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bxzw.com)    “无赦无双,今次有个任务需要你们去完成。bxzw.com”爹背着手站在窗边,语气平淡地说到。

    我们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等着下文。

    “消失多年的黑白双煞重出江湖,我希望你们能把他们的首级取来给我。”爹说到。

    “是!”我和哥哥抱手应答。

    “管九会告诉你们他们的线索,下去。”爹挥挥手。

    “是!”我们恭敬地后退。爹与我们的交流总是公事,他从来没有像对百里无潜一样关过我们,对我们嘘寒问暖。只有在完成任务的时候,能得到他的笑脸和赞赏。娘说:“爹是在锻炼你们,你们一定要努力,只要你们做好任务,爹一定会认可你们的。”

    我们不相信娘的话,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娘而已。因为现在,我已经对爹很失望。接触得越久,就越了解到他是怎样冷酷无一心为名的人。他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成他的孩儿来看。而且我后来知道,他让我们杀人其实并不是纯粹地宣扬正义,而是有别的金钱交易夹杂其中。

    “无双,你留下来。”爹突然说到。哥哥看了我一眼,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待哥哥出去之后,爹的脸色忽然缓和下来,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无双,最近辛苦吗?”他突然问到。

    “不辛苦。”我受宠若惊地答到,心中讶异他为什么突然关心起我来了。

    “听说,你最近和宫尧之走得很近?”爹问到。

    我心里一惊,自从那天相互表白心意来,我和宫尧之确实是经常在一起,当然,我仍然隐瞒了自己并非女子这件事。这段时间过得实在太开心了,没想到会被爹问起。我连忙说到:“宫尧之上次帮了我,我们是朋友……”

    “恐怕不是朋友这么简单?”爹笑了。

    我有点不安。

    “你不用紧张,我只是问问而已。”爹笑到,上上地打量我,我被他看得浑不自在,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我百里无涯的女儿,不是什么人都能配上的。宫尧之是神医谷下一任谷主,神医谷地位尊崇,在武林中一直都享有盛名,如果名剑山庄能和神医谷联姻,确实不错。”他沉吟着自说自话。

    “爹?”我心蓦地一沉。

    “你下去。”他挥挥手,示意不用再说了,我只好退了出去。

    天空很晴朗,我的心却很霾。

    “无双,你看这是什么?”我正走着,宫尧之忽然跳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株绿色的植物。

    我回过神,勉强笑到,“是什么?”

    他笑到:“上次在神医谷你不是说神医谷全部是药草吗?这是山茶花,我决定在神医谷都种上山茶花。”

    我心中一暖,不由想起上次拗不过他跟着他去了神医谷,被他强行灌输各种医药知识的事。这人一提起药物,一定是双眼发光。山茶花是我比较喜欢的花,上次他突然问起,我就随口答了,没想到他却放到了心上。

    望着他的笑颜,我心里忽然不舍起来,宫尧之,你这个样子,叫我怎么放手啊?

    我接过那株植物,笑到:“宫尧之,我有话要对你说。”

    纸包不住火,早晚是要知道的。爹已经有那个打算,不能再拖下去了。反正……已经骗来了那么多的幸福,已经足够了。

    “正好,我也有话要对你说。bxzw.com”他也笑到。

    “宫尧之,我们还没在一起喝过酒呢,要不要一起喝一下酒?”我忽然很想大醉一场,只要醉了,就有勇气说出真相。就这样面对他,我怕我到时候又临场退缩。

    他问到,“你会喝酒吗?”

    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从来没喝过酒,不过做什么事总是会有第一次……”

    “既然无双盛邀请,在下怎能拒绝?”宫尧之打着公子哥儿的花腔说到。

    我被他逗笑了,也拿出一向看不惯的大家闺秀的范儿问到:“公子答应吗?”

