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bxzw.com)    天还没亮我就走了。bxzw.com荆云笑说出那样的话,我还能坐在他面前心平气和地面对他,我简直就是圣人!可我不是圣人。更让我气愤的是,我居然伤心了!为一只欺师灭祖、不恋旧的白眼狼伤心了!

    宫尧之和陈锋看到我忽然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相当惊讶地叫了我一声,可我满耳朵都回着那句“我啊……早就不想做你的徒弟了!”,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或许听到了,只是下意识地不想理会而已。

    天地漆黑一片,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山与树的轮廓。远处有火光在闪烁,那是苏勒儿他们离开的方向。

    “无双……”有人在后面喊。

    我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山脚。那里有好几个黑色的影正在那里等着,几支火把正在摇晃。火光中,我看到那消失的十几个神医谷弟子,还有一干天理教众。

    那十几个弟子,看到我们下来,又惊又喜地跑过来叫到:“谷主!公子!”

    在离他们不远处我刹住脚,尔后长吐出一口气。环顾四周,终于狠狠地骂出一句:“混账王八蛋!”

    这句话吐出来,连心里头最后一口被憋住的气也吐了出来,全一阵轻松,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现在好了,我又是独自一人,天大地大,还不是任我逍遥?

    “无双,你没事?”宫尧之追过来轻声问到。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脸,只有他关心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中,让我心里一暖。

    我一摆手,“我能有什么事?那只白眼狼我早就想扔掉了!”说完,心里觉得不解气,又狠狠地骂了一句,“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宫尧之轻声笑了,在明明灭灭的火光中笑得云淡风轻。

    我抬头看他,“你笑什么?”

    他摇摇头,“没什么。原本以为你会消沉一段时间……”

    “消沉?开什么玩笑?遇事本来就不顺心了,还赔上自己的好心,岂不是亏大了?况且那个王八蛋哪里值得我为他消沉了?!”我从鼻孔里喷着粗气。

    “哈哈哈。”宫尧之又笑了,声音居然很开怀。

    “你又笑什么?”我觉得这人搞不懂。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高兴而已。”他收住笑望着我说到。

    “高兴个!”我骂到,“现在你跟我一样是过街老鼠,亏你还笑得出来?”

    “你不是说遇事本来就不顺心再赔上自己的好心不是亏大了吗?所以现在我虽然处境窘迫,就更应该高兴啊。要不然会亏大的!”宫尧之开玩笑似地说。

    我听得一愣,看着他充满笑意的眸子,心里那点担忧忽然消失无踪。也是,既来之则安之,事总有解决方法的。

    “宫谷主,百里公子!”前方的火光中有人在叫,语音语调带了点生硬的味道。循声望去,看到一个窈窕的影在火光中影影绰绰。

    我和宫尧之对视一眼,走了过去。走到近处,来人的面容清晰起来。这个女子轮廓很深,高鼻深目,眼睛是绿色,典型的西域人模样。和她比起来,苏勒儿的长相要更倾向于中原人。

    “宫谷主、百里公子,圣姑有要事在,不能亲自来送,所以特命乌西来送你们一程。”女子看到我们走过来,盈盈一礼。

    “她是苏勒儿的贴侍女,摩罗宫的掌灯宫女。”宫尧之低声解释,我点点头。他转头朝乌西笑到:“那多谢乌西姑娘了。”

    乌西又是微微躬,站定后说到:“圣姑让我想宫谷主和百里公子转达:无论何时,天理教都欢迎两位加入。”

    “可不敢当!”我当即挑眉说到。

    乌西的目光转了过来,我迎着看过去,她又把目光转到宫尧之上。

    “多谢圣姑美意,在下心领了。但是宫某只是个江湖郎中,就会给人看看病而已,承蒙圣姑错。”宫尧之微笑着说完,转头看我,“无双,我们走。”

    我点点头,朝前走去。乌西脸色不变,看到我走来示意周围的人让出一条路,然后从边一人手中拿过火把教给我。bxzw.com那十几个神医谷弟子也走了过来,一个个面带兴奋。

    “饭桶!”一直默不作声的陈锋朝那十几个弟子骂到,被宫尧之阻止了,“一切都过去了,没事就好。”

    那十几个弟子耷拉着脑袋,一个个垂头丧气地跟在我们后。我看得有趣,神医谷怎么出了这么一群活宝?

