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bxzw.com)    单千婵消失了,无影无踪。bxzw.com我不死心,她带了个孩子能逃到哪里去?可是我无论怎么找就是找不到。就这样找了很久,直到哥哥在茶馆里找到我,我才猛然回神时间已经流逝了将近一个月。

    “无双,你出来做什么?”哥哥问到。

    我不敢跟他提百里无涯让我出任务的事,就只好含糊地说到:“庄里太闷了,出来走走。”

    哥哥眼神略略放松,点点头,坐在我面前,“娘说你偷跑出来,我不放心。”

    看来娘也没说我出任务的事。

    哥哥一风尘,听说他这次杀的人在很偏远的地方,快出中原了。这一来一去就甚是累人,没想到他居然回来得这么快,脸上也没有丝毫的倦色。

    我盯着桌子上的茶发呆,说实话,抓单千婵与否,关我什么事呢?我只是不想一个人闷闷地呆着而已。

    “无双,爹跟我提起你和宫尧之的事。”正思忖间,哥哥忽然开口,我刚端着茶,闻言惊了一跳,茶水洒在桌面上。

    “他说了什么?”我将杯子放下。

    “他说有意让你和宫尧之成亲。”哥哥慢慢地喝着茶,眼皮也不抬一下,好像说着一件再小不过的事。

    “那怎么行?”我惊。

    哥哥抬起头,绿莹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动,他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世上知道我是男子的事,现在有四个人,一个是娘,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宫尧之,最后就是我自己。

    “以后不要和他来往。”哥哥淡淡地说。

    我默然。望着哥哥半晌,心里风平浪静。

    宫尧之没有向任何人说起我是男子的事,他消失无踪,我猜他现在应该在神医谷。

    “爹想和神医谷联姻。”哥哥又抛出一句。我点点头,“我知道他有那个意思,他曾经提过。”

    哥哥看了我一眼,“你可以选择说还是不说。”

    “可娘怎么办?”我无奈地说到。

    “你是你,她是她。”哥哥盯着我,眼底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然后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该你做的已经不多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该我做的已经不多,就算我重新恢复男儿遭人诟病,但是因为有哥哥在,娘也不会有事。最多百里山庄为了隐瞒真相赶我走,但是也绝不会赶我娘走。

    叹了口气,我问哥哥:“百里无涯又给了你什么任务?”

    “武林大会夺魁。”

    我恍然,原来三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已经到来了。

    回到百里山庄,百里无涯没有问我关于女贼的事。后来江湖传闻有人将璇露归回杨城首富李氏家族,百里无涯才找我说话:“女贼的事到此结束,以后不用管了。”

    这几在山庄里,赵雪衣经常来找我,明里暗里打听宫尧之的事。我知道她的来意,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她。虽然赵雪衣经常说“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关心你和宫公子”,可是从她一提到宫尧之就微红的脸可以看出,这小丫头对宫尧之一直恋恋不忘。

    可是我并不想听到宫尧之这三个字和与宫尧之有关的事,一提起来,总会想起以前种种,而那些事在现在看来,就像一场闹剧一样让人哭笑不得,梦一样。

    “我和宫尧之没怎么见过面了。”我坐在树杈上懒懒地说。

    “啊?”赵雪衣明显不解。bxzw.com

    “他有事,很久没见了,估计以后也不会见了。”我头靠着树干,盯着树缝间的天空微微出神。

    赵雪衣疑惑不解,可看我老神在在的样子,就怀着疑问离开了。

    想了很久,想这个笑话,这些子一直在想。最终的结论是一切的源头还是自己。如果自己不动心,如果自己没有一开始就喜欢上宫尧之,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后来的伤与痛,都是自找的。

    那么只要不喜欢了,这一切都会烟消云散,如风而去。

    反正我们都是男人,反正这一切都在静静中开始,又在静静中结束,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除了自己,也没有人会追究这件哭笑不得的闹剧。那么这就让这件闹剧在没有观众的况下静静结束。就当从来没发生过……

    我反复对自己说着,拿得起放得下才是大丈夫。

    当我为自己做心理工作快要成功的时候,赵雪衣又来找我了。

    “无双姐!我知道宫尧之为什么没来了!”她匆匆跑过来说到。她跑得气喘吁吁的,厚厚的刘海也被汗水打湿了,黏在额头上,脸也跑得红扑扑的。

    我从树上一骨碌翻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是神医谷谷主忽然受了重伤!”赵雪衣说到。

    “什么?”

