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 )    第二天醒来……

    “哇!”我毫不犹豫地一拳挥出。

    池回生猝不及防,被我揍倒在地。

    出手之后才反应过来,心里有点惊疑,这人的轻功好生厉害,在我旁边居然都能无声无息的,睡觉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丝感觉。

    这一拳力气很大,他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你没事?”我连忙走到他边。

    他动了动,从地上捂着眼睛坐起来,有点咬牙切齿地说到:“你说呢?”

    “是你自己突然出现……”我不认为我有错,“况且你不是走了吗?”

    “我是不放心你!你一向又懒又不收拾!”他站起来说到。

    咦?他怎么知道我又懒又不收拾……不对!我怎么就又懒又不收拾了?!

    我很不爽,反驳到,“不就喝醉过一次,你怎么就说我又懒又不收拾?”

    这话说出来有些心虚,以前在塞外的时候,家务事都是由荆云笑在弄,山洞是他打扫的,虽然我觉得没必要;刨地瓜也是他去刨的,食物也是他处理的……当然,他开始还反抗,但是我以锻炼他为由,理直气壮地让他干,他也没法反抗我。

    加上我弄的东西也只能入口而已,后来他都不让我碰那些东西了。

    而我就只是放放牛睡睡觉而已。

    “……况且大丈夫以天为被以地为,四海漂泊,太过讲究做什么?”我想了想,觉得没错,又理直气壮地说到。

    他盯了我片刻,垂下头,片刻后又抬起,又恢复了一贯平静,淡淡地说到:“去洗洗,上一股酒味。”

    不用你说。

    我用眼神传达了这个意思,转往外走。

    “衣服。”他在后面说到。

    我又转过头,从他手里接过一干净的衣服往外走。

    最近洗澡的地方,就在不远处密林里的小水潭。

    边走着,边抬起袖子闻闻,果然一股冲天酒味。

    嫌弃地连忙拿开。

    走到水潭边。水很清澈,通过平静的水面看到我的倒影。

    脸色苍白中带着嫣红,绿莹莹的眼睛氤氲一片,好似漾的湖水……

    不知为何,脑中突然想起那些不太好的事……自己,当时的自己,也是这个样子吗?

    用脚踩了一下水面,水波漾,倒影也跟着漾,看不清那副让我恶心的样子了。

    下水洗澡,四周很安静。

    忽然,我手下动作一顿,接着旋而起,晶莹的水花恍若明珠散落,我手一抓,将搭在岸边的衣服抓起抖开,披在上。然后快速地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背后掠去。

    敢偷窥!?

    树后的人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发现他,大吃一惊,连忙转逃跑。然而我心中怒意横生,五指如爪,直直袭向他空门大开的后背。

    无奈之下,他不得不转回挡,手中拿着一只似笔非笔、似剑非剑的武器——判官笔。我看无法袭他后背,就顺势抓他的武器。

    他体灵活异常,也是走势略偏,堪堪避开了我的五指,同时另一只手也并指朝我肩处袭来。

    我大怒,这人偷窥居然还敢还手?!

    不再犹豫,合掌推出,掌风如刀,袭向他——池回生。

    这次他脸色微微一惊,好像看到什么呆了呆,居然忘了避闪。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手掌已经到了他的面门,让他逃无可逃。

    急之下,他大叫一声,“衣服快掉了!”

    我一惊,连忙低头查看,估计刚才动作太大了,随意披上的衣服已经散开,该露的不该露的,已经要露不露,□一片。

    慌忙收手去拉衣服。

    而他也趁着我低头检查的片刻,迅速闪退出了我的攻击范围,体如同翼鸟,轻盈而潇洒。

    我也来不及追,只是急急忙忙地将衣服关上,怒到:“你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我哪有?我只是刚来就被你发现了。”他站定之后说到。

    “你来做什么?”我怒到,很讨厌这种鬼鬼祟祟的行为。而且……居然偷窥人洗澡?!

    他退到一边,看我狼狈地收拾衣服,盯着我片刻,忽然说到:“我看这里景色美的,在此欣赏风景而已。”

    当我傻瓜?!

    我忍无可忍,刚要出手,他又大声叫到:“衣服!”

    我不得不站住。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一个旋,如同青鸟展翅,掠回水池旁边,将剩下的衣物一件件穿上。

    躲在石头后面穿着,又听到他在那里摇头晃脑地说到:“两个黄鹂鸣翠柳,一只白鹭去水边!”

    这个混账王八蛋!

    这话是在羞辱我呢!

    我现在对这种事很敏感,因为,这总会令我想起那些不太美好的回忆。

    这人的品行,很有问题!

    最近到底是怎么了,这个人本就疑点重重,我居然信任了他?

    皱皱眉,心里有这个断论之后,就不想和这人有交集。

    穿好衣服后,想了想,轻轻掠,悄无声息地往不远处的深深林木中飞去。

    进入森林,光线变得幽暗。跑了一阵,我才发现,自己居然去无可去。环视四周,林木深深,万籁俱寂。阳光斑驳地从枝叶中投下来,洒下点点金光。

    山脚下武林人士聚集,下去也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由停住了脚。

    唔……

    干脆选了一棵高大的树木一跃而上,靠着,默默思考以后的去向。

    反正我是死也不想再呆在中原了。

    按照池回生给出的信息,大致推测,明天应该就是武林大会了。

    他还说过,宫尧之一直被关在灵山寺后山明王里。

    信息也够了,也用不着他了。

    明天上灵山寺救出宫尧之,然后,立即回塞外。

    默默盘算着,形隐藏在树冠间,靠着树干。宿醉的后果是头有点疼,唔……

    揉揉脑袋,阖上眼,养养精神。

    “无双!”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呼唤。

    我微微睁开眼,透过树枝的缝隙,看到池回生边叫边走。他四处打量着,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声音在幽静的树林里清晰异常。

    “无双!”他又叫到,“我刚刚不是有意的!”

    犹豫了一刹,还是决定不理他。

    “无双!”他走到了树下又叫到。

    不想理他。

    头脑有点昏昏沉沉,很想睡觉。算了,睡。

    “无双!你别生气了!我道歉!”

    我又阖上眼,尽量当是一只猪在叫。

    放心,我会去救宫尧之的。

    我在心中对他说。

    “无双!”他不停地叫着,渐渐往山下走去了。

    四周又恢复了平静。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