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bxzw.com)    赵雪衣做的饭……很难吃。bxzw.com

    那条鱼被她弄得很用心,但是还是很难吃。但是我和宫尧之都谈笑自如地接受她的毒害,连连夸她厨艺精湛,夸得她脸上发光。

    看到她如此高兴,我和宫尧之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笑意。

    一顿饭吃得很高兴。可到了晚上,肚子就开始疼。我不得不起来上茅房。

    外面月亮很明亮,还有很多星星。一路安静。

    我在茅房里畅快了一通,刚出茅房,迎面就看到一人静静站在黑夜里,吓了我好大一跳。

    “谁?”我惊了一跳,定定神,才发现那人是赵雪衣,“雪衣?你怎么在这里?”

    大半夜的站在茅房门口……

    “无双姐,我做的鱼是不是很难吃?”赵雪衣忽然问到。

    “没有的事,很好吃啊。”我连忙说。

    “撒谎!”赵雪衣忽然蹲下来,头埋得深深的,“我知道我做的很难吃……可你们都说好吃,我有很用心地在做,做了很久……”

    她轻声说着,我心一软,也蹲下来轻声说到:“因为我们都知道你做得很用心,每一道菜里面都包含着你的心意,我们能感觉到你的心意,所以才说好吃。”

    “真的?”赵雪衣抬起头,“你们能感觉到我的心意?”

    我点点头。

    她转开头,“那你也该知道?”

    “知道什么?”

    她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知道我喜欢宫尧之的事……”

    莫名地心里一窒,我的声音却很冷静,“知道一点,但是不确定……”

    “那么他应该也知道了?”赵雪衣继续问到。

    我喉咙有点发干,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是怎么了?

    “无双姐?”

    我回过神,说:“或许……”

    “无双姐,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

    “我知道你也喜欢他,可是我真的喜欢他,我们公平竞争好吗?”赵雪衣轻轻的声音在黑夜里响起,却像一道雷一样将我炸得跳了起来,“你、你胡说什么?!”

    “我知道你喜欢他。bxzw.com我感觉得到。”赵雪衣的眼睛在黑暗里让我无所遁形。

    “不……我……”我张口结舌,想说出反驳的话,可是脑子很乱,组织不出句子来。

    脑中闪过很多的东西,满满都是宫尧之宫尧之宫尧之……

    可是怎么可以?!我又不是女的!我是个假女人!难不成扮女人扮久了,真的连自己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了?

    “我也知道他喜欢你。”在我脑子一团乱麻的时候,赵雪衣又扔了一个雷过来,我顿时什么反应都没了。

    “他对你的态度和对我的态度不一样,我能感觉得到。你们在一起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被完全隔绝了……”赵雪衣低声说。她在说什么?她说宫尧之喜欢我?

    一瞬间忽然涌出的狂喜冲上脑子,可立即又觉得自己相当可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是我不想放弃,他是我至今见过的最好的人!”赵雪衣的眼中闪过雪亮的光,“我喜欢他,我要用我最大的力气喜欢他!”

    赵雪衣的话让我彻底震撼了,好半天回过神,我淡淡地说到:“要选谁,还要看他自己的选择?”

    ……我在说什么?我在说什么?

    “那你是承认我们之间的约定了?”赵雪衣笑了。

    我疑惑地看她。

    “公平竞争的约定啊。”赵雪衣的笑容让整个世界的星光黯然失色,“约定就是:不管他选择谁,我们永远是好姐们。”

    我怔怔地看着那个在星光中微笑的女孩。

    “拉钩钩。”她朝我伸出手指头。我下意识地伸出手,她勾住我的手指头,清清嗓子说到,“拉钩拉钩,一百年,不许变!嘻嘻。”

    怎么回到屋子里,又是怎么躺倒上的,我完全记不得了。只是记得茅厕边的那个约定,它不断地盘旋在我的耳边我的脑海。

    可是我是男人……

    我辗转反侧到天亮。

    大清早地出门,就看到宫尧之拉着三匹马走进庭院,看到我,冲我微微一笑。

    我刚要说话,忽然旁边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宫尧之,你这么早就出门买马了?”

    赵雪衣从另一间屋子出来,笑呵呵地跑到马儿边摸着马的脖子。bxzw.com

    “是啊。走路还是不太方便,要是有马,平时可以骑马散步,有急事也可以快马加鞭,一举两得。”宫尧之对赵雪衣说。

    我静默了片刻,走到一匹马边摸摸马的鬃毛,谁知道那马突然扬起前蹄嘶叫,我连忙后退一步。宫尧之连忙拉马的缰绳,弄了好一阵,才将马安抚下来。马儿一安定,他就满含焦急地问我:“无双,你没事?”

    望着他关切的眼睛,我眨眨眼,说:“没事。”

    “我试试这匹马。”赵雪衣一脸兴奋地爬上马背,打了一下马儿,马儿撒开四蹄往前奔去,远远地听到她的叫声,“你们快点跟上来!”

    “你有心事?”看到赵雪衣离开,宫尧之拉着马过来问到。看了看我的脸色,他皱皱眉,“你又没睡?”

