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bxzw.com)    天池剑宗这边人的脸色变了变,但终究没有阻止。bxzw.com秋恨水轻哼一声,任由我们去了。

    天理教那边看到我们走了估计松了口气,这边的人心里对我们肯定是不爽极了。其一,居然隐瞒众人把荆云笑带上天池害天池剑宗受损,其二,面对天理教众居然临阵脱逃。无论怎样,这都是件相当可耻的事。

    我也绝对哥哥什么都不管有点过分,可是一想到就算自己插手进去也改不了结局,心里就坦然了。

    宫尧之和颜雪没有走,宫尧之只是对我说:“无双,在这种况下我不可能走。”

    这个傻子!我急了,这家伙留在这里只是免费成为别人的帮手,最后还绝对竹篮打水一场空。

    “宫尧之,这里不关你的事。”我没把实说出来,就是怕这傻子二话不说把实抖了,到时候遭殃的就是他。

    宫尧之微笑着摇摇头,漆黑的眸子里有隐隐的笑意,“无双,你不是中原武林的人,但是我是。”

    我怔了怔,无话可说。

    颜雪咬咬唇,脸上闪过一晃而过的失望神色,她是希望哥哥像个大侠一样留下来共同奋斗?可是让她失望了。

    环视四周,或许就这样一走了之最好。我和哥哥的名声估计很狼藉,上次在客栈里众人要宫尧之交出荆云笑他说荆云笑走了,到了这里又让荆云笑逃了,想必在众人心里留下了相当不好的印象。

    最初他通过救出苏秀芳等人质才好不容易洗刷了和天理教有勾结的罪名,经此一遭,恐怕又会惹人非议。如果现在他跟我们走了,他也别想在武林上立足了。

    他说得对,我可以一走了之,因为我不是中原武林的人,但是他是。从来就是。

    事已自此,我和宫尧之他们分开,算是撇清了关系。宫尧之也可以保下一个共同抗敌的好形象。

    又回望了对岸静静站立的荆云笑一眼,我转跟在了哥哥后。这样也好,什么都和我没关系了。远走高飞,去塞外过我想要的生活。

    如此甚好。

    我知道宫尧之和荆云笑都在看着我,我想了想自己重回中原所做的一切,还算是个好结果。把宫尧之这个心结解开了,把荆云笑的心结也差不多放下了。我又是一个人,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哥哥他也会离开的?总感觉他很快就会离开。

    在两方人马的注视下,我走到孟优面前说:“你跟我走。bxzw.com”

    他挑挑眉。

    “烈火心经。”我笑眯眯地说出四个字,他的脸色立即骤变,问天未脸色也变换了好几下,最终朝孟优点点头。周围的人齐刷刷地转过头来盯着我两,盯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孟优虽然心高气傲,但只要一提到烈火心经他就会失势,我勾勾手指头,他就乖乖地跟在我股后面不甘不愿地过来。

    小样儿!老子还不愿意给呢!

    于是我、哥哥、孟优三人就在无数眼睛的注视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天山。烈火心经其实就是一连串的运气方法,如果有人能用烈火心经引导,后人就会学得很快。比如我,就是在荆云笑的引导下学成的。

    至于荆云笑,想想他当初苦不堪言的样子,自己修炼肯定要吃苦。但我凭什么要免费给孟优送心法加内息引导大礼包呢?

    天山上面估计正打得头破血流,我们三个人却晃晃地一路下来。路上真的遇到了一波又一波被引过来的武林人士。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是比较建议哥哥不要这么高调地走在大路上,哥哥还是会听取我比较中肯的意见的。可是……

    “敢问各位可是知道了天理教在天山出现的消息而来的?”孟优跳出去问到。

    “正是。”来的一拨人的头领模样的点头,“我接到贵宗的飞鸽传书,掌门便派最近的我带弟子们赶了过来。一切还好?”

    “多谢南山派的各位!天池剑宗感激不尽,我代掌门谢过大家!”孟优抱拳说到。

    我和哥哥站在一边当木桩。

    “孟少侠言重了,天理教突袭我派,要不是大家伸手相助,我们南山派估计会损失惨重。大敌当头,大家更当协力相助。”领头人是个中年人,头发里夹着银色,神色有些憔悴,从众弟子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上看,他在南山派的地位应该不低。看他那早衰的样子,看来小门小派的要在江湖上混确实很伤神啊。

    “不知孟少侠要赶往何处?”那人问到,孟优顿了顿,一时语塞。自己门派大敌关头,自己却为了烈火心经弃之不顾,怎么说也说不过去。一时之间,孟优尴尬地立在原地不知如何回答。

    “他跟我有要事要办。”哥哥忽然开口,给孟优找了个台阶下。

    这时那边的人才把偷偷打量的目光转变为明目张胆地打量,那个领头人朝哥哥问到:“不知这位是不是……”

    “他正是百里无赦,旁边那位是百里无双。bxzw.com”孟优接话。

    “原来是名剑山庄的两位大侠,久仰久仰!”那领头人连忙说到。

    “我们早就不是名剑山庄的人了。”哥哥很不给面子地说。一提到名剑山庄,我们兄弟两都是特别不爽。

    那人不知为什么惹到了我们,有点尴尬,连忙对孟优说:“事紧急,我等马上上山,一定要把天理教余孽一网打尽!”

    说完就招呼众弟子上山去了。我心里忽然有点不忍。我是不是该说出实话,不要再让他们上去?