    在乌西和一干天理教众的目送下,我们步履快速地往山下走去。走到渐渐看不见后面的人了,众人才重重地松了口气。渐渐出现的晨曦中,我看到山下那个阁林立的小镇,心里也一松:终于要下山了!就这样下山。然后离开这里,离开中原,离开这些让人烦恼的纷争与羁绊。

    “总算是逃出来了。”后面有人忽然拍着脯说到。

    “是啊是啊。”立即有人应和。开始大家都埋头赶路,一个个都闷声不吭,气氛也很僵硬。可是一脱离天理教的范围,大家又放开了。

    “这一阵子担惊受怕的,总算是结束了!”

    “哎,终于可以回神医谷了。一回去,我们就开启阵法,再也不出来。”

    他们说说笑笑起来。

    “百里公子。”我站在一边听他们说话,忽然有人叫我的名字,接着一个有着娃娃脸的神医谷弟子走过来冲我笑到,“这次真要多谢你了!”

    “你们谷主救过我的命,我这次也算是报恩了。”我笑着说。

    “这我可不认。”一直笑看我们的宫尧之忽然插口,我一愣。他接着笑眯眯地说到:“我救你和你救我是两码事。”

    “什么两码事?”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当你说要还我救命之恩,还让我想条件,你不会忘了?”宫尧之笑眯眯地说。

    啧!

    “我哪敢忘?”我连忙说,“说到做到,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要是我能做到我一定赴汤蹈火再所不辞。”我义正言辞慷慨激昂。

    宫尧之摇摇手,“那个我还没想好。我想说明的是,你不能因为刚才救了我就想把我的救命之恩一笔勾销,这我不认。”

    啧!我有点不服气,这家伙难不成仗着自己是救命恩人要狮子大开口?好歹我刚刚也算帮你了忙?虽然是没帮上什么忙……

    宫尧之盯着我,目光里满含笑意,“我救了你,我会找你还,所以现在你救了我,你也可以找我还……”顿了顿,他加上一句:“无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

    无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

    晨曦落进他的眼睛里,一瞬间的明亮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所措的结果就是我哈哈哈地大笑了几声,P也不敢放一个了。

    “你可要好好想仔细,我可从来不开这个口。”宫尧之笑到,“就算要我我以相许我也再所不辞。”

    “去你的!”我立即骂到。

    “我好歹有一门手艺会养家糊口,饿不死你的。”宫尧之继续开玩笑,我尴尬之余觉得他怪怪的。

    “呃?百里公子居然脸红了?”忽然有人大呼小叫,我下意识地摸脸,一摸才想起现在天色还很暗,怎么可能看出一个人到底脸没脸红。

    上当了!

    “哈哈哈哈哈!”其他人一起爆笑起来。

    我大怒,特想发火。宫尧之立即说到:“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今脱离苦海,太高兴了。无双不要在意。”

    我用力扭脸,留给他一个风度翩翩的后脑勺。

    “是啊是啊,今高兴,一定要找一处酒家喝一杯!”有人兴奋地说到,刚说完就被人一巴掌拍上后脑勺,“一天到晚就想着喝酒!”

    “说得好!”宫尧之也笑到,“一定要喝得痛快!”

    “对,喝得痛快!”众人立即应和。

    “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气氛有点烈,想到从此以后就可以过我逍遥快活的子,我也兴奋起来,大声说到:“好!咱们喝酒去!一定不醉不归!”

    我说完,当先抬腿往山下走,那个小镇静静地矗立在山脚,天完全亮的时候,市井的繁华和平凡将淹没一切血雨腥风。bxzw.com我会买一匹马,一路骑着赶回塞外,我决定先跟着草原牧民学习怎么养马,然后自己再养一群,从此天高云阔,任我逍遥!