    “好像是神医谷的仇家,说是神医谷以前见死不救,害死了他的妻子,现在来报仇。那人武功很厉害。”赵雪衣说,“神医谷原本还想隐瞒谷主受重伤的事,可是现在走漏了消息,江湖上都知道了。”

    原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惊了一跳,“那宫尧之呢?”

    赵雪衣摇摇头,有点沮丧,“不知道。不过,我偷听到伯父他们的谈话,说神医谷谷主其实已经死了,只是谷中之人怕引起别人的觊觎,对外宣称只受了伤。现在神医谷群龙无首,谷中又有各种宝贝,有很多人在打神医谷的主意呢。”

    我立马起就走。

    “无双姐,你去哪里?”赵雪衣在后面说到。

    “神医谷。”我头也不回地说到。

    赵雪衣在后面咬咬牙,最后说到:“我也去。”

    我看了她一眼,她的眼中充满了坚决,我点点头,说:“好。”正好多一个人,不尴尬。

    宫尧之的师父我见过,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加上他的行事,在江湖上德高望重,完全担得起“名副其实”四个字。到底是谁会伤害这样一个得高望重的长者?

    一路快马加鞭,熟门熟路地到了神医谷。谷外布了阵法,任我在外面叫喊,里面也无人应答。无奈之下只能硬闯,和神医谷的弟子大打一场,直到宫尧之出面才停下来。

    宫尧之明显憔悴了很多,脸上也褪去了一些天真和稚气,变得深沉稳重。他注视了我良久,最后目光转移到赵雪衣上。

    “宫……公子……”赵雪衣低头轻声说到。

    我一时冲动来了这里,现在见到人了,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幸好脑子还在,勉强说到:“家父让我来见谷主。”

    “请回,家师体欠安,需要静养。”宫尧之目光转冷。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在他冷冷的目光注视下,更是浑不对劲。什么都不在了,那种亲密无间,那种默契,那种会心一笑,全都消失无踪。

    话说我来这里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我忽然觉得自己行为可笑之极。bxzw.com

    “那不打扰宫谷主静养,告辞。”我也生疏地说到。

    “不送。”宫尧之开口。

    我憋着一股气转,赵雪衣明显不想走,磨磨蹭蹭的。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说到:“既然来了,就进来。”

    我转过头,就看到那个和蔼的老人正从屋里走出来,面色红润,神清气爽,一点也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

    “师父,你怎么出来了?”宫尧之连忙走过去。

    “无双来了,你怎么这么对她说话?忘了待客之礼?”谷主教训他,“人家女孩子特地来神医谷,总要以礼相待啊。”

    宫尧之低下头,“师父教训得是。”

    赵雪衣眼睛一亮,走上前去说到,“谷主看起来体很健康啊,一点也没有传闻中受了伤的样子哎。”

    “这位是……?”谷主面带疑惑。

    “小女子赵雪衣,是百里庄主的义女。”赵雪衣连忙自我介绍。

    谷主撸着胡须,微笑着点点头,“原来是赵天奇赵大侠的女儿。”

    赵雪衣惊讶,“谷主认识家父?”

    谷主笑了,“赵天奇一代大侠,我怎么会不知道?”

    赵雪衣眉开眼笑。

    看着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我默默地注视着宫尧之。那人始终不看我一眼。

    在神医谷呆了一个晚上,我和宫尧之说的话很少。幸好有赵雪衣在,像只百灵鸟叽叽喳喳,要不然肯定冷场。谷主偶尔看看我又看看宫尧之,微笑不语。可当时我和宫尧之均心不在焉,没有注意到。待我回到名剑山庄第三天,赵雪衣匆匆来找我,说:“谷主来了!”

    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哪个谷主?”

