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bxzw.com)    十月初八。bxzw.com

    小雨。

    宜沐浴,忌出行。

    娘拉着我和哥哥的手站在朱红的大门外静静地等着。她从早上开始就站在这里了。

    雨丝细细地飞舞着,沾染着行人的发,落到娘的眉间,那点朱红的痣更加艳丽了,好像一点鲜血凝固在眉间。

    腿站得酸痛,我抬起头,摇了摇娘的手臂。娘低下头,看了我一眼。我微微瑟缩了一下,不敢再乱动了。哥哥和娘一样,像木偶一样站着,表也很冷漠。

    哥哥百里无赦只比我大两岁,可感觉比我成熟很多。而且,和娘也很像,表永远冷冷的,眼睛永远盯着一处,目光冷淡,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哥哥的武功也比我好很多,连一向冷漠的娘也时常对他露出笑脸。

    可是,我又经常看到娘抽打哥哥,经常着哥哥练刀,练到很晚很晚,练到很累很累。偶尔我会跑过去送水,可是他不喝。我坚持送他水,终于有一天,他接过碗开始往嘴里倒,然而那一瞬间,一把刀飞过来,擦着我的头顶刺到那个碗上。刀与碗同时掉落,发出响亮的破碎声。

    我惊呆了。然而哥哥仍然冷冷的,表一点都没变。

    “一天没有练好百里家的刀法,就一天都不能松懈!”娘的声音很冷,表很恐怖。我非常害怕。

    我经常看到娘有这样的恐怖的表。有时是在夜晚,我去茅房的时候看到她屋子里的灯还亮着,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上,表就如现在一般狰狞。有时候看到她忽然拿出那把她极其珍惜,据说是我爹给的定信物不停地往自己是手臂上乱划,表也是如此地狰狞。还有就是她总是喜欢一个人拿着镜子看,偶尔从喉咙里发出一两声不明意味的笑。除此之外,她总是面无表的。就算我有什么意见,只要她冷冷地看着我,不知怎的我就感到一阵恐惧,不敢再拂逆她的意思。

    其实娘长得很美。非常非常地美。眼睛特别大,像两个小小的湖泊,里面波光潋滟,柔似水。然而在我的记忆中,她那双本应该很有灵气的眼睛非常空洞,像两个看不到底的深渊,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们一家住在一个小院子里,没见过传说中的爹。听说爹是一个大英雄,中原武林中的大侠,行侠仗义,铲除恶,人人称颂。他的名字叫百里无涯。就住在隔着一墙的大院子里。那个院子叫名剑山庄,非常有气魄的一个名字。听说在武林中也是鼎鼎大名的。我还听说,我还有一个哥哥,叫百里无潜,就住在隔一墙的名剑山庄。不过我从来没见过他。

    我问过娘为什么不能走出这间屋子。结果她忽然发了疯一样揪住我的头发,嘶声力竭地大吼:“为什么不能出去?!为什么不能出去?!就是因为你这双眼睛!这双该死的眼睛!”

    头皮被扯得好痛,我哇哇大哭起来。bxzw.com后来还是哥哥冲进来才把娘拉开。

    绿色的眼睛。

    我们三个人都有。

    “哥,我的眼睛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绿眼睛,很漂亮。”哥哥一脸冷漠地说,可是语气却很温和。

    那一晚,我和他一起睡的。他也没有练刀,娘不知为何没有来督促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女人的声音在低低地哭泣。

    后来我才知道,外面的人都是黑眼睛,长着绿眼睛是不对的。

    再稍微大一点,我就知道了一些事。娘原本是一个被卖到中原的胡姬,长得倾城,舞跳得很好,可惜长得好跳得好也只是个任人玩弄的舞姬,心高气傲的娘觉得上天不公,一心想要脱离被卖来卖去的命。终于,机会来了。

    有一次,名剑山庄宴请各路豪侠,娘那时候的主人就让娘上去献舞。那时好像是灭掉了一个什么大魔头,主与客都非常高兴,喝得酩酊大醉。醒来之后,娘就躺在爹的上。

    原本夫人说我娘勾引爹,要打死她。可我娘硬是使出手段博得了爹的同,留下一条命来。过了不久我娘就怀上了孩子。原本以为就此飞上枝头做凤凰,没想到最后生出来却发现是个带了双蛮夷血统的绿眼睛的孩子,更是记录了爹一生唯一的奇耻大辱。那个孩子就是我哥哥百里无赦。

    至于为什么又有了我,夫人当着我的面对我说:“你是个野种,不知道是那只狐狸精和哪个野男人生的小狐狸精。”

