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bxzw.com)    我连忙悄悄地走进去,就看到两人正站在庭院里面。bxzw.com准确地说是颜雪似乎是刚从桌边站起来,脸上还挂着泪珠,梨花带雨的样子也美得惊人。她似乎有话要质问哥哥。而哥哥对着她,表淡然。

    我悄悄地跨进院门,两人似乎没有注意到我,没多看我一眼。

    “百里无赦,你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泪珠又从颜雪的眼眶里冒出来,她抬手胡乱地擦了擦,声音冷硬,“你真以为我会一直喜欢你吗?我才不会,你少自作多了。”

    “我从不认为我有多了不起。”哥哥望着她缓缓地说到,眼光微微闪烁,“或许,我真的是自作多了。对不起。”

    我不目瞪口呆,哥哥居然也会对人低头?还会对人说出“对不起”三个字?

    颜雪忽然转过,“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她的声音很冷静。

    “那我告辞。”沉默了片刻,哥哥说了一句便往我这边走来。

    我不由望望那抹一白衣白裙恍若仙子的背影,这朵被人称为天山雪莲的高岭之花,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俊杰暗暗地仰慕着她,如果她肯招招手,马上就会有无数的人为她出生入死。可是,为什么她就偏偏喜欢上了一个不她的人?

    之一字,总是那么让人无可奈何。地位的悬殊,年龄的差异,份的尴尬……种种迹象都表明两人不应该在一起,可是月老糊涂,为两人缠上红线,最后又发现了错误,解散了姻缘。世间伤之人何其多,有人终其一生也寻不到自己的真命伴侣。

    看着那抹洁白的影,我忽然觉得,哥哥的心是何其冷酷。可是哥哥也说得对,当断不断,拖到最后受到的伤害会更大。

    脑中忽然闪过宫尧之和荆云笑的脸庞,我赶紧甩甩头将两人甩出自己的脑海。

    一阵风吹来,一块洁白的丝帕从颜雪那边飞过来。我连忙伸手接住。

    “颜姑娘。”我走过去轻声叫到。

    她没理我。

    我微微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bxzw.com

    “我喜欢他有七年了。”颜雪忽然开口,声音很凄切,“在他没出现之前,我就听说过他的名字,在心中想他的样子。他一定是一个冷酷高傲的人,武功天下无敌。后来非常巧合的,他救了我。他比我想象得还要好……也比我想象的还要冷酷。”

    我默默地听着。

    “很难想象他会有喜欢的人,除了我,我不知道还能有谁能配上他。”颜雪缓缓地说,“到现在我总算知道了,就算是我,也配不上他。”

    我走过去轻轻说:“小颜妹妹,你错了。这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而是哥哥他就是个傻瓜,不懂得珍惜你这样的好女孩。”

    大概是我的那声小颜妹妹触动了她,颜雪转过头来,满脸的泪痕。我拿起那块丝帕递给她温声说:“擦擦眼泪。”

    她接过去勉强笑到,“今我算是死心了。百里无赦就是块冷酷的冰,谁也融化不了他。”

    说完,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我不是养在深闺里的大家闺秀,被人抛弃了就要死要活的。”

    “听说你受伤了,现在怎么样?”我转移话题。

    她笑到:“就无双你还记得关心我一下,无赦他走过来一眼看到我没事,就懒得过问我的伤势了。”

    哥,你也真是的!我忍不住在腹议了一下。虽然颜雪武确实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人家信上说她受伤了,至少该关心一下?

    “没错,我一点也没受伤。”颜雪自嘲地笑笑,“但是我不甘心他就这么一走了之,他已经走了好几年,我一定要知道他的想法。所以我请求宫谷主写了那样的信。原本我以为他不会理会的,没想到他居然来了。你不知道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多高兴。但是现在……”

    颜雪的话没说完便停住了,她忽然朝我笑笑,“我没事了,无双。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我会彻底忘掉百里无赦这个人的。到了明天,我就会回雪花宫,再也不出来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真希望她能真的拿得起放得下。我朝她告辞一声,便往外走去。

    “无双!”颜雪忽然在背后叫我,我转过头疑惑地看她。bxzw.com

    颜雪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她说:“一定要记得珍惜喜欢你的人,上别人的人,都非常不容易。”

    我愣了愣,点点头。

    出了小院子之后没有看到哥哥,我沿着一条种满茶花的青石板小路慢慢往宫尧之的小院子走去。一路上在想颜雪最后给我的话:一定要记得珍惜喜欢你的人,上别人的人,都非常不容易。

    她是在暗指谁吗?

