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bxzw.com)    果然不出所料,债主很快找上门来,整个客栈里满是江湖人,掌柜和小二们都快哭出来了。bxzw.com

    事实上到客栈的这一段路上,就已经有人在后面远远地缀着我们,可是哥哥、宫尧之和我这几个决定高手都在,那些人只能远远地缀着,现在看到颜雪找上门来,接着是郝无玄上门,还有事先得到消息的人也纷纷赶来了,于是几拨人混在一起声势大振,直接到客栈里面来要人。

    哥哥话不多,我也不想出去。颜雪去找郝无玄了。最后,跑腿磨嘴皮子的事全落到了宫尧之上。

    我和哥哥坐在屋子里闭目养神,不一会儿颜雪走进来靠在窗台边往下望。

    下的议论争吵声很大,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擒贼先擒王”之类的话,也有人一直缠着宫尧之非要他把荆云笑的下落说出来。宫尧之脾气很好,在这种况下也不慌不忙的,加上大家对他还是比较尊敬,没有太过于为难。

    过了片刻,颜雪忽然推开门走出去,对下面的人说到:“各位放心,我会跟着他们,如果荆云笑出现,我一定会将他抓住。”

    人是走了的,再要也无用,况且真惹恼了百里兄弟和宫尧之,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大家便不再说话。

    我也猜他们并非是来为难我们的,可能别有用意。

    果然过了片刻,就听到外面传来故意放重的脚步声。最先进来的是宫尧之,后跟着几个在江湖上有点名声地位的人。那些人进来之后,就首先向哥哥握拳行礼。我也跟着沾了点光,连忙站起来回礼。

    其实就哥哥和我的辈分是万万够不上他们如此礼遇的,可是百里无赦的威名实在太过震撼,特别是在江湖上呆得久一点的人,更是深深地知道哥哥的可怕,所以遇到他,总是要礼遇三分。

    哥哥也站起来朝几人回礼,直起扫视众人一圈不咸不淡地问:“不知各位远道而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其中一个面善的中年人上前道,“我们此次前来,是想请百里大侠为民除害。”

    “哦?”哥哥淡淡地问。

    那人严肃道:“天理教贼心不死,还残留一部分在中原作恶,希望百里大侠能替天行道,剿灭天理教众!”

    原来是来找人当帮手的。bxzw.com

    那人的话立即得到众人的响应,跟进来的人面带怒色,毫不掩饰对天理教的厌恶和置其于死地的决心。

    “天理教一不除,中原武林便一不得安宁!”

    “把这群蛮子赶出去!蛮荒粗鄙之人,也敢染指我中原武林?真是岂有此理!”

    众人怒不可遏,我忍不住瞄了那个大骂“蛮子”的人。有人也注意到了,连忙拉拉还在义愤填膺的那人一下,“百里大侠还没开口呢,你激动什么?”

    这话其实是提醒那家伙的,因为我和哥哥都有所谓的蛮人血统,眼睛碧绿,为此也遭过很多人轻视和嫌弃。那人一时激动,但智商还不差,一被人提点立即就反应过来了,尴尬地笑了笑,闭口不言。

    “各位请回,我也是蛮人,不想插手中原武林的事。”哥哥道。我仔细研究他的表,他的眼神古井无波,无悲无喜。我不确定他是真的没生气还是假装没生气。因为在以前,哥哥其实是非常讨厌有人骂他是蛮人的,虽然面上没表现出来,可我知道他并不高兴。

    那边的人脸一红,开始骂得厉害的人连忙上前道:“百里大侠不要在意,我这人一向心直口快,有时得罪人不自知,请莫要放在心上。”

    “你骂的又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放在心上?”哥哥面无表

    那人尴尬地站在中央,不知该如何反应。哥哥这话好像有不给面子之嫌。

    我看这样下去也不好,得罪太多人对自并不利,况且过不了多久就会上天池求人,这时不应和人闹得太僵。便上前道:“哥哥不是小气之人,不会把这点误会放在心上。只是血统是上天赐予,由不得我们。大家以后还是不要拿血统说事了。”

    那人寻得台阶,连说对对对退了下去。

    我猜哥哥根本没有管这堆烂事的意思,便对那堆眼巴巴看着我的大侠们道:“各位还是请回。我们现在另有要事在,无法帮助大家,大家还是不要耽误时间了。”

    话说得这么直接让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宫尧之上前打圆场道:“天理教大部分的教众在苏勒儿的带领下已经退出中原,留下来的也翻不起大浪。中原武林人才济济,不愁抓不到他们。bxzw.com各位还是请回,不要耽误追捕恶人的时间。”

    话说到这份上,众人也知道留下来只能是自讨没趣,便纷纷告辞离开。

    我跟着宫尧之走出去,底下刚好闯进来一个人叫到:“有天理教的消息了!”

    离开的武林人连忙冲过去,那个报信的人说到:“天理教袭击了南山派!”

