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bxzw.com)    大厅里再次哗然,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bxzw.com

    “无双!”百里无涯气得一拍桌子,估计他也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不明真相的谷主非常迷惑,“这……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请帖什么都发出去了,人家礼也送来了,现在突然说不成亲,那不成为全天下的笑柄?”有人说到。百里无涯的脸色沉。

    “尧之,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谷主问。

    宫尧之上前一步,“师父,恐怖是你误会了,当我说的是,我要向名剑山庄的小姐提亲。”

    “是啊。”谷主摸着胡须,仍然疑惑。

    宫尧之低垂着头,“我指的小姐,不是百里无双,是赵雪衣。”

    此话一出,再起风波。

    赵雪衣原本恹恹地坐在一边玩头发,现在忽然听到这话,彻底懵了。她环顾四周一圈,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尧之,这是真的?”谷主问。

    “当然是真的。”宫尧之面无表地朗声说到,“其实当无双小姐救赵小姐时我也在场,后来三人一路同行,渐生愫,后到名剑山庄,意渐浓……”

    我默默听着,忽然想起那个暧昧醉人的黄昏,天地一片昏黄,橘色的阳光穿透竹林照到行人上,带起阵阵暖意。而那人就站在翠绿的竹竿后面,青衫青巾,玉指碧箫,微风依依,箫音阵阵。那一瞬间的画面就像一块印记,狠狠地烙印在心底,从此以后,抹不平擦不去;从此以后,一直平静而荒芜的心境里忽然长出一条河流,长出各种翠竹,四面是青山绿水。潺潺的流水尽头,立着一个人,那人吹着箫,声音回在心里……

    又想起那抓鱼时候那人忽然靠近的体温,忽然握过来的手……

    想起一路纵马行驰时的快意……

    想起那那人猛然的拥抱,坚定的话语:“我不会后悔,只要你不后悔……”

    只要你不后悔,我绝不后悔……是不是说,我后悔了,你就后悔了?

    我沉默地低着头。

    “……如此,我早已钟于赵小姐……”

    宫尧之面无表地说完。我抬起头,看到赵雪衣高兴得快要哭出来的表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四周人声鼎沸,刚刚那一幕有惊无险,百里无涯的脸色又好了起来。反正我和赵雪衣都是名剑山庄的人,他需要的是联姻,不管那人是亲女儿还是义女。周围的人也当做没看到刚刚的闹剧,纷纷向家主祝贺,向准新人祝贺。

    这里好像没我什么事了。

    从大厅出来,周围的人都同地看着我,虽然是个误会,但是被人当众退婚,肯定值得同。百里无潜走过来,看到我低落的样子,忽然大笑到:“看看你这个样子,真的像个被抛弃的女人一样!哈哈哈哈!”

    望着他仰天大笑的背影,我不由摸摸自己的脸,真的像吗?

    “无双。”有人在叫我。

    我转过头,看到哥哥站在一边,不知道站了多久了。他走了过来,拉过我的手往前走,将我拉离那些吵杂的人群,拉离那些莫名的眼神。他的手温暖有力,那种在空中飘浮的感觉渐渐消失,心也安静下来。

    哥哥拉着我回到小时候生活的那个院子。

    脱离那个吵杂的园子,我心里终于平静。

    “不高兴的话,可以和我打一场。bxzw.com”哥哥说。

    我望着这个破败的院子片刻,摇摇头,抬步往里面走。

    这一处已经长满了杂草,人的痕迹被年月掩埋,望着那破旧的小桌子小凳子,脑中便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想起那一路的逃亡,想起师父严格的教育,想起做任务时的腥风血雨……心里复杂莫名,但是看得却更清楚。在这场闹剧中,每个人都有错,每个人都是受害者,不能怪任何一个人,只能怪自己……突然萌动的心。

    其实早就料到有这种况的,不是吗?其实早有准备的,不是吗?

    只要不动心,就什么事都没了……

    只要……只要不再他……

    从小院子里出来,心好了很多,哥哥不善言辞,但比较了解我的绪,看我确实没有多大问题,才让我回屋,叮嘱我不要出来。其实我也不想出来,人那么多,了解真相的人会觉得我可笑,不了解真相的人会觉得我可怜。可不论可笑还是可怜,都不是我乐意见到的。

    在屋子里呆到晚上,准备入睡的时候,却看到有个人影在外面徘徊,似乎非常犹豫要不要进来。

    我叹了口气,起打开门。赵雪衣似乎吓了一跳,看到我,很不安地绞着衣角,声音如蚊蚋,“无双姐……”

    “这么晚了,在这里干什么?”