    “我们走!”我边说着边往下走。然而走了几步发觉不对劲,又停下了脚步。我转过头,却看到宫尧之他们面带微笑,静静地站在那里。

    “你们怎么不走?天快亮了。”心里的兴奋忽然潮水般褪去,我扫视着他们,沉沉地开口。

    然而宫尧之只是微笑着看我。其他人神色渐渐严肃起来,盯着我的目光带了点复杂。

    “百里公子,你先走。”一直沉默的陈锋走了出来。他好像一直都是沉默的,就连刚才开玩笑,他也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早晨的风有点冷,露珠悄悄地爬上绿叶,天越来越亮了。我盯着他们片刻,问到:“你们要做什么?”

    “无双,你不是想讨厌这些吗?不要再问了。”宫尧之轻轻叹息一声。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我怒声到。一个两个,问起他们有什么事,全都藏藏掖掖地不想说。荆云笑是这个样子,宫尧之也是这个样子!

    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荆云笑不认我这个师父,现在连宫尧之也不相信我?

    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我真想找人狠狠地打一架出出气!

    宫尧之迟疑了片刻,说到:“无双,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了。我只是不想再让你牵扯进来……”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狂怒地一挥掌,掌风过处,树木尽倒。巨大的内息将周围的树木都扫倒了,树叶和残枝飞舞,从空中慢慢掉落。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内息有点紊乱,带了点炽的感觉,中更是有什么堵着,哽得难受。可是我顾不得这些。

    天空破晓,一缕阳光穿越万丈云层,破开一路黑暗,照到天地万物上。空中飞舞的树叶缓缓地在视野中飘落,宫尧之的脸在阳光中清晰而温和,他淡淡的声音混合着阳光,像落叶一样一片片落下,落到我心里。

    “无双,师父临终前说,神医谷历经数代,虽然说不上普渡众生,也算是悬壶济世广结善缘。神医谷弟子以拯救苍生为己任,数代经营才有今的名望和地位,这是先辈们的心血,所以,绝对不能毁在我们这一辈手里。”宫尧之盯着我慢慢说到,“我虽然是遭人陷害,但是也与我的行事有关。是我让神医谷蒙羞!”

    宫尧之脸色变得极其严肃,他转头望向天边的朝霞,“要是我就这么走了,神医谷就彻底完了。我怎么对得起师父?我怎么对得起先辈?要是我死了,我又有何面目去面对他们?”

    我看着他在阳光中的侧脸,静静地听着,忽然觉得世界非常安静,又非常空旷。

    “那么……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我又一次问到。

    宫尧之转头笑到:“苏姑娘他们被抓住当做人质,我决定救出他们。天理教虽然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毕竟在中原没有根基,中原武林没那么容易被打垮,况且朝廷也在教,苏勒儿肯定不会狠下杀手赶尽杀绝。”

    “……所以她才抓了苏姑娘他们作为人质以此要挟。苏勒儿说今有要事要办,想来他们时间紧迫,我猜那件要事应该就是和中原武林谈判的事了。”

    “……他们去谈判,我们刚下山,他们不会有太多防备。只要我们抓住这个时机救出苏姑娘他们,一来可以粉碎天理教的谋,二来也可以为神医谷正名,一举两得。”

    宫尧之徐徐道来,我听了,淡淡到,“所以你们是要去守卫森严的天理教救人?”

    宫尧之点点头。

    “呵。”我轻轻笑到,“就你们几个人?完全是去找死!”

    “无双……”宫尧之叹息一声。

    “所以你赶我走?”

    “无双……”宫尧之温和的看着我,目光平静。

    我抬头看他,“宫尧之,你以为我会怕?”

