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bxzw.com)    我不知道孟优有没有去跟他们说天理教的计划,我也不知道后来荆云笑有没有逃出来,我下意识地不想去了解后来发生的事。bxzw.com

    基本上是如入无人之境地下了天山,之后就买了马儿一路到了最近的城市蹲着。时间仅仅过去一天,那边的消息就传了过来,我就是想捂住耳朵,也听到了“天理教血洗了五大门派”的事。

    后来又说起天山上的事儿来,说上面简直就是人间炼狱,天理教和来剿灭天理教的武林人士杀成一团,把整个天池的水都染红了。还听说西域天理教的圣坛又派了人过来支援中原的教众,所以这一次中原武林简直是损失惨重。但是因为西域那边大量进入中原,加上有的门派和朝廷也有关系,听说朝廷那边也开始准备剿匪了。

    落到现在这种地步,我猜想孟优应该没说出来。说得也是,如果说出来大家人走了,就剩下天池剑宗自己应对荆云笑,很可能会吃亏。为了私,孟优很有理由不会选择说出真相,可是我觉得孟优不是这样的人……虽然我感觉一向不准。

    没听到荆云笑的消息,不知道是死是活。宫尧之的消息也倒是听说了,众人对他的态度是两个极端。一个是极力赞扬,说他在天池一战上非常出力,加上先前的绝地救人质,他的信徒还是很多。还说秋恨水也对他赞赏有加。另一个是极力贬斥,说他是伪君子真小人,说他城府极深,先是和天理教勾结演出一场好戏后又来天池表现自己的英勇无畏。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宫尧之很快就派人找到我来给我送信,我哥一向高调,很容易找到。信上他向我报备说他没事,神医谷也没事,让我宽心。信的最后提到颜雪受了伤,还直接说了,她希望哥哥能来神医谷见她一面。

    还是没提到荆云笑。

    我把信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上面的字儿我基本上都能背下来了。bxzw.com

    “你到底走还是不走?”在我来回在屋子里走了十几圈儿之后,哥哥终于擦干净了刀淡淡地问到,“第一天说人太多不好走路,第二天说这家店鸡好吃留一天,第三天说衣服破了想换新衣服,第四天又说想体验一下乡土人……我想知道今天你还有什么理由留下来。”

    我讪讪地摸摸脑袋,扬扬手中的信小声说:“颜雪受伤了,要不我们去看看她?”

    宫尧之的信哥哥也看了,但是没什么反应,此时听到我说,略略抬起头来瞟了我一眼,淡淡道:“如果真的不喜欢,就一定不要给人留希望,哪怕是用恶劣的态度。”

    我干笑两声,“你真的不考虑一下颜雪?她那么漂亮武功又那么好,还对你一往深……”

    哥哥忽然冷笑,“那又怎么样?”

    我愣了愣。

    哥哥埋下头将刀刷地插回刀鞘,淡淡地说:“如果我真的谈感,是不会在乎那些东西的。”

    我望着他的刀吞吞口水,哥,你不要动不动就弄这么凶残的玩意儿行不行?

    “好,我就去看看。”他说。

    我又吞了吞口水,虽然哥你说话很平静但是我怎么总觉得你是要去砍人的呢?

    说去就去,我也不用再费劲儿想别的能留下来的理由了。

    自从练成烈火心经以后,体好了,腰不酸了,气不喘了,一口气儿还能上顶。体倍儿棒!哥哥不让我喝粥了,但是也不再很怜惜我这个可怜的弟弟,打杂什么的活又重新落到我头上。虽然扛着金子是让人很幸福,但是金子死沉死沉还不让人乱动就有那么点儿让人觉得悲。bxzw.com

    一路走得飞快。我扛着装满金银珠宝的小包袱跟在哥哥股后面一路跑。

    两个武功高强的人赶路就是快,不用骑马什么的,走了没几天就又到了神医谷,神医谷外面并没有布阵法,貌似人还特别多,来来往往的都看到好几个熟面孔了。他们自然也看到了我们,惊讶了一下走过来和我们打打招呼就走了。生疏得很。

    也有冷哼仰着鼻孔做不屑冷傲状的。我笑眯眯地从包得像个猪头的百里无潜的边走过,还好声好气地叫了声“大少爷”,他转过头当没看到我。

    没看到百里无涯,听说这次名剑山庄也是天理教攻击的对象,也听说百里无涯受了伤。那人一向不会自己出手,总是要等到最后才出来压轴,这次吃了亏。

    听说天理教血洗中原武林之后,宫尧之立即回来开放神医谷为人诊治,这一善举让人众口称赞,可是暗地里却有人传出他伪善的话来,说他先明明知道天理教声东击西的计划却抱着不说,在天池圣峰装出一副救世主模样,就是为了在武林中博取美名。这流言我听过几次,说得像鼻子像样儿的。