    此时已经过了茶花的花期,两边的茶花树枝绿叶层层地拥挤着,高的已经到了人的肩部。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当初宫尧之为百里无双种下的茶花树早就长成一片。

    有些东西已经逝去,有些东西却保留下来,越长越壮。

    进了院子,那院子还是老样子,简朴得可以,摆设格局都没变。甚至庭院石桌上摆着的那把茶壶也还是当年的模样,好像从来就没变过。

    走进屋内,果然还是当年瓶瓶罐罐的样子。这里的一木一草一物都能唤起我的回忆,时光倒退间,我忽然又看到他与我当年的音容笑貌。

    我又走出去站在庭院前默默地看着那一片茶花树,不知道站了多久。

    “无双。”

    我猛然回过神,就看到清冷的月色下,那人正披着一月光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我的一刹那似乎很惊讶,但立即又变得有些激动。

    他那种惊喜的样子,好像从来就没变过。

    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到最后只是讪讪地说了一句,“原来已经到晚上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叫我一声?”

    “我看你很忙。”我抓抓头说。

    宫尧之微微一笑,“还好。”继而又问道:“吃饭了没有?”

    我下意识地摸摸肚子,里面空空如也。我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出神出这么久。

    “怎么还是不会照顾自己?这里的人你也认识,吩咐一下下人就行了。”他轻轻蹙着眉头,转要往外走,“我去叫人拿点东西来。”

    我连忙拉住他,“别,我不饿。”

    宫尧之低头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一眼,我顿时像被开水烫了一样放开了。他微微一笑,淡淡的笑容在银色的月光下说不出的柔和,“你等等,我马上就过来。”

    说完不待我反应,就走出了小院子。

    我站了会儿,忽然拧了自己的脸皮一把,扫视了院子一圈儿,我抬腿走了出去。

    其实也不是特别想去哪里,就是有点不想傻不拉几地等在那个地方。就这样晃着走了一会儿,走到那处水池边的桃树下停下。站了片刻,正要走的时候,忽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匆匆从对岸走过。

    没待细看,后有人叫我,“无双,你怎么站在那里?”

    我转过头,就看到宫尧己端着个托盘站在走廊上,似乎正往小院子的方向走。月光明亮,这大园子树木花枝影影绰绰的,我站在桃树底下,居然还是被他一眼揪了出来。

    我不好再待下去,只好从树影中走出来。

    “走。”他说得很自然。我只好跟了过去。

    其实肚子也确实有那么点儿饿了。

    托盘里有两样小菜和一碗粥,宫尧之说:“太晚了,只有这些。”

    我笑了笑,“我不挑食的,你不吃吗?”

    “早吃过了。”

    于是两人说笑着往庭院走,很快就到了。

    将托盘摆着石桌上,宫尧之把里面的小菜弄出来一一摆在石桌上,“过来趁吃。”

    我坐过去拿起筷子,在他的注视下尝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他很希冀地望着我。

    我有点诧异,搬出很客气的台词,“好的。”

    “那还好,好几年没下厨,怕手艺生疏了。”他笑。

    我惊讶,“这些菜都是你炒的?”

    “天色太晚,下人们都睡着了,不好吵醒他们。”宫尧之说,“反正我也好久没炒菜了,偶尔下下厨也别有一番滋味。”

    心中忽然滋味莫名。

    “怎么不吃?”他看我沉默,“是太暗了吗?我去拿支烛来。”

    说着就进了屋,不一会儿就端了一只白色蜡烛出来点在石桌上。昏黄的光线照亮石桌的整个范围,带着丝丝的暖意。跳跃的烛光中,宫尧之五官看起来更加深邃。

    “快吃。”他又一次催促。

    我放下筷子,“你还是去睡,都忙了一天了。我看人还多,是不是明天也还要忙?”

    他笑了,“没关系的,人不多了,弟子们也能分担一些。”

    我默默地吃着饭菜,庭院里很安静,只有一桌的烛光静静地照耀着一方空间,草丛里偶尔的虫鸣让这夜色更加寂静,静的让人的心也放松下来。

    “我刚刚好像看到苏秀芳,峨眉派的人也来了?”我打破沉默。

    “嗯。他们那边派去的人受了伤。”宫尧之点点头,末了又加了一句,“是青烟。”

    脑中浮现出那个顽固、动不动就横眉怒目的女子影,我点点头,顺着这话题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她受伤重吗?”

    宫尧之微微皱眉,“我会尽力。”

    我点点头,无话可说。

    一顿饭就在他的注视下解决了。两人相处融洽,没什么不适,好像中间那么多年发生的事都化为乌有。

    晚上他去了偏房睡觉,把正房留给我,说偏房里准备了药物,正好早上起来搞鼓一下。

    我熬不过他,只得应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我就是准备让两人吃一顿烛光晚餐的╮(╯▽╰)╭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