    “我没事。”我拉过最后一匹马,一翻爬上它的背,“驾”了一声,也打马往前冲去。

    宫尧之在后面跟了过来。

    这一路走得很快,在我的指示下路也不绕了,很快就到了延州。这里已经属于名剑山庄的范围了。进了城,我们找了一家客栈入住。

    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晚上我虽然睡着了,但是半夜又被惊醒。梦中我到了一个闹的地方,那里张灯结彩,所有人都喜气洋洋。我上穿着华丽的衣服,端端正正地坐着。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一切。正在这时,前方走来一对着喜服的新人,男的正是宫尧之,我顿时震惊不已。还在震惊的时候,旁边有人扯着嗓子叫到:“一拜天地——!”

    宫尧之和新娘转朝外面拜祭。

    “二拜高堂——!”他们又转过头来面对着我,一起朝我弯腰……我愣住了。

    “夫妻对拜——!”两人开始相互对拜。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旁边有人向我道谢。

    我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新娘掀开头盖朝我盈盈一笑,正是赵雪衣!我惊得头脑空白,正在这时,宫尧之和赵雪衣一起喜笑颜开地朝我喊到:“娘——!”

    我立即被吓醒了。

    想着那个梦,内心是相当地纠结。为什么我就是他们的娘啊?!

    那一夜,我又彻底失眠了……

    回到名剑山庄,宫尧之受到了隆重的欢迎,从来不肯放低段的爹居然将他奉为上宾。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其实宫尧之已经是神医谷的传人,下一任谷主就是他。

    宫尧之在名剑山庄住了十天。其间,他来过好几次,但是我基本都不留在名剑山庄,没有见到他。听人说他见到了我娘,两人相谈甚欢。

    我默默地听了,心里各种滋味。我还听说在我出任务的子里,赵雪衣和宫尧之经常在一起,名剑山庄里已经有人在说起两人的关系了。

    我默默地擦着刀,心里各种滋味。脑子里东西多了,难免出点错误。背上挨了一只毒飞镖,拖着沉重的子倒在名剑山庄的门外。那时候我还穿着男装,心里模模糊糊地想会不会让人误会是我哥被伤害了?要是这样百里家制造的神话就要结束了。

    醒来之后听说是宫尧之救了我,还听说他看到我倒在门口,面色大变,神惶恐,简直比我娘还要着急。我坐在柔软的上,手中捏着被子,心里很受震动。他们描述得绘声绘色,说宫尧之有多担心我,多为我着急。

    正想着,宫尧之进来了,“无双,你醒了?”

    我点点头。

    “你为什么会中毒飞镖?”他面色严肃。

    “是名剑山庄的仇人。”

    “这十天几乎都没见到你,你去哪里了?在做什么?”宫尧之紧追不放。

    我皱皱眉,心里有点烦躁,“你别多问了。”

    “我当然要问!”他声音严厉,坐到我边问到,“你到底在隐瞒什么?说出来给我听听,我会帮你的。”

    “这是我的事,宫尧之,请你不要再问了。”我盯着他说到。

    “无双……你怎么了?我觉得你变了。”宫尧之叹了口气。

    我皱皱眉,一声不吭。

    “明明最初是你在竹林边主动找我,后来相处得也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躲着我?”

    “我没有躲着你。”

    “那这十天我怎么都没见到你?”

    “我……”顿了顿,我话题一转,“你不是和雪衣在一起吗?”

    宫尧之松了口气,他笑到:“原来你是担心她?我只把她当做妹妹而已,我对她是什么感觉,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心里忽然一喜……我呸!我淡淡地说:“可我听说你们整天在一起……”

    “你在吃醋?”我还没说完,宫尧之忽然又惊又喜地打断我,我立即哑了,过了半天,我闷闷地说:“我没有……”

    宫尧之笑得眼睛弯弯的,他柔声说到:“无双,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知道。”

    “你想说什么?”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想对你说……”他忽然将唇凑到我耳边,温的气息中,他轻轻地对我说了三个字。

    我的脸刷地红了,又刷地白了。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理智防线在慢慢垮掉……不行!

    我一把推开他,从上跳了起来,“我要出去了!今天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他忽然一把……抱住了我?!

    惊愕间,他急切地在我耳边说到:“无双,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要逃避?你在怕什么?不要怕,我在你边。你有什么事都可以给我说,我会为你分担。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我完全呆住了。他的怀抱很温暖。

    “宫尧之……”我呆呆地问,“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无双,你难道不明白吗?”

    “我明白,可是……”

    “没什么可是。”

    “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后悔。”宫尧之松开我,眼睛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到,“只要你不后悔。”

    我有点呆滞。

    “无双,我们在一起。”他柔声说。

    似乎我的表很搞笑,他笑得非常畅快,然后又紧紧地抱住我。脑袋空白了一秒,手下意识地回抱住他,我一字一句地用冷静得可怕的声音说:“你会后悔的……”

    相拥的我们都没有看到彼此的表,我忽然听到宫尧之低低地说:“无双,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我知道快了点,但是他们的感属于过去啦,所以我拉着剧君疯狂往前面跑。

    这一章我发得非常惴惴不安,因为总感觉下一章会被N多人拍……T T

    李少跪地求饶,下一章的时候大家不要给我板砖好不好,这是我一开始就设定好的剧啊,大纲走势到了现在都定型了,你们手下留啊啊啊,给板砖的时候请温柔一点啊啊啊T T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