    众人大惊失色,完全没想到被追得像老鼠一样乱窜的天理教众会大张旗鼓地袭击一个门派。虽然南山派很小,但是毕竟是一个完整的门派,百十个人还是有的。

    “走!我们去南山派!”众人呆不住了,连忙说到。呼啦啦的,原本挤在客栈里的武林人便冲了出去,跟在那人后走了。

    客栈恢复了清静,留下了一张烂桌子和一片残羹。

    “他们还没付账啊!”掌柜的望着那堆吃了一点的菜肴伤心绝。

    我、宫尧之、颜雪站在二上,听到这话,宫尧之便连忙道:“掌柜的不要慌。”

    说着就要掏自己的钱袋。正在这时,我感觉到脑后有风,下意识地伸手一接,发现是一片金叶子。

    回望室内,哥哥正将那个小包袱系上。我微微一笑,朝下方的掌柜叫到:“掌柜的,接着!”说着,就把那片金叶子扔了下去,噗地一声插入掌柜面前的桌子。

    掌柜吓了一跳,尔后反应过来是金叶子,高兴得连忙朝我们作揖打躬,“多谢客官多谢客官!”

    我得意地一笑,潇洒地转。嘿嘿,刚刚那个甩金子的帅动作我想了很久了。可是囊中羞涩,总是没法不心疼地将一块金子豪气地扔出去。

    我得意洋洋地走进屋,宫尧之在后面摇头叹气,颜雪也忍俊不。刚进屋,哥哥迎面就问到:“乱用内息装大侠很好玩吗?”

    我缩缩头,大侠风范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

    “是不是想我彻底把你的内息全部封掉?”

    我连忙摇头,“我再也不敢了!”

    宫尧之和颜雪在后面忍不住笑起来。我回头瞪他们一眼,“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他们边笑边摇头,“没什么好笑的。”

    我挑挑眉,转头昂首地走到桌边迅速地低头认错,“我真的不敢了。”

    哥哥不置可否,朝旁边一张凳子上指了指。我忐忑地坐了上去。

    颜雪和宫尧之也进来了,哥哥询问了外面的况,宫尧之简要回答。此时已经将近傍晚,宫尧之提议在此歇息一晚。哥哥同意了。

    我等了一阵发现哥哥没有封死我内息的意思,便松了口气。要是真的封死了内息,赶路都要把我折磨死。

    又东拉西扯了片刻,天色已晚。颜雪一个女儿家,还真不当自己是外人,笑意盈盈地和我们坐成一桌。郝无玄好像走了,也不知道颜雪和他说了什么。

    这算是比较平和的一顿饭,但是郁闷的是我又是喝粥。

    “你怎么只喝粥不吃菜?”颜雪好奇地问。

    我顿时对她感激涕零,我就差一个人引出这个话头了。于是我连忙朝哥哥哀怨道:“哥,我为什么总是喝粥?”

    “不满意?”

    我斟酌词句,“我觉得我吃别的东西也应该没有问题,是?”

    这话是对宫尧之说的。宫尧之在我的殷切眼神下迟疑道:“确实如此。”

    我连忙投给哥哥一个“你看你看,确实如此”的眼神。

    哥哥淡淡道:“这是惩罚。”

    “为什么?”我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啊?

    哥哥碧绿的眼神瞄了过来,“不惜自己的体,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就这一点就不可饶恕!”

    我哑口无言,过了片刻,只能默默喝粥。

    正默不作声地吃着,房门忽然被人打开,“哎呀,好像来晚了。”

    众人转过头,就看到荆云笑笑嘻嘻地站在门口,上完好无整。衣服也换了,服饰到不显眼,只看他这样,还以为他是出去溜达了一圈儿逛完街回来。见众人盯着他也没什么反应,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自作主张地走到我旁边拉了张凳子坐下道:“今天总算吃到好东西了。”

    众人默默地看着他。

    “咦?怎么没我的份儿?”他惊讶地站起来,“我去找小二要一双筷子。”

    我一把揪住他,皱眉道:“你滚哪里去了?”

    “师父,我去买衣服了。”他无辜道,“有客人来,还是江湖上有名的三大美女之一,我那打扮可不能见人啊。”

    颜雪在见到荆云笑的那一瞬非常惊愕,继而由惊愕变成了愤怒。她冷笑道:“你还敢回来?”

    “我为什么不敢回来?”荆云笑诧异道,“我跟着我师父,师父在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我皱眉。

    荆云笑又笑眯眯地问颜雪道:“倒是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呢?我记得这里的人都与你非亲非故,郝无玄来找你怎么也跟着回去呢?”

    颜雪脸涨得通红。女孩子的脸皮就是薄。

    “云笑!”我忍不住出声,颜雪是女子,还是给她留几分面子为好。

    颜雪回过神,冷笑道:“我在这里就是等你回来!”

    荆云笑凑到我耳边,“师父,我发誓跟她没有一点关系,我真的不知道她暗恋我。”

    这话说得小声,可在场的人耳力都不差,一字不漏地都听进去了。颜雪当场气的柳眉倒竖,“你说什么?!”

    “偷听不是好习惯。”荆云笑一脸你怎么可以这样的表

    砰!颜雪好端端的一个气质美女被气得拍桌子了。“荆云笑!我颜雪不把你抓上灵山寺我就不姓颜!”

    颜雪怒目圆瞪,气的膛起伏。荆云笑却只是无辜地笑。这小子气人的功夫更上一层了。

    “吃饭。”正剑拔弩张的时候,哥哥轻敲了一下桌面。空中火星味儿的气氛顿时消散,颜雪重新坐了下来。

    荆云笑也坐了下来,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吃,也不说话。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