    她猛然抬起头,“无双姐,我不知道事会变成这样!我真的不知道!”

    心里有点怜惜,这孩子这么好,还什么都不懂。我柔声到:“我没事,你不用放在心上。过两天就要成亲了,快回去休息。”

    “我……”她还是很不安。

    “我跟宫尧之真的没有别的关系。”我说到,“如果说有,早就在几个月前结束了。”

    赵雪衣迷茫地看着我。

    “你不是一直想嫁给他吗?应该高兴才对。”我说完,将门合上,“你去睡。”

    赵雪衣又在外面站了一阵才离开。

    我站在屋里想了会儿,决定还是不告诉赵雪衣真相,那对她来说太残忍了。反正她那么喜欢宫尧之,又有名剑山庄做后盾,神医谷总不能亏待了她去。

    我默然片刻,叹了口气,走到桌子边吹熄蜡烛,刚准备上,忽然发现旁边站了个人。

    “谁?!”

    “是我。”

    我怔住了。

    宫尧之站在黑暗中,他旁边的窗户半开着,应该是趁着我和赵雪衣说话的时候进来的。从窗外照进来的光让他的轮廓隐隐约约。刚刚我思绪繁乱,居然没有发现屋里有人。

    “宫尧之?”我看他半天不说话,疑惑地开口。

    空气仍然一片静谧,窗外的月光很安静。那人在光与影的界限里模模糊糊的。

    “师父马上就要死了。”过了好久,宫尧之开口说出了我绝对没想过的内容,他的语气与其说是平静,倒不如说是冷漠。

    “什么?”没想到他开头就是这一句,我反应不过来。

    “师父的伤深入肺腑,这段时间都是撑着。他把谷主事物都交给我处理,自己专心休养,可是我们都知道,他没救了。”

    “可是,他的样子……”

    “你来的那天,他开始服用回还丹,原本还能撑半年,现在就不知道了……”宫尧之冷漠的语气终于出现裂痕,带着压抑的痛苦。

    我怔怔地盯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资历太浅,谷中奇药甚多,早就惹人垂涎,如果他死了,神医谷必然遭劫。bxzw.com因此,他在临死之前想为神医谷留一条路,只好与名剑山庄联姻,越快越好。快得连我都不知道。”

    “……”我只能保持沉默。

    “谷中交接事务繁杂,我忙于谷中之事,没想到师父竟然瞒着众人硬撑着孤上路来名剑山庄。”宫尧之深吸一口气,仰起头。我听说,不轻易流泪的男人喜欢在快要流泪的时候仰起头,这样眼泪就不会流下来。我不知道宫尧之是不是。

    “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不能让他的苦心付之东流。与赵雪衣成亲不是一时兴起,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提出来的。你不用为她担心。”

    我默然。

    “只有联姻,我得名剑山庄相助,才能在谷中震住那些不安分的人,也让外面对神医谷虎视眈眈的人不敢轻举妄动。赵雪衣是赵天奇的女儿,赵天奇威望很高,赵雪衣又是百里庄主的义女,她是最合适的人选。最后,我觉得……”宫尧之顿了顿,慢慢地说到:“我会喜欢一个真正的女子。就算做不到,我也会尊重她保护她,我发誓。”

    我苦笑。到头来,每个人都不是为自己而活吗?

    真想破开这个牢笼,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去,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

    “无双……”宫尧之轻叹一声。

    我望着他,我知道他一定有重要的话要跟我说。我屏息静气,静静地等着下文。可是他沉默了很久,一句话也没说,尔后,就直接越过我推门离开了。

    宫尧之走后我全无睡意,就这样坐着坐到了早上。婚宴照旧举行,只是新娘换了。婚宴当天,谷主非常高兴,红光满面,喝了很多酒,说要一醉方休。到了第二天,他就再也没有起来,含笑而去。

    婚宴过后,就是紧锣密鼓的武林大会。我懒懒地提不起兴趣,整地宅在房间里,听着下人们兴致勃勃地讨论哪个少侠一鸣惊人,哪个武林门派美女多多,哪个少侠在追求哪个美女。听说哥哥在武林大会上当仁不让地取了第一,获得天下第一的称号。