    我当然不信。

    很小的时候,我脑海中并没有男女的概念。娘给我穿的衣服和哥哥的不一样,我穿着小裙袄,那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替哥哥感到委屈,觉得自己穿的衣服比哥哥的好看。还有就是娘总是对哥哥严格要求,对我却不闻不问。我那时候觉得自己好像独占了娘的,对哥哥不公平,所以有什么好吃好玩的总是要留哥哥一份。

    我的名字也像女孩子,百里无双。几乎所有看到我的人都认为我是女孩子,就连我自己,也认为自己是女孩子。直到我遇到我师父。

    那天姨娘走了之后,我娘一遍又遍地安慰我说:“你绝对是百里无涯的孩子,不要怕。终有一天,他一定会承认你的。”

    我一定要让爹承认我。这是我娘灌输给我的意志,而这种意志一直支撑着我们,让我娘为之不断努力到现在。可是今天,八月初十,夫人对我们说:你们可以走了……

    我娘带着我和哥哥站在大门外,从早站到晚,等爹出来。bxzw.com

    朱红的大门紧闭着,天空细雨蒙蒙,雨水打湿了娘的衣裳,她的脸色苍白如纸。

    哥哥百里无赦一动不动,像一个雕像。他的脸和娘一样木木的,没有一丝表

    天色变黑,夜色转浓。然而要等的人始终没有出来。

    娘忽然说:“走。”

    她的语气和以往没什么差别,都是冷漠的。

    我不敢吭声,和哥哥一起跟在她后往雨丝弥漫的大路走去。

    走之前,夫人给了我们一点盘缠,态度比以往都要和气。可是给了我们盘缠之后,不待我们反应,她就迅速地让人把屋子里娘的东西都收起来,还笑着说:“知道妹妹最近体虚,姐姐来帮帮你。”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夫人笑。

    夫人其实也很美,细细的柳叶眉,小巧精致的五官,衣着华丽,给人一种很秀气温婉的感觉。我常常在想,要是她不要总是横眉竖目的,那样子一定非常美丽。如今她笑了,果然和想象中一样非常美,非常温婉,非常大气,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在她的笑意盈盈的姿态后面,那堆人七手八脚地把东西收好了扔在娘面前。然后夫人说:“妹妹,东西收拾好了,走。”说这话的时候,她笑得更美了,美得让人心惊。因为,发自真心的笑容总是让人震撼的。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就几件衣服而已。

    娘气得发抖,眼泪在眼眶里强忍着没流出来。

    “娘……”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夫人是在赶我们走了。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我有点不安,忍不住轻轻地拉了拉娘的衣服。娘忽然一巴掌甩过来,狠狠地嘶喊到:“滚!”

    我猝不及防,被打到了一边,差点撞上了桌子,幸好哥哥就站在桌子边,他接住我,自己的后背却重重地撞在了桌角上。

    “哥?你没事?”我连忙站直体。

    “我没事。”哥哥痛得脸皱了一下,但仍然摇摇头。

    莫名其妙地被打,还害哥哥撞到桌子,我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妹妹,把气撒在孩子上可是不对的。”夫人同地走过来摸摸我的脑袋,弯下腰对我说:“无双,你娘打你是因为心不好,你娘心不好是因为没人陪她。以后一定要再给娘找一个叔叔,好照顾你娘哦。”

    我似懂非懂,不太明白她在说什么。

    靠着那点盘缠,我们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但是我并不知道的是,那点盘缠早就用完了。

    娘是胡姬,我们三人都有绿色的眼镜,这是不对的。于是我们在众多黑色眼睛的注释下不停地往西走。其中的路途非常艰辛,被小孩子追着打,被人抢劫。我的脚被打起了泡,疼得钻心。实在走不了路了,是哥哥背着我一言不发地往前走。到了歇息地,我才发现哥哥的脚早就磨破了,到处都是血水。

    我眼泪哗哗地流着,求娘停下来,停下来歇一晚上,为哥哥敷药。娘答应了。那天晚上我们住进了一家很破的客栈,深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起来,听到外面有奇怪的声音。环顾四周,哥哥正靠着椅子睡着了,娘已经不在屋子里。我叫着娘的名字走出去,哥哥被惊醒了。我们一同去找娘。

