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bxzw.com)    跟着宫尧之走出草屋,哥哥也没阻止的打算。bxzw.com

    来到草屋外的空地,旁边的树木茂盛,点点星光在树林上方闪烁着。听得到轻微的虫鸣。夜色静谧,月光如水。

    宫尧之的影在月光下显得更加拔出尘、气质温文。我突然有些理解当初自己的不自。只是,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各自有了各自的选择和决定,虽然难以割舍,但终究在时光的冲淡下渐渐消磨了仇。

    在重回中原的时候,我不想再见到他,并不是讨厌这个人,因为他的做法选择都有自己的立场,而且对我也不算是坏。我只是不想再想起以前的事,那让我想起两人的互相隐瞒和欺骗,那一出出闹剧和笑话。

    可世事难料,我又回到了神医谷见到了他。他对我的态度好得不可思议,好得就像……就像是对着自己的人。这让我困惑。

    赵雪衣死了,不代表他就会喜欢我。他明明想找的是一个女子相守一生,没理由再来找我……

    “无双,我有件事想给你说。”宫尧之开口到。

    我静静听着。

    我安静的态度让他有点不自在,过了片刻,他才期期艾艾地说到:“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我疑惑,问到,“考虑什么?”

    他恢复镇定,“就是白里我提过的事……”

    我仔细想想他在白里提过什么事,半晌后不确定地问到:“吃野鸡还是吃兔子?”

    他一瞬间懊恼,“不是。”

    我望着他,希望他给出点提示。白天里大家都说了太多话,我咋知道你说了啥?

    “就是你可不可以不去塞外……”想了想,他直截了当地问,“事结束后,来神医谷隐居?”

    我默然片刻,说:“我记得神医谷好像有名的,那还叫隐居吗?”

    “你是答应去了?”宫尧之眼睛一亮。

    “我没说。bxzw.com”我一口否认。

    他有点不自在,“其实神医谷的宗旨是尽量保持中立,不参与武林纷争,我有这个打算。等这些事一结束,我就回去开启阵法,谢绝访客,专心研制药物。”

    我点点头,“你的做法很正确,老谷主一定很欣慰。”

    “所以到时候神医谷还是比较清静的。”宫尧之说到,“而且神医谷里面药材很多,对于体很有帮助。所以你干脆搬过来。”

    我怔了怔,片刻后说:“我要回塞外。”

    “塞外风沙大,环境恶劣,生了病看不到医生,还是别去了。”宫尧之打击对手,推销自己的产品,“神医谷里有山有水,气候很好,生病了也能很快就医……”

    “我体很好,一般不会得病。”我连忙说。

    “塞外风沙大……”

    “我皮糙厚,不怕风沙。”

    “塞外连水都吃不上……”

    “我喝水比较少。”

    “塞外没什么好吃的……”

    “我不挑食。”

    宫尧之无奈,“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塞外?你想做什么?”

    “我想养牛。”我斩钉截铁,过了片刻又有些犹豫地说到,“养马也可以。”

    宫尧之对我的伟大志向默然片刻,说到:“神医谷里其实也可以养养牛什么的,养马也可以。”

    “没草地,牛马都跑不开。”我立即否定。

    “无双……”宫尧之叹了口气,问到,“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我摇摇头,“我不讨厌你,真的。”盯着他片刻,忽然觉得刚刚绕圈子累的,还是决定摊开说,问到:“宫尧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宫尧之怔了怔,说到:“无双,你知道的,不是吗?”

    我转开头,“我不认为我是女子。bxzw.com”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女子。”宫尧之微微一笑。

    我看着他,“这让我搞不懂,我既然不是女子,当初也是你说要找一个女子做妻子,你也这么做了,现在为什么又这么对我?”

    宫尧之默然片刻,轻声道:“因为,我后悔了。”

    因为,我后悔了。

    我也默然。

    空地陷入一片沉寂,宫尧之打破沉默,“当初接近你是故意,把你当做代替品,可是长久相处下来,我已经分不清那种感觉是对你还是对他了。当发现你是男子的时候,我脑子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想找一个地方冷静一下,理清自己的思绪。可这种事,并不是短时间就能想开的,你也知道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我上还有别的责任,所以我最后选择了赵雪衣……”

    “再后来,我搞清楚,不是和一个女子成亲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宫尧之苦笑,“结果我还是害了赵雪衣……”

    我抬眼看他。

    他吸了口气,摇摇头,“那段子我一直在心里问我自己,一遍又一遍地问。答案其实早就有,可是结果也成定局。我真希望时光能倒流回提亲的那一天,我一定会选你而不是选她。”

    他深深地凝视我,“当我知道你重新回来的时候,我真的好高兴,感谢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不再违背自己的本心,我要你,不管你是男还是女,我不在乎。”

    我怔住。

    宫尧之的眼神很认真,熠熠生辉,好像漫天星辰都落到他的眼眸里面。

    我张了张嘴,可是拒绝的话却没有想象中脱口而出,早已准备的话却发现说出来非常地艰难。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说不出口?