    下面又来一拨,这次孟优不再跳出去自讨没趣,直接带我们走了僻静小道。

    望着纷纷涌上来的人,我忍不住想:这么多人,荆云笑应付得过来吗?还是苏勒儿其实是想借刀杀人直接让他们在天山上把这个不知真假的“外甥”给解决了?

    “你有心事?”哥哥忽然停住脚步转过头来。

    我也站住,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只要你一有想不通的事就会愁眉苦脸。,荆云笑到底给你说了什么?”哥哥问到。

    孟优很吃惊,目光转冷。

    我忍不住苦笑,我就知道会这样。虽然中原武林不怎么样,还有点讨厌,但是如果真的让天理教的计谋得逞,我又良心难安。算了,反正我都是要走的人,随便他们怎么。

    “孟优,我告诉你一件事,苏勒儿根本就没有离开中原。”

    “什么?!”孟优大吃一惊。

    我继续道:“荆云笑只是她抛出来的鱼饵,一旦鱼群被引过来,苏勒儿就会直接杀入各大门派,到时候不知道会是如何的血流成河。我看你还是赶紧发消息出去让大家回家。”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孟优问到。

    我无奈地摊摊手,“我还是个比较有正义感的好人的……”

    哥哥眼神瞄了过来,我立即严肃认真。

    “我凭什么相信你?”孟优皱眉。

    我耸耸肩,“你信不信,反正最后我说得正不正确就要等事发生了,当然我是不希望我说得正确的。而且你们打来打去也不关我的事。”

    孟优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荆云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么重要的事?如果这是天理教的计划,这不是坏了他们的大事吗?你和天理教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又要说出来?”

    我被他一堆问题搞得头大,我就知道一说出来准会惹麻烦上,或许是我正义感真的太强了?

    ……仅仅是这样吗?

    “你是不是看到人多,怕荆云笑最后逃不去?”孟优冷笑。

    我愣了愣,居然反驳不出来。最后只能耸耸肩,“随便你信不信。”

    荆云笑那个狡诈多计的臭小子才不会这么容易挂掉?

    我默默在心中想。

    “说出来心里好受了点吗?”默不作声的哥哥忽然问到。

    我回过神,胡乱地点点头。

    “我想这个地方也够清静,可否把烈火心经交给我?”虽然孟优可能不信,但是我觉得他还是动摇了一点,居然直接在大半路上就要我交出烈火心经。

    也好,我也不想就着拖着。

    我算是仁至义尽了?

    哥哥也点点头,退到一边为我们护法。我随便用脚把地上的落叶扫了扫一股坐下去朝孟优招手,“来来来,快点。”

    孟优挑挑眉,走到我面前一本正经地坐下,不止坐姿一本正经,就连脸上的表也一本正经。

    “伸手!”我懒懒地招呼他。

    他伸出一双修长干净的手来,手上厚厚地结了一层老茧,看得出这孩子平时是个勤恳努力的好娃娃啊。我心里赞赏着伸手握住他,他全立即绷紧,似乎有些紧张。

    之所以挑上这孩子,就是因为看他真的有几分少侠风范,虽然死板了点,但还是一个有原则的好孩子。

    算了,就送他烈火心经心法加内息引导大礼包好了,反正只有这么一次引路,成不成得了气候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又不是谁都能像我这么天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稀里糊涂地就学会了。

    一段时间过去了。

    我睁开眼睛,“你不要紧张,放松。”

    孟优抿抿嘴。

    又过了一会儿,我干脆收了手,面色不快。这家伙根本就不向我开放自己的体,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再怎么努力都没用。

    “你要相信我不会害你,你不相信我,我怎么给你引导呢?”我忍不住说到。

    孟优嘴抿得更紧了。

    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不行。

    “我已经尽力了。”他认真地说,眼睛里的神让我开始怀疑是我自己这方面出了毛病。

    “我也尽力了。”我瞪他,“是你自己不肯开放你自己的体。你不开放我怎么进入你?”

    他脸一黑,“我已经开放了。”

    “你没有。”我一口咬定。

    两人僵持在空地上。

    “你们啰嗦什么,还不快点?”哥哥不耐烦地提醒。

    “你到底感觉怎么样?”我苦恼地抓抓头发,觉得有必要搞清楚彼此的感觉。

    “很痛。”孟优想也不想地回答。

    是吗?很痛?我也觉得烦恼,我和荆云笑就怎么那么容易呢?他说进来就进来了,我也没什么不适感。

    又仔细回忆荆云笑进来时候的感觉,体很舒服……反而是他有点痛苦?

    “先就这样。试试再说。”我也是第一次,不会很正常。

    “你到底行不行?”孟优怀疑地望着我。

    “可以可以,放心。”看他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立即挥挥手道,“你放心我肯定可以的,痛是正常的,第一次都会痛的。”

    “真的?”孟优迟疑地问到。

    我点点头。

    最后又搞鼓了半天,他急我也急,要不是我输送力道大了就是他的经关老是不打开,结果反弹回来搞得我也很痛。两人满头大汗,总算是把内息的方向走了一遍,我把一道内息打到他丹田然后不负责任地说让他自己参透就扔下他站起来闪人。

    至于练不练得成,那不关我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昨天想更的,但是回来得太晚了,所以向各位亲道歉。虽然迟了,但是还是祝愿大家月饼节快乐,祝大家月饼节以后仍然快乐O(∩_∩)O~

    还有,为了补偿,今晚还有下一更~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