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bxzw.com)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声。bxzw.com这一掌毫无保留,荆云笑的脸瞬间红肿,嘴角也流出一丝鲜红的血迹,衬着他苍白的脸色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我浑颤抖,有种被人撕开最后伪装的极度惊慌和羞愧。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出了手,对于自己剧烈的反应有点呆。

    荆云笑还在笑,他慢慢转过头来,深深的视线形成一个无法逃脱的牢笼,将我牢牢地锁定。心脏在砰砰乱跳。

    “你明明就喜欢我,不是吗?”他一字一句地说到,笑得很开心,“只是你不敢承认而已。要不然,你为什么要选择一次又一次原谅我维护我?”

    拳头蓦然握紧,指甲狠狠地插入掌心。稍微的痛楚让我镇定了一点。我紧闭着嘴唇一声不吭,过了片刻后一字一句地说到:“荆云笑,我一再容忍你,只是因为你是我徒弟,只是因为小时候的你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我没有别的意思。”

    “小时候?”荆云笑冷笑,一脸不信。

    “你还记得赵双双吗?”我认真说到,“那时候我见过你,你母亲为了替你治眼疾不惜为贼,她不期待你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而是希望你能像正常人一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她绝对没想过,你会加入天理教成为他们入侵中原武林的帮凶!”

    他一怔。我知道他的母亲是他心里头最重的伤。

    “你就是双双姐姐?”他喃喃地问到。

    “是。”我告诉他,也告诉自己,“你母亲真的是个好母亲,我只是希望她的心血不要付诸东流而已。那时候你告诉过我一定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已经忘了,可是我没忘。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拯救你而已,你不要胡思乱想!”

    荆云笑咬咬牙,“我不信!”

    我冷笑,“你以为你在做了那些事之后,我还会喜欢你吗?”

    他蓦然后退一步,眼睛里的光芒慢慢褪去,变成一片沉寂。半晌后他低下头,喃喃道:“原来如此……你果然还是没有原谅我……”

    “无双。bxzw.com”哥哥的声音近在咫尺,我一惊,连忙转头,却看到哥哥在遥远的湖边望着这里。

    “出什么事了?”哥哥问。

    “没什么。”我脑子有点乱,现在的场面有点失去控制。

    “可以了吗?”哥哥又千里传音。

    我胡乱地点点头。

    “还没有呢。”荆云笑很快恢复镇定,他快速走过来一把拉过我的手。他眼中郁的眼神让我没有拒绝他的动作。

    炽的内息传了过来。然而这个时候,湖边的人大概看到我们分开又靠拢好几次,有些忍不住了。忽然听到一人发出一声啸声,从左边的湖边就有人蜻蜓点水般朝我们飞过来。他的动作像是触发了某种契机,后面的人也呼啦啦地一大片飞了过来。

    我急了。

    “你快走!”我挣开他。

    荆云笑的手产生巨大的吸力,怎么也甩不开。眼看着人越来越近了,我想直接抽开手让他走。荆云笑却忽然盯着我说:“你现在放手,我就只有真气逆流死路一条。”

    我一怔,荆云笑又闭上了眼睛。我知道他说的可能不假,如果传功之时骤然中断,很可能会走火入魔,甚至死人。

    可是那边已经有人在空中拔出了剑,往荆云笑头上砍过来了。

    我迅速在水中猛然一踩,剧烈的水花往飞来的人上冲过去,将他击倒在湖中。我将那人击倒之后并不停歇,立即又狂往四面八方踩水,剧烈的水花把那些飞来的人冲掉到水里,溅起一朵又一朵浪花。

    然而我毕竟只有一人,双拳难敌四手。从四面八方来的人都围了过来,那些被我冲击回湖中的人也站了起来,往这边飞扑来。

    形千钧一发!

    荆云笑蓦然睁开了眼睛,冲我灿然一笑。接着他忽然松开了我的手旋冲上天空,将飞扑过来的兵刃尽数避开。我还没反应过来,荆云笑忽然纵反扑,在空中连连击出几掌,顿时湖里爆发出剧烈的水花。bxzw.com

    与此同时,扑过来的人中有人忽然举剑往自己的同伴刺去,那些人还没回过神,就当场命散黄泉!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荆云笑哈哈大笑几声,回头望了我一眼,那一眼却非常悲哀,然后他转往湖边轻掠而去。湖面上顿时弥漫着一片血红,入鼻的腥气让我想要呕吐。

    完整的烈火心经!