    百里无涯带人去参加武林大会了,庄里所剩人不多。这一次,百里无涯终于带上了两位夫人。一位是大夫人,一位就是我娘。我娘的地位总算是被承认了。

    娘临走前笑靥如花,“无双,娘等了这么多年,总算得到无涯的承认了。今是好子,不要再苦着脸了。”

    于是我朝她露出一个笑容。

    武林大会结束之后,人员回归。娘依然笑靥如花地回来,哥哥陪在她边。只是我觉得周围的眼神不善,气氛不大对劲。

    百里无涯沉沉地叫哥哥出去,哥哥临走前叮嘱我,“一定要好好地照顾娘,不要离开她边。”他的面色严肃,很是郑重。

    我觉察有异,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哥哥跟着百里无涯走了,外面一堆人等在外面,忽然发出几声争吵,接着哥哥一声“别吵了!”外面平静下来,过一会儿众人离开。

    “娘,发生什么事了?”我觉得一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娘依然在笑,从她回来之后,她就没有停止过笑容,好像要把以前没笑过的笑容一次笑完似的。听我问话,只是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朝我招招手,“无双,过来。”

    我走过去。

    “蹲下。”她柔声说。

    我依言蹲下。娘伸出手抚摸我的脸,眼神中含着我不懂的东西,过了半晌,她长叹一口气,“都长大了……”

    “娘?”我疑惑地问到。

    “去厨房找点东西来给娘吃。”娘说。

    我忽然想起哥哥的话,“我马上叫人来。”

    “无双,外面应该没人了。”娘笑到,“娘一天都没吃东西,饿坏了。”

    心中忽然泛起很大的不安,我走到她边问到:“娘,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给我说说。没有什么事是过不了的。”

    娘怔怔地看着我,忽然垂下泪来,“无双……”

    我心中一紧,果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娘抹抹泪,说到:“你爹带我去武林大会,然后,就遇到了以前的……“

    她忽然顿住,声音哽咽。我连忙追问:“以前的什么?”

    娘抬眼望着我,吸了口气,擦擦眼泪,“你知道以前娘是舞姬,小时候就被卖来卖去,总是有几个主子的。”

    我眼神一黯,就是因为这样,娘总是遭人非议。我连忙安慰到:“娘,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大家早晚会忘的。后来呢?”

    “后来……后来他就说了难听的话,大夫人就开始闹,在那么多人面前,你爹的脸面都丢尽了。你哥哥当场要杀了那人,可是你爹阻止了。”娘声音平静下来,像是想到什么,忽然笑到,“你不知道大夫人那时候的丑态,比我还丢脸。”

    我拉过娘的手,“娘,没事的,那是过去,现在不一样了。赵飞燕姐妹两不是舞姬么?卫子夫也不是舞姬吗?一切都会过去的。”

    娘破涕为笑,“娘哪敢和她们比?”

    “娘不比她们差,不对,一定更美。”我笑着说。

    娘点我脑袋,“去!就会哄人!还不快给我找点吃的过来。”

    我点点头,“我马上来。”

    和娘这样亲密无间地说话开玩笑还是头一遭,我心里又惊又喜。我答应了一声,就出门去叫人,可是不知为何,今外面都没有人守,我叫了好一阵也无人应答。我想亲自去,可是脑中忽然想起哥哥临走前的郑重叮嘱,又有些犹豫。

    “快去,娘很饿。”娘坐在边冲我笑到。

    我想,去厨房也不过一小段距离,使出轻功的话,就更快了。便对她说:“娘稍等。”

    “好。”娘点点头。

    我飞快地飞了出去,还没到厨房,不知怎的,我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错很错的错事,我立即使出全力气往回掠,在回掠的过程中我忽然感到一阵心悸,感觉有什么不可阻止的事发生了,心痛得无以复加,差点从天上掉了下来。

    我连忙调整体,飞快地往回跑。娘的窗户半开着,微光从里面透出来。院子里黑漆漆一片,非常安静。

    我一脚踹开门,看到娘依然坐在边,眼睛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似乎听到动静,她转过头来,朝我微微一笑:“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看她没事,有些羞愧,“我还没到厨房……”

    “真是的,临走都不让娘吃饱……”娘叹了口气。

    “娘?”我走过去。她又转过头来,“无双……”