    “当然——!”宫尧之拖着长长的声调。

    说完之后,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起来。

    香飘玉满。

    二。厢房。玉扇屏风。丝绦低垂。

    屋里很安静。

    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更有上好的美酒。

    我与宫尧之相对而坐,相互给对方倒酒。

    “……喝!”三杯酒下肚,我已经摇摇晃晃。

    “无双,你醉了。”宫尧之推开我拿着酒壶的手说到。

    “我没醉!”我豪气地一拍桌子,酒气冲天地说到。

    “哎……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不过喝了三杯而已。”宫尧之不得不走过来扶住摇摇晃晃的我。

    可是我没醉。体摇摇晃晃的,头脑却很清醒。我很想醉,可是偏偏就是没醉。

    没醉我怎么说得出口?我拿起酒壶,往自己杯子猛倒,“你不喝,我喝!”

    “无双……”他拉住我,可我已经仰头一饮而尽。这一杯酒下去,我想我是真醉了,头脑昏得厉害,世界都在旋转。啪地一声,我躺倒在地,双眼朦胧地看着上方宫尧之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脸。

    我说不出口!

    我逃避似的闭上了眼睛,装着睡着了。

    “无双?无双?”宫尧之推了推我,我一动不动。

    他叹了口气,站起,走到桌子边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他就心事重重地坐在桌边想着什么,过了好久,轻轻地吐出一个人名:“无赦……”

    或许是我喝醉了,我似乎听到他在叫哥哥的名字。

    他叫我哥哥干嘛呢?

    我模模糊糊地想,体懒懒的,一动不想动。

    空气中弥漫着醇厚的酒香,宫尧之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像是在挣扎着做什么决定。

    过了好久,我听到他轻微而杂乱的脚步声靠近,看来他也喝醉了。他蹲到了我边,一股熏人的酒味冲了过来。

    “无双,我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他为自己倒了一杯酒走到我面前蹲下,清晰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有一个故事,憋在我心里非常难受,我一直想对你说,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我仍然没有睁开眼睛,体安静地躺着。他也没等着我回答,开始慢慢说起来……

    “从前,有一个徒弟,他非常优秀,一心一意地学习医术,一心一意地想要报答自己的恩师,他跟着师父走南闯北,用他的医术救人。bxzw.com他继承恩师的衣钵,报答恩师,徒弟一直这么想的。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人……”

    听到上方流水细细的声音,是宫尧之在给自己斟酒。他似乎醉得厉害,几滴酒滴落到我上。他一饮而尽,接着说……

    “那个人很特别,沉默寡言,高傲得像不是这个尘世的人,好像任何人任何事都入不了他的眼睛,就算他救人,也是目光冷漠的,甚至带了点仇恨。从来没见过如此特别之人的徒弟突然涌起了强烈的冲动,他想要了解这个人,想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生活是什么样的。”

    “师父让徒弟不要涉足武林,可是徒弟为了再见到他,毅然来到这个纷争不断的江湖,了解那人的事迹和消息,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无法自拔了。”

    宫尧之忽然停住了,我悄悄睁开眼睛,看到宫尧之脸上带着迷惑和烦恼的神色。他年龄还小,脸上还带着稚气,模样好像遇到了一个难题的小孩子。他想了好一阵,才又皱着眉头开口:“于是他去问别人,为什么他会那么在乎一个人。那些人都说,你是上那人了。”

    宫尧之的声音低沉下去,面色带了点天真的稚气消失无踪,变得沉郁,“是什么徒弟不知道。但不管怎样,如此地在乎一个男人是不对的。如果恩师知道自己的徒弟居然喜欢一个男人,他会怎么想呢?徒弟很忧心,为此寝食难安,于是徒弟想,要是那人是女的就好了,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于是徒弟又开始乱想,要是这世上有一个和他一样的女子就好了。如果这个世上真有这样的人,那么他一定会娶她做自己的妻子,一生一世地她。”

    宫尧之静静地说着,我静静地听着。他皱着眉头,似乎想到什么,笑了一下。

    “没想到他真的有一个妹妹。他的妹妹是个非常好的女子,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徒弟于是怀着私心接近他妹妹,他妹妹渐渐地也喜欢上了徒弟……”

    宫尧之苦笑了一下,“可是越是和他妹妹在一起,徒弟就越来越愧疚,感觉也越来越不对劲。毕竟……”他又喝了一杯,叹息般地说到:“不是同一个人。”

    毕竟不是同一人……

    “徒弟和他的妹妹在一起,有时候他感觉愧疚,总想说出真相,可他又不敢说出来。他妹妹也是特别的,徒弟跟她在一起很快乐,他妹妹也很快乐,如果就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我有点发怔。

    他埋下头看我,低声问到:“无双,你说,徒弟该不该和他妹妹在一起?”

