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bxzw.com)    走了不久,就看到远远的竹林下,有个人拿着玉箫在专心吹奏。bxzw.com江边的楠竹丛丛,如云一般堆积着,绿色的云雾遮挡了那人的影,只能在斜斜的阳光中,偶尔透过风制造的缝隙看到他的青色衣衫和侧影。

    树叶在柔和的阳光中簌簌作响。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生怕突然惊动了那串越来越细微的音符。那人的手指非常漂亮,衬着通体碧绿的玉箫,像是白玉雕成的。我盯着那人的手看了片刻,又抬头去看他的脸。那人侧隐在重重竹林后面,轮廓在阳光中很柔和,鼻子很

    音符忽然消失无踪,那人放下玉箫,轻轻叹了口气后转离开。我连忙下马去追他,可当我到达他刚刚所在的地点之时,那人已经消失了。

    心里忽然很想再见到他。想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但是赵雪衣还没找到,我又把心思放到了找赵雪衣的事上。

    这一处地处偏僻,只有一家客栈。我摩挲着手中的玉佩,默默地在心里想着会是谁绑架了赵雪衣?赵雪衣到底被带到了哪里?绑架赵雪衣的目的是什么?手中的玉佩是在一家当铺发现的,老板说是寒州来的一个姓赵的客人拿来的,于是我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寒州。到了寒州,问了很多人,有人说看到一位很像赵雪衣的姑娘和一个老头往这个方向走来了。不管是不是,毫无线索的我急忙又追了过来,可是越走越偏,到后来,根本就没有人见过什么老头和雪衣姑娘。

    我思忖着第二天回寒州,把玉佩的事告诉名剑山庄的人。连续几天奔波,心疲惫,我和衣躺在上,沉沉地入睡。

    到了半夜,鼻孔里隐隐飘进一阵奇异的香味,我一惊,刚要跳起,想了想,屏住呼吸又保持不动。这种迷香很高等,不该是这种小地方有的。过了片刻,门被打开,一人悄悄走了进来,到我边之后立即点了我上的道。但是我早有准备,自然不会让他得手。

    他将我带了起来,飞出窗户一路向南。不久之后就停在了一间小屋子前。

    “大哥,得手了。bxzw.com”那人敲了敲门说到。门吱嘎一声打开,里面的人走了出来。借着月色我一看,觉得此人有点面熟,但是面容在夜色下模模糊糊,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屋子里也黑沉沉的,他们没有点灯,可是凭着呼吸我知道里面有好几个人。到了屋子里后他们将我扔到上。我一滚,就发现上还有另一个人,正是赵雪衣!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大哥,现在我们把百里无赦的妹妹搞到手了,看他怎么办?”屋子里还有另外几个大汉,说话粗声粗气的。

    “哼!百里无赦和这小娘们儿断了我们的路,我们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另一人说到。

    “这次趁这小娘们落单下手,还好有惊无险。”扛我的人抹抹汗水。

    我突然想起在哪里见过这群人了,是在灭神风十二寨的时候。那时候杀人也只是冲着几个大头子去的,那里人太多,难免有漏网之鱼。

    那时候也头疼他们会事后报复,但是贼人散尽,抓也不好抓。现在正好,他们聚集到一起,正好一锅端了以绝后患。我想着,保持着一动不动的样子,先看看他们有多少人,有几个窝再。

    屋子里的人围在一起商议报复计划,而我躺在上一边听着一边默默地想着最省事的方法,忽然门砰地一声被人踢开。在门板倒下的刹那,一条影冲了进来。屋子里的人大吃一惊,纷纷拿刀站起。

    糟!这人要坏我好事!我心里一惊。

    没想到来人武功很高,而且里面的人突然受袭,还没反应过来。那人一脚踢向最前面那人,接着抽出某种长条形的武器,接连打在几人头上,那些人立即一动不动了。

    “姑娘!”那人转过,似乎要说什么,但看到站立在边的我又收住了声,片刻后疑惑地问到,“你没事?”

    一室月光静谧。bxzw.com

    我的脸有点臭,默不作声地将上的赵雪衣抱了起来。

    “没事就好。”那人只是迟疑了刹那,便又自说自话起来,“傍晚的时候我看到姑娘跟着我似乎有事相求,正好我们同住一家客栈,我见有人鬼鬼祟祟地盯着姑娘,便小心留意。果然有人对姑娘心怀不轨。”

    我仔细回想,进客栈的时候是有人盯着我看,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谁叫我长得不同于一般的中原人呢,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我跟着他?忽然想到他刚刚说的话,我轻抱着赵雪衣走上前去,借着毁坏的门透过来的月光一看,清幽的月色下,那人长玉立,正是傍晚在竹林边吹箫的人。心中忽然莫名地一跳。

    那人五官俊美,面相温和,虽然衣着朴素,但是仍然有种温文儒雅的感觉。只是脸上带了点稚气,一看就是刚来江湖混的菜鸟,在历练方面还差了点火候。

    回顾自己混江湖的岁月,我倍感沧桑。对于这种人,我是非常能够容忍的。新人嘛,难免有犯错的时候。叹了口气,眼光变得柔和,“多谢少侠搭救。”

    “哪里哪里。”他果然不好意思起来,像是避免某种尴尬似的,他避开了我的视线,指着那堆被他点了道的人说到,“这些人居然绑架女子,实在罪大恶极,我们赶紧送官去!”