    我瞳孔猛然一缩。

    知道自己人里面有细之后,湖面上的人立即大打出手,也不知道是敌是友地大打一通,湖水在我周围飞溅。混乱中我直直盯着已经掠到湖边的荆云笑,此时他正也正远远地与我对视。剧烈不算远,然而我却忽然间觉得他遥远得已经触摸不到。

    乌西出现在山头,伴随着大批天理教的人马。

    我远远地听到他们在讲话,乌西似乎在称赞荆云笑,说什么不负众望完成了任务。

    我猛然爆发,以我为中心的湖水顿时往四面八方激而出,那些停不下来的人顿时被冲得七零八落,湖面总算安静下来。

    我回头望,天池剑宗的人也聚集在湖边,哥哥、宫尧之、颜雪也站在他们中间,目光直直地盯着对岸。两方人马对峙着。

    体内经脉已经完全畅通,但是里面流动的全是烈火心经!

    我恍然明白,所谓的治疗居然就是把烈火心经练成!烈火心经一旦练成,受损的经脉也畅通了。烈火心经功力奇特,极易走火入魔,天池的水疗效奇特,又是与烈火心经同属天池剑宗,所以路法相通。来天池,正好助长了将烈火心经修炼完全!

    我不明白荆云笑执意要跟着我来天池是真的是为了给我疗伤,还是只是借着我的名义修炼好烈火心经。他的心思真的很深沉,或许,这只是他的一部分,为了他的理想,为了他的天理教。

    我望着静静站在湖边的他默默地想。

    在湖中间静默了片刻,纵一掠,足间点水,往哥哥那边飞掠而去。

    天池秘境原本是个不染尘埃的圣域,此时已经被鲜血玷污。秋恨水非常生气。

    “百里大侠,你说过事成之后会把烈火心经交给我们。”问天未脸色难看。

    哥哥点点头,朝我说到:“无双,你给他们。”

    我木然地点头说好。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冷。是一种死了心成了灰般的冷。

    “师父!”耳边忽然响起荆云笑的声音,周围的人并没有发觉,只有哥哥朝我这边看了一眼。这种千里传音需要极深厚的功力,在场能做到的恐怕寥寥可数。

    “你想说什么?”我漠然地千里回音到。

    “我不是故意要骗你。”荆云笑声音急切。

    “我没说你骗我,你确实为我治好了伤,还杀了想杀的人,做成了想做的事,一举多得。”

    “师父,我是真心的。我是因为想要为你疗伤才答应了这个计划。”

    我冷笑,“一点儿都没有考虑自己?”

    他顿了顿,有些伤感,“师父,我只是想能在尽量少的条件里做最多的事……”

    “恭喜你,你做到了。”我深吸一口气,“你的功劳应该很大对。”

    荆云笑沉默了片刻后说到:“我在这里出现主要是引其他门派人来,到时候苏勒儿会带人偷袭武林门派……”

    “苏勒儿?”

    “对,天理教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荆云笑笑了笑,说:“师父,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会对你毫无保留。”

    “哦?这句话你该对苏勒儿也说过了?”我嘲讽。

    荆云笑又笑了,淡淡道:“师父,苏勒儿从来就不是我小姨。我从来就没有真正为天理教效力过。”

    我微微一怔。

    荆云笑又说到:“她真正的外甥被人杀了,正巧被我遇到,于是我装成他混了进去。我也没想到她会真的认我。但我觉得她应该是知道我不是的,可是当时天理教内有人要拉她下台,还有内应潜伏在她边。她急需助力,又无法查出是谁,于是便让我呆在边。此次来袭击中原武林就是苏勒儿想立功而搞出来的。后来她查出是冷胡特,便命我杀了他。但我晚了一步,冷胡特已经在灵山寺被人杀了。”

    “这次的计划就是先派我带小股人马在周围活动,把人引过来后四散奔逃,造成天理教已经退出中原的假象。最后再让我带人出现,吸引大队人马。她就带人袭击各大门派。应该快了,天理教众在这里出现的消息一传出去,这里被困的人向外面求救,各大门派的人就会赶过来,到时候苏勒儿就会轻而易举端掉他们的老巢。”

    我吃了一惊。

    “师父你还是别提醒他们了。”荆云笑好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事已经成定局,如果你现在说出来,他们只会把你当成天理教一伙,最后把你当成泄愤的代替品而已。”

    我默然,片刻后说到:“苏勒儿派你来做这么危险的工作,我看她不见得很信任你,反正你死还是活她的目的都达到了。”

    荆云笑冷笑一声,“想让我死没这么容易。我现在完成了烈火心经,要逃出去易如反掌。而且我现在帮她达到目的,她只会更信任我。还有后的这些人她已经不得不交给我了,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们成为我的人,她的一部分人还握在我手里,她离不开我了。你完全不用担心。”他的声音里又含有一丝笑意。

    “我才没有担心你。”我冷冷地说。

    荆云笑轻声了一声。

    “无双。”哥哥忽然出声,然后我和荆云笑的联系便蓦然中断。

    “既然好了,就走。”哥哥转往来路走去,根本没把周围的紧张局面放在眼里。

    作者有话要说:小荆同学又不厚道啦~

    算了,让他和苏勒儿内斗去。先让无双过几天好子再说,唔,这个主意不错。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