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 )    我疑惑地接过那封信,看园空表淡淡,我才拆开信封打开,字迹苍劲,笔力曲而不虚,行云流水,但略微潦草,想来是心绪激动,一时之间一挥而就。

    居然是一首诗,上面写着什么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还有什么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等等,看起来可以形容女人,也可以形容男人……

    ……等等,我为什么要想到男人?写诗一般都是写给女人的?

    我呆了呆,摇摇头,连忙收敛心神,继续看下去,下面就是很委婉的相思之意,到最后,就是一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我看得心忽然一颤。

    这上面……指的是谁?

    抬眼看园空,他依然老僧入定,恍如古树岿然。

    “这能证明什么?”我问到。

    “这封信是宫尧之写给天理教圣姑苏勒儿的信,被我们截住了。”廖正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后跟着一干人等。

    他进来之后扫了我一眼,冷哼一声,“其实这封信是其次,他私通天理教,在谷里隐藏天理教众,这才罪大恶极!”

    他大声说着跨进佛堂,拱手恭谨地说道:“园空大师。”

    “没错,这封信只能说明宫谷主为何放下段投天理教。”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说到,“宫尧之居然为天理教做掩护,为虎作伥。幸好宫粟和江少侠机智过人,才没让妖人跑掉。那些被抓的天理教众已承认是受宫谷主庇护。”

    我霍然抬头看刚进来的江子游,他刚要进来,听到中年男人的话,看到我顿时一顿,一只脚停在堂内,另一只脚却犹豫不决,尴尬地停在那里。

    我不由想起他刚见我时的表,带了点尴尬,原来是这个原因。

    我又想起,他和宫粟一向交好,自然是站在宫粟那边。现在最倒霉的是,宫尧之是被他最亲近的大徒弟给揭发的,还有天理教众的指认,勾结天理教的罪名,已经是铁板钉钉。

    我又看向廖正风,他正虎视眈眈地望着我。随之而来的人,我看到好多都是些对我不怀好意的。那些中立的,或者受过宫尧之恩惠的,都没有跟过来。而且这些人一进入佛堂,就隐隐形成包围之势。

    想来是想就在此地把我拿下。

    想得到美。

    我傲然一笑,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百里无双,我们到想问你,荆云笑在哪里?你是不是天理教的人?”廖正风估计是从颜雪哪里得到确认,知道了我不是百里无赦,加上人多势众,眼中的恐惧不在,甚至带着轻视。

    一说到荆云笑,在场好多人脸色一变,目光冷了下来。

    想来在我不在的时间里,那臭小子又不知道闯了什么得罪人的名堂。

    “阿弥陀佛,佛门重地,不可妄动杀意。”后一把沉稳的声音,园空也站了起来,朝虎视眈眈的众人说到。

    园空的地位超然,众人自然不敢对他不敬,但是,我看大家的样子,好像怕我跑了,心急着就在这里瓮中捉鳖,估计不会轻易退开。

    “园空大师,您慈悲为怀,但佛家讲究善恶有报,此人杀我青鸾师妹,打伤我峨眉派众弟子,应当偿命!”清音也提剑走了进来,怒目园瞪,咬牙切齿。

    你怎么为了杀我,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脑袋上扣啊?

    我冷笑到,“清音女侠好不讲理,我根本就没有杀青鸾,也没有打伤你们峨眉弟子,反倒是清音女侠,晚上偷袭,还使出下三滥的迷药手段,现在到理直气壮了?”

    “你胡说!”清音脸色一变,愤怒地吼到。

    “谁说你没打伤我峨眉弟子?”苏秀芳站了出来,朝我怒声到,“我的手现在都还不能提剑,也是拜你所赐。”

    “是啊,百里无双,当你给了我一掌,我至今都还记得。”廖正风说到,“明明你杀了青鸾女侠,但是汉中师祖心怀宽大,宫尧之又力保你,峨眉众人因要让青鸾入土为安,就放过了你,还对你礼遇有加。可是那天晚上你却鬼鬼祟祟地在峨眉庭院行动。你又是何居心?”

    嘿,这颠倒黑白的本事还大的。明明是你们合谋来害我,现在到成了受害者了?当时我要是不赶紧从屋子里出来,估计现在就躺在地下了。这个廖正风,实在讨厌。

    “廖正风,你不配做掌门。”我轻蔑地看着他,“那天明明是你躲在暗处,想给我致命一击……”

    “你还在颠倒是非?!”清音突然大声斥责,语气恨不得把我吃了,“是你自己鬼鬼祟祟地跑出来,打伤了秀芳,对她行不轨,你还有脸说?!”