    我一想,反正事也只能这样了,移交官府是最好的选择,现在赵雪衣已经找到,我该回去交差了。于是,我点点头。

    “敢问姑娘芳名?”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略带紧张的声音,我微微转过头,就看到那人墨黑如曜的眼睛,心里又是一跳。

    该死的,这是怎么了?

    我略略回神,淡淡说到:“小女子名叫百里无双。感谢少侠救命之恩,可惜家妹现在还昏迷不醒,我必须得带她去看大夫。”

    我说着,抱着赵雪衣往门外走去。

    “等等。”那人在后面追了过来,满含笑意地说到,“在下不才,刚好会一点医术,可否让在下看看令妹?”

    我心下疑惑,从此人刚才的谈吐看,这人明显刚出江湖,可是武功却很高,刚刚虽然说自己“会一点医术”,可是表却非常自信。这人到底是什么人?

    正迟疑着,那人快步上前,拉过我怀中赵雪衣的手臂熟练地探了起来。过了片刻放下对有点不安的我说:“你放心,令妹只是吃了迷药,晕了过去而已。”

    “那她有没有……有没有……”我有点艰难地问到,赵雪衣失踪了那么久,又是落到这样一群恶人手里,难保不会被……赵雪衣父母双亡寄人篱下,本就很可怜。况且她又是那么一个活泼天真的女孩子,我实在不想她有事。

    “姑娘请放心,令妹的守宫砂还在。”那人立即明白我担心什么,很温和地说到。或许真是大夫的关系,他的声音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我的心立即就放下来了。

    这人长得好,武功很高,医术看起来也不错,能冒险救人,说明品也不错,绝对是标准的少侠。要是能交为朋友该多好?可是我本抱着天大的秘密,所以平时虽对人赞赏有加有好感,却都无法深交,生怕让人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江湖上也流传着百里无双是朵高不可攀、冷漠高傲的雪莲的P话。因此这人虽然救了我,我一开始也并没有和他多谈的打算,可到这一刻,我不得不重视这个突然冒出来,让我有点心神不宁的少侠。于是,我忍不住问到:“少侠贵姓?”

    “少侠不敢当,在下姓宫名尧之,神医谷首席大弟子。”那人在月光下笑到,态度温和,让人有如沐风的感觉。

    神医谷大弟子宫尧之?原来是他。

    我在心里暗自惊讶。这人是最近才声名鹊起的后起之秀之一,听说以前常在民间悬壶济世,为人看病,不在武林中游走,为人比较低调。令他出名的是不久前分城闹瘟疫,平民大量逃离。太守和大夫束手无策的时候,此人站出来献出药方,并亲自在校场煎药、为人诊治让人焚烧清洗整个城市,熬了几个月,才将瘟疫彻底控制住。从此他名声大震,得知他出自神医谷,所以在武林中也享有盛名。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的名声是源自于民间,后来才在武林中响起来,此人还真没在江湖中呆过。

    真没想到今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这个人。我心里惊讶不已,更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如此年轻,如此卓尔不群。

    “原来是宫少侠。”我略带惊讶地说到。

    “少侠不敢当,叫我姓名即可。”宫尧之顿了顿,也惊讶地说到,“我也没想到会遇到一代侠女百里无双,真是意外之喜啊。”

    咦?居然没在我名字前面加什么“名剑山庄”“百里无赦的妹妹”之类的话,他竟然直接称呼我为侠女!我顿时对他刮目相看,这人竟然能透过现象看到我侠义的本质,不愧为一代少侠。

    心中对宫尧之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好感,因此,当宫尧之说天色已晚该找家客栈为赵雪衣疗伤,并希望与我同行的话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三人回到那家客栈,宫尧之开了两间安静的上房,当即为赵雪衣施针。施完针之后,还点了菜和点心让人送过来,甚至还细心地让小二为我们烧水洗漱。做完这一切之后,又非常风度地对我说:“不打扰百里姑娘休息了,我就住在隔壁,有什么况叫我。”

    说完,他冲我微微一笑,退了出去。门吱嘎一声关上,不知为何,我的脸有点发烫……

    我猛然给了自己一拳:烫你个头!

    作者有话要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靠”是一个脏字。我百思不得其解。靠能组成的词语有靠近、靠着等等,都和脏话沾不了边啊。一直纳闷着。而且有时候心郁闷了,一个靠字,就能纾解压力,发泄心。所以一直在用。后来有天问群里的妹子,她们语焉不详,让我去问度娘……然后,我从今天开始,决心做一个温柔娴熟的女人,在此表决心:不说脏话,笑要露八颗牙。并且记录,以此激励,各位妹子共勉……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