    外面的世界很黑,好像有很多猛兽潜伏在黑暗中似的。那种奇怪的声音在隔壁的房间里响起,里面有火光摇摇曳曳。走得近了,听到有沉重的喘息声从里面传来,过了片刻,停止。

    “给我十两银子。”娘的声音。我刚要敲门,哥哥拉住了我。

    “小娘们儿,不收你房钱就算好的了,你还想要银子?”一个粗鲁的声音响起。

    “明明说好十两银子的!”娘的声音一贯冷漠,但先走却带了点气急败坏,甚至带了点哀求。

    “哎呀,小娘子,这种事你我愿,谈钱伤和气啊。”调侃的声音响起,“不过,如果你把你那两个孩子卖给我,我倒可以给你一个好价钱……”

    “你别想打我孩儿主意!你到底给不给钱?”娘一声怒吼。

    “就不给,你又能怎么样?”无赖的声音。

    我看到窗户上有两个人影厮打起来,里面传来娘压抑地喊叫。我钉在地上,不知所措。哥哥忽然走上前,一脚踢开门。里面扭打到一起的两个人一致转过头来盯着我们。

    “哈!正好,人,你孩子已经过来了,今我就空手白狼,把你们母子三人一起卖了!男的卖相公馆,女的卖青!”那个满脸横,□着体的大汉大笑着拉扯娘的头发。

    “你敢!”娘疯狂挣扎,但是被男人抓住了,怎么也挣不开。

    “你放开我娘!”哥哥冲了过去,被男人一脚踹开。我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屋子里一片混乱,三个人厮打成一团,臭骂和尖叫声充斥耳朵。

    娘披头散发,眼睛发红,脸肿得老高,被男人压着头往墙上咚咚直撞。哥哥不停地上去捶打男人,他学过刀法,但是在不懂武功的娘的教导下根本学不到什么,他那点拳脚功夫在男人面前不堪一击。望着这一切,我的心怦怦直跳,声音一声比一声响。

    哥哥被重重地摔了出去,他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又趴了回去。男人的眼睛血红,他大叫着“臭娘们”,边开始撕娘所剩不多的衣服,娘的尖叫像一把刀子刺穿耳膜。

    刀子……

    我转过头,看到桌子上摆着那把刀。雪亮的刀。在暗淡的夜色中,只有这点雪亮的光好像阳光一样令人感觉到救赎。

    我毫不犹豫地拿起刀往男人的背砍过去,用尽了全力气。男人不可置信地回过头来看我,他不敢相信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拿刀砍人。

    他的上涌出了好多好多的血,在那把刀面前,把娘和哥哥得惨不忍睹的强壮体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放开我娘!”我毫不犹豫地再给了他一刀。他惨叫着放开了手。

    “无双!”男人的体倒下,娘狼狈地跑过来拉过我。手中的刀掉落。一股巨大的恐惧袭击了我。那时候的我不明白这股恐惧从何而来,只是全颤抖着,好像知道自己越过了某种界限,本能地害怕。

    男人在地上抽搐着,他全都是血,眼睛瞪得鼓鼓的,喉咙里发出赫赫的声音,但是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谁都知道,他活不成了。

    哥哥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捡起那把刀,又一刀砍在那人的脖子上。那一刀干脆无比、利落无比。鲜血四溅。哥哥全沾满了血,比我上的血多多了。他拿着刀,满脸是血的转过头来,仍然一脸漠然地对我说:“无双,人是我杀的,和你没有关系。”

    和我没有关系……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突然间,那股窒息般的恐惧消失无踪。

    从那时候起,我娘发现我有用刀的天赋,开始让哥哥教我刀法。

    那一夜我们三人连夜逃跑,逃跑了很久很久,路上几乎没有停,星星和月亮好像永远在头上闪烁着。那段记忆总是出现在梦境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而哥哥背着我逃跑的温暖脊背让我能在梦境里安然入睡,最后,彻底地从那段记忆里解脱出来。

    后来我们终于逃到了塞外,遇到了我们的师父。

    作者有话要说:前面一大堆疑问的银们,现在就由无双慢慢地道来……

    还有,李少得向今的乌龙事件向各位买多了的童鞋们道歉。早上编编给我V了让我标注倒V,破手机上得知消息,于是中午的时候跑到主任办公室用他的电脑上网标注倒V,正标到四十一章的时候,头上忽然有一个影笼罩了李少,于是……后面的就太监了……T T对不起啊亲的们。下班后俺就飞奔回家上来标,结果还是有人中标了!第二件乌龙的事……李少向各位鞠躬道歉,这几脑袋抽了,那个第四十六章与四十五章中少了一章,所以衔接不上,李少将章节放到第四十六章了……T T

    李少已经自我面壁过了各位,真的对不起啊啊啊啊,犯这种错误真想自杀一百次啊一百次……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