    我的天!

    我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场的人都大哗,苏秀芳的脸倏地白了,咬着唇。

    峨眉七子之首苏秀芳,是武林中很多人的梦中人。

    “秀芳,你说是不是?”清音说到,“当他挟着你进入树林,他对你做了什么,不要怕,说出来!”

    苏秀芳倏然睁大了眼睛,面色苍白,体微微颤抖。

    装得倒是像的。我冷眼旁观,我到要看看,你一个妙龄少女,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什么来。

    “师、师姐……”她声音颤抖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你不是说……一辈子……都、都不再提这件事了吗?”

    “没出息!”清音骂到,“现在这个贼在面前,你居然不敢报仇?!”

    苏秀芳眼睛瞪得大大的,眼泪忽然就一颗颗地掉了下来,子摇了摇,瘫到了地上。

    清音连忙扶住她,脸上的表又是心疼又是愤怒,这是唱的哪一出呢?

    “秀芳被他挟持进入树林,他武功厉害,我想我一人肯定也是有去无回,连忙回去叫人一起去寻找,当我们找到秀芳的时候……”清音的脸色变得愤怒难当,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

    那样怨恨的眼神……

    我心中一颤,难不成……

    “师姐!你不要再说了!我求你!”苏秀芳哭到。

    我一怔,看表,她们真的不像是在作伪。况且女儿家视贞洁如命,清音我觉得还有可能如此对我,但是苏秀芳,我还没令她怨恨到不惜毁尽名声的地步?

    我不由想起,那天晚上,我为了速战速决,带着苏秀芳进入树林,后来走火入魔得厉害,就点了她的道,把她扔在了树林里就离开了。这后面,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

    我心中一时懊恼,当初不该点了她的道的,她那么美,又是孤一人……可当时我自难保,只求赶紧摆脱争斗,寻一处僻静之地运气疗伤。

    我突然想到,如果是荆云笑带走了我,那么他是不是也藏在树林里?那他有没有看到?他没出手救她?也是,他视峨眉为仇人,肯定不会救……可他不是那种人……不对,他已经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了!

    一时之间,千头万绪,脑中乱成一团。口也是一股气,出不得下不去,哽得让人难受。

    “百里无双,妄你哥哥百里无赦是侠义天下的大侠,你却做出这种事!”有人愤怒地说到。

    “助纣为虐不说,居然还玷污女侠,实在该诛!”又有人吼到。

    “我没有!”我只能吼出一句,心中怨气更甚,向众人踏出一步。

    “纳命来!”清音终于忍不住,抽出向我刺来。

    “大家稍安勿躁!”江子游被愤怒的人挤在了外面,此时看到众人围拢过来,他急之下,翻飞入内堂,立在我侧,挡住了清音的攻击。

    我一怔,收回手。

    “江少侠,你是什么意思?”廖正风怒到。

    “无双不是这样的人。其中肯定有误会。”江子游急急说到,然后快步走到苏秀芳面前,“苏女侠,你们也说当时是晚上,你确定真的看清楚了?”

    “你是什么意思?!”清音怒斥,拔剑而向。

    苏秀芳放声痛哭。

    我头又痛了起来。我没想到,今救不成宫尧之,居然还让自己陷入了漩涡。环视四周,众人怒意纵横,苏秀芳哭得凄凄惨惨,还有人眼中露出快意……这一切的一切,是怎么兜到我头上的?

    我明明在塞外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回来?

    真是恶心!

    不想管了,他们浑是嘴,我能怎么辩白?不管了!我要直接救出宫尧之,带他远走高飞,反正我看他也对什么武林之争也不感兴趣。

    江子游还在为我说,可是在场没有一人肯听他的。

    我对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能为我做到这个地步,已经算仁至义尽。

    廖正风开始说话,清音开始说话,所有人开始说话,他们的表变来变去,他们的嘴一张一合,声音嗡嗡嗡的,吵得要死。

    我霍然一声长啸,在场的人立即捂住耳朵。

    随着这声长啸,我中郁结之气疏散而出。我转走到园空面前,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到:“我没有做过的事,我不会承认。”

    “阿弥陀佛……”园空面色仍然宁淡,低声佛号。

    然后我转过,纵一跃,跳出了众人的包围圈。

    “他要逃了!”我听到后一声大吼,接着他们就追了出来,纷纷使出轻功,跟在后面。

    甚至有人放出飞镖,我一挥袖子,就将飞镖扫回去,听到后面传来一声闷哼。

    看也没看,直接越走。

重要声明:小说《我不做大侠N多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