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bxzw.com)    客栈离天山的路程并不远,只不过行了两,我们就到达了天山。bxzw.com天山巍峨高大,直冲云霄,比起峨眉来要更高更大一些。连绵的山脉矗立在尽头,云雾在其中缭绕,颇有仙境之感。

    早在进入天山的时候就有天池剑宗的弟子发现了我们这行人,连忙上山禀报,所以到了山腰见到高高矗立的石门时,那边正候着好几个人。前面一个白面长须的老者是天池剑宗的现任掌门人问天未,他边立着的一个冷面青年正是浮萍剑孟优。听说天池剑宗真正的高手并不是问天未,而是在天山秘境里修炼的秋恨水,不过此人已不出山多年。

    真没想到天池剑宗掌门人会亲自出来迎接,我有点受宠若惊。

    “两位百里大侠,宫谷主,颜女侠。”问天未朝我们抱拳行礼,脸上表不见一丝愕然,想是来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至于荆云笑那个大活人,他就当没看到。

    我们回礼道:“掌门多礼了。”

    “不知几位大驾光临有何贵干?”问天未摸着胡子问到。

    宫尧之充当发言人,“我们来天山就是想借贵宗天池一用。”

    “天池是我派的秘境之地,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借的吗?”孟优直直地盯着我道。好几次和他在一起的经历彼此都不愉快,他心里不爽我是应该的。

    早就料到不会这么容易,我上前一步朝孟优露出友好的笑容,“孟少侠好久不见。”

    孟优皱皱眉,“是好久不见了。”

    “不知为何要借天池?”还是问天未比较老道,直奔重点。

    哥哥道:“有人受伤了,需要借天池一臂之力。”

    “哦?是谁?”问天未扫视众人。颜雪也面露疑惑,她并不知道我们来天池是干什么的,此时听到哥哥突然说有人受伤,不免有些吃惊。

    我讪讪地举手,“正是不才在下。”

    孟优诧异:“我记得百里无双武功奇高,怎么会受伤呢?是被何人所伤?”

    宫尧之上前一步,“上次无双和我从天理教救人质的时候遭到围攻,就在那时候受的伤。bxzw.com”

    我看了宫尧之一眼,他说得也不算是假话,我是在和天理教打架的时候受的伤,不过应该称之为旧伤复发。唔……这说话艺术……有长进!

    “原来如此。”孟优似乎很相信宫尧之的话。

    问天未也点点头,“百里大侠真是为中原武林尽心尽力了,我们于于理都该借出天池。”

    我们等着下文,果然,问天未又道:“不过师叔为人顽固,封锁了秘境,要入天池,需得先入秘境才可。”

    鬼才相信这只老狐狸的话!不愿借就是不愿借,还非要搬出秋恨水。话说换成是我,也不愿意随随便便将自己的宝贝借给外人。

    不过这种事早有预料,我心里到不慌。哥哥忽然开口,“有什么条件?”

    问天未没想到哥哥这么直接,顿了片刻,咳嗽一声,“不是我不愿借,只是……”

    “烈火心经。”哥哥缓缓地吐出四个字,立即将问天未的话堵在嗓子眼儿里出不来。

    “你说什么?”孟优脸色一变。

    “如果你们愿意借出天池,我们就归还烈火心经。”哥哥一脸漠然。

    “烈火心经在你手上?”问天未的脸色严肃下来。

    “不在。”哥哥摇摇头,忽然伸手一抓,把猝不及防的荆云笑抓过来朝他们一送道,“在他那里。你们可以问他。”

    十几双眼睛纷纷投向无奈地站在中央的荆云笑,那家伙站稳之后只是笑,笑得像朵花儿似的。

    “抓起来!”问天未沉声命令,周围的弟子大声应是,快速冲过来将荆云笑团团围在中间。

    “等等!”我慌忙出声。所有人看了过来。我迎着众人的目光硬着头皮道:“我还需要他做药引子,先把我治好了再。”

    荆云笑脸跨下来,“师父,我就这么点用处?”

    我瞪他一眼,到了这个时候还插科打诨,到时候被人剥掉一层皮可不关我的事。bxzw.com看问天未有些迟疑,我上前一步道:“问掌门,急也不急在一时。如果问掌门不放心,可以派人看守。”

    这话留了他极大的面子,又是在天池剑宗的地盘上,问天未于是笑了笑,“百里公子言重了,烈火心经失踪多年,我派弟子一直苦苦追寻其下落,百里公子能将烈火心经交会来,我们感激不尽。”说着,他一伸手道:“请!”