    空地又静默了,宫尧之深深地凝视我,毫不掩饰自己的紧张和焦虑。

    “说得好听!”正沉默间,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虚伪至极!”

    我转过头,就看到荆云笑正靠在门边,面色发白额头冒汗,只是脸上却带着桀骜不驯的讥讽,“我问你,那个叫赵雪衣的女人呢?”

    我一怔,转头望向宫尧之。其实,我也一直想知道,赵雪衣是怎么死的。可是我又不想再去深究那些以前的旧事,那只会让一切更糟糕。

    宫尧之默然,“她死了。”

    “哈。她是怎么死的?”荆云笑冷笑。

    宫尧之脸色一冷,握紧拳头,“你是什么意思?”

    “你急什么?”荆云笑嘲笑,“我才不管她是怎么死的。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她还活着,你又该怎么做呢?”

    宫尧之目光一凝。

    “你不觉得她很可怜吗?她一死,你就出来找旧,还口口声声说后悔,你对得起她吗?如果她没死,你准备怎么对待无双?休了赵雪衣和无双在一起?那你就是抛弃妻子的狠毒之辈!”荆云笑眼含讥讽,句句诛心,“如果你不休赵雪衣,那你对无双的就不够!那你就不配在这里要无双跟你走!”

    宫尧之一呆。

    “你说,如果赵雪衣没有死,你如何选择?”荆云笑紧追不放,说完这些话,他有些气不顺。他的伤毕竟很严重。

    宫尧之彻底呆住了。

    过了半晌,他喃喃到:“不是这样的……”

    我忽然有些不忍。荆云笑说的话其实有失偏颇,而且带着明显的误导。宫尧之善,一定会自我厌恶起来。可是不管赵雪衣在还是不在,我本的决定与她无关。可是看到宫尧之钻进自我讨伐的牛角尖里,我又不忍心现在给他一刀。

    “师父,你快给他说清楚。这样的人只配回去种种草药什么的,不配在这里谈什么后悔旧。”荆云笑缓过气,立即叫到。

    “你先回去。”我朝荆云笑说到。

    他不依,“我不!”

    我挑挑眉,“这里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他说,“你是我师父,我是你徒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磨磨牙,这牙尖嘴利的臭小子!

    “你回不回去?”

    “我不!”这臭小子忽然抬头盯着我,眼泪汪汪地说,“我一走,要是你被他拐跑了怎么办?”

    我怔了怔,荆云笑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他小时候的柔顺和塞外时的倔强模样。这种孩子气的话也只有他才说得出来。

    虽然我知道他很有可能是装出来的,但是我对于这种撒式的抗议,总会有些无措。

    我盯着他,他连忙又赶紧挤出两滴眼泪。

    我正想着该如何打发这人的时候,哥哥忽然从屋里走出来,一把揪住荆云笑的后衣领将他提起。淡漠的眼光在我和宫尧之上扫了一圈,留下一句“你们继续”就提着不敢挣扎的荆云笑进去了。

    少了荆云笑之后,空地里又恢复了二人世界。

    宫尧之有些伤感,他抬眸看我道:“无双,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许我真的就是个无狠毒之人。如果赵雪衣真的没死,我可能做不到休了她。或许,我真的没资格站在这里对你说刚刚那些话。”

    我愕然地看着他。

    他盯着我片刻,缓缓道:“可是,我刚刚说的话都是真心的。”他笑了笑,“而且,永远有效。”

    “宫尧之……”我刚张口,宫尧之就打断我道:“我现在明白你的态度了,是我自己太过执着,太过厚颜无耻。你没有直接说出来,我就当做不知道,继续厚颜地对你说出那样的话。”

    我抬头看他,默然。

    “天色不早了,明还要上路呢。”他忽然道,“我不放心你的体,我会尽量让你痊愈。”

    他说着,当先朝草屋走去。我呆在原地,看到他的影消失,才重新走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更了O(∩_∩)O~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