    “不是。”他摇摇头,“我只是不想让你参与进来。”

    “好了好了!”我打断他,“我欠你一条命,我是不会走的。”

    “无双……”宫尧之目露惊讶,张口刚要说话,被我打断了。

    “不要再说了!就你们几个人分明去找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好歹我还有几分拳脚,就算是刀山火海也过得去。”我翘着鼻孔说。

    “无双,你不必如此……”过了片刻,宫尧之低沉地说到。

    我环顾四周面带惊讶的人,傲然地说到:“好歹我曾经也是大侠。如此匡扶正义的大事怎么能少了我?”

    “百里公子……”陈锋木然的脸微微一动。

    宫尧之低低地叹息一声,脸上却泛起点点柔和的笑意。

    后,旭冲破云层,万丈金光铺天盖地地倾洒下来。又是全新的一天……

    我潜伏在树林之后,静静地看着前面的帐篷。虽然大家都豪气冲天,但是毕竟人数太少,胜算不大。为了不使高手发现,我和宫尧之上来查看,留下陈锋他们在不远处待命。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周围都是天理教的教众。这次天理教为了打开中原的路,各路高手都招了过来。就连一些在中原武林中恶名昭彰的凶暴之徒也招揽到边,决心一举拿下各路豪侠。

    前方是几个临时搭建的帐篷,其中有一个华丽的帐篷,里面有上好的地毯扑了出来,两边各站了一个侍卫。他们的体并不高大,一人手臂奇长,像只猴子;一人右手没了,装了一只铁爪。两人的目光都非常锐利,从吐纳呼吸一看就是练了上二十年的高手。帐篷周围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极其森严。那里应该就是苏勒儿的住处了。

    等了片刻,那个苏勒儿的贴侍女乌西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来苏勒儿确实在里面。

    我紧紧盯着那个帐篷。又过了片刻,帘子抖动,又有人要出来了。是苏勒儿吗?我埋下头,更加小心地观看。

    那人撩起帘子走出,在看到人的那一瞬我心神一震,手上下意识用力。极其轻微的噼啪声响起。我心里一惊,暗道要糟。果然,刚出帐篷的荆云笑霍然看了过来。

    猛然一窒,我还在动手还是逃跑间摇摆的时候,一阵风忽然刮过,树林摇曳着簌簌作响,枯枝被挂断,发出噼啪的声音,然后伴随着风,和着缠绵的叶,飘飘洒洒地越过我的头顶,落到前方空地上,接着又被风吹卷着滚到荆云笑脚边。

    荆云笑穿了一干脆利落的劲装,没有穿西域人的衣服,还是保留着中原人的穿着。他弯下腰,捡起被吹到他脚边的枯枝,静静地凝视着。他的表专注,微微出神,像是陷入了某个记忆漩涡。然而只过了很短的时间,他又似乎回过神,拿着枯枝的手倏然收紧。不知为何,我的心也跟着一窒。

    荆云笑的手再度松开,转往另一边走去。而那被折断的残枝掉落到地上,被风吹向不知名的远方。

    我提着的心落下,但一股不可名状的滋味却又涌上来。我皱皱眉,不明白为何有这样奇怪而不明的绪。忽然手上一暖,一只手放到我手上。我略微转头,就看到宫尧之关切的眼神。我冲他摇摇头。

    心里那股奇怪的绪消失了,我调整了一下心态,继续监视那个大帐篷。这次没有等太久,只过了片刻,苏勒儿终于从帐篷里走了出来。在白天看她,她更美得惊人,每一个部位都像是精雕细琢过的,完美得不可思议。和中原三大美女的颜雪相比也难分秋。颜雪胜在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但精美之处却又稍低一筹。

    苏勒儿出来之后,周围的人立即围绕到她边,跟着她一同向荆云笑离开的方向离去。那两个看门的人留了下来。

    这里有好几个帐篷,想来百里无潜他们就是被关押在另外几个帐篷里面。但是,在哪个帐篷却不知道,难不成要一个一个找?到时候引来更多人,找到了很难逃出去。

    苏勒儿走后,我和宫尧之悄悄后退,退出了那片树林。

    “谷主、百里公子!”等得焦急的陈锋看到我们连忙迎了上来。

    “可以行动了。”宫尧之说到,环视了周围人一圈,“大家小心。”

    “是!”众人齐声应到,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充满了跃跃试。

    我也兴奋起来,好久没有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了!

