关基本是有死无声的,所以我不强迫大家,到底怎么选择,还是各位自己决定吧。”

    “老爷,杜家对我等恩重如山,不管发生什么,只要杜家有难,我等定与杜家共存亡,请老爷明鉴。”有个大汉激动地说道,下面一群人听到这话,也纷纷表示同意,都说道:“我等愿与老爷共存亡。”

    听到这里,杜翔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朗声说道:“很好,很好,各位在这个时候没有抛弃杜家,我真的很高兴,哈哈哈哈………..”。

    下面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心中都在暗中庆幸,幸好刚刚没有选择离开,要不然他们可就真的永远的离开了,他们的老爷的格别人不清楚,但是他们可是清楚得很呀,典型的笑面虎,平生最恨背叛的人,尤其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那是死得最惨的,。

    “那我现在跟你们说下现在杜家的处境吧,如今我杜家真可谓是危在旦夕,皇帝司马衷派出四大贴护卫赶往这里,亦把我杜家夷为平地,也许你都听说过四大护卫的传说吧,我现在告诉你,那不是传说,四大护卫远远要比传说中的厉害,诸位的选择可真是九死一生,诸位可有后悔自己的选择?”杜翔直接了当的和所有人摊牌,说到这里杜翔停了下来,双眼眯成一道缝隙,散出一道犹如实质的精光扫向在场的所有人,像是要把所有人都看穿似的,这最后问他们可有后悔,声音可谓森寒到了极点。

    然而场上的众人立即躬答道:“我等愿与杜家共存在,纵死不悔。”

    看到大家如此识趣,杜翔很满意,点了点头,又严肃的说道:“我也不要大家为我去死,我只要大家把我杜家一些精英子弟和所有嫡系子弟转移出去就可以了,所以说从某种角度来说你们还是很安全的,具体谁负责谁我到已经你好了一份名单,大家可以看一下,希望各位立即出发,越快越好,走的越远越好,钱我也给你们安排好了,足够你们下半辈子逍遥自在。”

    “谢老爷想得这么周到,我等誓死也要保下杜家血脉。”场下一名中年人说道,这个中年人是所有人中实力最高的一个,名叫陈雄,是当世一流高手,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大家死心踏地的保住杜家血脉,意思是人家杜家这么礼待大家,你们也该有所表示,尽心尽力保住杜家血脉吧。

    杜翔听到这话心中暗喜,双眼又眯成一条缝隙,散发出精光扫向在场所有人,众人又躬说道:“我等誓死完成任务。”

    “嗯,很好,你们都下去吧,立刻行动,再晚就危险更大了,记住有多远跑多远。”杜翔满脸凝重的说道,心中满是对这些杜家子弟的担忧。

    待众人都要出去了,有平淡的说了一句:“陈雄留下。”

    “是。”陈雄淡淡的说道。

    “我夫人和弟妹今晚即将临盆,我希望你你带着他们母子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你要尽自己所有全力培养他们成材,将来为我杜家报的此血仇。”杜翔严肃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龙鳞九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