    我当这些人都在放,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宫尧之年纪轻轻地升到这样的地位,让人眼红也是当然的。当初我哥哥也有各种流言呢,只是名剑山庄势力大,这种声音不敢大声张扬而已。可宫尧之就不同了,毕竟他当神医谷谷主没几年,还那么年轻,虽然和名剑山庄有联姻,但是在赵雪衣死后,两家基本上就没怎么往来了。神医谷一直奉行避世修行,宫尧之似乎也没怎么在各大武林门派和世家之间走动,结果几年后忽然一鸣惊人,这让人觉得很眼红。

    “伪善!就算他救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他!”我正走过去,忽然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说,“如果他真的知道天理教声东击西的计划却隐而不报,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南山派被人灭门,我一辈子都和他势不两立!”

    我循声望去,就看到孟优正扶着那那个南山派的中年人往外面走去。

    “这次多亏了孟少侠你拼死相救,我晁得刚欠你一命,他必定以死回报救命之恩!”

    我冷哼一声走过去,“晁大侠如果要报答他,恐怕贵派底下的冤魂不会答应。”

    “无双。”哥哥有点不满我多事,但是我就是看不惯。

    晁得刚这才注意到我,立即怒目圆瞪想破口大骂,但估计是想到实力差距又活活忍住了。虽然他没破口大骂,但是说得话也夹杂着很大的火药味,“百里无双,你教出来的好徒弟!你这个天理教的走狗!你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挑挑眉,想隔空给他一拳,但看他说这几句话也气喘吁吁的样子就算了,我还没欺负老弱病残的恶趣味。

    “随便你怎么说。我觉得你除了治你的内伤之外,还应该治一下你的眼睛,容易把好人当坏人,把坏人当好人。”

    我扔下一句气得晁得刚暴跳如雷的话,看了满脸黯然的孟优一眼,跟在已经走远的哥哥后面拐进了石门。

    石门里面仍然是鸟语花香一派恬淡,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药香味道。刚进去,就有神医谷的弟子眼尖地发现了我们跑过来跟我带路。

    宫尧之很忙,他呆着的那个药房根本就挤不进去,里面全是伤患。宫尧之仍然是青山青巾,他侧对着我,此时像个大夫,正在众人间走来走去地耐心询问查看伤势。他的目光专注,头发有一缕掉在他线条柔和的脸颊,带着一丝说不出的从容意味。他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我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门外看着他。忽然想起他跟我讲他小时候的故事,他说和他师父一起在外面悬壶济世为人治病,天天见到的都是病患看到的都是人间疾苦,所以他总是对人抱有同心,不会与人太过计较。

    这样的人真的是个好人,不管是发怒还是悲伤,就连被伤害也是一副忍让宽容的模样。我相信他也是听到那些流言蜚语的,他也可能知道现在等在屋子里的人不一定心里对他感激,可是他仍然仔仔细细地为人治疗,没有一丝不虞的神

    前边的人刚要为我禀报,我连忙一把拉住他,说:“先别打扰他,我到别处去,等他不忙了再说。”

    那人想了想,回头看宫尧之确实忙得不可交开,便点点头说:“那我先带百里公子去休息。”

    我笑着摇摇头,忘了那个还在忙碌的背影一眼道:“不用了,我知道我该去哪里。”

    那年轻弟子也笑了,“我忘了百里公子也算是半个主人了。”

    他这话说得无意,但是我听在心里就有点尴尬,忙打了个哈哈走开。哥哥早在看到药房里一堆人的时候就直接问了别人颜雪在哪里便离开了。一个人反正也无聊,我便溜达着随便扯住一人问清颜雪的房间,晃晃悠悠地跟着过去瞅瞅她。毕竟颜雪也算是熟人一枚,理应该慰问一下。

    更重要的是,我怕哥哥态度恶劣说出什么太过伤人的话伤了颜雪的心。毕竟人家是病患又是女子。还是一个好女孩。

    神医谷我熟得不能再熟了。

    一路避开人群走到颜雪的房间前,很巧的,就在宫尧之那个小院子的隔壁。刚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颜雪的哭声。

    糟糕!难不成哥哥这么快居然把她惹哭了?

    作者有话要说:哎,小双双和小宫之间的感非常纠结,剪不断理还乱啊~参考况就是我现实中认识的一姐妹儿,不过她的小公可没有小宫这么温柔多金有地位╮(╯▽╰)╭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