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bxzw.com)    哥哥吩咐宫尧之拖着荆云笑走。bxzw.com于是宫尧之真的拖着他走,严格按照标准执行,丝毫不含糊。

    当天黑的时候,荆云笑已经成为一团那啥啥啥了。不过他却并不认为他自己是那啥啥啥,后领被宫尧之拖着,面对着我还笑得一脸灿烂,嘴巴也不停着,一路不断地讲他如何后悔,如何天天祈求我的原谅,如何思念。什么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一定不会那么做,一定好好对我之类的种种。赌咒发誓得好像一个浪子回头的赌棍对着抛弃他回娘家的妻子。

    我左耳听右耳出,就当只苍蝇在嗡嗡嗡地飞。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宫尧之走得更快了,走的路好像石头也多了一些。荆云笑恍若未觉,依然笑嘻嘻的。

    “就这里。”远处是一间快要坍塌的茅房,一看就是被废弃好几年的样子。哥哥当先走了进去,我也跟了进去。里面什么也没有,屋顶稀稀拉拉地破着几个大洞,勉强能遮挡一下。不过就看那要坠不坠的屋顶,我真担心这它什么时候会掉下来。

    宫尧之将人形荆云笑像垃圾一样扔到角落里,拍拍手,走到我边将落下来的茅草铺开,示意我坐下。

    我犹豫了一下,也不忸怩,一股坐下了。哥哥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我全一寒,立马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他边乖乖坐下。

    宫尧之也不在意,冲我好脾气地一笑,“我去弄点吃的过来。”

    说着,他走出了屋子。

    哥哥无视了荆云笑,宫尧之一出去,立即皱眉问我:“你跟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荆云笑嗤一声,“还能怎么样?他对无双图谋不轨呗。”

    我转头狠狠地瞪他一眼,连忙对哥哥说:“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真的?”哥哥挑挑眉,目光转向我。

    我立即坐立难安,“哥你在说什么呢!宫尧之现在知道我是男的了,他怎么可能还喜欢我?你别听那臭小子胡说八道!”

    “男的怎么就不能喜欢男的?”荆云笑又开始讨厌地接话,“这世上又没有哪条规定说男的不能喜欢男的……等等!你说宫尧之以前喜欢过你?”

    他瞪着眼睛,不可思议。bxzw.com

    “关你什么事?”我恨不得将他嘴捂上。

    “男的……也可以喜欢男的?”哥哥不知道想到什么,有些迟疑地问到。

    “哥!这世上男女阳相合才是人间大道,男子和男子相合,那是扰乱天地阳的事。”我说。

    哥哥点点头。

    “哦?”荆云笑不屑地轻哼一声,“众多规矩,不过是某些人用来束缚愚民的手段罢了。人活在世上不能求自己所,非要把众多条条框框把自己束起,那还做人干什么?不如去做那规规矩矩的大萝卜,一辈子乖乖地呆在坑里。”

    “胡说!”我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什么事都由着自己子胡来,那这世上不乱!?就像你的所作所为,不光杀了应杀之人,还给其他人带来多少危害?!”

    “师父,我们现在在说男人和男人能不能在一起的事。”荆云笑狡辩,“况且有因必有果,天道本来就讲求天理循环因果报应,我的所作所为只是替天行道而已。”

    “你还有理了!”我气到。

    “师父息怒,云笑知错了。”荆云笑连忙说,可看他那副样子,哪里有半分知错的样子。分明就是只倔驴,认准的事死也不回头。

    “如果男子真的能和男子在一起……如果宫尧之真的是想和你在一起,那你准备怎么做?”哥哥突然开口,这个直捣黄龙的问题让我彻底失声了。

    荆云笑也紧张地看着我。

    沉默片刻,我道:“你们不要胡思乱想,我和他之间没什么。他不会对我有别的想法。”

    “如果他对你有别的想法呢?”荆云笑死咬着不放。

    我咬牙霍然站起,蹭蹭蹭地走到他面前,随手抓起地上一团茅草塞到他嘴里,“你的废话实在太多了!”

    荆云笑连忙抬手抓嘴里的茅草,在抬手间他的脸色一白,但是很快又恢复了,依然笑嘻嘻地说:“师父息怒,我不说了。bxzw.com”

    我顿了顿,这家伙被我哥那么狠揍,肯定受伤严重,从他被扔到角落里一动不动只动嘴皮子看就知晓他的骨头应该断了几根。盯了他片刻,我转离开。

    就他刚刚那张臭嘴,他也活该受罪!

    “我回来了。”在屋里默默地坐了会儿,宫尧之提着两只兔子从外面走进来。

    我忙迎上去帮他打理兔子,有了事做之后,气氛也不那么尴尬了。但是一想到刚刚的问题,我就有些心不在焉,手上的动作也慢吞吞的。

    说实话,从我进中原到现在,宫尧之对我的态度从始自终都没变过。想到在神医谷的子,想到后面的相处,我的心就忐忑不安。如果……如果宫尧之真的有那个心思……

    应该不会?我手中动作一顿,有些自欺欺人地垂下头。

    “我来。”大概是我心不在焉的样子引起了哥哥的注意,他走过来,接过我手上的兔子很熟练地拿刀一挑一揭,一张兔子皮就被揭了下来。

    “哥哥好熟练。”我赶紧拍马

    哥哥拎着兔子皮,站在屋子中央淡淡地说:“谁要是乱来,我一样揭他的皮。”

    上顿时凉飕飕的。

    哥哥的目光锁定我上……咦?为什么是我?