    “还有哪个谷主?就是神医谷谷主啊!”

    我疑惑到:“他来了有什么奇怪的?”

    爹多次找过神医谷,向神医谷示好,甚至还打算将我嫁给宫尧之,谁都知道他想和神医谷建交。只是神医谷一直不咸不淡,不回避,也不进一步发展。今次神医谷遭遇这种事,外面的人虎视眈眈,谷主来找名剑山庄结成同盟也不是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毕竟名剑山庄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

    赵雪衣表复杂地看着我,过了很久,她才说:“谷主是来提亲的。”

    “什么?!”我惊了,“他来提亲?代谁来提亲?提亲对象是谁?”

    赵雪衣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你心里明白……”

    明白个P!

    我低骂一句,问到:“谷主现在在哪里?”

    “在大厅……”

    不待赵雪衣说完,我一闪往大厅掠去。

    大厅里两人正相谈甚欢,我不知道他们说到哪儿了,压抑住焦急走进去。两人看到我,百里无涯说:“无双来得正好。我有件好事要告诉你。我们正在商讨你和宫尧之的婚事,期就定在五天以后。”

    开什么玩笑?!我立即上前道:“爹,恕无双不能答应。”

    两个正微笑的老人顿时愣住。

    “无双?”谷主迟疑。

    “你和宫尧之好好的,男有女有意,怎么现在……”爹迷惑不解。

    “爹!”我咬咬牙,事到如今,娘,对不起了。

    我猛然跪在地上。

    “无双,这是怎么了?”谷主也很惊讶。

    “爹,无双有一事相告……”我深吸一口气,抬头说到。

    “无双!”门外忽然冲进一个人,大叫一声跑过来。是娘。

    “娘?你怎么来了?”

    “无双,你跟我走。”娘急急地拉着我起来。

    “这……”谷主和百里无涯都迷惑不解。

    我被娘拖到僻静处。

    “无双,你怎么这么不分轻重?”

    我脖子一梗,“娘,事到如今,这事不能再隐瞒了!难不成你要我隐瞒一辈子?”

    “无双!”娘怒到,“就算要说,你怎么可以在外人在场的况下说出来?你爹,名剑山庄的颜面何存?!”

    我立即泄气,刚刚是急了。宫尧之肯定不知道谷主来提亲的事,要不然绝对不会让他来。他要是知道,非疯了不可。

    “要我和宫尧之成亲,这怎么行?”

    娘非常生气,“既然知道,为什么当初要和宫尧之走得那么近?大家眼睛看到的是你一个女儿家和他同进同出形状暧昧,谁都会认为你和他有私!”

    我苦笑。我当然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以前的自己总是和人保持距离,要不然也不会有百里无双冷若冰霜不好亲近的传言,但是之一字,总是让人难以自。当时脑袋已经发晕,就顾着眼前高兴,谁还有空去想以后?也不是不去想,只是下意识地回避。

    “宫尧之知不知道你是男儿?”娘目光炯炯。

    我点点头。

    娘松了口气,“那还好,只要你们都不答应,你爹就没法。只是现在你爹一心想和神医谷结盟,神医谷也想和名剑山庄联姻,他们肯定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我寻个机会给爹说我是男儿的事,这事绝不能再隐瞒了。”我坚决到,事到如今,我一定要结束这个闹剧,让一切回归正轨。

    娘的脸色柔和下来,碧绿的眼睛看着我,轻声说到:“无双,这些年,委屈你们了……”

    心中一酸,我强笑道:“没有的事。为了娘,什么苦我和哥哥都不在乎。”

    娘笑起来了,我是第一次看到她笑,她虽然不再年轻,可是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褪去冷漠,居然会如此温暖。她摸着我的脸说到:“我知道,我一直知道……”

    可是事总是会脱离人的预料,待我去找爹的时候,爹不在了。等到第二天再去找的时候,忽然被人告知,婚期已经定下,喜帖已经发出,一切都弄得非常匆忙,让人措手不及。听说,是谷主强烈要求的,尽量让婚期提前。名剑山庄的号召力何其巨大,当夜就有人送上贺礼,旁支的亲戚也匆匆赶了过来。一夕之间,名剑山庄就人声鼎沸,宾客如云。虽然名剑山庄的婚宴来得突然,可是一切筹备都井然有序,可以看出,爹早就准备好了。