    这时候我才看到,娘的口插着一把匕首。那把匕首据说是百里无涯送给她的定信物,我好多次看到她拿着那把匕首在痴痴地笑,好多次看到她拿着那把匕首往自己手臂上一刀又一刀地割,而现在,那把匕首正深深地插入她的膛,血浸湿了她华丽的衣裙,将花纹渲染得更加艳丽。

    我全颤抖着,伸出手去,但是却又不敢触碰她。我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她,哆嗦着叫到:“娘……”

    “无双,娘对不起你们。”娘痴痴地望着我,喃喃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被这句话惊醒了,连忙冲过去扶住她,“娘你要住,我马上带你去看大夫,娘,你要住……”

    我抱着她往外面跑,一边跑一边大叫:“来人啊!叫大夫!快叫大夫!”

    黑夜仍然静悄悄的,娘在怀里依然说着对不起对不起,神智似乎已经不清。

    我一边哭一边跑,一边不停地叫人,一边不停地告诉娘让她撑住。黑夜里终于亮起点点灯光,也响起了人声喧哗。

    我抱着娘往灯光方向跑,有一道黑影飞快地冲了过来。我大叫一声“滚开!”

    黑影又冲了回去,很快地踹出一人到我面前,“大夫!”

    大夫两个字像某种机关,让我瞬间触动了,我连忙抱着娘凑到那人面前,“你快看看,你快看看我娘!”

    那人还在地上挣扎,那道黑影又冲了过来一把将他从地上提起,“快看!”

    大夫连忙伸手把脉,在我屏息等待中摇摇头,“死了。”

    黑影一把将大夫扔开,伸手来抓娘的手,片刻,他浑一颤,全冒出人的杀气。他猛然朝我大吼:“无双!我叫你看住她!你是怎么看的!?”

    我全一震,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将我的力量从体全部抽走,脚下一软,我跌倒在地。

    周围的火光将黑夜照得亮如白昼,哥哥怒发冲冠的样子像一只受伤后彻底激怒的猛兽,而他仇恨的目光,正对准了我。

    我埋头一声一声地叫到:“娘……娘……你不要走……”

    说到后面,视线一片模糊,语不成调。

    哥哥猛然跪在面前,垂下头,影掩盖了他的表

    “哎,既然人都死了,那就不要追究了。”大夫人捂着脸,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泪痕。

    “追究什么?”我猛然抬头,估计是我的目光太恐怖,她猛然退了一步。

    “凶什么凶,人又不是我们杀的。”百里无潜气势汹汹地吼到,“她自己不要脸,在塞外当女,被人当众戳穿,把名剑山庄的脸都丢尽了!”

    话音刚落,百里无潜就被人一脚踹飞,接着是叮地一声,两个黑影在空中一碰后齐齐落到地上。是哥哥和百里无涯。

    “你想弑父?”百里无涯面色沉。

    哥哥目光死死地盯着百里无潜,他吓了一跳,悄悄地转移到百里无涯后。

    “本来就是她的错!原本是舞姬,名剑山庄为她赎,结果她最后还是去当女!”

    我猛然扑过去,那边也立即飞出几条人影,双方在空中相接,对击。又飞回来,抽出兵刃,厮打成一团。那一夜我的绪非常失控,就想着要杀了那个出言不逊的王八蛋!

    “无双!你娘的尸体还在地上躺着呢!”哥哥和百里无涯打成一团,我一心追杀百里无潜,眼看着就要当头劈下,大夫人忽然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这一声让我一震,接着忽然有人一脚将我踢飞。

    摔到地上的瞬间脑子忽然清醒,连忙爬起来去抱娘的尸体。她的体已经冰冷,生命的气息已经离她远去。我抱着她,忽然觉得非常平静。

    如果她不在了,我们所做的一切就都没了意义。

    哥哥退了回来,扫视了众人一圈,一字一句地说到:“从今以后,我们和名剑山庄一刀两断!”

    那一夜我们离开了名剑山庄,离开了中原武林,离开了这个承载着太多痛苦、喜悦的地方。埋葬了娘之后,哥哥消失了。

    我知道,他心里一定还在怨我没有看护住娘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呼——总算是把事交代完了。呃?响应大家的要求,尽量减少回忆,所以把剧啊故事啊压缩了,拉着剧君坐着高铁飞奔,差点就出轨了。所以难免有那么点……恩恩,大家将就着看(捂脸)下一章,等待很久的不回忆章节出现了。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