    他们该不该在一起?我脑袋转动得有点艰难。

    “如果故事的结局是他妹妹和徒弟在一起,徒弟一定会对她很好很好,而且神医谷和名剑山庄联姻,两家的家主也会非常高兴。于是皆大欢喜,所有人都过得很好。你说这个结局好不好?”宫尧之忽然低声问我。我闻到一股巨大的酒味儿,他又喝了一杯酒,一杯又一杯,边讲故事边喝,不知道喝了多少杯。

    “你说好不好?”他又喝了一杯,醉醺醺地问完,然后躺倒在一边不动了。

    我睁开眼睛,望着上方的屋顶片刻,又缓缓闭上,沉沉地入睡。

    想起他第一次见到我穿男装的样子,听他说:“太好了……”

    想起那天的拥抱,彼此都没看到对方的表,我听到他说:“对不起……”

    现在想来,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朦胧中,我回到了那一天,我和他的对话:

    “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后悔……只要你不会后悔……”

    眨眨眼,盯着上方的屋顶。

    我没有后悔……

    我真的醉了。

    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回到了那我中毒镖倒在大门口,忽然有人发现了我,他们吃惊地大叫:“百里无赦中毒了!百里无赦中毒了!”

    宫尧之一脸焦急地冲了出来,看到我满脸苍白地倒在地上,连忙将我扶起来说到:“无赦,你会没事的,有我在,你会没事的……”

    那天我昏倒了,没有听到他叫的是谁。要是我听了,该多好。

    第二天醒来,我和宫尧之都不好意思地望着对方,空气中流动着暧昧而尴尬的气氛。

    “看来无双真的不会喝酒。”宫尧之笑到。

    “下次一定不喝酒了。”我沉默地说。

    “起来,我们去花市看花去,看看还要种什么花。”宫尧之笑得很温和。

    “不行,我有点事。”我摇摇头。

    “你们到底都在忙些什么?老是见不到你们的踪影。尤其是你哥,基本上见不到。”

    我一骨碌从地上坐起来推推他,“我哥当然是去行侠仗义了。”

    “那你呢?”

    “我是名剑山庄的人,当然也是行侠仗义去了。”我说到。

    “正好,我没事做,我来帮你。”宫尧之说。

    我想了想,一拍手说到:“啊,好像最近那个什么黑白双煞又跑出来祸害江湖了,他们两个人,我们也刚好两个人,正好二对二。”

    “我拥护无双的任何决定。”宫尧之目光带着宠溺。

    “就这么定了。”我笑着说到。

    事就这么定了,一切都维持着原样。可是我知道,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我一转,就怎么也维持不了笑脸。

    回到名剑山庄,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怔。等赵雪衣来找我的时候,一回神才发现又是到了晚上。

    “无双姐,怎么不点灯?”赵雪衣拿起火折子,刚要点亮桌上的烛,我微微一曲指,将刚刚燃起的烛火弹熄。

    “无双姐?”

    “不要点火。”我的声音很冷。

    赵雪衣叹了口气,她似乎没发觉我的异常,走到我的对面坐下,开口到:“无双姐……你昨晚……是和他在一起?”

    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脸,我毫无反应地坐着。

    “我总算是明白了,他真的喜欢的是你,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不会喜欢我。”赵雪衣似乎在压抑着什么,黑暗中听到她的声音像狂风中的树叶般颤抖,“可是感是一件不是只要努力就可以做成的事。”

    她深吸一口气,说:“真好,现在没有灯,什么也看不见。你也不用看到我哭花的脸。无双姐,你放心,那个约定我一直记得。其实那个约定是我对我自己说的,因为你是我的好姐姐,山庄中最疼我的人,那时候我其实已经知道,宫尧之喜欢的会是你。他看着的你的目光很专注,不管你是什么样子,你都非常认真地看着你,那种眼神,永远不可能转移到我上。”说到后面,黑暗中那种被压抑的哽咽响起,她说得很慢,一句一句都说得很认真,“于是我告诉自己,就算他喜欢无双姐,你也不可以嫉妒,她是最好的姐姐,我们会是永远的……永远的好姐妹……”

    我静静地听着,仍然没有反应。

    “无双,你一个人去灭黑白双煞?”哥哥皱皱眉,面带疑惑。

    “不是,宫尧之也会一起去。”我摇摇头,有点沉郁。

    “他知道我们的事了?”