    “时间紧急,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苏姑娘他们在哪一个帐篷里。一定要在更多天理教众赶回来之前离开。”宫尧之沉声说到。

    “可是,帐篷有好几个,还有好多高手守卫……”陈锋紧皱着眉头。

    这正是众人所担心的。一时之间,大家都沉默了。

    空气很安静,忽然又是一阵风吹过,吹得脑子一冷。像是被突然吹醒了,我和宫尧之同时抬头向对方,他慢慢露出一个微笑。

    “我有一个计划……”宫尧之扫视了一圈面色严肃的人,沉声说到。

    树林很安静,却又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我先跃上不远处的一棵大树,透过树叶,看到那个站岗的侍卫并没有注意到这里。我朝陈锋打了一个手势,陈锋立即朝前面走,边小心前行边朝我看。后面的人一个接一个小心翼翼地跟了过去。看到那个站岗的侍卫转过头来,我连忙朝陈锋打手势,陈锋立即一动也不动。

    就这样断断续续地,陈锋他们终于摸到了树林尽头,最好的距离了。

    在树上转过头,看到宫尧之已经带人绕过树林到了另一边。他朝我点点头,准备好了。

    等待……

    又是一阵风吹过,树木摇曳着。而在这片摇曳中,我悄无声息地朝帐篷接近。

    我的速度拉到了极致,加上风声的掩盖,我迅猛无比地冲进了空地,直直地冲向那个巨大的帐篷。站岗的侍卫措手不及,我根本没有手软,只是一瞬间,两条命就断送在我手中。

    场地中所有人都惊了一跳,继而暴怒。我杀了两人之后并没有再停留,直接全内息暴涨,又迅猛无比地倒回树林。与预计的一样,好几个影几乎是在我离开的瞬间追了过来。但是还是有高手留了下来,这是自然的,预料之内。

    接下来就是陈锋的事了。

    看到我冲了回来,陈锋他们几个轻功好的立即四散着冲进了森林里消失无踪,而我却藏在一小片灌木后面,看到树林里几道影分散开往几个方向极快地追过去了。

    这个时候,宫尧之他们也冲向最近的一个帐篷。

    “有人偷袭!”场地有人大叫,现场立即大乱。

    “看住那几个人质!”遇到偷袭,冷胡特走出帐篷,大声命令到。这种混乱时刻,好多人听到命令,立即往左边一个帐篷聚集了过去。

    就是那里!

    宫尧之立即带人往那边冲过去,旁边好几个高手立即冲了过来围住他们,宫尧之他们的影被淹没了。虽然打得天理教措手不及,但是他们人毕竟太多了,这还是没有算那些正从远处赶过来的。

    必须快!

    我焦急地等着。那边人越积越多。

    “宫谷主!请多多指教!”忽听一声大喝,冷胡特也加入战场。这冷胡特也太不要脸了,他好歹也是个有份地位的人,居然在宫尧之被围殴的时候偷袭!

    我愤愤地想着。但是宫尧之却并不慌乱,仍然从容不迫。但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种从容不迫是硬撑出来的!

    天理教众退开,让出一块空地,将宫尧之他们团团围在里面。冷胡特一进去就连连下狠手,招招致人于死地。

    而这个瞬间,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那个被侍卫团团围住的帐篷,双手成爪,直接撕开了厚实的布料。伴随着“嘶——”地一声,帐篷被我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我跳进那个大口子的刹那,一把剑猛然划过。我迅速在空中变换姿,躲过了又一轮攻击。落地后迅速转到那人后掰住他的脖子轻轻一拉,咔嚓一声,我看也没看地将尸体扔到一边。

    帐篷里传来惊呼。

    作者有话要说:可怜的无双同学,我让他杀人了……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