    于是我们一群人浩浩地往天山开去。问天未想尽地主之谊,但是我们这群人都想早死早超生……呸!是早点做完事好避开天理教和中原武林两大势力的对峙……至少我确定我和我哥绝对是这么想的。

    天池秘境建于山顶深处,望着一个赛一个高的山头和云雾缭绕的丛林,我在心中惊叹造化之神奇。爬过蜿蜒的山道,走过长长的索桥,一行人来到了最高的一处山峰。孟优作为此次的带路人,指了指上面的山峰道:“那就是圣峰秘境,天池就在里面。秋师叔也在里面清修。”

    说完又闷声不吭地朝前走,跟在后的天池弟子留下了一些,只跟过来了几个,不过都是一些绝对拿得出手的高手。

    这事还算是比较轻松地过了,上了圣峰峰顶,我才长长松了口气。还好,没有什么超出预料的事发生,希望疗伤也能在和平的环境下结束。

    圣峰峰顶常年积着皑皑白雪,中心凹了下去,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阳光直在水面上,反出碎钻的波光,闪闪发亮。白色圣洁的雪峰,波光粼粼的湖面,一切都像梦中的圣域,圣洁无暇,恍若梦境。而就在这样虚幻的圣域中,有一人白衣白发睡在湖边大石上。眉眼冰冷。

    “秋师叔。”孟优上前恭敬道,然而还没靠近,忽然就像碰到了什么锋利的东西,脸皮被划出一道血痕,骇得他连忙后退。循着空中的血迹,我才注意到空中交叉着无数的细丝,如果不是孟优的血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可能很少有人会发现这种细得看不见的东西。

    天蚕丝!

    众人猛然想起,秋恨水虽然出天池剑宗,但是却发誓不再用剑。后在南疆得到奇遇,收复百虫蛊母,得到天蚕丝。天蚕丝极其纤细,可是非常坚韧,能断金切玉。无声无息取人项上人头是极其容易的事。

    众人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看来前方是秋恨水的领域,要想进入,还需得经过他的同意才行。

    “秋师叔。”孟优忍不住又叫了一声。这一声像是唤醒了那人。那人慢慢睁开了眼睛,从石头上一跃而下。白色的发瀑布般垂到他的脚踝。

    秋恨水!

    皱皱眉,秋恨水开口道:“无知小辈,怎么擅闯天池秘境?”

    虽然以长辈自居,但是秋恨水不管是容貌还是声音均是保持着青年模样。要不是确切地知道此人比我那个所谓的爹百里无涯还要大一辈,我还真不敢将他认成秋恨水。不过听说百虫蛊母极其神奇,说不定有保持容颜不老的能力。

    “秋师叔,我们是来借天池救人的。”孟优上前恭敬道。

    空中发出簌簌的声音,天蚕丝像活了般来回拉动,放佛无数条待人而食的毒蛇。秋恨水站在天蚕丝间皱皱眉,“救人?”

    我不得不又再一次讪讪地举手,“正是不才在下。”

    秋恨水看了我一眼,有些疑惑,“西域人?”

    我抓抓头,“不全是,我娘是胡人,我……百里无涯是中原人。”

    “哦。”他不在意道,声音冷冽,然后没了下文。

    “师叔?”孟优又问到,“可否借天池一用?”

    “随便。”秋恨水扫视了众人一圈,转离开了湖边。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们面面相觑,他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如果答应借天池,为什么不收回天蚕丝?可看他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又不像不答应的样子。

    这人格真是捉摸不定!

    “师父呀。”荆云笑笑嘻嘻地走过来,“我们快走。”

    我挑眉看他,“怎么过去?”

    荆云笑刚要开口,哥哥忽然皱眉,“少废话!”

    荆云笑连忙站直体,咳嗽一声道:“师父,你忘了我们上有烈火心经了?”

    我一愣,继而恍然。烈火心经,烈火过处,寸草不生。对于天蚕丝,正是克星。

    荆云笑面色一整,慢慢向空中伸出手。平时他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此时严肃起来,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和凶残气息又冒了出来,看得让周围的人心惊。

    孟优目光闪了闪,没什么动作。可其他的天池弟子纷纷都拔出剑,分布在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只手上。

    那只手慢慢地伸向了空中的天蚕丝,握住,下拉。空中有轻微的噗声,细细的天蚕丝被扯断了。

    居然就这样被扯断了?!

    众人心中震惊,忍不住死死地盯着荆云笑。荆云笑收回手,忽然朝我扬了扬,委屈地叫到:“师父我受伤了!好痛好痛!”

    那手上确实被勒出了一条细细的痕迹。

    我正准备走上前去,哥哥忽然在后面说到:“这样太慢了。”

    说着就走上前来,拔出寒魄刀往空中一劈一挑。叮的几声之后是噗地几声,哥哥收回刀朝我说到:“砍掉了,过去。”

    所有人忍不住盯着他的刀吞口水。

    天下第一的名号果然不是谁人都可以叫的。

    望着一干神色各异的人,我与有荣焉地膛,朝湖边走去。

    “好功夫!好刀!”天空忽然传来秋恨水的赞叹,“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你叫什么名字?”

    “百里无赦。”哥哥没什么感地回答。

    “好。”秋恨水只说了一个字就熄了声音。

    哥哥也没管他,只是忽然拎着我往湖中一扔。扑通一声,我被扔进了湖中,湖水居然不是想象中的冰冷刺骨,反而非常温暖。刚站起来,扑通一声,又一个影飞了过来。过了片刻,荆云笑湿漉漉的脑袋冒出水面,冲我粲然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又出现一个人物,我果然是个配角美男控……泣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