    我盯着他又摇了摇头,“没有。”

    “宫尧之的功力不弱,你们两也应付得来。那正好,我也要去一下雪花宫。”哥哥轻微地点点头,拿起刀就走了。我默默地望着他的背影半晌,转离开。

    佛祖曾经说过,须弥芥子。一枝花、一片叶均另有乾坤。凡人眼凡胎,总是窥不到天道,于是在十丈红尘中随波逐流,醉生梦死。有时候疑惑,到底要不要执着地去追寻真相?就像现在一样,如果宫尧之不知道我非女子,如果我不知道宫尧之不曾我,那么一切都会很美好。正如他所说,皆大欢喜。

    皆大欢喜,不好吗?

    作一个无知者,有时候真的很好。

    之所以找宫尧之一起去杀黑白双煞,只是想借着路途的时机说清楚而已,可是到了最后,我没说,他也没说。

    消灭黑白双煞的事进行得很顺利,二对二,双方都被打趴在地。现在就是看谁先站起来,谁先站起来给对方致命一招,那么那一方就赢了。

    有时候很迷惑,宫尧之到底喜不喜欢我,说不喜欢,可他对我真的很好,好得让我觉得他喜欢我。比如现在,黑煞站起来了,宫尧之也竭尽全力地站起来了。两个人都摇摇晃晃,相互为保护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拼命。

    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打破安宁幸福的假象,撕开各自的面具。我不敢想象当宫尧之知道我不是女子时候的表,如果他的回应是爆发是责骂是羞辱该怎么办?我一定承受不起。我承受不起他对我的伤害,我更承受不起他知道真相的绝望。他是那么想要一个长着这模样的女子。

    黑煞一步一步往这边走过来,宫尧之紧紧盯着他,嘴唇抿得很紧。

    我一直奇怪自己居然没有向宫尧之说出真相,我一直奇怪那天他醉倒在我边,我居然也没有向他说出事实。因为我不敢相信他的睡颜是真的。我怕他跟我一样,是假装睡着。我们之间,已经不再相互信任了吗?

    黑煞的脚步沉重,他捂着口,手中的三刺叉慢慢举起。而宫尧之也抬起他的手,手中握着那只可以吹奏出美妙音符的玉箫。

    我们的相遇、相知、相恋均起源于一场精美的布局,这场精美的中,我们相互欺骗,并为相互欺骗而耿耿于怀忧愁不安。我一直在惴惴不安自己的欺骗,没想到对方也同样。到底是谁对不起谁,还真闹不清楚。想起第一次见到宫尧之的时候,他正在竹林边吹着玉箫,那箫声淡然而清雅,却又满含绪,放佛有说不出的心事重重,谈不完的忧思缕缕。我就被这样的箫声吸引了。现在想来,那时候他的心,也非常复杂。

    黑煞已经走到宫尧之面前了,我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可是除开那阵真相带来了的痛,我感到非常幸福。是我自己答应跟他在一起的,如果我不动心,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对我真的很好,比我的那些亲人好一百倍一万倍,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好。

    在黑煞举起刺刺向宫尧之的时候,一直在蓄积力量的我忽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一刀刺向黑煞。那一刀聚集了我所有的残余的力量,那一瞬间头脑一片空白,许许多多的思绪从脑海中剥离,汇集到手上,传到刀锋。与恨,都如刀一样,极其伤人。

    鲜血喷涌而出。

    作者有话要说:睡不着觉,默默码字……不知有木有人看……

    或许待会儿又会发文,发完了又奔,强迫自己码字……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