    现在全江湖都知道了,神医谷和名剑山庄联姻,百里无双要嫁给宫尧之的事。整件事传得沸沸扬扬,闹闹,好像要成亲的是他们一样。

    “爹,我说了我不会嫁给宫尧之,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百里无涯事务繁忙,周围老是围着人,我只有到了深更半夜的时候才能去找他。

    “无双,不要闹脾气了。”百里无涯正在摆弄别人送上来的一把宝剑,“听说你们之间出了点矛盾,气消了就好了。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宫尧之,要不然也不会一听说神医谷出事就马上跑过去。”

    我语塞,心中后悔得要死。深吸一口气,大声到:“是,我是喜欢宫尧之!”

    百里无涯放下宝剑,笑眯眯地说:“那不结了?”

    “可是我不能嫁给他!”说出这句话后,我好像感受到那天受伤的地方忽然疼痛起来,让人抽气不止。

    “为什么?”百里无涯不甚在意地问。

    “因为我是男的。”我平静地说到。

    百里无涯拿玉镇的动作一顿,抬起头来,“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上前一步,“因为我是男的。”又一字一句地说到:“百里无双不是女子,百里无双是男的。”

    说完这话,我猛然拉开自己的衣服。

    空气骤然一窒。

    哐当!

    上好的玉镇被百里无涯摔到我额头上,再弹落到地摔成碎片。过了半晌,传来他沉到极致的声音:“滚!”

    额头上浸出来的鲜血模糊了我的右眼视线,我拉好衣服,恭敬地说到:“无双告退。”

    虽然已经讲出事实,可是婚宴已经筹办,客人也已经邀请……不过,这已经是百里无涯忧心的事了。

    我捂着受伤的额头出来,让见到的人都惊讶不已。

    一夜未睡熬到第二天,百里无涯也当夜召集重要家族成员秘密议事,估计是在商讨我的事。娘去了,哥哥因为还在外面出任务,没有回来。但是我和宫尧之要成亲的风声出去,他肯定会赶回来的。

    到了第二天,百里无涯将谷主请到大厅,我沉默地站在一边。大厅里的人很多,家族的人神各异,看我的表也怪怪的。还有一些来祝贺的亲朋也坐着,笑着在谈话。大厅里很闹,我垂着头,默不作声地站在一边。有人拿我开玩笑,我理也不理,他们识趣地不再来惹我。

    估计在场唯一为我和宫尧之的亲事感到真心高兴的就是谷主了。

    百里无涯和他打着哈哈,扯着话题。现在况纠结了,因为他们不顾我的意愿强行订婚,还把婚宴搞得这么紧,动静很大,现在突然说取消了,简直就是个笑话。不管对名剑山庄还是神医谷来说,都是件颜面扫地的事。

    我不知道要站多久,这个地方我不想在待下去了。当我决定站出来说明的时候,大厅外走进来一人。正是这场闹剧的另一个主角:宫尧之。

    估计他也是听到风声赶过来的,上还残留着赶路的风尘。他进来之后就直接走到上位的百里无涯和谷主面前说到:“师父,庄主,我想你们误会了什么,我是不会和百里小姐成亲的。”

    居然当面这样说,一点面子都不留。大厅里的人顿时哗然,纷纷将目光投向百里无涯和我。我仍然垂着头,默然不语。

    “为什么?”谷主非常惊讶,“你上次不是说要向无双提亲吗?怎么突然间……”

    我看向宫尧之,原来他曾经想过要娶我为妻?难怪谷主突然跑过来提亲了。

    “师父,我不会和百里小姐成亲。”宫尧之看了我一眼,坚决地说到。

    我明白他那个眼神的意思,立即走出来站到他边,“我也不会和宫尧之成亲。”

    作者有话要说:神啊,我已经把剧拼命压缩了,结果还是变成了两章T T

    下一章,回忆完全结束……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