    应该不是?我悄悄地朝荆云笑的方向移动,他的视线跟了过来,我又悄悄地朝宫尧之的方向移动,他的视线仍然跟了过来。我又朝中央移动,哥哥的视线又跟了过来。

    原来真的在说我!我立即老老实实地坐好了。

    宫尧之到从始自终都神自若,好像没听到那句威胁似的,他平静地站起来说:“我去捡些柴火,待会儿烤兔子。”

    说完嗖地一声消失在屋子里,跑得比兔子还快。

    荆云笑也死死地闭上嘴,尽量减弱自己的存在感。

    我心稍安,看来大家都心中有鬼。要不然哥哥刚刚一威胁,怎么个个都不稳了?

    “无双,听到我刚刚的话没有?”哥哥盯着我。

    我还能怎么做?只能拼命点头,恨不得指天画地赌咒发誓。

    哥哥脸色稍缓,走到一边坐下闭目养神。

    我长长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靠到他边问到:“哥,如果,我说是如果……”

    哥哥睁开眼睛。我吞吞口水,更加小心地说:“如果我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你会怎么做?”

    哥哥盯着我,绿莹莹眼睛里绪不明。过了片刻,他哗地一声抽出刀,割下一片衣角慢慢擦拭起来。

    我全莫名一寒,连忙说:“我只是随便问问……”

    屋子里又恢复了静默。

    过了片刻,宫尧之抱着一些干材回来,我连忙走过去将洗好的兔子串起来烤。宫尧之从外面采了一些叶子和坚果,那些东西扑撒到兔上之后烤起来非常香。那股香味引得我那不争气的肚子一点也不矜持地咕咕乱叫。

    哥哥也过来烧烤。我、哥哥、宫尧之三个人围着火堆烤着火,吃着兔。默然无声。荆云笑仍然一动不动地堆在角落里。

    “无双。”宫尧之把一个烤好的兔子腿很自然地递给我。

    我顿了顿,还是接过来,一口一口慢慢嚼着,颇有点食不知味的意思。

    忽然听到一阵咕噜噜的响声,在场的人耳朵都很尖,自然全都听到了。可是又全当没听到。

    吃饱喝足,已经是半夜。三人收拾了一下各自靠在墙角休息。

    不知道靠了多久,这屋子又潮又冷,又没有,也没有被子,我根本睡不着。不由睁开了眼睛,一睁开,就发现对面角落里的荆云笑在冲我笑。月光清冷,他那颗肿得像猪头的脑袋闪闪发光。

    我又闭上眼睛,片刻,便听到了那响了很多遍的咕噜噜声,吵得人根本睡不着觉。

    我又睁开眼睛,荆云笑猪头又冲我灿烂一笑。

    我忍无可忍,起走到那堆已经快熄灭的火堆前,拿过还插在火堆边的兔子头走到荆云笑边,压低声音到:“给!”

    荆云笑笑得很开心,由于眼睛太肿,眼睛成了两道缝,“我就知道师父舍不得我饿着。”

    我脸一沉,“如果你再说话我就让你饿到天亮!”

    他立即噤声,艰难地抬起手来接过那两颗兔子头。

    我看他接好了就松开手,没想到那两颗兔子头立即滚了下去,还好我眼明手快连忙接住了,才没让它们掉到地上。

    “你……”我有些惊讶。

    “一时没拿稳罢了。”荆云笑笑了笑,只是额头上冒着冷汗。

    我觉得不对劲,连忙抬手抓住他的手腕试探他的内息。好激烈!好像被人打入了另一股内息,与霸道的烈火心经酣战起来。内息在经脉内乱窜的痛苦我受过,难怪他一动也不敢动,这种痛苦不是普通人能忍受的。

    “是我封了他的经脉。”我正思索该怎么办的时候,哥哥的声音忽然响起,骇了我一跳。

    荆云笑凝视我,认真道:“以前是我不懂事,不知道原来师父受了那么大的罪。现在我感受到了……”

    顿了顿,他有点黯然,“这一阵子我想了很多。师父对我有再造之恩,而我却恩将仇报。我只看到自己的仇恨和痛苦,却忘了去感受师父的痛苦。我……”他霍然抬起头来盯着我,“师父,我不求你原谅我,请你留我在边,我一定要竭尽所能使你完全恢复!”

    我怔了怔,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默然片刻,将兔子头塞到他手里,轻声道:“吃。”

    “无双!”正在这时,宫尧之闪到我边轻叫一声。

    我站起

    “我有话对你说。”他说了一声,就朝外面走去。

    我只犹豫了刹那,就决定跟出去。也好,有些事,是该摊开来说了。

    作者有话要说:挑明啊挑明啊~

    话说,不知为何,虐起小荆来感觉有点爽,手痒痒地还想虐一下……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